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食用油罐車,我們需要知道的六個問題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油罐車混裝的問題,在沒有強製性國家標準出現之前,誰該負最大的責任,是食用油企業,還是運輸車隊?”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當你是一名油罐車司機

你是一輛食用油專用油罐車的司機,家鄉在赫赫有名的“罐車之鄉”。

以往你每次要驅車一千公裏,往來於天津和西安之間。

對於你來說,這個路途不算艱難,因為返程一般都是空車回來,而單程的運費按照400元/噸計算,每次你載滿35噸大豆油,單程運費就有14000元。

直到有一天,你發現事情起了變化。同鄉的油罐車越來越多,逐漸增長到3000台,競爭對手多了,所以你能拿到的單程運費報價越來越低。

當價格降到200元/噸時,你坐不住了,利潤的降低,讓你無法接受空車返程回的成本。

圖源:網絡(配圖與內容無關)

正當你抓耳撓腮時,你發現自己的油罐車屬於普貨罐車,這意味著工業廢水、塑化劑、廢機油、減水劑這樣的非危化品液體你也能拉,如果返程時能換貨運輸,裝上這些,是不是就能賺得多一點了?

但是洗罐的價格又讓你焦慮,每次換貨洗罐,成本少則三五百,多則八九百。而且費時費力,一般水洗都洗不幹淨,還得用堿水,洗完後再用高溫蒸餾,才能相對幹淨。

你悶悶不樂,想著如何另辟蹊徑時,同行的運煤製油的油罐車又讓你眼前一亮。

你發現,假如運煤製油的話,煤製油無色透明,即便不洗罐換貨,殘留個幾公斤也很難看出來,更重要的是煤製油可以和食用油互溶。

這一天,你忐忑不安地開著運完煤油的油罐車,來到食用油生產廠,驗罐的工人看了你一眼,摸了摸卸油口,又看了看“食用油專用油罐車”的字樣後,揮了揮手,你終於放心,爬上了裝油台,安心裝滿食用油。

之後幾天,你嚐試了幾次,每次都沒有被發現。

你隻需要擦幹淨兩個卸油口,驗罐時給驗罐員看下以前拍過的幹淨的卸油口和罐口照片,就能蒙混過關,即便驗罐員檢測介質,也隻是檢測酸價和含水量,你終於放心。

你的事跡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的油罐車司機開始效仿,甚至專運煤油的司機也來摻和一腳,隻需要用清漆劑擦掉之前標注的“普通液體”字樣,然後重新噴上“食用油專用”就能過關。

而在屢次裝油的過程中你發現,那些食用油的生產企業,並沒有你以為的那麽嚴格,無論是匯福糧油集團,還是中儲糧油脂(天津)有限公司,前者是注冊資本近10億、成立20年的大企業,後者更是中儲糧的全資子公司。

你開始擔心食用油的安全問題,這時有人問你,既然你這麽擔心安全,為什麽還要運呢?你說,所以我不會再吃了,然後你開始嚴禁家人購買這些企業生產的食用油。

普通人的六個問題

前麵是小巴根據新京報報道《罐車運輸亂象調查:卸完煤製油直接裝運食用大豆油》,擬寫的一段小故事,基本涵蓋了報道裏的關鍵信息。

但如果大家對這次事件依然不太熟悉,小巴簡單概括下其中情節。

簡言之,7月2日,新京報刊發了一篇調查報道,其中新京報記者臥底探訪了寧夏靈武市的寧東能源化工基地、河北省三河市的匯福糧油集團,以及天津濱海新區的中儲糧油脂(天津)有限公司。

新京報記者發現,載有煤製油的罐車,在卸貨後並未洗罐的情況下,可以安然通過食用油廠家的驗罐流程,直接裝上食用油,這意味著這些油罐車運輸的食用油,都混合了殘留的煤製油。

圖源:新京報

以一罐車淨重31.86噸一級豆油計算,足可以裝滿31860瓶市麵上一升裝的豆油瓶,按照一瓶油一家三口人吃來計算,相當於一輛混裝了煤油、食用油的罐車,將影響到近10萬個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但比起這些,更讓人觸目驚心的是,從7月2日到7月8日近一個星期的時間裏,各大企業官方至今為止的回應,都充滿了迷霧,還有許多謎團待解。

7月6日,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上發文回應,稱針對近日媒體關於罐車運輸油罐混用的報道,中儲糧集團公司高度重視、迅速行動,舉一反三、引以為戒,在7月2日要求下屬油脂公司開展排查的基礎上,從7月5日開始在全係統深入開展專項大排查。

7月8日,匯福糧油集團辦公室工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表示,相關部門已對此事進行調查,公司正在等官方通報,工作人員稱“這個油罐車不是我們單位的油罐車,涉及我們公司‘匯福’品牌的油是沒有任何質量問題的”。

7月8日,媒體從河北省三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獲悉,針對匯福糧油集團卷入油罐車運輸亂象一事,相關部門已完成調查,並已將調查結果報給廊坊市市場監督管理局。

至於這次事件涉及的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及其相關企業,作為國家億噸級大型煤炭基地、千萬千瓦級煤電基地、現代煤化工產業示範區及循環經濟示範區,至今沒有回應。

從目前已有的官方回應來看,至少還有6個問題沒有解答。

▶▷一、油罐車混裝的問題,在沒有強製性國家標準出現之前,誰該負最大的責任,是食用油企業,還是運輸車隊?

▶▷二、大部分油罐車都隸屬車隊,而非個人經營,那麽這種混裝現象,在國內到底有多普遍?

▶▷三、除了油罐車中的食用油混裝,是否還有其他的食品原材料混裝問題?

▶▷四、油罐車混裝帶來的食品安全,危害到底如何定性和彌補?

▶▷五、油罐車混裝的問題,監管部門如何進行處罰?

▶▷六、既然報道中提到,是食用油的買家雇傭了這些油罐車車隊,那這些買家在收到食用油時,到底有沒有驗貨?如果有,含有有害物質的食用油,又是怎麽通過驗貨的?

圖源:網絡(配圖與內容無關)

除了這些問題以外,我們目前也梳理了一些已經確定了的信息。

◎ 首先,罐車運輸油罐混用這件事,危害確實很大。

食品安全博士、上海市食品安全研究會專家組成員劉少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煤製油屬於化工產品,含有重金屬和苯等化工原料,“裝化工原料再裝食用油不可避免會有殘留”,長期攝入含有這些化工殘留的食用油,可能導致人體中毒,出現惡心、嘔吐、腹瀉等症狀,甚至對肝髒、腎髒等器官造成不可逆的損害。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朱毅也表示,煤製油主要就是碳氫化合物,其中含有的不飽和烴、芳香族烴、硫化物等成分對人體有健康風險,長期食用可能導致中毒,“吃得越多則毒性越大,苯或氨基苯成分較多時,還可能影響造血功能”。

◎其次,目前沒有強製性的國家標準,關於散裝食用油運輸的運輸規範,目前隻有《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裝運輸規範》(下稱《規範》)有規定。

《規範》中提到,運輸散裝食用植物油應使用專用車輛,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車或容器運輸。裝入油脂之前,應認真檢查運輸容器是否為專用容器以及容器是否清潔、幹燥。

而《規範》是在2014年就實施的,目前隻是推薦性的國家標準,不是強製性的國家標準,意味著食用油廠家受此約束有限。

至於《食品安全法》第三十三條第(六)部分說:“貯存、運輸和裝卸食品的容器、工具和設備應當安全、無害、保持清潔,防止食品汙染……不得將食品與有毒、有害物品一同貯存、運輸。”

所以食用油和化工液體混裝,大概率違反了“不得將食品與有毒、有害物品一同貯存、運輸”這一條,但相關的違法處罰似乎並不高。

圖源:網絡(配圖與內容無關)

不要成為一個“互害社會”

這次事件發生後,輿論的相當一部分注意力也轉移到了發布該調查報道的新京報記者的身上,他們讚賞這位勇敢較真的新京報記者,他在勇敢揭露食品安全弊病之餘,還努力做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幫助我們避免成為一個互害社會。

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裏,印度的“母親河”恒河,作為南亞第一大河,如今“糞大腸菌指標”已經達到每升一個億,相比我國地表水標準裏的五類水體指標——每升40000個,超標了2500倍。

巨大的汙染,來自當地人在廢物上的“大進大出”,每年有上萬億升的汙水排入,他們瘋狂汙染,並相信恒河的自潔能力,受害的永遠是下遊的孟加拉國。

就這樣,印度形成了一個互害社會。

如今,國內各大曝光的食品安全的新聞中,造假者都說過這樣一句話:反正我自己是不敢吃的,都賣給別人。

用腳踩老壇酸菜的人,不吃自己的老壇酸菜,卻吃了別人造的淋巴梅幹菜扣肉;造了淋巴梅幹菜扣肉的人,不吃自己的淋巴梅幹菜扣肉,卻吃了別人煤油混裝的食用油,無人獨善其身。

假如真的演變成一個互害社會,普通人想獨善其身的最好辦法,或許隻能切斷一切市場商品交換的鏈條,回歸到小農經濟,一切自給自足。

可是一切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已經是2500年前的事了。

西溫哥華 發表評論於
習小學畢業清華博士光腚帝:都吃了幾十年煤油炒菜,看來沒啥問題。反正我吃特供。
Maui2021 發表評論於
有些道理。如果中南海吃一樣的油,他們肯定在意安全問題。
生肖迷宮 發表評論於
罐車化工原料食用油混裝現象20年前就有披露,為什麽一直得不到杜絕,根子在哪裏?各方說法五花八門,但是沒人敢說到點子上。根本問題不解決,不但人民還不得不繼續長久地吃化工油,更多嚴重危害人民食品安全的事件還會層出不窮。根本原因是什麽?是特供。掌握老百姓食品安全的官員吃的是特供高等食物,而辛苦勞作養活世界最龐大官僚群體的屁民螻蟻吃的是低等食物,這種與正常國家不同的中國特色的反人類等級製度就是造成老百姓食品安全問題的最根本原因。那些高高在上,每天高喊為人民服務的官員,吃著特供油,喝著特供奶,告訴被生活的重擔壓垮並飽受農藥化肥重金屬超標超標食物摧殘的屁民螻蟻,一切責任都在美國。呸!騙誰呢!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剝削人民血汗世界撒幣,封鎖新聞封鎖網絡,剝奪人民權利和健康的罪魁禍首,就是你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害人精。
總是糊塗 發表評論於
會倒查幾十年嗎?大概率不會。
會處理涉案單位和人員嗎?涉及麵太廣,大概率會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
會賠償嗎?賠給誰?賠不起,也無法界定受害者,要賠也是賠給國家。
zhongguoren8 發表評論於
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unanimous 發表評論於
政府忙著鎮壓敢於說話的人, 沒有時間管老百姓的死活
Maui2021 發表評論於
政府不做自己該做的工作。
但是你敢說200斤不好,網警立刻出現在你家門口。
newbigman 發表評論於
主要責任人是







當然是新京報記者了。
你打攪人家做中國夢了
飛雪連天大浪淘沙 發表評論於
五毛吃屎習慣了不吃難受

alextelltale 發表評論於 2024-07-09 20:35:00
曉波分析的有道理。
ajaja 發表評論於
謝天謝地離開那個屎坑國了。
alextelltale 發表評論於
曉波分析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