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寫給文學城的討習者們

當消失之後,你就會知道沒有什麽是真的,你將看到真正的奇跡。
打印 (被閱讀 次)

新冠肺炎:寫給文學城的討習者們

放棄程序的正義就是不正義的開始。就像我們如果僅僅以正義的名義,僅僅憑借傳聞甚至推測假想,就可以對一個人,無論是一個普通的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還是一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進行聲討,以為以他們自以為的正義就可以不需證據,甚至可以不要邏輯而進行討伐定罪,那麽,他們一旦掌握了權力就會作惡,而每一次做惡都將是以正義之名。

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而是在中國曆史上屢屢發生。就在幾十年前,那些堅信自己占據正義的革命群眾就曾將中國國家主席定罪並虐待致死。結果呢?放棄了程序正義,最後為每個中國人帶來災難。而荒誕的是每一次災難每一個人承受的災難都是以正義之名。直到今天我們的災難仍然是這場災難的延續。是的,今天那些人強調自己的正義和正確的時候,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當年那些革命群眾沒有一個人不是這樣認為的,不是這樣的思維的。他們都是一些不思考不懷疑的人。

中國可能是現代國家中修憲最為頻繁的國家,因們我們不尊重憲法,不重視程序正義,我們不重視保障“壞人”的合法權力,就像我們改革開放以來的嚴打和對於貪官的違憲的調查,這些都是我們一步步陷入今天局麵的原因,每一步都是以正義的名義。我們強調實體正義(結果正義),但這非常容易造成虛假和勢力,造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因為,程序是客觀的,而正義是一頂帽子,每一個人都可以帶在自己頭上。每個人都會傾向認定自己是正義的,更重要的是人最終總是傾向為了私利而以正義之名。當認為為了正義就可以不需要說理,不需要證據,不需要論證,不需要邏輯時,如果一個人放棄了用這些原則來自我約束時,他擁有的權力越大危害將越深。

美國辛普森案是一個好例子。簡單來說,辛普森殺人了,警察取得確鑿證據。但辛的律師以警察取證不合法為由,提出證據不能被法庭采用。這時應該堅守程序正義還是實體正義呢?當時美國也發生了非常嚴重的爭論。最後法院選擇了堅守程序正義,宣布辛普森無罪。但之後美國進行改革,嚴格規範了警察取證流程,從而從製度上保障了美國的正義與文明。

在改革開放之初,我們曾經熱烈的討論過程序正義的問題。那時大家幾乎達成共識,認識到程序正義的重要性,認識到了製度和製衡權力的重要性。但是國民性很難改變,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傳統觀念和思維習慣具有巨大慣性。現在,我們顯然把這些都忘了。然而,即便在當初我們也忽略了一點,即從辛普森案來看,它不僅僅說明了程序的重要,同時還說明了人的重要。好的製度由人設計,由人遵重,(尊重程序比遵守更重要。)如果把美國全部換為中國人,那麽美國也會慢慢變成中國。它或許就是始於一次大法官和陪審團的成員們以正義的名義違背了程序,宣布辛普森有罪判處死刑。那樣,法就會慢慢的以各種正義的名義被破壞。權力也會越來越集中到能占據正義之名的人的手中。這樣最終那些占據正義之名的人手中的權力就會強大到可以隨意修改憲法。它始於修憲,但發生的可能更早,是始於一個人內心放棄自我約束,認為他僅僅憑著他認定的正義,合理,偉大,善良,民眾幸福,國家利益,等等美妙的詞語,就可以不要證據不要邏輯不需要程序的約束的時候,但或許還要更早,甚至始於童年記憶。

這些就是我寫的《在疫情中我們應該如何指責一個具體的研究人員》以及分析習的文章的根本用意。很多人似乎不太理解,因為他們處於一種正義感崇高道德感帶來的優越感中,他們相信自己絕對正確,他們不需要證據,不需要論證,不需要懷疑,不需要說理,甚至不需要邏輯。他們不思考。而我相信他們都相信他們是正義的他們是正確的他們是有理的。

這些討習者憤怒的義正詞嚴威風凜凜的到目前為止根據傳聞和不良記錄和臆測假想的討伐,在我看來不僅不嚴謹,更是舍本求末,沒有看著事件真正的危機和嚴重性。因為,無論這一事件的真實情況如何,從邏輯來說這次疫情都是一個偶然事件,是由糊塗的好心造成,並且不能僅僅以此為借口而把所有責任推於一人,很多人要為此負責,但真正的危機在於這件事情之後,危險將轉化成一種必然的自主的進程。而我在關於這次疫情最早的一篇文章寫的就是這個問題,我認為這才是重點。而我在最後一篇將更詳細討論它。那時,討習大軍可能就會滿意一點了。但也很難說,因為他們自以為占據正義,他們不會錯,他們不需要分析具體事件,他們不需要思考。

相信我,他們如果掌握權力,中國絕對不會更好。

別在危機之後擺出一個過於勇猛的姿勢!

不要再以正義的名義了!
我看見過太多以正義行惡的人!
你的正義的樣子讓我厭倦!
危機之後
不要擺出過於勇敢的姿態!
像今天偉大祖國的
那些抗日神劇。
那些抗日神人們
不僅僅是可笑

 


2020/02/26

 

 

春的希望1 發表評論於
跟一個壟斷了一切資源及破壞和不遵守任何規則的人講“程序正義”
等於是“刻舟求劍”。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程序正義(當然包括了司法正義)永遠是相對的,它的根本前提就是絕大多數人都同意一定的程序。但這永遠不可能實現。美國和中國永遠不會同意完全一樣的程序,中國的大部分人和少數人也永遠不會同意完全一樣的程序。並且世界上幾乎所有發達國家的程序正義都是非常昂貴的,非常消耗時間和資源,甚至是非常低效的。辛普森審理案件審判漫長的過程,花費和最後大多數人不願看到的結果,從微觀層次證明了這一點。從宏觀層次也可以證明這一點,比如,特朗普在國情谘文中提到,過去的美國一年就可以建成的帝國大廈,現在要在紐約修一條路要爭論10年沒有結果。國會山這幾年天天依照程序正義搞內鬥內耗,有幾個法案包括彈劾總統被通過?中國的政治和社會體製一直存在強調重結果不重過程,重內容不重形式,重功能不重結構的傾向,這也是近30年來中國取得強大和富裕的重大成功的特點和優勢之一。當然,在中國逐漸的強大和富裕之後,也會逐漸的更加重視中國特色的程序正義的建構。
歪脖老魏 發表評論於
你混淆了司法公正和程序正義的關聯...要有了司法的公正,再談程序正義才有意義....當中國人民能審判習近平的時候再來堅持你的程序正義不遲....現在海外大眾對習近平的批評是基於掌握到的資訊對一個國家領導人的正常批評,民主世界通行,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謬論.如果你的邏輯是對的,那任何人都不能對任何人,任何事說任何話.....別扯東扯西,毫無邏輯的扯你自己都搞不懂的概念, 洗得太急了...





dell_dell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您這是搞錯了一點,司法程序需要過程和證據,但是文學城的人不具備司法能力,都是自己的主觀判斷。,主觀判斷是哪裏來的呢,還不是看媒體說了這個人幹了什麽,沒幹什麽,後果是什麽。。。
發表評論於
我認為程序正義的本質上選擇堅守原則,它具有純粹性;結果正義的本質是選擇達到目的,它是一種實用主義。大部分留言正是反映出我們中國人根深蒂固的實用主義思維。的確,美國辛普森案之所以可以堅持程序正義,是因為美國有一個良好的國體,但是,關鍵在於,這個國體的締造是因為美國當年的建國者們是一群信仰程序正義的人。所以,我在上文說:尊重程序比遵守更重要。今天即便我們推倒重來,如果是一群信仰結果正義的人,那時一定不會是像當年美國的國父們致力構建一個保證美國長久公平與興盛的國家,而是變成一場分贓大會。從古希臘時希臘哲學家們致力於探尋宇宙的純粹的精神,而非解決眼前具體的問題,這樣的努力經過了兩千年才產生了現代科學。我認為今天的局麵沒有誰有能力改變,隻有時間必然把它改變。此時與其喊喊口號,不如重新思考災難的真實和最根本的原因,踏踏實實搞清真相,重新思考現代文明最重要的理念。其實,它們不是什麽高深的道理,它們都是一些最簡單的道理,像心靈雞湯,不會讓人喝了特別的高,但很容易喝過就忘了。然後,就追求正義去了。但是,沒有對於這樣的最簡單的道理的堅守,沒有程序正義,正義就有慢慢變成一種個人私心的幌子,分贓大會就不斷進行。而沒有對於最簡單道理的深入理解,我們就會像鄧小平那樣靈機一動想出一個非常草率漏洞百出必然失敗的集體負責製。這不是一個和當年美國國父們的智力的差距,而是一種理解的膚淺,其本質是,鄧小平是一個典型的非常聰明的實用主義者,經驗主義者。

程序正義是客觀的,可以達成共識;結果正義非常主觀,很難達成共識,而且極容易變成一個借口。
從今天這場疫情的議論中可以看到有太多中國人都還是在以鄧小平這樣的簡單線性的思維方式應對如此複雜宏大的世界。他們隻是天真的以為推倒現在的體製重新再來,中國就變好了。他們從不想想,怎麽推倒,怎麽對待不認同你們的人,怎麽對待認同你們的人,怎麽重來,重來的是否可行?等等等等極其複雜的問題。他們是神學的思維,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他們是孫悟空式的道德觀,隻要是女的就是妖精,但在打死前不能向平庸的師傅證明她們是妖精,所以也不去證明了,隻要用暴力打死,到時就自然能證明自己的判斷一點不假,那時自然就有證據了。毛澤東據說就特別欣賞孫悟空。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習是什麽? 是上帝? 為什麽不能下台,沒有他和它(黨國),中國會有17年兩次禍害全球的大瘟疫?
19428182 發表評論於
Now I learned what is Sophistry!
舒嘯 發表評論於
如果人們以對程序正義的放棄,來對抗他們perceived的程序正義的缺乏,不管怎樣,其結果都難以設想會是程序的正義。
毛毛貓貓 發表評論於
加上SARS, 中共已經在同一個坑裏摔倒了兩次。 中國全球第二的GDP,醫療支出是全球146位。 武漢遭受的無妄之災, 那些被滅門的家庭都充當了中共造航母,金援外交的炮灰。 事實擺在眼前,樓主還要替中共辯護。 樓主喪盡天良。
蕭逸軒 發表評論於
穩定壓倒一切是習一直強調的吧?這句無比荒謬的話就是導致武漢疫情失控的罪魁禍首,你覺得我們批評他錯了嗎?那我明天就打你一頓,為了穩定你就忍了吧。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特別同意法律程序正義的觀點。但是,您說的是習近平,您別忘了,他剛剛把一個瑞典公民生生改成了中國國籍給判了10年。您跟誰談法律程序正義呢?
jw2009 發表評論於
你說的程序正義的前提不就是獨立司法嗎?這東西你認為中國有嗎?如果沒有,是誰的責任?
少林商僧 發表評論於
一尊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當然要承擔責任了!庚子年正月,大疫起於荊楚。哀帝粉飾太平,隱瞞疫情,致使瘟疫流布九州,……。史書將把一尊定在恥辱柱上。
Justness 發表評論於
中共是褲襠裏藏炸彈,搞得灰頭土臉!

隱瞞信息導致武漢病毒爆發。
格利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illar' 的評論 : 對,他的文章就是這個意思。
易守南宮 發表評論於
自己憲法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結社集會自由都不遵守,還談什麽程序正義。可笑!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任何社會中的人都可以分為三個部分:大多數人 (Majority),少數人(Minority),和極少數人(Extremeists)(或稱為極端份子)。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政治文明生態和規則,對這三個部分的人采取不太相同的態度。美國和西方的標準是對大多數人服從 (Obey),對少數人采取傾聽(Listen) and 對話的態度,和對極少數人可以Tolerance. 但在對話交流變質的時候采取控製 (Control) 或壓製的辦法。比如美國對穆斯林極端分子,白人至上主義三K黨,和各種族極端仇恨的人都會采取控製和壓製的態度。廣大媒體都不會喜歡他們,FBI都會找他們的麻煩。中國社會的政治生態環境和文明程度也處在不斷的發展進步過程中。在不久的將來當國家的物質文化,精神文化包括教育程度文明素質都達到較高程度的時候,對少數極端分子也會更文明的做法,但這一小撮人自己要檢點些。天天幹著挾洋自重,吃裏爬外,吃肉罵娘,吃飯砸鍋的勾當,永遠都不可能得到大多數人民及社會的承認和尊重。

bigright 發表評論於
程序正義在中國就是一坨屎,沒有人需要,討習當然也不需要。誰掌權更好這個說不準,但是他掌權一定爛,這十年有目共睹
Pillar 發表評論於
要求個人意見,輿論,媒體對一個領導者的批評指責要符合刑事法庭取證的程序正義???還是我理解錯了。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桂民海在泰國旅行時被習三爛的國安抓捕回大陸,桂民海居然自願放棄瑞典國籍,恢複中國國籍,接著被判入獄十年,樓主說說習二這貨有程序正義嗎?對待暴徒隻是喋喋不休還是使用武力?
Backcountry 發表評論於
沒有看過您的前後文章,但是非常同意這篇關於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的論述。遺憾的是我個人認為基本是對牛彈琴。因為我們中國5000年的思維方式是膜拜式的皇帝思維,主觀意識決定物質。而您的程序正義完全是西方崇尚科學的嚴謹理性思想的產物,完全不是在一個層麵上。我想中國大約需要300年的發展百姓才能到達您講的那一地步。
但是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非常佩服。
玉麵小飛龍_007 發表評論於
難道做錯事還說不得了!殺人償命,49年來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他可曾負過責,可曾道過歉?它最早定的法是婚姻法,他們可曾遵守過?
ytwadk 發表評論於
武漢病毒是中共多年來秘密研製生化武器的惡果,不僅是習,他隻是個倒黴的傀儡,其背後是江家,朱家,曾家等權貴勢力,中共將會被世界認定是危害全人類的恐怖主義組織,被國際法庭審判。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麽樣的鳥都有。政治術語來說,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那些極端分子攻擊造謠汙蔑永遠不需要什麽程序正義,而中國被越罵越強大,越罵越好。看看文學城從97年開始到現在吧,罵江罵胡的人都自生自滅了,還剩下個把殘渣餘孽。大家將會見證到,現在罵習的也將是難逃如此命運。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1月3號通報美國,1月7號親自批示。
然後疫情失控,禍害全中國人民,還禍害了全世界人民!
全程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親自隱瞞!
應當立即下台謝罪!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京華人' 的評論 : 當一個國家的法律不能保護一個普通公民的時候,那麽最終它也保護不了共和國的主席。
-----------------
是啊,現在全是他們當權者肆意奪取人民的意誌和言論,人民沒有法律保護和基本的權力,死傷恐懼,沒有自由,反而還有人為當權者辯護和擔心他們的安危。
玉麵小飛龍_007 發表評論於
做錯了,就要批評,因為愚蠢做錯了就要討伐!司法不獨立,不公正,到哪評理去?當官的不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的,如孟學農。武漢人多可憐,無望之災,家破人亡。這不是天災,挨蚊子咬一口染上病毒,是人禍,眼睜睜地看疫情擴散,那些官員還在說不會人傳人,可防可控。他們撒謊一流,粉飾太平一流!遭殃倒黴的是老百姓,是我的同胞!
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我們當然應該遵守程序正義。但是,在當今中國,普通老百姓是否有正當的法律程序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呢?如果沒有的話,你也就不要埋怨討習者的“不正當性”。我依然認為當年《河殤》裏的一句話非常經典:當一個國家的法律不能保護一個普通公民的時候,那麽最終它也保護不了共和國的主席。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習和他的黨府連同世衛髒代表都應當被送上國際法庭
Lurending 發表評論於
是否應當區分審判與討伐?
伍歌 發表評論於
有些道理。尊重程序
wumiao 發表評論於
中國法製幾千年對人權不完善,但人民是文化革命的始作俑者嗎?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被虐待而死,是毛澤東統治時期的悲劇和羞恥,那些紅衛兵,革委會都是毛的打手而已,更說明中國的司法體係是沿襲了封建皇權製。
習近平自己先修改憲法,集權極權,打擊人民的言論,用軍隊和警察壓製人民和文化人士,倒退左傾,國進民退,搞個人崇拜,妄想成為毛二,這次武漢病毒爆發,人民死傷恐懼,全國經濟癱瘓,現在又殃及世界,都是因為他的欺瞞無能,他的倒行逆施。
如果中國的司法獨立,軍隊隻為國家不為個人和黨派,人民有投票權,習的命運反而會非常安全。美國沒聽說過被彈劾的總統有危險,世界發達國家的總統卸任沒有不安全地過完退休生活的。
Chenmojun 發表評論於
不可否認他打擊言論自由,最終造成今天的災難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