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滄海難為水,真的假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唐憲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東都洛陽的一間官邸內,一位麵色哀戚的中年男子沉吟片刻,為去世不久的妻子寫下了這樣一首詩: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

        半緣修道半緣君。

 

        領略過大海的浩瀚,便覺得別處的水乏善可陳;欣賞過巫山的奇雲,會認為其它的雲相形見絀。縱然在一群美女中穿行,我也懶得回頭去看,一半是為了修心養性,另一半是為了逝去的你。短短四句,深情款款,真切感人。

 

        當然,這位中年人就是與白居易並稱元白的元稹,這首詩就是傳說中最深情的悼亡詩——《離思五首·其四》。

 

        周末閑來無事,我在家裏效仿陽明先生格物致知。我今天要格的這根竹子,就是元稹。我會根據曆史留下的蛛絲馬跡,來看一看他是否真的那麽深情、長情和專情。

 

        元稹生於公元779年,是正宗的皇室血脈,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是元稹的十三世祖。北魏雖然早已亡國,但元稹的高祖、曾祖、祖父、父親都在李唐朝廷任職,可謂是書香門第、官宦世家。不幸的是,元稹小朋友八歲時,他的父親去世了,他隻能與母親依附舅族。好在他天資聰慧,小小年紀便展現了學霸的氣質,14歲即通過明經科考,被授予校書郎。公元799年,20歲的元稹在河間府上任,光榮地成為大唐帝國的一名公務員。

 

        有了穩定的工作,接下來該考慮一下個人問題了。很快,元稹結識了他的第一個戀人——崔雙文。元稹在親戚家偶然遇到這位才貌雙全的表妹,兩人一見傾心,互生情愫,很快陷入了你儂我儂的熱戀。然而過了不久,元稹進京趕考時被太子少保京兆尹韋夏卿看中,欲招為東床快婿。我認真查了一下,韋夏卿的官職相當於太子的老師兼任唐朝京師的最高行政長官,類似如今的北京市長。於是,在元稹的人生大戲裏,韋叢帶資進組,原定的女主角崔雙文黯然出局。

 

        事實上,在元稹的諸多紅顏知己中,崔雙文的名氣最大。如果你沒聽過這個名字也沒關係,你一定知道大名鼎鼎的《西廂記》和其中的女主角崔鶯鶯對不對?沒錯,此崔即彼崔。《西廂記》取材於元稹所著的《會真記》,元稹對崔雙文始亂終棄的一段過程被描述得清清楚楚。

 

        公元802年,二十歲的韋叢嫁給了二十三歲的元稹。兩人生活了七年後,韋叢病逝。錢鍾書先生在《圍城》裏有段話說得很是刻薄,但也不無道理:文人最喜歡有人死,可以有題目作哀悼的文章。死掉太太這題目尤其好,旁人盡管有文才,這太太隻是你的,這是注冊專利的題目。

 

        元稹沒有浪費這個上佳的題目,一鼓作氣寫了八首悼亡詩,其中最負盛名者即為《離思五首·其四》。當然,大好光陰豈能都用來寫悼亡詩,盡快尋找第二春,哦不,第三春才是王道。很快元稹便與女詩人薛濤展開了一場戀情,深陷情網的薛濤還專門為他獨創了色彩豔麗、小巧精致的薛濤箋。但元稹在調任時無意帶走比自己年長十一歲的薛濤,二人遠隔萬水千山,終生再無緣相見。薛濤思念元稹,為其寫下飽含惆悵的詩句:風花日將老,佳期猶渺渺。不結同心人,空結同心草。

 

        多年後,元稹想起薛濤(當然也可能隻是詩興大發),賦詩一首《寄贈薛濤》,其最末兩句為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既然遠隔煙水,薛濤自也放棄幻想。她心灰意冷地穿上道服,把寂寞融進餘生哀涼的畫卷。

 

        元稹在三十三歲時,納朋友的表妹安仙嬪為妾。四年後安氏病故,元稹為其作《葬安氏誌》。其中寫道複土之骨,歸天之魂,亦既墓矣,又何為文,一片哀思躍然紙上。

 

        次年,元稹續娶刺史裴鄖之女裴淑,這位夫人陪伴元稹走到了他生命的盡頭。裴淑字柔之,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元稹與她夫唱婦隨、感情甚篤。我在《元稹詩集》中查到《黃草峽聽柔之琴二首》、《聽妻彈別鶴操》、《贈柔之》幾首,詩中盛讚這位夫人溫雅嫻靜且多才多藝。

 

        公元823年,四十四歲的元稹就任越州,在那裏他結識了既能寫又善唱的女歌手劉采春,於是揮毫題詩《贈劉采春》,其中寫道言辭雅措風流足,舉止低回秀娟多。劉采春也愛上了這位才藻富贍的越州刺史,於是拋下丈夫,隨侍在側。六年後,元稹被任命為尚書左丞相,需要離開越州,返回長安。按照老規矩,元大人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留下伊人獨自在風中淩亂。

 

         元稹才華橫溢,豪邁灑脫,仕途之路卻不平坦。雖然曾高居丞相,但也多次被告發被貶謫。比較起來,他在情場上的戰果似乎更加傲人。唐代四大才女為李冶、薛濤、魚玄機和劉采春,元稹一人獨得其中之二,而崔雙文、韋叢、裴淑諸人也或有才或有貌或出身名門。縱觀元稹的感情生活,空窗期極短,重合期很長,頗為瀟灑恣意。對於已死已分的舊愛,元稹的態度大致是你與春風皆過客,我攜秋水攬星河

              

        屈指數來,元稹先後娶了三名妻妾,另有紅顏知己三人,至少已經湊了個六六大順。根據事實不難看出,上麵那首《離思五首·其四》太假了!對於韋叢,元稹並沒有展示出什麽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她不過是元稹愛過的女人之一,而且無論按照時間長短還是情意深淺,她都未必能站在C位。

 

        如果元稹足夠誠實的話,此詩本來應該寫成這個樣子的:

        曾經滄海猶為水,

        除卻巫山亦是雲。

        取次花叢頻回顧,

        也忘修道也忘君。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舒嘯' 的評論 : 舒兄所指的兩首都是悼亡詩中的精品,可惜我既不敢妄議東坡居士,亦不忍妄言納蘭公子。
舒嘯 發表評論於
蓬萊閣嬉笑怒罵,諷刺揶揄,皆成文章,還外加“正”詩一首。

元稹悼韋叢詩中,“謝公最小偏憐女”要因樸實而真切些。

說到悼亡,期待蓬萊閣點評“不思量,自難忘”和“當時隻道是尋常”。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謝謝小c。中秋快樂!闔家平安!
cxyz 發表評論於
閣閣中秋快樂,健康平安。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祝熱情洋溢、勤奮高產的菲兒闔家中秋快樂!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謝謝自由人!中秋快樂!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祝有才的閣閣闔家中秋快樂,幸福安康!:)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是的,
看了很多好文,必須感謝一下,中秋快樂!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中秋快樂!

咱倆同樂,必須滴!^_^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你的各種觀點倒不少。
中秋快樂!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我的觀點是這樣的:有些人寫作時言為心聲,也有的人寫作時言不由衷,而且後者也一樣能做到安心舒服,這取決於不同的個性。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名豈文章著?
長見識了。蓬萊閣這裏的東西我會慢慢多讀讀。
---
我說“為人”的時候,其實關心的不是倫理判斷,道德綁架。
而是想從心理健康上看。
把“身心一體的人”這個東西當成一個自己的作品,這個作品與自心的關係是須臾不離,比詩文與人的關係更緊密。
這個作品怎麽樣塑造,才能讓自己生活得安心舒服。最近才意識到這是個需要觀察的問題。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名豈文章著?好人未必能寫出好文,好文也未必皆出自好人。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這篇讓人想琢磨為人與為文的事。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labama' 的評論 : A先生好!謝謝鼓勵!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謝謝鼓勵!你的改法當然也可以。

我改這首詩的兩個原則是:1、反映這篇博文的立意;2、改動的字數盡量少。
Alabama 發表評論於
啊!您的文采不錯!改得好! 學習了!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寫得妙文!
我覺得第一句話也可以改成,曆經滄海方知水。
人生過出樂趣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ckystarweiwei' 的評論 :

對第一句的答複:是的。
對第二句的答複:謝謝!
luckystarweiwei 發表評論於
這是你自己寫的?寫得太好!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思韻好!《會真記》中,張生去探望婚後的崔鶯鶯,崔避而不見,隻贈詩一首,其中雲“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

元稹這一生倒是真做到了,眼前的那個人總還是蒙他憐愛的。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閣閣妙文,就是我說的:寫什麽都好看!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我怎麽這麽同意你的看法呢?不過相較文人墨客的一慣泛情,這個元某人不算太渣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小c所言極是。雖然心多了些,但每一顆都是真誠的。^_^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好!我的功底不算深厚,都是邊查邊寫的。我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學習。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ay_加拿大'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聽見風吹過' 的評論 : 謝謝留評!請參考樓下“我胖我的”網友與我的對話。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哈哈,謝謝王妃妙評!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忒綠' 的評論 : 謝謝!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謝謝鼓勵!西西竟然還去過運城普救寺,真是旅遊達人!
cxyz 發表評論於
嗬嗬 寫得真有趣,讚。
不過我發現文人有個特點, 得一人白首不分離在他們那裏行不通, 但這也並不是說他們就沒有真心, 也可能每一段都是真的, 隻是曆時短暫,換句話說是真心太多了 :)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閣閣古文、曆史功底深厚,學習了! 謝謝閣閣分享!
May_加拿大 發表評論於
作者太有才華了。
我聽見風吹過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沒必要混淆詩人個人情感與其作品表達的情感。感動讀者的是作品而非作者。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幽默的文人野趣,妙文兒!好似唐伯虎點秋香.
總結下來:世襲高幹子弟,官三代,學霸,才子,情聖,渣男:-)
忒綠 發表評論於
xiaxi 發表評論於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感動過多少人,居然也包括我。
隻知《西廂記》和崔鶯鶯,卻不知《會真記》。去年曾去了《西廂記》故事發生地——運城普救寺,重溫西廂記。
閣閣厲害,還了元稹真麵目。而且還巧妙地冠用現代新詞匯組文,犀利又幽默。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湖上散人' 的評論 : 哦,太浪漫了!然後呢?
湖上散人 發表評論於
青春年少時突然收到一個小紙條, 上麵寫的就是這兩句,一下子就懵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山故鄉' 的評論 : 謝謝唐山網友美言!我相信元稹的每一首詩、每一篇文章都是真誠的,至少在他落筆的那一刻是這樣。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歡迎冬日!

哈哈,蓬萊做不到啊!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謝謝麥子鼓勵!元稹老兄要恨死我了。^_^
唐山故鄉 發表評論於
太有才,文章寫得好,二首詩也寫得好,學習了。讚讚讚讚讚。如果元稹像閣閣那樣寫的話,雖然實稱,但不像流傳千古的樣子。況且元稹寫第一首詩時還不知後麵的事情。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扒得好!妙語連珠,建議寫一個中國曆史上情聖的係列,哈哈!
麥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史料詳細,文采斐然"+1, 閣閣探究精神也了得,從一首詩挖出了真實的元稹。閣閣的詩改得好,改得妙!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看了你的博文,發現這元稹還真是個好獵手。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握手!同樂同樂!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歡迎鬆鬆!謝謝你熱情的鼓勵!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下閑人' 的評論 : 閑人好!新周愉快!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馬哈魚' 的評論 : 魚魚好!新周愉快!
曉青 發表評論於
不了解曆史,學習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看到後麵就笑了,改得妙!哈哈~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閣閣好文,描寫細膩,史料詳細,有理有據,文采斐然:)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負責任地說一聲:你已經不幼稚了,但你依然年輕!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年輕時幼稚過一陣子,人總不能一輩子幼稚下去,對吧。
林下閑人 發表評論於
這篇好,一瓢冷水澆到癡情女子腦門上!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淡淡的日子' 的評論 : 哈哈,慶幸我們生在這個時代。古代的女人清醒也好,糊塗也罷,都難活得舒坦。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你,你,你這不是比我粉陳家洛更幼稚?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胖我的' 的評論 : 你壞!倫家寫文就是娛樂一哈自己和別人,自得其樂一哈,及時行樂一哈。這又不是做論文,你咋這麽認真?^_^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哈哈,涮涮元稹,尋個開心。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哈哈,偶爾毒舌一把。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元稹想必會既羞且惱地質問:“吹皺一池春水,幹卿何事?”
淡淡的日子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曾經的滄海都是假的,你分析得透徹。看別人明白,人自己有時活得糊塗,尤其是女人。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曾經滄海是俺曾經最喜歡的詩句,沒有之一,
後來不當一回事了,讀了你的佳作更明白了。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一句廣為流傳的話,背後一定有個故事。謝謝閣閣分享!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你壞!倫家寫詩就是感動一哈自己和別人,攬鏡自照一哈,顧影自憐一哈。這又不是簽合同,你咋這麽認真?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又多了一個說曆史的才女。~~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閣閣好文也夠狠。 哈哈。 這篇收藏了。 有詩有典故,有美人才女公務員。 有趣!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擠擠,艾瑪,這地下的元稹被閣閣這麽一通剖析,恐怕要永遠睡不安穩了吧,哈哈哈:)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西西好!沙發、板凳都是你的,請喝茶!
xiaxi 發表評論於
難得沙發,問好閣閣,晚些時候來細讀。
xiaxi 發表評論於
沙發!我的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