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與小表叔阿忠

真誠,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畫麵
打印 (被閱讀 次)

    (從部隊回家探親的表叔阿忠與林家部分孩子留影)

接著小表叔‘黃家門’的故事,我回憶一下與他小時候的事。  

(幼兒時)

小表叔阿忠比我大一個多月,順治姨媽的二女兒林清也是那一年出生,她比阿忠又大了幾個月。在林家那3個嬰兒中,我是最“金貴”的一個,不僅僅是“嬌生慣養”,簡直就是林家人的“小祖宗”-:)  

因為我是不能躺在床上睡,隻能由人抱著睡的一個磨人嬰兒。  

母親第一胎生的我姐姐剛出生5個月就因一時疏忽耽誤救治而猝死,所以我的出生叫她們又喜又“恐”,生怕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從我一出生,大家就十二萬分地警惕著我,她們對我的照顧用無微不至來形容好像都有點弱,那基本是24小時不合眼的看護,以至於連還是嬰兒的我好像都知道了什麽叫“有持無恐,得寸進尺”。。-:)

母親說我的背幾乎沒有著床過,都是外婆,母親,順治姨媽,阿忠母親亞寶等等林家人輪流抱著睡的,因為隻要一把我放到床上, 哪怕再怎麽悄悄地輕放,有時甚至我的背還沒碰到床,熟睡中的我就能敏銳地知道她們要幹什麽, 即刻大哭起來,慌得她們趕緊又抱起我開始踱步拍背,嗡嗡地哼著催眠曲。。搞得所有人集體腰酸背痛!  

母親說我的背好像長了刺一般,碰不得床;順治姨媽說,我好像一個因生育過多落下腰酸背痛頑疾的老婦人,需要人不停地捶拍後背才能入睡;阿忠母親亞寶說,我帶10個阿忠都不會這麽累…  

阿忠確實好帶,他不哭不鬧,醒了吃, 吃了睡,極乖的一個孩子,所以阿忠的母親才有空幫我母親拍我的背。。  

亞寶雖然是‘黃家門’丫鬟所生,但畢竟是大戶人家的丫鬟,她讓自己的獨女亞寶受了很好的教育,在當時涵江大多女孩受教育程度普通低,一般隻上到小學畢業的年代,亞寶竟然是高中畢業!所以,亞寶在文化誌趣等方麵與入贅過來的黃家門長公子丈夫可謂“門當戶對”琴瑟和鳴。。可惜好景不長,亞寶染上了肺結核病,在阿忠3歲時,便在我外婆承諾一定會替她照顧好她那二個年幼的孩子後合上雙眼離開了人世, 年僅32歲。  

從此阿忠由奶奶(其實是外婆,但因女方是招上門女婿,所以稱呼對調)一手帶大。  

我與阿忠及林家其他孩子從小一起在林家圍牆裏長大。因了林家人對我的種種嬌縱,特別是一家之主外婆對我的寵溺,我在林家圍牆裏簡直就是一個霸道“小主”。 。。

凡是我喜歡的東西,林家之內,皆是我物,據母親說(我那時太小不記得),我特別喜歡拿阿忠手裏的東西,性格溫和的阿忠一般都會讓我,偶爾不肯放手時,我便會貓抓式去抓他的臉,疼得哇哇叫的阿忠也不敢還手,他奶奶便會對阿忠喊:跑, 快跑啊, 阿豹兒(他奶奶對他的昵稱)。。  

母親說我是那麽地愛‘貓抓臉’阿忠,以至於每每阿忠奶奶一看到我從主屋出來,邁著小步,穿過院子,踉蹌著朝他們側樓這邊走來時, 他奶奶便會如臨大敵般地對阿忠大喊:小惡婆來了, 阿豹兒快跑!  

(長大後,懂得了反省的我,很是埋怨她們在我幼小時對我那沒有原則的嬌慣與放縱,讓林家孩子們受了很多委屈,也培養了我的“大小姐”脾氣。。)

 。。。。。。。。。。。

(年少時)

大約8,9歲時,聽說某日在縣城有一件公審槍決壞人的大事,好奇的我們便密謀著要偷偷前往一探究竟。。  

那天,我與阿忠各腰纏5毛人民幣,瞞著大人,在涵江汽船站各花二毛錢買了汽船票,突突突….跟著一船的人坐了一個小時的汽船,到了10幾公裏外的縣城。。當時槍決公審大會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很多涵江人如趕集般湧去那裏。。  

在城裏人山人海的萬人體育場裏,個子小小的我們混在人群裏什麽也看不到,更別說看到台上那該死的壞人了,眼前隻有大人們那灰蒙蒙的後背,那後背像一堵牆似, 那堵牆的主人們還時時舉起手很生氣地喊著什麽。。  

其實那隻是一個槍決壞人前的一個公判大會,大會一結束,壞人們便在大人們群情激憤的口號聲中被車拉走了,什麽也沒看到的我們隨著大人的後背離開了體育場。。。  

才8,9歲的我們百密一疏,涵江汽船站在哪兒我們很熟悉,但縣城汽船站的具體位置就不那麽清楚了,我們站在水邊茫然四顧時,聽到有人說走眼前那條小路可以回涵江,我們便跟著他們走了。。  

3個小時後, 在天已暗,家家戶戶燈明開飯時分,我與阿忠灰頭土臉地回到家。。  

看到我出現的那一刹那,苦尋了我一天,心急如焚的父母及外婆等人那叫一個喜出望外,抱著我像一塊失而複得的寶。。  而阿忠出現在側樓的那一瞬間,迎來的也是心急如焚的他奶奶一頓劈頭蓋腦的捶打和一口一個“阿豹兒”的痛罵(阿豹兒在涵江方言裏是頑童的意思)

次日,依然心有餘悸的我們借著並排挨著蹲在院裏井邊水溝前刷牙的機會,假裝認真刷牙低頭竊竊私語,互通各自大人的情況,統一口供,以備她們的進一步“拷問”。。年幼的我們不知道,其實大人們看到我們全須全尾平安無事歸來,已然高興不已,哪會再喋喋不休地“秋後算賬”?阿忠奶奶的捶打痛罵也是害怕失去阿忠的一種表現。。

小時候,“代溝”常常體現在:我們小孩以為的大事,在大人那裏反而不是事,而我們以為的小事,在大人那裏卻是了不得的大事,會引來一頓莫名其妙的揍罵-:)

真是“高度”不一樣,立場就不一樣,立場不一樣,態度自然就不一樣啦!

。。  。。。。。。。。。。。。。。。  

(少年時)

從幼兒園到高中,我與阿忠表叔一直是同班同學。

那時男女生是不講話的。小學時,我曾讓阿忠給我班上一個字寫的好,文章更好的學霸男同學遞過一張小字體,具體寫什麽忘了,大意是你學習好之類的讚美話。。-:)  

高中時,很多校裏校外的男生突然與阿忠要好起來,他們常常來林家找阿忠玩,據他們現在真真假假的說法,說他們當年之所以與阿忠交朋友, 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能進入林家圍牆裏,有更多更直接的機會看到我。。-:)  

阿忠高中時很心儀一個鄰居女孩,每當涵江幹旱,滴水難得時,阿忠便會偷偷從外婆用一根鋼筋把井口橫鎖起來的林家水井裏一瓢罐一瓢罐地吊起水,一擔一擔地挑到女孩家,贏得了女孩家的好感與喜歡。。。

沒想到,第二年涵江就有了自來水,女孩家便無需阿忠的林家井水了,女孩也棄阿忠而擇他人。。我們笑說都是自來水的錯,白白浪費了林家那寶貴的水資源-:)  

阿忠後來去參了軍,是偵察連裏的一名尖兵。在部隊時他本想給我們的同學,我的閨蜜寫信想發展同學情誼,聽我說我閨蜜家想招上門女婿時, 阿忠箭頭一轉,射向比我們小一屆的一個女生。。  

一箭中得,該女生欣然接住了阿忠的丘皮特之劍,因她是那個喝了林家一年多井水女生的同學加閨蜜,她目睹了阿忠的善良與實誠。。。  

阿忠退伍後不久, 便娶了這位涵江陳姓大戶人家,涵江著名25坎業主後代的女子為妻。。(他們的故事也很有趣,有空另篇述說)  

我小時候與阿忠表叔,順治姨媽和狗仔舅舅的孩子們有很多故事,阿忠是叫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一個,這裏寫的也隻是我與阿忠小時候很多故事裏的幾個而已。

 這個就是阿忠老婆祖上的25坎/間“倉庫”,是當年陳家做上海生意時放貨的地方,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住宅,陳家大宅在橋的另一邊。。

據說財大氣粗的陳家為了方便裝卸貨物,特地開了這個水道讓船隻可以直接停靠在每一坎/間倉庫前。現在這些倉庫被列為“東方25坎”,成了涵江所謂的標誌性建築,而那些真正標誌性的建築物卻早已在92年被舊城改造拆除了!

(微信上轉的涵江“東方25坎”視頻)

 

土筍凍 發表評論於
我大兒子在涵江生的,不太好帶,外婆,母親,我,加保姆4個人圍著他團團轉,還經常生病。。後麵這3個在美國生的,倒很好帶,比帶大兒子一個人都輕鬆N倍-:)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字, 我隨便寫的,不知道是不是與我性格有關?-:)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想不到你小時候這麽厲害。就是常說的“磨娘精”。後來你有了孩子,他們小時候聽話好帶嗎?不是說“惡人總要惡人磨”嗎,嗬嗬!

阿忠真是乖寶寶,厚福深藏!

寫得很有趣。你的文筆很有磁性,跟你的性格有關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