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課和做飯(2)

從西昌走來,北京十一年,西藏十年,美國十三年,澳洲終成第二故鄉。。。在世界行走中的隨想和隨筆,奉送給同行的人們
打印 (被閱讀 次)

講課和做飯(2

2011.8.31 落筆太平洋西海岸, 西雅圖

2019.11.17 修改南太平洋東海岸, 悉尼 

     說到做飯, 就比做老師的過程輕鬆了, 我曾一向認為我的做飯是無師自通.我從小和外婆一起生活, 到北京和父母團聚後, 小學,中學都是在學校吃飯為多, 文革中怎樣吃的飯我根本不記得.最開始做飯是有點驚險的,因為是先要偷廚房鑰匙…..那是在西藏的部隊農場, 每天的勞動之後, 我們這些知青總是點著蠟燭, 挑燈讀書, 除了馬恩列斯毛的各種著述, 就是各種渠道來的禁讀書, 包括從拉薩圖書館偷來的書(我們是天下最特殊的偷書者, 傳閱和讀完後,我們會把書全部補好, 修好,冒險放回又換新的!), 自然到了晚上十點,就餓得不行….經白天幫廚的同學琢磨, 我們決定到管理室偷廚房鑰匙, 拿剩飯來吃…..這是我的第一次做飯: 將冷飯加上醬油,花椒麵,辣椒麵, 有時有油,有時沒有…..放在汽油燈上煮燙, 大家個個吃得非常滿足, 真是妙不可言的美味!

     再進一步的做飯, 就是在藏北草原地質隊的帳篷中, 那就比知青時闊綽多了….第一有我們在駐地開的自留地, 種上生長期很短的小白菜,小油菜…..和罐頭一起做成湯,每次都一滴不剩; 在藏北最燦爛的7,8月份, 漫山遍野的紫色黃蕊的小野花盛開的季節, 我們就借檢牛糞的時間, 采集野韭菜, 野蔥,回來包餃子; 很遺憾的是, 那時沒有任何野蘑菇的知識, 在小分隊的人吃蘑菇中毒後, 我們也隻有眼巴巴地看做那些柔嫩,可愛的蘑菇在大地上的千姿百態的造型, 最後幹枯,在4500米的高原長風中自由遠去….

      說到青海格爾木基地的做飯, 那就更是年青人得天獨厚的樂趣! 由於大多數職工是單身漢, 我們家就成了大家改善生活的場所, 我盡所能, 為大家做些比大食堂可口的小灶….原料來源五花八門, 每年從北京運回一大箱幹貨: 幹蘑菇, 木耳, 紅籮卜絲, 母親和自己做的臘肉,火腿,香腸….; 幸運的話, 有時可以請人從幾百公裏外的蘭州買回一點”新鮮蔬菜”; 有時也能揀點野菜,還有偶爾送上來的獵物; 甚至也大膽地嚐試過養雞, 可雞瘟的毫不留情是我第一次看到病毒傳播的速度和威力。每天, 單身的朋友們從食堂打來主食, 就端到我家, 如果他們有原料, 也拿來加工,大家共進晚餐之後聊天。周末或有什麽特殊的聚會, 就拉起手風琴, 唱歌到天明,雖然那時, 我已有朋友們公認的第一大廚的美稱, 這時期的飯菜的技藝沒有太多可回憶, 而更多的是吃飯的樂趣, 那是無與倫比的享受!

     我真正開始做飯生涯是師大畢業後定居在成都的那段時間, 毫無疑問, 成都真是吃的天堂之一! 至今我最留念的就是在大學教師宿舍區河邊的鄉村市場,每天一早農民剛剛從附近地裏挑來琳琅滿目的蔬菜, 雞,鴨,魚,肉樣樣俱全,有時還能買到鮮花……每天上完早上的兩節課, 就在回家的路上買菜。大自然豐富的恩賜給了我實踐做飯的機會….母親做飯, 菜譜, 到別人家做客都是學習機會, 千真萬確,到任何人家裏吃飯都能得到至少點滴不知道或與自己不同或沒想到的啟示, 甚至是一整個菜譜,謝天謝地,菜譜沒有專利,不然我不知侵犯了多少人的專利權!  假期回北京, 就給父母親展示廚藝, 經常給”美食家”供稿的父親就象判官一樣毫不留情, 他是中國最後一代幸運的不會做家務的男士, 連麵條也不會煮!但他對菜肴的評論卻頭頭是道, 真能給我很多啟發和指點, 這就是理論家的價值! 除了母親和外婆的基因, 父親對於我的做飯技藝是有功的: 選材,刀功, 色彩,質地,搭配,火候….就是這無數個一點點細節的把握, 讓一個菜成為色,香,味具佳的藝術品!

     我第一次的做飯巨大成功感是在1986年我丈夫和我在德國一所大學半年合作時期, 我也想不起來是為什麽, 居然帶了很多烹調用的新鮮用料, 坐火車,莫斯科,華沙, 東西柏林…17天的長途跋涉和遊玩,一路西行….從北京到當時屬於西德的克勞斯塔爾大學小鎮,很快就在周末聚餐中為當時合作組的教授和他們的朋友們做了一大桌地道的中國菜, 從幹煸牛肉到炒土豆絲, 用的是西方人常吃的當家菜, 出來的是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的食物, 而且是在當時當地中餐館沒有的佳肴,….他們喜歡極了,一時在研究中心被傳為美談。這一餐讓他們認識到中餐的神奇和高超,看來傳播飲食文化比其他的文化要更直觀,更簡單, 似乎也更容易調和!

     我的做飯的技藝的又一次飛躍是漂洋過海到太平洋西海岸的西雅圖之後, 住在一對非常好的美國夫婦家, 男主人是藥劑師, 開自己的兩個藥房…..女主人對我說她平生的最大兩個愛好是喜歡做飯和喜歡手飾. 美國人中愛做飯的家庭主婦似乎不那麽多, 而他們和我父母親一樣, 母親喜歡做飯,父親喜歡請客….我剛到的第一個周末, 給他們的12個朋友家宴做了十二個菜…所有的客人都半開玩笑說, 他們終於明白了, 過去他們從沒有吃過真正的中國飯!真正的中國飯是一種高等藝術,無與倫比!

     女主人做傳統西餐的水平和技藝是非常好的, 各式各樣的大餐,配餐,小吃,甜點都非常地道… 我也才體會到西餐和中餐一樣,都是東西方各自博大精深文化的體現之一. 我們對對方的飯菜技藝都感到驚歎和羨慕…..自然,我們輪流做飯, 我做飯時她做助手,負責清潔, 或反之。每天的晚餐, 用他們的話,都是宴會, 享受著中西的美味佳肴, 人間的一大樂趣!

     本來對生命和醫學就充滿興趣的我, 對食物營養是從沒有停止過琢磨……這也是我的公共健康科普課的話題之一,如何吃更健康? 一個有趣,有滋有味,有色彩的話題, 首先是很吸引自己。“民以食為天”, 吃恐怕是生活中最基本的話題…..

     到太平洋西邊和南邊生活三十多年了, 盡管日程變得很忙, 但隻要有點空, 就想給朋友們一點意外的菜肴. 是的, 如今中國, 大多數人們有了比以往任何一代中國人漂亮和功能俱全的廚房, 但做飯似乎至少在年青人的日程表上逐步消逝了….不少人以不做飯為驕傲,忙得不光是沒時間做飯,連做夢的時間都沒有了…..這一點似乎超越了我的理解力, 不能理解的東西就暫時不去理解吧. 我倒是非常懷念家人和朋友一起在小小的廚房內做飯,忙忙碌碌的熱鬧時光, 隻是有點擔心自己成了九斤老太,更怕的是成了九斤老太自己還不知道。

     無論是做飯還是做老師都給了我不少生活的啟示, 人生似乎沒有無師自通(天才或許是例外,但也是基因積累和突變)。在這兩條路上, 有那麽多人給過我幫助, 有是隻是對方不經意的一句話,一個故事;這個世界做事也沒有捷徑,做人做事的基本功都是一步一步的堅實行走和攀登, 我從內心感謝我在中國教育小,中和大學中所收獲到的寶貴財富,讓我能在出國後的各種動蕩中迷惘過很多,但最終沒有迷失方向。

     在人生中,這兩件事似乎毫不沾邊的,但對於我,它們似乎都是和我的化學生涯緊緊地聯係在一起.     當我站在講台上,  看到滿場聽眾期待的眼神, 我的確有那麽多話要講。我的原則是下麵備課時最大工夫要下在把所有的原材料濃縮成精華, 不要浪費聽眾的時間; 當我走進廚房, 就象進了實驗室, 都是要探索一個新的世界。請客, 先是列一個菜譜, 就象在給自己編實驗教材, 總有新實驗又有不同成熟的保留節目;在平時, 則是在打開冰箱的那一瞬間, 才在腦子中做配方….

      我很喜歡廚房裏儲存著酸甜苦辣各類營養素, 也很喜歡廚房裏充滿的酸甜苦辣百味人生; 我非常愛實驗室裏那些晶瑩剔透,各式各樣幾何造型的玻璃器皿, 和裏麵那些色彩絢麗的化學溶液! 我還要感謝,可能是這些溶液阻止了我去喝人類創造的任何垃圾飲料, 因為我在世界各地的食品店貨架上看到哪些各式各樣飲料時, 我腦子中是我實驗室的溶液, 幸運的是我沒有錯!

         做老師的樂趣,做大廚師的樂趣和現在寫作的樂趣是一樣的,當你在講台上或在餐桌邊,或在書架上為人們和盤托出你做製作的無論是精神還是物質的豐盛”大餐”時, 人們得到的收獲和滿足就是你的最大欣慰, 對嗎?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謝謝,亮亮媽媽!你的廚房豐富和讓我羨慕!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寫得太好了。非常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