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零碎印象

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
打印 (被閱讀 次)

京人“局氣”飯店在我們紐約法拉盛中國人聚集地正式開張。

快速介紹- 吃吃喝喝篇] 在紐約的正宗北京菜餐廳-局氣#紐約美食#北京菜#紐約北京#局氣#JUQI#局氣法拉盛#北京烤鴨#NewYork#Beijing  - YouTube

一邊品嚐這一邊就嘮上幾十年前在北京晃悠的情景,雖然記憶支離破碎,可是也馬馬虎虎地拚出一個大概的模樣。

暫且稱為“北京零碎印象”。

人不能寫字,寫字就寫古時候。

我一般的開場白:在那遠古的上世紀80年代初。

改開,北京是中心,政治中心,還是各大部委掌握進口指標的行政中心。咱就是煤礦出身,為了所謂指標,自然得跑和平裏。104公交車,從北京站一個多小時一直顛簸到和平裏,下車就是煤炭部大本營。

那個年月,住旅館太奢華,還不給報銷,住煤炭科學院招待所,上下鋪中間隻有側身的空,北京七八月份熱死人,幾十口人一間大屋,人這麽多,不比當年販運黑奴大船底倉好到哪兒去。熱汗淋漓,臭氣熏人,也得住。還好,隻住過一次,東單招待所好一些,比科學院體麵。

後來,出現了澡堂子躺椅過夜,便宜,能報銷,我就不怕了,那就住澡堂子,也隻住了一次。總之,到北京出差活受罪。

除了住,就是吃。古時候,哪兒都不好,北京也很差。可以說,對南方人來說,就是噩夢。不能多說,不然,北京爺們,娘們一起上來掐我。不過呢,國營飯店白帽白大褂,雖然不如醫生有學問,究竟看起來幹淨,實事求是得加分。

去北京,首先得看毛主席,睡著的也算。文化大革命,俺娘不讓我串聯,才剛到十歲,哪有資格看活著的毛主席,天安門接見紅衛兵那會兒,說不定就得踩死。那時候,雖然亂,可也沒有現在這個陣仗,到處設路障。全國民,凡是兜裏有點錢,第一旅遊點自然是偉大的祖國首都,我愛北京天安門,天安門上太陽升。

毛主席落山的1976年,我在煤礦井巷裏,跟著黨支部書記和全班職工一起,脫帽致哀三分鍾。沒哭,沒悲傷,因為太陽永遠照不到井下。令我驚奇的是,上井四點半,太陽還燙人,那時候就知道中央在撒謊,毛主席不是太陽。說是毛主席紅太陽,可是他落山了,難不成又爬出一個?今天,到了毛主席紀念堂,依然沒有淚,沒有悲傷,隻是想,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應驗了嗨。

那時候出差,沒有當緊的事,開會,培訓,變相旅遊。

周末得爬長城,不到長城非好漢,我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幹過重活,打過架,應該算是好漢。別說,看長城比看人好,北京的妞一般,魁梧結實,臉肉,而且嚴肅,一口京片子,貧死人。

打岔了啊。

書歸正傳,再說長城,文化淺,長城的偉大不容我置噱。

上班,王總親切地問我,去長城了嗎,我說去了。談不出偉大的感想,就不談,別班門弄斧自找難看。還好,王總問我吃北京的粉腸了沒,這一下激起我埋怨滿腔。

長城根的粉腸便宜,一塊錢一大盤,聞著蒜香混合著午餐肉香,味有了,食欲也有了。買了一瓶溫啤酒,那時候不知道什麽叫冰箱,嗨,這落後的遠古。開吃前再感歎,一大盤才一塊錢,偉大的北京啊,真便宜。

第一片入口,我的天,這是腸,這是香腸,。。。什麽腸嗎?我懷疑買錯了,一口泥巴感覺,全是麵粉,而且是那種粉的,玉米粉之類的粉。雖然從小吃苦,經常餓肚子,可是,這種不倫不類的口感實在吃不消。趕緊喝酒,心裏念咒,是飯不浪費。給你說實話,比稀飯就鹹菜得差一百個等級。

不過,我還是客套一番,告訴王總,粉腸味道可以,就是與我想象的不一樣。

隱於山中,創造非凡回憶| 長城腳下的公社

煤炭部設備進口指標多,缺翻譯,這不就把我這個老煤礦出身的翻譯借調煤炭部,去北京的次數就增加了。第一個大項目,引進杜邦公司樹脂藥包頂板打眼安裝機。咱合適啊,說煤礦的事兒,得心應手,把國家五金進出口公司的老總吸引了,給王總說,你們這個小夥子不錯,給我們公司吧。王總堅定地回答,這個我做不了主,得外事局出麵。他也就是瞎掰,外事局不管我,科學院管我,而且,我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決不去北京,俺在南京好好的,還有二室一廳住房,鹽水鴨是我的最愛,堅決不去。當然,也就說說,哪兒都缺翻譯。

外事局女翻譯範萌請我周末去她家吃飯,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憨頭憨腦就去了。家裏70出頭的老爹很熱情,說是同行翻譯,一個部的,那合適,小夥子透精神,就是矮了些,現在哪還顧及那麽多,姑娘都三十了,連個男孩子的毛也沒見著。趕緊跑街上置辦菜肴,把我們兩人留在家裏說話,其實沒有什麽話,就扯,北京姑娘的強項,我偶爾順著就可以了。大魚大肉吃了,呱也拉完了,出門發現鄰居眼神掃描機般的上下打量,咱憨,不知就裏。

第二天班上,範萌告訴我,老爸煩死了,天天催我找對象,要不是把你喊去抵擋一陣,這個周末就沒法兒過。

原來如此,趕緊回憶昨天有無閃失,還好,沒有。我們兩個哈哈大笑。

不過,也替她愁的慌,下個星期,老爸要問上個星期那個小夥很好啊,這個星期沒有約啊。

俺這一輩子沒有愁過談戀愛這事兒,因為荷爾蒙旺盛,跟著女孩子窮追猛打,誰也招架不了。所以不理解那些要通過介紹找對象的人,有那麽難嗎。

說北京,必須得說公交車售票員,那叫一個厲害,喜歡醃臢人。

一個外地青年小夥,背著包袱上車,好不容易踩上踏板,售票員斷喝,人滿了,下去。他肯定不下,等了半小時,這才踏上腳,於是使勁往裏拱。售票員不斷按關門鍵,啪啪啪,然後高喊,開車。小夥子急了,他的包袱夾在門裏,於是喊道:“夾著我的腚了!”售票員不屑,一個衛生丸子大白眼,“什麽叫腚?那叫屁股!”小夥子隻錯改錯,重新來過:“你夾著我的屁股了!”於是,門啪嗒一聲開了一點縫隙,小夥子閃身上來。“買票!”售票員一直沒好氣,恨不能把小夥子踹下車。小夥子掏出錢,售票員問:“去哪兒?”小夥子猶豫了一下,努力調好口型,“永屁股門!”售票員惱了,“打你丫的,耍流氓你?”小夥子憨憨地爭辯:“剛才我說腚,你說是屁股。我現在改過來,你又說叫腚。”全車人哄堂大笑。他奶奶的,比相聲都好聽。隻聽售票員高叫一聲:“那叫永定門!”然後售票員報站:“前門到了,‘前門兒’上車,‘後門兒’下車”!”亂不亂啊。

北京爺們娘們都厲害,市麵上說“京油子衛嘴子”,其實京油子就是會侃大山,而且邪乎。為加深印象,舉一個例子。

據說,兩個年輕人談戀愛,見麵一小時,談了55分鍾國際國內形勢,最後五分鍾,互相問問在哪兒工作,上班遠吧,坐幾路公交,然後各自回家。這個故事,我記了一輩子。暗暗下定決心,不找北京女,我猴不住。

大學北京姑娘同學曾經蔑了我一眼,哼,二等殘廢,嫌俺個頭矮,嚴重傷害了我,自此,與北京姑娘徹底決裂。在此拱手,北京姑娘別介,也得讓俺耍一會兒貧嘴。抱歉,抱歉。

北京人,皇城根底的人,侃大山談的都是我們鄉下人接觸不到的最高秘密,嚇得俺一愣一愣的,看他們各個都像剛從中南海開會回來的感覺。

一個北京哥們到南京與我作鄰居,自然得聽他侃大山,說道,日本土藥特,嚇死我了,經常出入北京,怎麽還有不知道的典故,特別是洋詞,再聽一會兒,鬧明白,叫Toyota,把我這個翻譯硬是整成土包子。

不服氣不行。

北京賣肉不吵架,這讓我好奇。我們南京就不行了,認識個賣肉的,就叫有關係,就能買到好肉。

北京公平。菜市場的白牆上貼著一張巨大的豬肉部位圖,豬臉,豬脖,前腿,裏脊,五花,後腿,腳爪,內髒,彎彎曲曲的線條明白無誤。買肉的規矩排隊,安靜得很,到跟前,“來二斤五花兒。”屠夫,刀子一劃,大差不差就稱了。

一天出差回來,對過鄰居,地質科的周,站在肉鋪前的一塊大木板上跳,高聲痛斥賣肉的不公平,熟人就切好肉,給他的多是肥肉,而且帶很多骨頭。南京怎麽就比北京落後這麽多呢,我納悶。你不分部位,渾身上下一個價,好壞全掌握在屠戶手裏。

這事,咱也服氣。

不到北京不知老京劇。

文化大革命救了京劇一命,帝王將相才子佳人那一套統統讓位,幾個京劇樣板戲,人人會唱,全國人民都知道京劇是首都那旮旯來的,是偉大旗手江青同誌主持的。紅燈記,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海港,奇襲白虎團,天天唱,月月唱,年年唱,唱不煩,唱完一代,下一代接著唱。

在京出差,星期天到哪兒去,晚上吃過飯上哪兒去,兜裏沒錢,哪兒去不了。就逛地壇公園,地壇就剩下地了,也不知道哪兒是壇。

聽得遠處亭子傳來京胡聲,拉得滋滋響,再仔細聽,有人唱。湊近看,好家夥,窩了好幾十口子老頭,坐在長條凳上聽唱。顯然不是樣板戲,那太嘍(low),傳統段子《空城計》好了吧。

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

先帝爺下南陽禦駕三請,算就了漢家業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鄉侯執掌帥印,東西戰南北剿博古通今。

周文王訪薑尚周室大振,漢諸葛怎比得前輩的先生。

閑無事在敵樓我亮一亮琴音,

哈哈哈……,

我麵前缺少個知音的人。

不懂不要緊,不做聲,慢慢聽。嗓音似乎蒼老些,沙啞,幹燥,倒也能唱下來。

人群一點兒騷動。

“這個老王太不要臉了,剛剛唱完,這就又上去了。”底下老頭有意見。

我就納悶,怎麽叫不要臉呢。

再聽著,知道了。原來,老王怕冷場子,看大家互相客氣,讓著上台,他老兄幹脆叫班子拉起來,別停下,他接著唱,等他們讓好了,他再下來就是。

可是,這是壞規矩的事兒,大家輪流唱,特別是咱們班裏老薑還有票友蓋叫天的名號,怎麽也得讓老薑唱。你個臭不要臉的老王,那叫一個破鑼,給你個棒槌,你還當針(真)使。越說越生氣,越說越激昂,我有點同情老王,要是帶著家人來多好,有人提個醒。這本來唱得挺帶勁的,結果落了個臭不要臉的名聲,咱也愛莫能助,轉身別處去吧。

辦公室主任小湯愛好激動,帶著我進京非得要見他最好的大學哥們,說是他們的關係與咱弟兄倆一樣,磁實。咱好酒,小湯打包票,到他家有啤酒。

徐同學熱情好客,說是最近調到房產科,幫助造家屬樓,單位答應分他家一居室。在北京,八十年代,工程師分一居室,門也沒有,所以他就驕傲上了,我們兩個也跟著驕傲,可是遲遲不上酒菜,讓我犯嘀咕,我在南京招待哥們,鹽水鴨一隻,然後燉菜炒菜涼菜熱菜一大桌子,啤酒也是冰的,冰箱是俺早年出國掙得。徐同學不好意思,說是太忙,妻子懷孕不便,咱們就吃黃瓜絲打鹵麵。客隨主便,說走吧,他們兩人關係說得這麽鐵,不好意思,不走吧,這不給他們夫妻添麻煩。

感慨,還是咱南京好,吃的好,住的好,玩的好。

十一

北京護城河治理以後,好多了,流清水,矯情的,還垂釣岸邊,這個清水也就是相對以前講,幹淨些,不至於喝,不至於釣魚,隻能理解為尋個樂子,調劑精神生活。

一對年輕夫妻傍晚推車帶孩子散步。女人總是往河對過看,我好奇,扭頭看見一個赤裸裸的男人在河裏洗澡,大夏天酷熱難耐,可是眾目睽睽之下,也令人尷尬。特別是,北京這地,人講究,屬保守型,突兀一個光腚男人,有點難堪。

再看看其他人,若無其事,熟視無睹的樣子,沒有人介意。

估計是個拾荒的人,下河洗澡,可以理解。

十二

忘記了北京出國人員服務部在哪個地段。

我出國回來存了點美金,如果有$300,帶上護照,可以大搖大擺出入進口家電服務部,主要買日本原裝彩電,冰箱,收錄機。

家裏,農村內弟造房,大姐唯一的城裏人得出力,出錢,靠死工資100元/月,哪裏拿的出。於是,我就得把冰箱賣掉,得到人民幣。那時候,原裝洋貨好賣,有中間的販子,也有直接拿錢買洋貨準備結婚的年輕人,熱鬧非凡。

一次,沒有掙那麽多,就想直接換成人民幣。一個販子願意換,官價1:8.3,數好人民幣錢,在我眼前晃一下,然後迅速裝進褲帶,立即拿出來,向我討要美金。當時,我感覺哪兒不對,為什麽把錢裝進口袋再拿出來,要求重數。果然,少了幾百元。他不願意了,說是我給的價太低,根本賺不到錢。我說,我們可以再講,也不至於搞鬼。就沒換錢,再等著下次出國,攢夠再來。

 

十三

北京部委機關,外地人進京做官,當地人作職員。

在京城,司長那就不叫官,傳說北京涼台掉花盆,砸了倆司長三處長。

科技司況司長早上來到辦公室引起一片喧囂。怎麽搞的,況司長,額頭有血。況司長不好意思,說是剛才騎車沒注意被公交車擦了一下,摔在地上。辦公室的女人趕緊找來紅汞水擦抹,他便頂著一張花臉工作一天。

當時的規定,正部長配備專車,副部長合坐一輛車。

咱們南京人不在乎去北京,可是北方人不一樣。因為,中國煤炭基地基本上在北方,進京的路子就那麽一條,去煤炭部工作。

東北夫妻倆,不到四十歲,沒孩子,千方百計討好司局領導,給我的印象是唯唯諾諾,小心翼翼,熬了幾年了,一會兒說有希望,一會兒說不知什麽時候。還好,夫妻倆在一起生活,總比分居兩地強。

十四

1984年國慶,北京提前封城,不讓外地人進京。

我恰好要出國,跑到江蘇省委開介紹信,這才坐上特快列車。

北京人開心了。外地人都趕跑了,公交車座位空著。

一個五十幾歲的大媽說:“你看,這有多好,天天擠車,都是外地人把北京搞亂了。”滿臉的不屑。

聽聽就算了,北京人確實沒有清靜的日子,整個城市吵啊吵,沒完沒了。

別問我,北京好不好。說好的人自然有好的道理,說不好的人,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1461/1462次列車- Wikiwand

十五

講完遠古北京,隻有老頭老太才能吃出點兒味來。

那就說說,2008年,開奧運那會兒。

看父母,時間不好安排,假期少。可是,看女朋友,哈哈,跑得快,哪怕十幾天也得飛回去。

我單身,約定女友在北京見麵。住長安街北京國際飯店。$150/晚,價格還行。

晚上九點,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去哪兒,幹脆上樓吃自助,$50/客。沒什麽東西可挑選,食客稀拉幾個人,菜品不太鮮亮。

當時有一點疑慮,怕北京查戶口。聽說,中國哪地兒,半夜查旅館,沒有結婚證就當耍流氓。盡管,我也耍流氓,可那是我的女朋友,說好去廣州辦移民簽證,如果被抓,豈不壞事。還好,沒有人查。

第二天,去王府井溜達,去了一家珠寶行,看看我在美國買的訂婚戒指值多少錢,美元$4000,珠寶商估價四萬人民幣,1:10的價。女子首先說,這不是在國內買的,因為抱住鑽石的腳爪應該是美國的。我服氣。

東來順烤鴨得吃,名菜。¥180一隻鴨。下午門可羅雀,不知道原來的盛況怎麽墮落成這樣。服務員在桌邊加工,本來的大胃口,隻吃了半隻鴨,看來隻有湊熱鬧,人多才吃得多。順便說附近的麥當勞,滿員,給一張紙,番茄醬得開口要。我們點了咖啡,一包炸薯條,歇歇腳。

晚上,去亞運村轉轉,嗨,別說,那兒的一家二樓酒店,燈火輝煌,飯堂客滿,人多熱鬧,點了不少菜。北京除了老字號,新開的特色基本上都被外地商人包了。

過天,再去和平裏看看。簡直不能看,麵目全非,我不認得了。大馬路賊寬,比美術館前的寬街兒寬好幾條街。遠遠地看到一個老者,蹣跚行走,認出來是煤炭部一個司局的處長。我們當時沒有太多交集,所以沒有過街打招呼,隻是深深感歎,人生如駒過隙,當時的中年人,現在的八十老者,快了。我的老上級王總過世十年了。

感慨歸感慨,麵前的女人才是真的,點了紅燒肘子,紅燒魚,一個素菜,吃撐了。北方人吃北方菜,對路。

北京人熱衷於羊蠍子,住宣武門旅館那塊兒,看到一家羊蠍子店,裏麵熱氣騰騰。羊蠍子名氣大,說到這兒,老北京搖頭晃腦,咱得嚐嚐。好家夥,端上來一個鑄鐵鍋,滿滿的羊蠍子,昏暗燈光下,看著都是肉,結果,扒拉出來看,都是骨頭,確切地說是羊骨架。既來之,則安之,以後回美國還得給北京老友得瑟。要了一瓶二兩五裝的北京二鍋頭,度數高,酒精兌水,圖個過癮。故意征求年輕的服務員,是否應該再喝第二瓶,小夥子誠實,看著對過的女人,說,不要喝了。哈哈,咱笑,那就打住,不喝了。皆大歡喜。

浪了幾天,去廣州辦移民簽證。

北京站賣票大姐,翻著我的美國護照,再看看身後年輕的女子,和藹卻又神乎地說,你們可以把四個鋪位包下來。從北京到廣州軟臥票不便宜,我又不是大款,更何況,我們早已魚水過,沒必要神秘,睡一晚就到了,所以,婉拒了她的提議。

老北京燉羊蠍子的做法步驟圖,怎麽做好吃】老王小廚_下廚房

結尾

自從2008年,這一晃十幾年,回國也是在江蘇老家呆著。是否有衝動再去北京遛遛,好像沒有打算。誰知道呢,我還有一樁事情沒了。我們大學同學,北京姑娘,畢業後失聯,四十幾年了,我心心念念要找到她。發現,國內同學能動性也就是積極性不大,還是五年前,我回國找回十幾個,現在還差三個人。疫情過去,我應該去北京一趟,把老同學找到,再不找,可以說世事難料,什麽可能都有。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zhuw' 的評論 : 好像是差一站到終點,六鋪坑,印象淺了。
laozhuw 發表評論於
煤炭部那站叫六鋪炕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華府采菊人' 的評論 : 你看這話說的,還就是真的。那時候各省駐京辦招待處級以上幹部,主要是地市級。你家舅舅級別是高,幸虧有高手指點啊。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喵兒爸' 的評論 : 法拉盛天津飯館讓我第一次見識了“驢打滾兒”,嘿嘿。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那幾年俺也常跑北京奔的是進口儀器審批手續, 三十幾個章!
我們不去冶金部招待所,那兒不行, 一個二個把這些部屬企業的稱為“底下”的人, 而是直接去北京鋼鐵設計院住他們的地下室招待所,還過得去,吃他們的職工食堂。
我舅舅在廣西, 是國家三級工程師,到北京去住了冶金部招待所, 給了個六人大間,他倒無所謂, 問題是服務員告訴他隻能住兩天, 因為部裏開會要用, 他無奈, 晚上和同室的人說起, 那位說我舅不開竅, 你個三級工程師在部裏啥也不算, 你不會去廣西駐京辦事處的招待所?全廣西比你高的工程師恐怕也就十來個, 您到那兒還不是大爺一個?!俺舅一聽對頭, 果然, 到那兒兩人間帶衛生間!
喵兒爸 發表評論於
吃粉腸去天津,二十年前遠古時候黃家花園有個攤位,要是這會兒還在,肯定都傳輩兒了。法拉盛有個天津早點鋪,比天津的還地道。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哇塞,還是菲兒介紹的好,圖片個個精美,尤其“局氣”太誘人,謝菲兒分享,過了一把癮。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lass-rose' 的評論 : 看來外地人記得還是馬虎。經常想,寬街翻譯成英語,應該是“broadway”百老匯才正確。哈哈。謝指正。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80年代煤炭部很可憐,除了東單招待所招待處級以上幹部好一些。你們哪個部這麽好?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悉采心' 的評論 : 滿嘴黑,那還是放在最後一個再嚐吧。會開到西部,估計舊金山,洛杉磯都可能,還有最大可能是維加斯。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atCity' 的評論 : 當年的局處長大概率已經作古,最好不去找。
glass-rose 發表評論於
煤炭部那站不是和平裏,是和平裏前一站。美術館前不是寬街,寬街在美術館北邊。不過整體說的不錯,就是那時候的北京的局部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辣莫多人住一間的招待所?看來還是我住的六機部招待所好多了,四人間,不是上下鋪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悉采心' 的評論 : “局氣”餐館我也覺得不錯,還有火燒臘肉飯,乾隆白菜,原來寫過一篇: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5182/201804/28599.html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哇,局氣都開到法拉盛了,那估計西海岸也不遠了。。。

疫情前幾年嚐過北京的“局氣”,朋友訂位後還是要帶我們排長隊,可見其熱。其中“臘肉蜂窩煤炒飯”印象最深,就是把一盤“蜂窩煤”給滋啦一聲點著了(其實是大米飯加墨魚汁),過程感情刺激,一吃吃個滿嘴黑,非常有趣的進餐經驗,推薦給梧桐兄!
MoatCity 發表評論於
老兄最後還是找了一個京妞作老婆?我在北京上學工作七年,感到還沒有您對北京觀察印象深刻。我當時工作單位在三裏河,也是部機關。一晃快四十年了,想想當時栽培過我的處長局長,也許都作古了。疫情過後,回北京再找找他們?不敢多想。現在我們已經超過當時他們的年齡了。哎!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望沙' 的評論 : 人藝經常有本校小劇院對外開放演出,收費不高,我去過。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6ba6' 的評論 : 還行。這兒的食材沒問題都有,烤鴨的兩個師傅滿嘴京片子,菜品挺好,我最愛北京烤鴨,南京鹽水鴨。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你看such a small world. 趕緊握手,你好,和平裏!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efox01' 的評論 : 哈哈哈,零零碎碎的殘存記憶。十八年呐,你應該有很多故事,哪天好好回憶一下,寫出來,肯定有趣。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靈動的雙子' 的評論 : 我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一樣的東西,粉腸看起來很粗,像美國這邊的灌腸。
6ba6 發表評論於
法拉盛的北京飯館還正宗地道麽?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和平裏那是額待的地盤,閉著眼睛都能畫出地圖來,現在也不行了,變化太大了,就煤炭部那塊變化就不小,從土克拉變大賣場了。問候梧桐,和平裏的朋友:)
Firefox01 發表評論於
對北京的刻畫,惟妙惟肖,比一個在京學習工作生活18年的外地人了解的多多了。
靈動的雙子 發表評論於
那是炸灌腸吧?蘸鹽蒜水吃,很好吃啊,還有麻豆腐也不錯。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望沙' 的評論 : 人老的特點,眼前記不住,幼兒園倒記得清楚。你還年輕,以後會記憶起來的,哈哈。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粉腸是難堪的記憶,賊難吃。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梧桐兄這篇和大俠一樣寫北京了,寫得真全。我從小就不喜歡北京的粉腸,難吃。全聚德,便宜坊的烤鴨都不錯,大董的好像是新的。東來順的羊肉火鍋我也一般,覺得有股味。我們原來每年都從上海坐火車到北京探親父母。
望沙 發表評論於
特別佩服你們記憶裏真好,有聲有色對過去菜市場價格和種類描述,我連自己工資單都忘了
望沙 發表評論於
全國人民支援北京,什麽好東西都送到北京,北京人藝話劇好看,文藝生活豐富,富豪權貴多入牛毛,也是讓一無是處的人自卑的地方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