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湧金蓮 (一)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灣,阿留申群島,從事資源調查研究30年。喜歡寫散文,聽音樂,唱歌。
打印 (被閱讀 次)

地湧金蓮的花

     早年登山,常是拚命趕路,到了目的地,又拚命往回趕。後來覺得登山,不應僅止於此。就開始帶著教人認野外花草樹木的書。慢慢地就累積了一些野生植物的知識。地湧金蓮是初春在山中我所見最美麗的一種花。這篇文章就以它命名。這裏要介紹的是一些野生植物的花,果,葉子。收錄在這裏的照片,是我自己在野外拍攝,多半都有其特色。

American Vetch or Sweet Pea(香碗豆)
     大約在2003年左右。有一天跟淑嫻在第5號高速公路上開著車,忽然看到路邊一片紫藍色的花朵,不知是什麽?我趕忙減速,把車子停在路邊,下車觀看,原來是香碗豆。我照了幾張相片,就繼續趕路。香碗豆雖然不難發現,但我們在高速公路上,為了探個究竟,把車停下,確認了之後才離開,對我們來說,也是個記錄。                                                       

香豌豆

American Cranberry (蔓越莓)
     蔓越莓平時並不難見。但有一次我們在登山時,告訴自己,一定要看到一株蔓越莓才回家。結果走了6個鍾頭,終於看到一棵。走得夠辛苦,所以把它也列在這裏。

蔓越莓

Apple Flowers (萍果)
     萍果無人不知,但它的花卻未必人盡皆知。是它入選的原因。

萍果的花

Azalea(杜鵑花)
   「 淡淡地三月天,杜娟花開在山坡上,杜娟花開在小溪旁…」。這首人盡皆知的歌是杜娟花一定要收錄在這裏的原因。

杜鵑花

Bachelor’s Button (單身漢的鈕扣)
     最早在一人家院子旁看到。雖不能完全算野生的,但看那花的顏色,別在單身漢的襯衫上,再看那名字,是非得放在這篇文章裏的。

單身漢的鈕扣

Bitternut Hickory (山胡桃)
     這棵樹原來在一路口,後來因為拓寬道路,把它給鏟除了。照片是在未拓寬道路以前照的,我沒能留住這棵樹,但卻保留了這張照片。

山胡桃

Bittersweet (無中文名)
     在住家旁籬笆下常見的草本植物。花紫藍色,漿果成熟後紅色。花,果都很吸引人。

Bittersweet 的花

Bittersweet 的果

Blackberry (黑莓)
     黑莓,春天開淡粉色或白色的花。我上班的地方跟 Magnuson 公園連接。有一大片黑莓樹叢。我跟同事Nate 都喜歡黑莓。這種果子7,8月成熟,正是我們出海作業的時候。每當有一人出海,另一人還在陸地上時,出海的人總會說:“留點給我,別都吃光了”。可見黑莓是多麽的討人喜歡。

黑莓的花

黑莓的果

Catalpa (梓木)
     出版印刷刊物叫“付梓”,這個梓就是梓木的梓。這種植物的果是莢果,細細長長的。沒有一次在路上看見。因為覺得跟印刷有關,所以收錄在此。

梓木的花

梓木的莢果

Chicory (菊苣)
     菊苣是我在辦公室附近的Magnuson park 拍攝的。背景是虎鯨的鰭,是藝術家 John T. Young 創作的。

菊苣

Chinese hibiscus (芙桑)
     從小住南港研究院宿舍,門前就是芙桑花。從小就愛,當然得收錄於此了。

芙桑

待續
     

tmp 發表評論於
也忘不了西雅圖、華盛頓州的花啊!華大的櫻花、茶花,滿城的杜鵑,美麗的鬱金香花田。地湧金蓮、七瓣蓮、延齡草、流血的心(野花)、黑莓、藍莓、salmonberry等等都是在西雅圖見識到的。
tmp 發表評論於
不謝不謝,我們共同學習。
也謝謝您的文章,帶我領略阿拉斯加、白令海、阿留申群島的風光,重溫西雅圖歲月,謝謝!保重!
Shenli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mp' 的評論 : 謝謝您的指正。應該是苕子。或叫(廣布)野豌豆。學名是 Vicia cracca.多年生。
香豌豆, 或叫甜豆。學名是 Lathyrus odoratus. 一年生草本。
tmp 發表評論於
“香豌豆”那個野花應為“苕子”,香豌豆花比那個大,很香,顏色也很多,植株很像豌豆,但不能吃,有毒。
Shenli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進寶媽媽' 的評論 : 已經查到 Bittersweet 分類上的名稱。Scientific name 是 Solanum dulcamara. 中文名是 “苦茄” 或 “歐白英”。
Shenli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進寶媽媽' 的評論 : 我查了百度,不是五味子。仍不知是何物。
進寶媽媽 發表評論於
那個bittersweet 是不是五味子?
進寶媽媽 發表評論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