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女王的悲劇人生 (四)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8年的影片中的瑪麗·斯圖亞特
錯嫁郎君,自食其果
 
 

 

此時此刻,應該說上帝站在了瑪麗·斯圖亞特一邊。伊麗莎白是沒轍了,拿她沒有辦法,莫裏伯爵也隻能是以不參加妹妹的婚禮表示抗議。同時還甩手辭職,不幹了。瑪麗很是氣憤,下令召見他進宮說清楚,莫裏伯爵卻粗暴地拒絕了。除此之外,他還組織了一夥人,跟隨他的列位勳爵們,試圖推翻瑪麗·斯圖亞特。這還了得,瑪麗一聽說,立刻傳令全國,堅決討伐這夥叛軍。瞬間,那些興高采烈的賓客還沒從醉酒中醒來,婚禮的車隊就變成討伐大軍了。

 

瑪麗像是有吉星高照,沒怎麽費力,就大獲全勝。這段時間大概就算是瑪麗在蘇格蘭的高光時刻了吧!她的青春煥發,她的美麗,她如陽光般的笑容,就像是女神一樣給蘇格蘭人民一種短暫的錯覺,以為她給蘇格蘭帶來了祥和。所以人們心甘情願地跟著她,指哪就打到哪。莫裏伯爵的軍隊竟然這麽不經打,他手下的人也都紛紛跑回瑪麗·斯圖亞特的腳下,向女王請罪。隻有莫裏伯爵一人不屈服,他在瑪麗的追趕之下,逃往英格蘭。

 

瑪麗·斯圖亞特此時別說有多爽了!這麽多年以來,她是第一次體會了稱王的興奮。如果說這會兒宮廷裏的列位勳爵乖乖地聽命於她,不如說整個蘇格蘭第一次伏在了她的腳下。瑪麗頭腦頓時一陣膨脹,她興致勃勃,甚至想一口氣把英格蘭拿下,讓整個不列顛島國重新皈依天主教。辛虧有頭腦清醒的謀臣們好言相勸,才把瑪麗利令智昏的衝動壓了下去。

 

現在瑪麗·斯圖亞特終於出了一口惡氣,看伊麗莎白能拿她怎麽樣!隻要她再生下一個兒子,那她的偉大神聖的理想便算是實現了:斯圖亞特家的人必將是蘇格蘭,英格蘭共同的君王!此時此刻,好牌的確都攥在瑪麗·斯圖亞特的手裏。下一張牌她會怎麽出呢?

 

應該說,瑪麗是個實心眼的女孩,很單純,一旦愛了就全部給予。在新婚的頭幾個月,她真是沉浸在愛河裏不知人間事了。她不僅慷慨地把國王的尊號賜予了達恩利爵士,還恨不得把所有的讚美,褒獎和榮銜都恩賜於他。除此之外瑪麗還一天一個樣的翻著新鮮討夫君開心,今天送一匹好馬,明天送一套華麗衣服,讓宮廷上下,身邊的人都吃驚地發現此刻達恩利簡直就是榮寵以極!

 

瑪麗·斯圖亞特在她二十幾年的生命曆程中沒經曆過什麽風雨,完全不懂人心叵測,更不懂人性複雜,善惡交錯,如何隨機應變。她隻知道既然愛,就要把這種愛表達出來,讓對方知道,讓對方明白。可是她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愛情的甜蜜,她付出的熱情還沒有得到回報,這個剛滿二十歲的大男孩惡劣本性就開始暴露出來了。一開始達恩利心裏還挺懼怕瑪麗,被她的美麗,她的才華,她女王的氣度所折服,小心翼翼地應付著。但是一段時間下來,他淺薄的心和簡單的頭腦完全看不出女王對他的信任和偉大給予,他也看不出瑪麗作為一個女人的真正魅力所在。一切來得如此容易,他淺薄的心隻能看到事物的表麵,漸漸地,他的眼裏瑪麗不再是他的女王,不過就是一個被他迷得暈乎乎的傻妞!

 

花花公子的品行漸漸顯露,達恩利開始得寸進尺,肆無忌憚地頤指氣使,淺薄之人不懂什麽叫分寸感,幾個月下來,他便以為女王的丈夫就可以淩駕於女王之上,女王的丈夫必然是國王,一國之君了。他在禦前會議上居然膽敢發號施令,咋咋呼呼,伸手要權!可是真要讓他做點事,給他一點權力,他卻不知如何使用。除此之外,最讓瑪麗受不了的是,才沒幾個月,他居然結交一夥酒友,整天不務正業,豪飲無度。有一次瑪麗實在看不下去,要求他離開那些狐朋狗友,他居然當著別人的麵破口大罵!這些事情,一件接著一件,讓瑪麗失望透頂。瑪麗並不傻,很快,她就看出來了,達恩利根本不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不是一個可以信賴,可以托付終生的大丈夫!至於說指望他為治理國家出謀劃策,助她一臂之力,那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麵對這樣一個事實,瑪麗心裏真是難過極了。試想,自從十六歲開始守寡,她一直守身如玉,直到遇見達恩利。為了和他結婚,她放棄了哈布斯堡,放棄了西班牙和法國,甚至連她一直念念不忘的英格蘭的繼承權也不要了;為了嫁給他,不惜得罪了自己的哥哥,得罪了英格蘭女王,甚至得罪了蘇格蘭宮廷的列位勳爵,結果卻是得到這樣一個不恥的家夥!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最大的打擊莫過於嫁錯了人。當然現代社會無所謂了,找錯了人可以離婚,可以重新開始,分手也是平常的事。但是在十六世紀,連亨利八世想離婚都弄得天翻地覆,最後不惜與羅馬教皇鬧翻才達到目的。一個男人尚是如此,她一個女子,剛結婚半年,就算她討厭達恩利至極,又能怎麽樣?!

這不禁讓人遐想,如果這事發生在伊麗莎白身上會怎麽樣?當然馬上就會有人反駁,伊麗莎白根本就不會無腦到嫁這麽一個蠟心人。那就讓我們假設,如果這樣的錯誤發生了,伊麗莎白會怎麽處理?在沒想出答案之前,先看看瑪麗是怎麽做的吧。

 

既然瑪麗可以愛得熱烈如火,那她當然也可以恨得冷若冰霜。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想怎樣就怎樣,這確實是瑪麗的風格。既然達恩利不懂珍惜她的感情,甚至還膽敢當眾羞辱她,那麽她瑪麗憑什麽要給他麵子?她不但開始和達恩利疏遠,而且還連一點回旋的餘地都不留。

 

沒過多久,達恩利漸漸注意到自己越來越“自由自在”了,整天跟一群狐朋狗友混,好像除了鬼混就無事可做了。難道整個國家都放假了嗎?沒人通知他參加任何會議,也沒有秘書前來給他看什麽國家文件,更別說請他簽字了。他還發現,宮廷內外的大臣們也不再稱呼他為陛下,直接稱呼達恩利爵士了。如果說對於這種反常現象,他一開始還是忍,但是,隨著瑪麗越來越冷談,尤其後來當瑪麗知道自己懷孕以後,就以此為借口,竟然連夫妻之禮也謝絕,差不多連見麵都免掉了。這讓達恩利感覺受了奇恥大辱,難道丈夫見老婆都還要批準嗎!

 

這個不成熟的大男孩,碰到這樣的事也不會處理。他不但不知道從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不但不懂怎樣哄老婆開心,想辦法冰釋前嫌,他居然像個怨婦一樣到處訴苦,逢人便說,說到盡情時甚至會痛哭流涕,捶胸頓足,真是丟盡了國君的臉麵,這不但讓瑪麗更鄙視他,連宮廷上上下下的人,包括仆人都對他嗤之以鼻!

 

一個君王,哪怕就是君王的配偶,被人恨,被人怕都不算是什麽,但是你如果被人蔑視,那地位再高,也什麽都不是了!

 

瑪麗這樣做固然是解了氣,懲罰了他,但也讓她周圍的人,手下的人看了笑話。再怎樣,達恩利已經是既成事實,成了她的丈夫。讓別人蔑視自己的丈夫,對自己又有什麽好?這是一,第二,瑪麗自己愛得昏頭的時候,不懂節製,恨的時候不知掩飾,不留餘地,活生生把自己的丈夫逼到死角,推到對立麵,很容易被自己的對手利用而成為一個隱患。

 

伊麗莎白絕對不會這麽做,不會這樣傻。

瑪麗·斯圖亞特原本打算結婚以後親政,和夫君一起治理國家,然後漸漸地擺脫哥哥莫裏伯爵,還有梅特蘭爵士的控製,當一回名副其實的女王。可是讓她失望的是,丈夫達恩利根本就是一個扶不上牆的阿鬥。茫然之中,瑪麗把眼睛落在了她的秘書大衛·裏奇奧的身上。瑪麗·斯圖亞特,用伊麗莎白的話說,看男人的眼光太差!從後麵瑪麗一路走來的路看,此話還真有道理。瑪麗不但不會挑選丈夫,更不懂如何挑選自己的重臣!

 

大衛·裏奇奧是個意大利音樂人,受人推薦來到了瑪麗的宮廷,列為仆役編製,為瑪麗唱歌取樂。在十五,十六世紀,藝術家的地位還很低下。如今大名鼎鼎的莎士比亞,莫紮特,海頓,包括英國詩人托馬斯·懷亞特,在宮廷裏的身份都如同馬夫,女仆一般,沒有地位。但是讓人們沒想到的是,就是這個外國江湖藝人一眨眼竟成了瑪麗的紅人。

 

說實話,裏奇奧確實也有他的過人之處。他頭腦聰明,思維活躍,有精細的審美趣味和音樂天賦。會作曲和聲配樂,能奏出讓瑪麗心曠神怡的美麗曲調。這在瑪麗剛從法國回來的那些陰鬱的日子裏,確實給了她很大的安慰。最關鍵的是,他具備超常的投其所好的本事。總之,沒有多久,裏奇奧就成了瑪麗的秘書,接著,就走進了禦書房。他深知瑪麗的心思,為她起草外事信件,總是瑪麗說上半句,他就把下半句也寫好了,漸漸地,瑪麗幹脆就懶得操心,全憑他斟酌處理了。就這樣,瑪麗越來越倚重這個人,然後老毛病又犯了,毫不掩飾地施舍她的恩寵,甚至讓他參加外交談判,掌管徽璽。短短的時間,眼看著達恩利爵士的隕落和裏奇奧的冉冉升起,人們甚至注意到裏奇奧紳士可以自由出入女王的內宮!他這樣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外國人,沒土地沒家族背景,連最低的貴族稱號都沒有的低級藝人,一眨眼成了肱骨重臣,這樣的爆發戶毫無疑問會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

 

除了這一位“文官”,瑪麗還看中了一位“武官”,博斯維爾。這個人還稍微靠譜一些,雖然他是新教教徒,但是他跟隨瑪麗的母親,瑪麗·吉斯多年,是瑪麗母親最信任的人之一。而且這人會帶兵打仗,意誌堅強,為自己效忠的人,他敢於出生入死,是個敢於擔當的硬漢。瑪麗回來之前,他因為和莫裏伯爵不和,逃避出走,知道瑪麗回來才前來效忠。瑪麗封他為海陸軍提督。

 

就這樣,一文一武,瑪麗組成了自己執政的鐵三角,準備上場了。

 

從瑪麗這一幼稚的舉動就可以看出她完全不了解她將親政的這片國土!不過這也難怪,在法蘭西溫室裏長大的公主,宮廷禮儀可能學了不少,可是大概沒人告訴她,她的先祖,斯圖亞特家族五個詹姆士國王,她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高祖,天祖沒有一個得到善終,不是死在戰場上就是被扼殺在各種各樣的陰謀裏!沒有人告訴她,在蘇格蘭曆史上任何一個君王,隻要他想要獨霸天下,宮廷內外的貴族便開始作亂,直到你屈服為止。如果你不妥協,那就從肉體消滅你,然後扶植起一個聽話的幼主……,周而複始。即便目前他們麵對的是曆史上第一位女王,但桀驁不馴的他們也絕不會手軟。

 

瑪麗應該知道雖然此刻她有幸成為女王,但她也必須要仰仗蘇格蘭宮廷為她挑選的樞密院,必須依靠蘇格蘭十大家族的後裔們。因為追蹤溯源,早在幾百年以前他們根本就是一家人。幾百年來在腥風血雨的廝殺中和溫情脈脈的聯姻中,他們早就是犬牙交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為了他們各自的利益,不斷地分化統一,你一拳我一腳地編織成了這巨大的關係網,支撐著這古老的蘇格蘭。天真幼稚的瑪麗哪裏懂得這牽一發則動全身的道理!還以為在她的荷裏路德宮裏,治理一個國家就和她玩過家家差不多,以為她可以不用和任何人商量,可以隨便用自己喜歡的人,做著自己的美夢。她不知道英勇的華萊士後代和陰險的麥克白後代共同組成的蘇格蘭人怎能讓幾個毫無根基的江湖客在他們蘇格蘭人的頭上指手畫腳,這簡直就是惹火上身,找死!

 

瑪麗絲毫不知情,早在荷裏路德宮廷外,蛛網密布的陰謀已經在編織了。

 

大衛·裏奇奧本人也確實最招人恨,首先幹掉他是所有貴族們的共識。這除了因為瑪麗不懂知人善任,不該重用這樣沒有根基,沒有身份隻會取悅諂媚的浪人,同時也有大衛·裏奇奧自己不懂低調做人,小人得誌,忘乎所以的因素。瑪麗女王的肱骨重臣難道不應該是莫裏伯爵,梅特蘭爵士,亨特利這些人嗎?怎麽可以是這樣一個不入流的外國人!所以當大衛·裏奇奧這樣被殘暴的殺死,除了瑪麗痛心幾日,幾乎沒有一個人同情他。

 

目前凶手們隻是在找一個既能達到目的,又能讓自己兩手幹淨的白手套,而且,最好還能夠一箭雙雕,甚至一箭三雕,四雕,一鼓作氣,把大權再奪回來,那才是最終目標呢!關於這件事的策劃,幕後指揮都沒有確鑿的證據指向誰,但是,通過各種的蛛絲馬跡材料的記錄,基本上都認為,這件事的策劃高手就是國務大臣梅特蘭。當然應該也少不了莫裏伯爵,梅爾韋爾,甚至約翰·諾克斯的通力合作。

 

他們不約而同地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這就是瑪麗的倒黴丈夫達恩利爵士。毫無疑問他具備所有被當白手套的條件。

 

首先,達恩利爵士年輕少腦,好哄好騙;第二,正在因為受到女王的冷落氣急敗壞;第三,男人妒忌心。於是,當然不需要策劃人出麵了,這個寫好的劇本就開始上演了。

 

自從達恩利失寵以後,瑪麗女王再不提讓他做比肩王的事,一天天地把他邊緣化。什麽事都不再與他商量,什麽事都不再讓他知道。有一天,宮廷內的幾個勳爵混進達恩利的酒友中,裝作隨意聊天大聲說,那個江湖藝人大衛·裏奇奧, 昨天還主持了外交談判了。達恩利一聽就急了,什麽?一聽說這個曾經對他還不錯,幾乎是唯他馬首是瞻的下人,如今居然取代他出席談判?!而他,身為女王的丈夫竟然不知道?!這件事已經是當胸一拳讓他搖搖晃晃了,這些別有用心的人還嫌不夠,接著煽呼,聽女王身邊的仆人說,裏奇奧還與女王共膳,還看見他深夜還在女王內宮商討“國家大事”,雲雲……。

 

這一招果然很管用,一下子就把達恩利的妒忌和憤怒推上了頂峰。這個江湖騙子!達恩利狂叫,我要殺了他,殺了他!於是凶手們帶他回到他的住處,拿出一張寫在羊皮紙上的合約讓達恩利簽字。他們說,除掉這個小蜘蛛哪還需要你動手,隻簽一份合同即可。據說這份合同有兩份,一份是說明他們是受雇殺人,讓他擔保不追究殺人凶手的法律責任;另一份是保證書,保證他們永遠承認達恩利的權力,即使女王不幸遇難,他的地位也不受影響。

 

據說達恩利毫不猶豫就簽了字。於是在就發生了那場令人發指的殘暴殺戮,而且還當著已經懷孕六個月的女王的麵!

 

電視劇《風中的女王》中的瑪麗和達恩利

 

未完待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