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 between Lakes (73)—— Crazy one

打印 (被閱讀 次)

 

“Terri,”Charlie過來圈著我的肩頭打岔:“來,過來坐一會兒,你要喝點什麽不?”

“在BLM你是怎麽跟我說的?”我掙脫開他,盯著Carter問:“你說她不是我的馬,你說簽了合同要拍賣的,你說我們沒有提前注冊不能競拍,所以,她得賣給陌生人。那為什麽她現在在這裏?”

“因為拍到她的人給了我一個好價錢,我對她也熟悉了,不介意她有缺點。”Carter說:“這隻是一個生意上的決定,你很清楚她拿的名次不怎麽樣,拍掉的時候也才1萬2不到,所以出售的價錢很便宜,我就買了。”

“不是一年之內不能買賣嗎?”我提醒他告訴過我的話:“不是Title不能改,人家還得回訪嗎?一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到底怎麽買的?”

Carter看起來猶豫了好一陣,最後耍賴道:“規則裏也允許有特殊情況的。”

這話說的,我真是恨不得上去揍他一拳。Eden講的沒錯,我太好騙了,應該揍的人,還是我自己。

“你明知道我有多麽想要98,在BLM你更是親眼目睹我抓狂的整個過程,竟然就忍著不說實話,之後我打那麽多次電話你也不接,也不讓別人告訴我98到底在哪兒。”我穩定了一下情緒,憋回湧進眼眶裏的眼淚,接著道:“你跟我是有仇?不然,幹嘛要這樣欺負我?我確實沒有參加過這種比賽,對它一無所知,所以我絕對相信你,從來沒有懷疑過你會騙我。This is fucking unbelievable.”

“Terri,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也別因為情緒爆發就把問題升級到一個沒有必要的高度。其實,最關鍵的是,98在哪裏對你有什麽影響呢?”Carter攤開手問我:“你回去舊金山了,不是嗎?”

我一言不發死死地盯著他看,他被我的灼灼視線燒得很不自在,扭開了頭。

“多少錢?”我耐著性子問他:“你開個價錢。”

Carter愣了一愣,立刻搖頭道:“NO,she is not for sale.”

“我也給你一個好價錢,”我對他說:“麻煩你再做一個‘生意上’的決定。”

“She is NOT for sale!”

“為什麽?”我問他:“她在哪裏對你有什麽影響呢?”

“f…k,”Carter低聲自言自語地咒罵一句,說:“隨便跑過來想買就買啊?我就得賣給你?”

“對,你就得賣給我。因為過去你撒謊了,我沒有得到我應該得到的公平的機會去拿到她,如今你沒有資格說不賣。”我說:“今天,你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

“你可以試試看。”Carter嗤笑一聲:“反正,她哪兒都不能去,就得在我這兒。”

我點點頭,琢磨了一會兒轉身離開。

Charlie和Gary齊聲在後麵喊我:“Terri!Terri!”

我走出去,那個孩子還牽著98在原地等我。我從西褲小口袋裏掏出緊急備用現金,抽了一張50的給他,說:“謝謝你幫忙牽著她!再麻煩你托我一把,我要上去。”

男孩子看著錢不肯接,我硬塞給他道:“快點兒,我真的很趕時間,謝謝你。”他終於收起來然後托舉了我一下。我騎著光背的98,掉頭就朝牧場外一路小跑。

實話說,這會兒我是真心後悔剛才衝動沒有上馬鞍,好久沒有騎了到底有些生疏,再加上褲子的材料實在是太滑,簡直沒法穩定住重心,但是我憋著一口氣,瘋了一樣的那種決心,要把98騎出去。我腦子裏飛快地盤算,計劃著先抄近路到小鎮上找Bruce,然後讓他借給我一輛皮卡和一個trailer,我死活要把98拉回舊金山。

可惜,還沒有等我跑完牧場範圍之內的馬道,Carter已經開著皮卡狂奔著過來,一路不斷地按著喇叭,腦袋伸在窗戶外麵喊我:“Terri!。。。Stop!。。。Right now!”

我趴在98的背上,回頭朝他豎了一個中指,夾緊馬肚催道:“寶貝兒,快一點兒。”

98加快了速度,從trot轉成canter,我死死地摟住她的脖子用全身的力氣夾緊大腿想繼續貼住馬背。

Carter的皮卡速度比我的快,轉眼就超過我們,準備在前麵的路口把我攔下。我一眼瞟到左側有一個缺口可以cut corner到另一條馬道上,趕緊收住韁繩想讓98急轉彎。98很聽話地立刻減速並且側身急轉彎,可惜雖然她能控製住但是我卻抗拒不住巨大的離心力,再怎麽用力也收不住勢頭,整個人騰空飛起被甩了出去。

我先撞在了鉛絲網上,然後彈回來摔在木圍欄上,最後掉下斜坡。我趕緊滾動身體化解這個衝力,滾了好幾滾才算停住了,前額磕上了路邊的石頭,頓時眼冒金星,鈍痛中夾著刺痛。我趴著一動不動,整個腦袋都是漿糊一樣混沌不清的震蕩感,隻能閉著眼睛調整自己的呼吸。

Carter從皮卡上跳下飛奔過來,喊我:“Terri!OMG,Terri!”我被翻了個身,Carter一邊輕拍我的臉一邊語無倫次地說:“Terri!Jesus Christ!Terri!”

凡是被狠摔過跟頭的人大多有類似的體驗,一開始是懵著的呈放空狀態,之後才慢慢緩過來能找到身體的感覺。

從馬背上摔下來對我來說早已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情,剛才鉛絲網和落地滾動化解了大部分力道,隻是腦袋磕破了疼,後背又被木頭砸得悶痛,胳膊上皮膚也擦破了一大片。估摸著沒有內傷,我扶著額頭撐起來,說:“沒事,沒事,我沒事。”

“你瘋掉了嗎?”Carter緊皺著眉頭衝我喊:“What the hell,Terri!!!”

“She is MINE!”我推開他,揪著旁邊一把高草再抓到欄杆站了起來,準備過去牽98。

“那你要怎麽樣?”Carter張開手攔著我:“這樣一路騎回舊金山去?”

“None of your fucking business!”我擦了一下額頭,一陣刺痛傳來,我看到手背上立刻沾了點鮮血。

Carter緊繃著臉,耐著性子低聲問我:“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98晃蕩了兩步過來,拿腦袋頂了頂我的後背。我伸手拉著她的Bridle讓她把下巴擱在我的肩頭上,胳膊圈住她的腦袋親了她一口。摔過了以後,之前的那股神經質的衝動終於平息下來了,我轉身把臉埋入她的馬鬃裏,控製不住地開始哭,哭得比我剛見到她的時候還傷心。

“Terri. ”Carter在身後溫和地叫我,伸手來拉我的胳膊。

我甩開他的爪子,恨恨地吼他:“You fucking LIED to me!”

“You fucking LEFT!”Carter也吼回來。

我看著他,看不清楚他的目光具體落在什麽地方,或許是想控製情緒激動,他臉上的表情似乎在微微抽動。

我們倆有些倔強地沉默著,98在旁邊偷偷摸摸一把一把地啃草。

Carter的呼吸聽著沉沉的,聲音裏帶著一絲涼意,說:“我哥在Wisconsin業餘做part-time trainer,他們那邊也有人去,用他的名字幫我競拍。收納98的牧場填寫的是Moon dance,是審核通過的,符合規則。”

“我去參加婚禮,是帶著空的Trailer去的。”Carter淡淡地說:“It was a gift, for you. ”

我低頭看著他的靴子,鞋帶沒有係上,鬆鬆地胡亂塞在靴子裏。這會兒我拚湊起來來龍去脈,Carter是看我內心太糾結,冒險設計了這麽一個曲折,目的並非是真想要我走。想想也是,我們倆當時多好啊,他怎麽可能會希望我離開呢?

我覺得他後來的想法其實就是Dylan的邏輯觀點:你人走了,其他還有什麽可說的。雖然我不知道他拖著98回到牧場時候的情形,但是我突然能理解他為什麽再也不願意接我的電話。

這會兒跟他麵對麵站著,我都感覺到他態度裏的抗拒。我想到當時他拖著98回到Moon dance看到我的空屋子,該是什麽樣的心情。

我張了好幾次嘴,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天色漸漸地晚了,山裏空氣中的涼意明顯了起來,我禁不住有些瑟縮。

“走吧,先回去再說。”Carter把車鑰匙丟給我,說:“你開車,我來騎她。”

我默默地接了鑰匙,看著Carter翻身上馬一路小跑著走了。我把皮卡開去了馬廄,進去後看到Carter蹲在98麵前檢查她的前脛骨。聽到我的聲音,心疼地說:“你瞎鬧什麽?綁腿也不給她上,還亂跑,萬一弄傷了shin bone怎麽辦?!”

我心知是我的疏忽,沒好意思頂嘴,老實地站在一邊。等他檢查過了,我摘下門口掛著的保暖毯子,披到98身上,再把每一個搭扣都仔細地扣好。

“後麵的帶子給她交叉一下再扣,”Carter關照我:“她不喜歡有東西刮到腿。”

“我記得的。”他說的時候我已經手腳麻利地弄好了。

把98送進去她的隔間裏後,我順便在旁邊的水池裏洗了洗手。襯衣後背被鉛絲鉤住後撕破兩個大口子,還造成了接縫處的嚴重紕裂,扣子繃掉兩三顆,基本徹底損毀。我索性用幹淨的部分沾上水把額頭上的血擦了擦,隨後換掉了馬靴重新穿上我的高跟鞋。

Carter靠在牆上默默地看著我做這些事,一言不發。

這會兒我徹底冷靜下來了,對他說:“走吧?”說著,我就從他身邊過去。

Carter一把拽住我的手腕,低聲道:“你的Bra開了。”

“什麽?”我停下腳步問他。

“轉過去。”他扳著我的肩膀推我轉身,雙手伸進我襯衣裏飛快地擺弄了一下,扣上了搭扣,皺眉瞪我一眼:“你自己沒感覺的嗎?”

我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衣服七歪八扭的身上還到處疼,我確實沒有留意到Bra開了。我的臉一紅,回他一句:“我沒你看得這麽仔細。”

我開著租來的小車緊緊跟住Carter的皮卡回到主樓,停在了木料場門口。剛才幫過我的小夥子還在幹這活,看到我這麽狼狽的造型,再次愣住了。短短的時間裏我已經第三次驚到了他,於是上前跟他打招呼,問:“你叫什麽名字?”

“Eric. ”他說。

“Hi Eric,I’m Terri. ”我說:“我以前也在這裏工作的,很高興認識你。”

“Nice to meet you too.”Eric從兜裏掏出錢來要還給我,說:“這個你拿回去吧。”

我知道這些孩子大多都是來掙學費的,擺手道:“No,就是給你的。”

Eric對我友好地笑笑,大方地收了,然後問我:“Terri,你的衣服變成了這樣。。。冷嗎?套一件我的外套吧?”說著,他把丟在旁邊的灰色抓絨夾克衫遞給我。

我收拾得好好的行李沒有來得及回去拿,這會兒我還確實需要一件外套,便沒客氣接了過來。

Carter回頭突然說了一句:“He is only 17. ”

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這孩子17歲跟外套有什麽關係,莫名其妙地看著他,Eric先明白了,趕緊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難道你是覺得我想要。。。”我明白過來後伸手指著Eric,忍不住笑出來,問Carter:“And you think I am the crazy one?”

 

(未完待續)

 

果苗 發表評論於
喜歡Terri和Carter之間的激情,也希望他倆能好好談談,communication is key to a healthy relationship。Carter為Terri做了這麽多,希望Terri也能回報一些,至少得誠實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情。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Carter吃醋了,哈哈。這一段太令人高興了。
江南一朱 發表評論於
哎呀,Carter愛 Terri那可不是一般的愛戀啊!非常期待他們的激情!太棒了,Carter 那麽成熟本性的男人,很合適Terri又脆弱又堅強的個性! 希望他們在一起!可惜Molly 姑娘要傷心了!
CactusFairy 發表評論於
這兩周忙得要死,每天晚上還是看完更新才睡, 今天更新居然這麽早,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P
leeyan 發表評論於
哈哈(∩_∩),Terri 在衝動中完全失去了分寸和陣腳,忘了來的目的啦。最後的鬥嘴可以想到Carter 已經急到什麽份上啦。98很重要,但是和Carter 鬧掰了,養98就沒意思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