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昌都七十年代的往事

裴莊欣 ,中國美術家協會、 [1] 西藏自治區美術家、攝影家協會會員。西藏美術館籌建委員會特聘外籍專家。 1956年四川成都出生 ,1971年下鄉到西藏昌都,1978年考入四川美術學院油畫係,畢業後重返西藏工作,1989年獲 “美中文化教育交流基金會”
打印 (被閱讀 次)


                                           西藏昌都七十年代的往事

補發:

       五四。 車庫信號仍較差,麻木中斷斷續續聽完視頻“後浪”. 可歸類為propaganda方式來影響眾生。寫幾行應個前浪的景。

上世紀七十年代個人還算幸運,但從去西藏工作到大學畢業整整十餘年中,最大煩惱是來自我媽,她總當麵和來信提到我應該積極向組織靠攏。特別在我調地委畫畫後,每月信中甚至許諾如能入夥共青團將讚助一點錢供我提前買相機。

1976年,我20歲。 中央民族學院美術係一位金老師赴邊疆招生,到昌都時還來我住處看畫和聊了一陣,據說對我專業水準非常滿意,在離開之前他又專門來告訴還查到了我家因有人身份屬於朝鮮國民,可準備收拾行李了。記得金老師也是鮮族。?驚喜之中趕快把儲存多年的二斤裝軍用紅燒肉罐頭打開請金老師享用,但過了一陣此事就再無消息。

後有人告知因家庭背景審核查發現我上上輩有一在1949年被鎮壓,文革期間上輩兩人自殺的記錄,包括個人政治表現等均不符合工農兵學員標準而被拒。

忘了當時把這事轉告媽沒有,我出現了應有的悲哀否,也忘了是否為此己近超齡階段,在夢裏或實際上還偷偷寫過一份入團申請書,托人到隔壁組織部小樓裏,遞給那位地委團支部書記,與我在牧區同吃同住近一年的小梁同誌。

老媽今年94,常常隔三岔五與她視頻通話,每次都反複問有錢沒有,孫兒在學校還好嗎。不知是徹底糊塗了還是太清醒,也終於不再提要我入團入黨了。

上圖為1974年,也就是46年前,我與昌都地委宣傳部同事兼職攝影的唐中庭一起,帶隊參觀地區農機廠所拍,我身上的相機是臨時借來掛著顯擺…現稱為裝X。

       青春快樂哈!






以下為新浪微博原文中網友部分轉評;

@非於KAKA:作為後浪其實好羨慕裴老師那個年代的前浪呀,物資匱乏但精神純淨。也恰恰是一無所有百業待興才成就了人們最純粹最原始的激情、動力與幸福感。現在我們什麽都擁有了,反而離那種欣喜越來越遠……

哇!受寵若驚 老師的文章每篇都寫的好好,那種真實的體驗和自然流淌的詞句,都好好請原諒我的詞窮

@龔劍--真是不可不戒 :裴叔青春快樂!@裴莊欣: 謝謝你!我應該把這微博保存到博客上!

裴莊欣zxpe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rkforwal' 的評論 : 你肯定也在藏區呆過
workforwal 發表評論於
當時的民族關係多好。蔵漢一家親。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