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珊終於確診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蘇珊今年50出頭,是一位來自波蘭的移民,與多數新移民一樣,在美國經過幾年的奮鬥,做上了一名執業理療師。
 
七年前,蘇珊曾經在我的門診看過病,翻了一下記錄,的確來過一次我的門診,但隻來過一次,也許因工作太忙,也許是疾病已痊愈了吧,以後也就沒見隨診了。
 
新冠大流行改變了地球上每個人的計劃,甚至命運,生與死,工作與失業,居家與返崗,諸多矛盾與對立,有時候麵臨的是十分艱難的選擇。
 
大流行至今許多門診仍然隻看緊急需要看醫生的那些病人,其他病人要用遠程醫療係統。
 
然而十天前,蘇珊就預約了門診,那是我每周唯一的一天門診。我已記不清蘇珊的模樣了。在進入房間的時候,蘇珊帶著口罩,所以還是看不清她的模樣。
 
從她的談吐,可以看出她的焦慮。她迫不及待不停地說著,不希望被打斷,
希望一口氣把要說的話全說出來。
 
在大流行期間,許多病人心理上也不敢親自到診所看醫生—害怕這該死的新冠病毒,在他們眼裏,那兒是病毒最集中的地方。所以像蘇珊這樣要到這兒看醫生一定是有問題的,也需要有膽量的。
 
我靜靜地聽著蘇珊的陳述,一邊在電腦上記錄一下病史。蘇珊告訴我,她是位理療師,病人很多都是從老人院來做理療的年長者。三月下旬開始,她有點全身不舒服,有幾天發燒,咳嗽,咽喉不適,去了緊急門診,當時查了流感等,結果陰性後回家。一周後感覺好點,繼續上班。兩周後,又開始發燒,咳嗽,她便在家呆著,也不想去看醫生,隻是給她的家庭醫生打了電話,醫生告訴她在家隔離,有加重症狀時去急診室。
 
這種處理方法似乎是那個時候的標準答案,也許是因為檢測試劑遠遠不夠的原因。說著說著蘇珊就莫名地哭了起來。
 
在家開始隔離時,每天吃點泰諾降溫,喝水,睡覺, 蘇珊本來就是隻身一人, 這下感到孤獨無助了。幾天後她開始感到走路不穩,頭暈。不過她覺得,等燒退後,一切都會好的, 盡管她不知道是什麽病因。
 
在家五天後,她燒開始退了,也不咳嗽了。但走路還是不穩,仍然感到頭暈。蘇珊又給家庭醫生打了電話,家醫這時讓她再去緊急門診,在那兒蘇珊終於測了鼻咽拭子,第二天醫生告訴她,Covid-19核酸檢查是陰性。
 
但是,自打發燒以來步態不穩,頭暈卻仍困擾著她。更摧殘她的,是昔日的親朋好友都不敢接近她了,她感到很傷心,即使發燒已逾一個月了,鼻咽核酸是陰性。
 
這個日子,看一般醫生也不容易,返工也不容易。蘇珊很想上班,哪怕心理恐懼仍在,按照指南,工作單位要求她做血液抗體檢測,她的家醫給她開了檢查處方,蘇珊去實驗室抽了血,結果Covid-19 IgG 是陽性! --確診了,成了一位曾經的新冠感染者。
 
聽到家醫打電話告訴她抗體陽性後,蘇珊的一顆心反而變得踏實了,無論如何,她有了診斷,即使還是有些步態不穩及頭暈......
其其 發表評論於
據說核酸檢測在感染的頭一個星期比較容易,三個星後基本上查不出來了,但這並不意味你好了,隻是代表你的口腔和鼻腔裏病毒的濃度不高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