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森,新一代的基辛格。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文提到了川普和拜登代表了不同的世界觀,不同的美國國際戰略。基本而言就是民主黨尤其自克林頓以來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推動者。共和黨更多是全球化的受害者和反對者。拜登的總統是世界總統。川普的總統才是美國總統。這也是為什麽全球大資本深層政府,多數反對川普。而大多數美國人本心上是支持川普的,隻是其中有很多人被主媒蒙蔽和短期福利欺騙了。這也是為什麽拜登不論是2020年還是現在,都不敢直接和川普競選。因為太容易漏出破綻,流失選票。

 

目前世界上和全球化對抗的主要有四大勢力。美國本土利益集團,俄羅斯及其外圍,伊朗挑頭的但是水很深很渾的伊斯蘭群體,還有中國。其它的都是跟著起哄的或者看熱鬧的。這其實也還是曆史地緣政治的延續。

 

人類的主幹文明是發展於歐亞大陸。因為歐亞大陸是最寬的溫帶大陸。最適合於人類居住和擴展。非洲美洲尤其南美都太窄。所以曆史上的文明水平總是歐亞大陸最高。而歐亞大陸之內,則又是地中海文明水平自古以來最高,因為最有利於水運。東亞的文明水平在歐亞大陸上最低。東西交流主要通過大草原。

 

直到大航海取代大草原的世界中轉站的位置。大航海又移植歐洲文明到第二大的東西走向的大陸北美洲。好的種子加上肥沃的土地就結出了果實,美國。而美國二戰以後接過英國的責任,控製和維護海洋。海運的意義在於,所有沿海國家和地區,都相當於是接壤的。這其實就是地中海文明進步史在世界範圍內的翻版。

 

但是另一方麵,大草原勢力的殘骸四大塊,俄羅斯,奧斯曼,莫臥兒,滿蒙中的三個由於帝國傳統和地緣利益,並不滿意地頭蛇跟隨過海龍的世界秩序。甚至上推到拿破侖希特勒時代,這種大陸秩序和海洋秩序的對抗都是很難根除的。不論什麽人種,什麽主義,在什麽地方都會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屁股決定腦袋,形成相應的生存立場。

 

而美國作為海洋秩序的領導者和維護者,就必然站在了衝突的前線。警察就會比平民卷入槍戰。當警察傷亡過大,還經常被指責被扣錢的時候,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警察站出來說。老子不幹了。要麽加錢,要麽減少責任,要麽我回家自保,公共安全愛誰誰。這就是美國反全球化的興起。這麽說吧,從全球化大資本深層政府的角度出發,中俄伊是搗亂分子,騙子小偷縱火犯強盜之類的,川普是領頭鬧罷工的警察。

 

卡爾森是入圍川普副手的角色。他去采訪普京可不是簡單地采訪。更多地是一次美國在野黨的外交行動。讓普京說說話並不能改變普京的犯罪事實。更多地是讓美國人民更多地認清執法成本,尤其是民主黨從中打者正義的名義上下其手。維護正義的成本由美國人通過忍受通貨膨脹,接收非法移民等等來承擔,而名聲和過手油落在了全球大資本身上。這是美國人不想看到的。美國人伸張正義也要首先伸張自己的正義。

 

卡爾森帶給普京和世界的信息是,普京你不僅在道義上錯了,也在軍政上錯了。現在檢察官拜登抓住機會要判你死刑。但是這個官司打下來,曠日持久訴訟費很高。就算打贏了,檢察官功成名就。檢察院就要去喝西北風了。尤其那邊還有中東南海的案子糾纏不清。你普京要不要和另一位檢察官川普達成某種認罪協議。案子早點結了,你的刑期也短一點。普京說,可以考慮。但是得等川普能接受案子再說。又或者在大選前不久,公布某種意向書,迎合美國結束越戰的群眾呼聲。從而卡爾森就成了新一代的基辛格。

HenryCharles 發表評論於
把卡爾森拿來比基辛格?還不如把豆腐拿來比人腦!

人一但極右化,腦子就開始不好使。此文作者就是一個例子。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基辛格師承19世紀奧地利名臣梅特涅,有著梳理曆史亂局的看家本領傍身,而卡爾森這位媒體大腕在聽普京複述克宮欽定版曆史時連疑問都沒提,波蘭官家看不過眼為此公布了勘誤表,共計十條。

https://www.gov.pl/web/diplomacy/mfa-statement-on-president-vladimir-putins-10-lies-on-poland-and-ukraine-which-were-not-rectified-by-tucker-carlson-interview-of-8-february-2024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卡爾森是個就把毛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基辛格是個就把
parsely,sage,rosemary&thyme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樓主過多的解讀采訪了。tucker的采訪主要基於美國人大都很像聽聽於Putin基於俄烏戰爭的親口觀點。就像兩個人打仗,你得想先聽聽雙方當事人的說法之後再做論斷是不是? 何況從來沒機會聽Putin開口過。

tucke VS,Kissinger 沒有可比性。tucker隻是個獨立新聞記者。Kissinger老狐狸政客一枚,壞事做盡。
JustWorld 發表評論於
白人(顏那亞人,說印歐語)和東亞人在歐亞大草原的兩端度過寒冷的時光,進化的智商高於其他族群。

卡爾森衝破拜登政府的媒體控製,采訪普京,僅此而已,不必過分解讀。馬斯克收購了推特,打碎了拜登的媒體審查控製。

習共和拜登聯手控製網絡媒體,已被馬斯克打破,哈哈哈!
ahniu 發表評論於
頂。
花街看勞工是成本。
主街看勞工是顧客。
smithmaella 發表評論於
大號碼議胡言亂語,塌坑兒· 卡爾牲就是個無腦的肉嗽叭,沒有一丁點兒智識、智商、智慧。你難道沒有看他在背後是如何評價、謾罵川普的嗎?
cwang28 發表評論於
讚同你對Tucker 訪談Putin的解讀!
新林院 發表評論於
【維護正義的成本由美國人通過忍受通貨膨脹,接收非法移民等等來承擔,而名聲和過手油落在了全球大資本身上。】
為什麽維護正義的成本必須包括接收非法移民?
能不能解釋一下其中的邏輯?
(隻是好奇而已)
modems 發表評論於
大螞蟻總有高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