人的本性與社會發展的悖論(下)

講文明,講禮貌,愛藝術,談幽默
(個人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複製)
打印 (被閱讀 次)
(西方為什麽統治世界 之四)
 
按照Morris的理論,在冰河紀結束後,為了適應地理氣候環境,人和資源的相互作用一環套一環,促生了文明的發展。
 
由於冰河紀的結束,大地複春物種重新豐富,於是遊獵民采集民的日子也隨之好了起來,從自然資源中攝取的能量可以充足甚至富餘,這個情況轉變對人類的直接影響,就是生育率提高,人口增多。人口的增多就給原有的資源帶來了壓力。於是就有了那些做得好的成功的遊獵采集民們,將一些收集到的富餘的穀物和圍獵得到的富餘的動物馴化,成為能夠種植飼養的品種,這就促發了農業的形成,一些遊獵采集民們變成了專門的農民。農業越做越好,農民的人口膨脹起來,有了人口聚集的村莊,於是新生活形式的壓力又施向了資源。為了生存,特別是當氣候不利於分散生存的人們時,他們就又開始變化,村莊升級成為了城鎮,然後城鎮又轉變成為國家。英文文明,civilization,這個詞的詞根就是來自拉丁的城鎮,civis 一詞。有了人口聚集的城鎮,有了文字,文明就開始了。一些城邦和國家,運行的特別成功,隨之而來的資源問題又迫使他們走向帝國。這些帝國,一開始時是以土地為基礎的,後來控製大草原,再後來控製了海洋。有些這樣的帝國,不斷地重複著這種循環模式,將壓力施向資源,最終把人類社會代入到了工業經濟。
 
所以,追求高端帝國(high end state)形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這樣的追求在歐亞大陸的兩端都是一樣。隻不過有的地方不斷地成功,這樣的組織形式存在的時間長,有的地方有各種各樣的條件限製,使得這樣的組織結構鬆散更容易破碎,繼而產生新一代的高端帝國。在此,我的們也隻是在談論這樣的發展模式是一種曆史現象,並未對其做任何價值或者道德的評判。
 
成功的文明發展勢必走向高端帝國的形式,這樣的帝國中心被稱作是該區域文明的內核所在。而在這個文明區域的邊際地帶,那些不發達的地區,卻總是蘊藏著能夠日後顛覆帝國文明的落後優勢(the advantages of the backwardness)。一但這種邊緣地帶的落後地區憑借著的落後優勢逆襲得手後,就會有所謂的後來者居上的情況發生。這樣的事情,在曆史上發生的次數其實是很多的。比如說,古羅馬相對於得到古希臘精髓的馬其頓,秦國相對於接受過孔子禮教的中原六強,都是這樣。這樣的落後蠻族,有強勁的軍事組織手段且暴力野蠻,他們糟蹋文明屠殺生靈。可等血流幹了,帝國生成後,屬下的民眾可能生活得比以前更好(秦朝好像不是這樣,勞役太重,但很快接手的漢朝就讓事情好轉了起來)。於是,隨後的社會發展指數反而也能提升到空前的高度,羅馬帝國就是這樣。這種所謂的backwardness advantage現象其實也是一個悖論,它是嵌套在我們前邊所說的那個社會發展悖論之中,不斷地發作,破壞穩定成型的先進文明,但有時候又能推動文明的更新。
 
在歐亞大陸兩端各為漢朝和古羅馬的時代,北方遊牧民族的騷擾搶劫,是讓當時算是發達的帝國文明都很頭疼。皇帝們不可能總是出動大軍去橫掃這些遊寇,那真是叫用拳頭打跳蚤,社會成本太高。當時的古羅馬曆史學家這麽描述這幫凶蠻的遊寇:他們的外形仍然是人類,但很恐怖,他們的生活很粗躁,不用火也不烹煮食物;他們依賴草根和半生的肉生存。肉隻是稍稍放在大腿和馬背之間溫一下。這樣的部族,文明的農業社會拿他們真沒什麽好辦法,短期多是計謀取勝,長期則更多是靠懷柔政策。
 
說起來宋徽宗父子也不是這世上唯一遭受落後文明俘獲欺辱的帝王。公元251年,從北方波羅的海衝殺過來的蠻橫的哥特人,打敗了羅馬帝國的軍隊,殺了一個羅馬皇帝。259年,羅馬皇帝Valerian被波斯人俘獲,投入籠子受盡折磨,最後被剝皮掛在城牆上。那時候,在西方文明圈裏,羅馬帝國是最為發達富有的文明,但時不時地也會經常被欺負。按照我們前麵介紹過的Morris發明的測算標準,在公元一世紀的時候,羅馬帝國的社會發展指數達到了43 (相比於2000年西方的指數1000),這是一個農業帝國難以突破的社會發展天花板。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我寫這係列本來就是要以客觀的態度呈現Morris的理論。情緒化或者太多的有針對性的駁斥不是本意。而且前邊這些都是小零碎,後邊要說的東西更會使人暴跳如雷。我的目的不是引人來吵架,而是把Morris思辨的精髓展現出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所以,追求高端帝國(high end state)形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這樣的追求在歐亞大陸的兩端都是一樣。”, 確實,所謂的誰高誰低,是非常極端片麵不科學的。 某方麵在某時刻可能領先, 比如曾經的帝國西班牙日不落, 英國日不落, 如今美國的全球軍事基地。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這篇進來看了好幾次。 感覺在一些負麵聲音中, 山人受了些影響, 有點放不開啦。
還是人性的多麵性起主導作用。 人類的聰明才智和競爭創新發展了社會, 同時這些也用在試圖掠奪財產奴役別人(開始是別的山洞和部落)方麵。 帝國的形成有三個因素 - 經濟實力,掠奪,攻擊性。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hyang_wxc' 的評論 : 你說的沒錯,Morris的理論不一定全對,沒準過一段時間也會過時,但把他所說的史實和觀點,介紹給大家,這對我們認識未來可能還會有所幫助的。
dhyang_wxc 發表評論於
古代的士,卻知道歷史是這樣的。孟子講,可使製梃(木棍)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估計秦始皇和李斯都笑壞了,銷天下之兵,聚之鹹陽,等木棍來。比起現在的歷史學家,歷史結束了,咦,又開始了;地球平了,咦,又隆起來了,孟子還更高明些。
dhyang_wxc 發表評論於
贊。

是這樣,歷史的發展是禁錮,衝破,再禁錮。退三進一,像舞步。而不是因為……所以……的邏輯直線演進。愛德華·威爾遜稱之為文明的過度肥大症。古中國人認為極,即形成過飽和氣體、雪山,然後有反之動,往往不知道反在哪裡發生,崩潰從哪裡開始。後見之明的歷史,將其解釋為因為……所以……的套路。然後有人形成錯覺,認為文化形態可以模仿。

古羅馬也建長城,抵禦蠻族,也毀於蠻族。教廷有點兒週天子的作用。但很大的一個區別是,中國有士,不屬於教士、禦用學者、貴族大臣官吏。比如說漢代的商山四皓,這類政治因素,歐洲好像沒有。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