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次,被王府收容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認識一個雜技團走鋼絲的小女孩,論輩分她比我閨女小,可是論經曆,她當年入伍的年齡比我小得多,她的老家在遼寧鞍山,她給我的感覺就是穩。當年的廣州軍區,有歌舞團、話劇團、雜技團、我們文藝體育是一家雖然都不扛槍,可是作息時間和內務整理,也還是盡可能向野戰軍的戰士們看齊的。我們早晨六點聽起床號起來,夜晚十點前必須熄燈,一個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我們的教練也相對輕鬆,沒有像在省隊當教練的人,基本不願意招大城市的隊員,既不聽話更不買帳。如果不是認識了雜技團的小孩兒,真不會知道部隊的體罰原來很嚴重,一個動作反複練習,做好了沒有獎勵,做砸了是真打!如果父母知道了,該多麽心疼這麽小就把孩子送走。我知道她父母不在身邊,星期天出來也不過是幾小時,我們會吃吃飯,修修指甲什麽的,我喜歡她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她沒有像舞蹈隊的小姑娘,找幹爹拚豪車接送……走鋼絲的女孩子,平衡力就是不一般。社會是個大染缸,這麽不分青紅皂白,迫不及待往裏跳,最後能有什麽好果子吃呢?

 

我在運動隊混的年代,真不算是個刺頭,對教練是尊重的,對領導是服從的,對得起生我養我的父母,也對得起部隊的栽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海外關係真的中斷了我的體育生涯,我必須在一個全新的國度裏,讓我的人生從新出發,從牙牙學語開始,紮紮實實一步一個腳印,像一滴水回歸海洋,像一粒沙去尋找沙漠。

 

接到王府的邀約,我誠惶誠恐,第一次寫了個小品,走了第一次鋼絲,有驚無險!寫了一年的博客後,這第二次要不要再走鋼絲呢?我想起了當年母親下放的幹校,在粵北韶關的仁化縣,那一年的暑假我就在那裏渡過。農村這個廣闊的天地裏,我體驗了農村生活的枯燥與簡陋,卻也找到城市裏所沒有的樂趣,我和一般大小的孩子們去順藤摸西瓜,我說就拿小的大人才不會發現,結果小白癡一個,抱回一個小白瓜,根本就不甜的。去養雞場偷雞蛋吧,被老母雞追得屁滾尿流,因為母雞孵小雞是最凶的時候。這麽多的第一次,怎麽寫才不被認出來,這成了老大難問題。就我的中文水平,沒有錯別字已經是A+了吧?還談什麽文筆文風,這麽一想心裏反而踏實了,回想起這一路走來,每一個十字路口,除了選擇還是選擇,紅綠燈一視同仁會管你怕還是不怕?

 

                 

                我的第一次: 絕望的一跳

                                                活動ID:  放牛娃

                        

       大黑與二黑,是兩頭黃牛的名兒。年長些的大黑比二黑矮一頭,平日裏溫順乖巧脾氣好,比較之下二黑又高又壯,食量大且脾氣暴躁,雖然不是一娘所生的親兄弟,可都長得倍兒精神,又都有一副好身板兒,每天早出晚歸搭伴著在地裏幹活,看在外人眼裏誰不誇這哥倆能幹又聽話?也不知道是不是誇多了,大黑牛挺老實的每天總能完成地裏的活兒,二黒可是越來越不聽話,脾氣見長不說,不高興了還罷工,牛皮厚實抽都不管用,您說這牲口也懂造反了是不是?俗話好像是這麽說的:牛犁地馬拉車。可事實是套上個車鬥,這牛不但能犁地也能拉車,就是沒馬跑得快,幾十裏地兒得走一陣子,趕大黑牛的車,那叫一個四平八穩可省心了。這二黑就沒個準兒,聽話的時辰多,鬧心的時候少,隻不過鬧得最凶的一次被俺遇上了。大早上裝滿貨出門時還好好的,空車回家的一段下坡路,二黑不知怎麽就驚著了,突然就發飆一路狂奔,比馬跑得還快,趕車的叔屁股一滑沒坐穩,被拋到了路邊的大樹根兒旁,俺本來坐在車鬥裏,搖搖晃晃都快睡著了,聽到俺叔這一聲吼,嚇得是一激靈,趕緊站起來才發現,車鬥還挺深和俺肩膀持平,探出個小腦瓜兒瞄一眼,隻見村裏的小路上是塵土飛揚,路兩旁的樹正向後方飛去,趕小毛驢兒的老漢眼比銅鈴大,路上行人急忙向路兩側躲開,這條是俺村裏最寬最直的路,二黒這是往石墩子河方向跑,前方不遠處的橋雖短,可護欄是木頭樁子做的可不經撞,二黑隻顧自個兒跑,萬一車鬥被卡住不是翻河裏就是倒扣,繼續呆在車鬥裏的危險實在太大。沒剩多少時間仔細想,路不平車還在顛波中,情急之下俺決定在車鬥右前方的角落處,借助雙臂的力量協助身子往上爬,直到身體完全趴在車鬥的頂端,這才閉上眼睛咬了咬牙,然後不顧一切跳了出去,後來的事兒就沒知覺了,再醒來時已經在公社的衛生院,隻聽穿白大褂的阿姨說,這孩子受驚嚇了,還好隻是皮外傷,抹點兒消炎藥,放心吧很快就沒事兒了。還真是的,十歲的娃兒忘性兒大著呢,按理兒說這跳牛車的概率本來就低到幾乎為零,不曾想長大成人後在夢裏又再跳了兩次,那是從床上跳到半米外的地板上。第一次發生在二樓臥室,一聲巨響後樓下的水晶燈,跌落一半的水晶珠,第二次發生在平房裏,從自己睡的一邊跳到床的另一邊地毯上,當睡在旁邊的領導被驚醒時,俺已經坐起身來,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麽跳過去的,這恰恰從側麵說明跳床和滾下床是有區別的。俺覺得吧小時候發生的重大事故,有可能隨著時間的發酵,逐漸形成內心的某種能量,或憂柔寡斷,前怕狼後怕虎。或無畏無懼,天不怕地不怕。

 

 

生活,是最貨真價實的著作。

能力,沒有欺騙更沒有上限。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pika' 的評論 : 俺是困難戶,寫中文三分之一靠英譯中,講可以寫是真不行!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跳了才能獲獎啊,不跳就虧了:)當然最終還是靠的文字實力而非靠跳:)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霞姐姐' 的評論 : 雲兒妹妹,我們的“第一次”都是終身難忘的,隻不過有年代久遠的,也有發生在最近的。王府的征文激發了大家的寫作熱情,才是最難能可貴的!對妹妹的才華才藝深感佩服^_^
雲霞姐姐 發表評論於
祝賀魚兒獲獎!魚兒太狡猾了!我把你猜成翻翻了,當然,主要是對你了解不夠,文章好有趣。祝周末愉快!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nMu' 的評論 : 王府的活動才值得祝賀!我的厲險記早忘了^_^我是愛大黑和二黑的,牛的眼睛很有神而且是雙眼皮耶:))
LinMu 發表評論於
祝賀祝賀!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牟山雁' 的評論 :管你飛不飛,管我跳不跳? 咬雁咬魚是王府的專利^_^不平反也不追究!哈哈哈哈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大馬哈魚再跳啊。還有人冤屈山雁跳牛背,雁有翅膀,哪用跳?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舒嘯' 的評論 : 寫博是有一種自我升華的效果。爭強好勝不是把別人比下去,而是敢於把自己打碎了重新組裝。真正可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自己奮鬥的果實。謝謝嘯博犀利的觀察力!
舒嘯 發表評論於
城裏好熱鬧。祝賀大魚!

寫起自己童年事情是不是有“作為旁觀者”的感覺?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C mm那份猜人名單,天天洗腦也是服了You! 結果是俺們成渣了……儂變鳳凰了!恭喜哈(假裝大度)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寶寶不哭。一個人內心的強大,並不是虛張聲勢,而是在關鍵時刻,如何振興自我。當感情當自尊受到傷害,報仇算什麽狗皮膏呀?有足夠的能力給自己買單才行啊。我也是寫了一年博客,才逐漸了解自己的^_^Love you lots!
cxyz 發表評論於
其實當時很多人猜放牛娃是哈哈 我就是略過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親愛的魚魚,讀完後哭了:小時候的重大事件,會隨著時間的發酵,形成內心的某種能量。或優柔寡斷,前怕狼後怕虎;或無畏無懼,天不怕地不怕。這句話刺著我了,我知道你是得著了後一種能量。我卻是被重大事件打趴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業餘廚子' 的評論 : 謝謝廚子!最近兩篇韭菜和芹菜,都是我特別鍾愛的。前麵一個炒雞蛋,後麵一個炒豆付幹加肉絲,那真是美味中的美味!
業餘廚子 發表評論於
祝賀祝賀!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在幹校大人們去地裏幹農活,估計是有種水稻的。我隻看到附近的玉米和甘蔗,花生和地瓜都可以吃的^_^白天看準了,晚上去挖。那真是一段快樂時光!
麥姐 發表評論於
祝賀馬哈獲大獎!確實是你的文風,讚!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謝謝點點!五七幹校都有個總指揮部,是我媽媽他們七連的近鄰。他們有醫務人員,有養雞場,有菜園地,還配了兩頭牛,我叔叔阿姨叫得可甜啦,混熟了就有牛車坐了唄^_^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那個年代粵北山區挺窮的,從鄉下去縣城走幾十裏路,下一場雨好幾天泥巴路都沒法走,牛車算高級的。趕車的叔叔應該也是新手,受驚的牲口是失控的,我真的沒多想就跳啦^_^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娘娘的寫法,我認定是個男寫手。因為那些年的娼妓,好像和酒店前台有交易,不會進錯房間的^_^北京的301我去過,陸軍總院和我們廣州叫法一樣的,曆害的妃媽!我們在北京有病會去海軍總醫院,再說我總共隻去過一次。二牛和放牛娃,是巧合還是心有靈犀?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我真的沒有半點能力,寫一篇不像自己的文章。隻是這個事故,太稀缺了,原汁原味不能怪我啊^_^喜兒寶寶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喬寧' 的評論 : 喬老爺,王府的貴夫人們人手一個愛瑪仕,您的江湖地位崇高。俺隻敢有個小小的抗議,為什麽“見鬼”的不是你?哈哈哈哈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祝賀祝賀熱烈祝賀!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哇,跳車顯示出從小就臨危不懼,頭腦清醒。恭喜得獎。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我在翻翻和放牛娃之間選定你是放牛娃,你總會是跳的那個:)我是牛,你放牛,挺默契:)謝謝參與,王府榮幸!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你這個騙人的放牛娃,S了我不知多少腦細胞都猜不出來。太太太狡猾了。
喬寧 發表評論於
馬哈,厲害!
愣被你滑了過去,沒猜到你。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溪姐姐的大恩大德我是沒齒難忘,禾兒如果有您一半的“成全”,我也能多領個B-coin什麽的,這大富大貴的日子還不是小菜一碟?王府不能沒有您啊^_^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好漢不提當年勇,那個才藝秀愁死人了!除了會遊泳,做飯菜是張白紙,做女紅是個白癡……想到本山大叔,就寫了個假小品充數,唉 我容易嗎?哈哈哈哈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猜梅華也是直覺!底氣十足 女王範兒,這是與生俱來的好不好?猜什麽猜!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感謝五郎!做了我的救星,卻上了大總管的當,見光就化蝶了…都是糧站的錯!請接受渣渣們最真摯的愛^_^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亮媽出場序太有利了,而且嬌娃兒風陣陣,吹得大家隻好喝米湯,暈做一團…妳喊妳喊什麽也不管用!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北鬥星禾兒,怎麽說妳好?妳就是紅衛兵小將,整人最拿手,害得我“初夜”都掛嘴邊了,狗急跳牆啊……哈哈哈哈 愛妳!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我也搞不懂妳個叛徒杜鵑,怎麽緊緊追隨禾兒,最後改什麽答案捏?但是我猜妳可厲害啦,知道為什麽嗎?就妳那得意忘形的口氣,看妳小說看的!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城城親,從寫的那一刻,我就決定呈現一段真實的心理活動,所以既不分段也不搞什麽花樣,至於遊戲規則還是要堅守的^_^那就是不讓你們收工!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聲音' 的評論 : 說真的,大人們肯定以為我是被牛給拋出去的,隻有我知道自己是被迫跳出去的。算是我潛在的一個小智慧^_^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魚魚寫得太妙了。。老溪想破了頭,也不會猜到跳水跳龍門的魚魚跳旱地,華僑子弟跳牛車,怎麽也沒想到魚魚是去了媽媽去的幹校。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的那幅畫一直印在腦海裏,媽媽的愛和小丫頭的背影,是一個時代的縮影!為什麽就想到寫走鋼絲的娃兒呢?是因為擔心她的Future是什麽?我不過是為自己的調皮買單,我悲壯個鬼啊?^_^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魚兒第一次進王府是參加《才藝秀》,那次的馬甲是“回頭不是岸”,那個馬甲也是被我揭的,沒有人猜出來“回頭不是岸”。哈,抱歉兩次,沒有第三次,下次一定不會揭魚兒的馬甲。:)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了不起,大讚,讚,讚!!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你潛伏的功夫不錯,反正瞞過我了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亮媽,也給你道歉,不該揭你的馬甲,你的博文下麵,隻有我在喊:"荷塘微漾是亮媽!”。下次不揭你,讓你得潛伏大獎!:)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魚兒,第一遍讀文,我就知道是你!:)抱歉,如果我不揭你,你一定會得潛伏大獎的!你去查查看,你那篇的留言,大家都和我對著幹。:)你隱藏得非常好!幹得漂亮!非常後悔,不該揭你的馬甲。:)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我把你猜成了煙圈,放牛娃隱藏的很深啊:)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哈哈!我真後悔哦!眼睜睜地把到手的魚兒放跑了。就因為在評論裏多注意了你一眼!嗬嗬!
小聲音 發表評論於
真沒想到魚魚還有農村經曆,猜錯啦:))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當初真沒想到是你,其實仔細想想,這是你的風格,就像是音樂,你的起伏、和弦都在說這是你的風格。挺好的!high five!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謝謝家家!歡樂的三月,王府有我有妳還有幸福的一大家子^_^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太曆害了,一枝筆出神入化!佩服佩服^_^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祝賀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恭喜魚魚獲獎!喜歡你的頒獎詞啊!真沒猜到放牛娃是你,太多煙幕彈了 :)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鬆鬆也難猜!除了裸奔的,我是真的完全沒有方向感啊。笨死了!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圓貓貓是我的超級偶像。條理清晰,嗅覺敏銳,咬咬放放,天呐!什麽叫千錘百煉,什麽叫爐火純青?實至名歸的金牌得主,我的貓希金!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魚魚的文真是不好猜呢,當時就應該跟定禾兒:)
恭喜魚魚得獎!
夏圓 發表評論於
馬哈的文兒寫得真棒!你這條魚魚滑不溜秋的,很難抓。我是排除了眾多嫌疑犯後,在你的博客裏潛水,雖沒有確鑿的證據,憑貓的過人嗅覺最後鎖定了美人魚!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領導啊領導,我為什麽跟大家對著幹呢?不作不死!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梔子花開2020' 的評論 : 記不得是花兒還是心城,搞死人啦^_^哈哈哈哈 愛死妳們了!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我小時候太皮了,跳牛車也沒長多少教訓。但是我天天遊泳的小河,有水庫功能的,不放水時很深的,摔下去會死噠!我被一個留言說禾兒家有荷塘,就直接衝到溝底啦^_^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祝賀獲大獎!
梔子花開2020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光想著鯉魚跳龍門,翻著跳,就沒想著也會絕望的一跳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給魚兒點讚!沒猜到牛娃是你:-)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給菲寶寶上點心^_^我這孩子從小就貪玩兒,拖拉機也坐過,牛車坐過大黑的沒事兒,就是想不到死鬼二黑這麽野!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好文,恭喜馬哈獲大獎!

說實話,還真不太知道你還有這樣的農村經曆呢,雖然文風有點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