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空襲伊朗駐敘使館,隻為殺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加劇了目前中東的緊張局麵。”

2024年4月1日下午,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突然發生劇烈爆炸。消防員和媒體記者趕到時,使館領事部門的建築已被夷為平地。


· 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遇襲現場。

伊朗媒體確認,此次襲擊共造成至少7名軍官死亡,其中包括64歲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的高級指揮官穆罕默德·禮薩·紮赫迪。伊駐敘使館新聞處人員表示,襲擊發生時,包括多名伊朗軍事顧問在內的受邀人員正在樓中準備參加宴會。

伊朗外交部迅速指控以色列發動了此次襲擊,抨擊此舉嚴重違反國際法。伊駐敘大使侯賽因·阿克巴裏稱,伊朗將“以同等的烈度和量級”回應此次襲擊。


“根據情報,那不是大使館”

襲擊發生後,麵對伊朗的指控,以色列軍方一度保持沉默。

美國媒體4月2日報道,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丹尼爾·哈加裏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稱,根據其掌握的情報,遇襲建築“既不是大使館,也不是領事館,而是一座位於(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偽裝成民用建築的軍事建築,屬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

有外媒稱,已有4名以色列匿名官員承認以軍發動了此次襲擊,但都否認遇襲建築具有“外交地位”。根據《維也納外交公約》,外交與領事設施受到公約保護。以色列和伊朗都是該公約的簽署國。


· 使館遇襲後,救援活動迅速展開。

伊駐敘大使阿克巴裏表示,遇襲時,自己正在使館的主體建築內。他說,以色列裝備的美製F-35戰機向使館發射了6枚導彈,並強調這是以色列多年來第一次襲擊伊朗駐敘使館建築。

4月2日,伊朗駐聯合國代表團致信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伊朗駐敘使館遇襲一事。

在信中,伊朗稱此次襲擊是“一次可怕的犯罪和懦弱的攻擊,是對聯合國憲章、國際法和外交與領事機構不受侵犯這一基本原則的公然違反。”

同日,伊朗外長阿卜杜拉希揚公開表示,他已經通過瑞士駐伊朗大使向美國傳遞一條重要信息:作為以色列的支持者,美國要對此次襲擊負責。


· 伊朗外交部長阿卜杜拉希揚。

目前,美方尚未對此次襲擊做出正式回應。但有美媒引述“一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的話說,美國沒有參與對伊朗駐敘使館的襲擊,事先也不知曉此次襲擊。另一名匿名美國官員表示,美方與伊朗已經進行了“直接溝通”。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東所副所長秦天告訴環球人物記者,盡管目前以色列沒有正式承認其參與了對伊駐敘使館的攻擊,但目前中東地區除了以色列國防軍,沒有其他國家具備如此程度的定點清除能力。同時,考慮到美方做出的“不知情,沒參與”的表態,可以基本確定以色列軍方發動了此次襲擊。

近年來,以色列對敘利亞、黎巴嫩的空襲一直沒有停止。但秦天認為,此次以色列對伊駐敘使館的空襲是一次明顯升級。

秦天認為,以軍此次空襲的動機有兩方麵:一是在巴以衝突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以色列軍方企圖殺死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紮赫迪,以此削弱伊朗的地區影響力以及對以色列的威脅。

另一方麵,目前以色列政府正麵臨著來自國內的巨大政治壓力。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執政者也試圖通過對外的特種行動,來轉移國內壓力。


執行海外行動的悍將

在此次襲擊中死亡的紮赫迪,一直是伊朗執行海外行動的悍將,也是以色列的老對手。

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不到20歲的紮赫迪隨即報名加入新組建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並很快獲得晉升,成為一名中層軍官。

1980年,兩伊戰爭爆發,紮赫迪在與伊拉克軍隊的作戰中表現出色。

1986年,年僅26歲的紮赫迪被任命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第十四“伊瑪目·侯賽因”旅的指揮官。該旅在兩伊戰爭中戰功卓著,曾被紮赫迪的老上司雷紮伊譽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四支勁旅之一。


· 紮赫迪早年軍旅照片。

在多年的軍旅生涯中,紮赫迪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與忠誠。1998年,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任命紮赫迪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駐黎巴嫩的指揮官,負責推動與黎巴嫩真主黨的合作,牽製以色列軍隊在中東地區的活動。

2000年,作為黎巴嫩真主黨的軍事顧問,紮赫迪參與籌劃了對親以色列的“南黎巴嫩軍”的全麵進攻,長達15年的南黎巴嫩衝突最終以黎巴嫩真主黨的勝利而告終。

之後,他又積極參與了黎巴嫩南部的地道和防禦工事建設。

6年後,黎巴嫩戰火再燃時,真主黨武裝利用這些工事成功阻擋了以軍的地麵進攻。


· 2006年,黎以衝突中被真主黨武裝擊毀的以軍“梅卡瓦”坦克。

2002年,紮赫迪回到伊朗,成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德黑蘭總部的指揮官,全權負責伊朗首都德黑蘭的安全事務。2008年,蘇萊曼尼又一次將紮赫迪“外派”,要他作為 “聖城旅”的高級指揮官,負責與敘利亞和黎巴嫩真主黨的合作。這也是他生前擔任的最後職務。

秦天說,“聖城旅”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執行海外任務的一支精銳部隊,擅長特種作戰。一直以來,該部隊在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並通過支持各地親伊朗的武裝力量,與美國進行地區博弈。

在2014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肆虐期間,“聖城旅”曾協助敘利亞政府軍、伊拉克軍方打擊極端組織。巴以衝突爆發後,“聖城旅”又以各種方式,積極支持巴勒斯坦武裝。


· 閱兵式上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

前不久,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政治局領導人和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傑哈德)秘書長分別訪問伊朗,並同伊朗高級別官員就巴以衝突舉行多場會晤。

在會晤中,伊朗數次強調,將繼續堅定支持巴勒斯坦抵抗以色列的軍事行動。

盡管“聖城旅”在中東的任務不斷變化,但秦天認為,該部隊的核心目標依然是維護伊朗的國家安全和影響力,“例如‘聖城旅’在伊拉克、敘利亞執行的反恐任務的目的,就是在極端勢力滲透入伊朗境內之前,提前將其消滅。這也是伊朗國家安全戰略的一個基本思路。”


伊朗將如何反應?

伊朗駐敘使館遇襲後,多個國家都對襲擊行為進行了譴責。

空襲發生後,敘利亞外長梅克達德前往伊駐敘使館,並在與伊朗外長阿卜杜拉希揚通話中,譴責以色列的空襲行為。梅克達德表示,空襲不會影響敘利亞和伊朗兩國的關係。


· 敘利亞外長梅克達德(中戴眼鏡者)在伊朗駐敘使館遇襲現場。

伊拉克、卡塔爾、阿聯酋、巴基斯坦等國也對襲擊事件進行了譴責。

4月1日,俄羅斯外交部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以色列對伊駐敘使館領事處大樓的空襲,強調襲擊外交設施的行為“完全不可接受”。

4月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記者會。會上,有記者就以色列空襲伊駐敘使館領事處大樓、造成至少7人死亡一事提問。

汪文斌表示,中方譴責針對伊朗駐敘利亞使館的襲擊行為。外交機構的安全不容侵犯,敘利亞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應當得到尊重。當前中東局勢動蕩,我們反對任何導致局勢緊張升級的行為。

秦天說,此次以色列對伊朗駐敘利亞使館的空襲,加劇了目前中東的緊張局麵。但局勢未來會不會出現進一步升級,主要取決於伊朗下一步的反擊措施。從巴以衝突爆發以來,伊朗一直避免與以色列和美國爆發一場常規戰爭。同時,此次使館遇襲,伊朗必定會作出反應。

秦天分析,目前,伊朗的第一步是通過“外交戰”贏得國際輿論的支持。下一步,伊朗可能會進一步斟酌反擊的節點和烈度,既要“有所作為”,讓襲擊者付出代價,又不引發大規模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