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古希臘文明”的真偽

打印 (被閱讀 次)

從上中學開始,老師在課堂裏就反複向我們講述這樣的知識:西方文明的源頭是古希臘文明,古希臘文明是光輝燦爛的,荷馬、亞裏士多德、蘇格拉底、阿基米德等古希臘大師們留下了幾千萬字的天才著作,是今天西方文明的奠基。幾十年來,無論我們在國內還是來到了海外,從未有過質疑,成為我們頭腦中知識的基礎部分。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從前幾年開始,國內有一些學者陸陸續續發文,對古希臘文明的真實性進行質疑,認為荷馬、亞裏士多德、蘇格拉底、阿基米德等古希臘大師們的著作,可能由拜占庭之後的阿拉伯人,還有文藝複興時期的歐洲人,借助翻譯的機會,重寫或再創作出的,甚至大部分是偽造的。其中以大陸學者何某的影響最大,他試圖從六個方麵說明希臘文明是偽造的。當然也有很多學者進行了反駁,爭論的相當激烈。對從上中學開始就接觸希臘文化的我們來說,這場爭論很有顛覆性。那麽懷疑者們有沒有根據呢?

懷疑者們的理由之一是,公元前三世紀左右,希臘是個小地方,各城邦人口加在一起,也隻有一千萬左右。那時沒有紙,文字書寫在羊皮上。亞裏士多德、蘇格拉底、阿基米德等大師留下了三千多萬字的著作。看過BBC拍攝的一部製做羊皮紙的影片,一塊羊皮要製成一張羊皮紙要經過好幾道工序,時間要好幾天。每張羊皮大小形狀不一,估計一下每張羊皮紙可以寫300到3000字左右。假定每張紙可以寫1600字,那麽三千萬的著作需要18750張羊皮。一本著作要能流傳,顯然隻有一套原作是不夠的,還需要大量的抄本。假設一本著作有五十套抄本,那麽就需要大約九十四萬張羊皮。如果再將古希臘其他眾多大大小小的學者都算上,他們所需的羊皮數量可能就是天文數字了。

退一步說,就算古希臘養了足夠多的羊供學者們寫文章,古希臘那樣的原始環境,怎樣製做出這麽多的紙,怎樣儲存,怎樣運輸,怎樣分類撿索這麽多的羊皮紙,所需的人力物力都是巨大的,很難想象古希臘能有這麽多的資源。換句話說,在古希臘沒有紙的條件下,古希臘人無法像後來的人們那樣,動輒能寫幾百萬字、幾千萬字的著作,硬件條件不夠,羊的數量不夠。

但是,懷疑者們可能漏掉了一個重要的因素,這就是遠在一千公裏之外的埃及。公元前332年,亞曆山大大帝打敗了波斯人之後,率希臘軍隊占領了埃及,在埃及北部尼羅河出海口處,建立了亞曆山大城。亞曆山大大帝的繼承者托勒密一世,在城中建立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成了全世界的學術交流中心,希臘文明逐漸傳播到了埃及。據說荷馬史詩的最早抄本就存放在亞曆山大圖書館,歐幾裏得、阿基米德等古希臘大師,幹脆就在亞曆山大城學習、生活和工作。

埃及人很早就發明了莎草紙。這種紙是由尼羅河邊的一種蘆葦做成的,比羊皮要薄、要輕得多,蘆葦的來源幾乎是無限的,製作也容易很多。因此這種莎草紙可以大量生產,也方便書寫,儲存,運輸,分類與撿索。這就為希臘大師們寫幾百萬字、幾千萬字的著作提供了硬件條件。當然莎草紙同羊皮一樣也不容易保存,在潮濕環境下很快發黴爛掉。好在埃及的氣候十分幹燥,很多莎草紙能保留多年。

非常可惜,亞曆山大圖書館在埃及與羅馬凱撒軍隊的交戰中被一把火燒毀。猜測中的荷馬史詩的最早抄本,還有亞裏士多德、蘇格拉底、阿基米德等希臘大師們的著作被燒為灰燼。如今的亞曆山大圖書館是埃及政府在原圖書館址附近重新建造的,據說圖書館內收藏了很多古埃及、古希臘的文物。我們這次去埃及,亞曆山大城是必去的地方之一。我們訪問亞曆山大城的主要目的,就是去拜訪這座圖書館,試圖尋找古希臘文明的蛛絲馬跡,試圖去發現“古希臘文明真偽”爭論的更多線索。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古希臘、古埃及文明比中華文明早1000年以上,

而且基本上沒有交集,更談不上衝突,

基本上就是兩隻獨立的文明。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從世界曆史的角度看,了解越多就越發覺東亞自古以來就是落後文明。而不是工業化以後才變落後的。正麵比較已經無法抗拒這種認知。所以必須設法釜底抽薪。然而問題是地中海文明圈有太多的分支變化,希臘羅馬,波斯阿拉伯,兩河埃及,英法等等等等層出不窮。一個一個否定下去,比否定虛假的中華文明難度高千萬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