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獲準恢複刑事調查,川普隻剩最後一個選項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紐約時間》出品  歡迎轉載,請規範署名,添加公眾號名片

據CNN9月21日報道  一家聯邦上訴法院允許司法部繼續查看從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海湖莊園和度假村查獲的標記為機密的文件。



這一緊急幹預推翻了一名初審法官阻止聯邦調查人員處理這些文件的命令,也對川普團隊試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暗示材料已經以某種方式解密發出了強烈譴責。川普阻止刑事調查的選項現在越來越少,他僅剩的可能性之一是向最高法院提出緊急請求。

這項裁決由美國第11巡回上訴法院的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做出,其中兩人是川普提名的。

原本在初審法官的命令下,一個特別主事官可以審核這些約100份記錄,這也將讓川普的法律團隊得以查看,但在合議庭的要求下現在已經部分停止。特別主事官雷蒙德·迪爾裏(Raymond Dearie)法官能夠繼續審查從海湖莊園查獲的其他材料,以確保屬於川普或他聲稱屬於個人機密的記錄不會被調查人員使用。

檢察官表示,這些記錄包含高度敏感的國家安全信息,對文件被不當使用的擔憂是促使司法部和一家法院授權對這位前總統的住宅進行前所未有的搜查的一個主要因素。

總的來說,這份長達29頁的意見書有力地支持了司法部在整個海湖莊園文件爭議期間的論點,同時也削弱了川普對FBI查獲的材料的幾項說法。

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表示:“不言而喻,公眾強烈希望確保機密記錄的儲存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異常嚴重的損害’。要確定這一點,就必須審查這些文件,確定誰在何時接觸過它們,如果這些機密確實被泄露,還需要確定哪些內容遭到了何種程度的泄露,造成了何種後果。”

在承認隨著調查的繼續,川普可能麵臨的最大問題時,上訴法院指出,即使是前總統也不應該在沒有聯邦政府批準的情況下擁有機密信息。

“就我們而言,我們無法理解原告為何會對這100份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中的任何一份有個人興趣或需要,”上訴法院寫道,並指出機密記錄由現任政府控製,隻有在需要知道的情況下才應分享。

“這一要求同樣適用於前總統,除非現任政府酌情決定放棄這一要求。”

川普認為,他可以用意念解密國家機密

周二晚上,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主持人肖恩·漢尼提采訪時表示:“如果你是美國的總統,你隻要說它是解密的,甚至隻要想想它就可以解密。因為你要把它送到海湖莊園或任何你要把它送到的地方。不需要什麽過程。可以有一個過程,但並不一定要有。”

在FBI披露在搜查海湖莊園時發現了明確標注為機密的文件之後的幾天或幾周內,川普本人和他的支持者們首先提出了一個虛假的說法,即總統,特別是川普,隻要願意就可以解密文件。

許多總統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迅速將文件解密,但在解密之前,他們都必須遵循一個正式的程序。“他不能一揮魔杖就說文件解密了,”曆史學家、奧巴馬政府國家情報助理副主任理查德·伊默曼(Richard Immerman)上個月說。

法院譴責川普的解密說法

在整個訴訟過程中,川普的律師對這些材料是否屬於機密提出了模糊的質疑。但他們並沒有在法庭上直接聲稱是這位前總統解密了這些文件,盡管川普自己在庭外聲稱是他解密的。

周三晚上,上訴法院小組直接駁斥了川普的法律團隊。

“原告表示,他可能在擔任總統期間解密了這些文件,”法院寫道。“但記錄中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記錄被解密過。在特別主事官麵前,原告拒絕提供任何證據證明他解密了這些文件。”

上訴法院廣泛駁斥了美國地區法官艾琳·坎農(Aileen Cannon)下令進行特別主事官審查的邏輯,並拒絕了司法部要求對機密文件進行豁免的要求。

該小組仔細分析了坎農為自己的幹預辯護所提出的理由,稱她提出了一種“站不住腳的”方法,讓情報部門繼續對文件進行評估,而對文件的刑事調查卻處於暫停狀態。

檢察官在周二晚間的一份文件中告訴第11巡回上訴法院:“這些記錄的機密標記表明,它們是政府記錄,負責官員此前認定,未經授權的披露會對國家安全造成損害,包括‘異常嚴重的損害’。”

在川普成功提起訴訟,要求任命一名特別主事官來翻查聯邦調查局在搜索過程中獲得的大約1.1萬份文件後,司法部要求第11巡回法院介入海湖莊園文件糾紛。

兩個川普任命的法官

周四作出一致裁決的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由三名法官組成,其中兩人是川普任命的。

布裏特·格蘭特(Britt Grant)和安德魯·布拉舍(Andrew Brasher)法官分別於2018年和2020年由川普任命,而羅賓·羅森鮑姆(Robin Rosenbaum)法官是2014年由奧巴馬總統任命的。

在第11巡回法院任職之前,格蘭特在參議院以52票對46票獲得確認,是佐治亞州最高法院的法官,並在2015年至2016年期間擔任該州副檢察長。

布拉舍被川普任命為阿拉巴馬州中部地區法院法官,並以52票讚成、43票反對的結果獲得確認。

羅森鮑姆在參議院以91票讚成、0票反對的結果獲得確認。在被任命為第11巡回法院法官之前,他曾擔任佛羅裏達州南區地方法院法官。

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在尋求重啟對這些文件的刑事調查時,司法部認為,坎農的命令阻礙了調查人員采取措施,評估和減輕文件處理方式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

上訴法官指出,暫停調查可能會損害聯邦政府和國家安全,而川普團隊沒有足夠充分的理由參與審查可能屬於機密的記錄。

法院也沒有對司法部的說法提出異議。司法部說,它不能把對文件的情報審查與刑事調查分開。

法院寫道:“一項禁令推遲(或可能阻止)美國的刑事調查使用機密材料,可能會給美國和公眾帶來真正和重大的傷害。”

第11巡回上訴法院駁回了川普的論點,即機密文件可能對他有個人利益,從而不讓聯邦刑事調查人員看到這些記錄。

川普“對有爭議的文件沒有占有利益,因此,如果美國審查他既不擁有也沒有個人利益的文件,他不會遭受可認知的損害。其次,我們認為原告堅持認為他會受到刑事調查的傷害,這一點沒有說服力,”他們寫道。

sky_blue_ 發表評論於
現在川普上訴到最高法院也沒用。川普大選後耍賴就沒從最高法院得到半點支持。最高法院即使有點派性,也不會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Indignant 發表評論於
中期選舉之後, 起訴川總。
拾麥客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這個一家上訴法庭是哪一家?嗬嗬,說出來?是鄭州還是德州?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床鋪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太逗啦
ahhhh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政治迫害,對川普越多越好。最好現在就刑事起訴。
懶得編筆名 發表評論於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8:03:37
川大嘴應直接訴到最高法院、阻止一切政治性的起訴、
--
這是刑事起訴。
ayan 發表評論於
Lock him up! The chicken has come home to roost. Suck it, Trump.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川大嘴應直接訴到最高法院、阻止一切政治性的起訴、
深不可測 發表評論於
川寶寶就靠這照片惑眾。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習皇帝在中國能走回頭路,但美國總統是無法走回頭路的…….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4:51:16 川普和他的律師請求任命special master, 他們現在後悔了。 川普和他的律師說, 這些文件他都解密了, special master讓他們提供解密的證據,並說如果提供不了, 他要做出對司法部有利的裁決。
川普昨天又改口了, 又說那些證據是FBI誣陷他植入的, special master讓川普的律師提供FBI植入的證據。川普的律師又提供不了。 感到欣慰, 美國的司法製度, 多數法官還能獨立公平判案。即使是川普任命的法官, 也能以法律為準繩。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這位川粉的意思是川普比習皇帝還獨裁……


無聊紐約人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5:40:28
Idado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4:27:00
因為總統具有最高的機密權限,一般的流程約束對總統無效。
+++++++++++++++++++++++++++++++++++++++++++++++++++++
美國總統可以隨心所欲,不受法律製約?這不是獨裁嗎?!
cowboy62 發表評論於
川普在佛羅裏達會所實際價值大約7500萬美元,他虛報為7.39億美元。其紐約公寓麵積10996平方英尺,虛報為30000平方英尺、價值3.27億美元。紐約(也是全世界)最昂貴的一套公寓也就23029平方英尺、2.4億美元。他在紐約的12處租房虛報價值65倍。他為了獲得貸款虛報,為了少交稅卻低報,川粉說這叫會理財。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川粉川黑喊你弟說了啥都是打打嘴炮,法官說了啥川總才知道可不可怕。川總雄起告到最高法,輸也不能輸給小地方的小法官
相信事實 發表評論於
在職總統可以有權解密任何文件,不需要別人批準,但是解密需要一個正規的手續,那就是總統必須簽署一份解密令,命令上明列需要解密的文件號碼,名稱,解密開始時間,解密的內容。

如果是降級,需要列出降低以後的密級。如果是部分解密,需要列出哪部分仍然保密。

如果沒有任何行政命令,僅僅藏在總統腦袋裏,那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Soccer2022 發表評論於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4:29:40
黃川粉大概是舔腚吃屎太多了,腦子嚴重受損,基本上不懂人語,隻會胡言亂語。


哈哈哈, 因為他她們被川普意念控製住了!
京工人 發表評論於
這項裁決由美國第11巡回上訴法院的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做出,其中兩人是川普提名的。
......

真邪門了,咱們共和黨任命的法官怎麽幫著民主黨說話呢。川總鐵定得上訴到最高法院,我們共和黨6:3占絕對優勢,大法官們素質高,我不信他們也會背叛川總。川總最好先攢個飯局,大家夥一起吃個飯喝個酒通個氣,這個麵子大法官們一定會給的,川總不想贏都難!
randeng2 發表評論於
有些人真搞笑,川普在當總統期間是有權力解密文件,但是一個common sense是解密完得有個列表,有個記錄員記錄一下他解密了哪些文件吧?然後相關部門可以走相關流程去把這些被解密的文件公之於眾。

所以川普說解密了,至少有兩個東西可以拿出來證明這些,一個是當時他作為總統解密了這些文件的記錄,一個是這些解密文件被公之於眾的記錄。

當前情況下,如果真是被解密文件,當前情況下,川普隻是和任何一個普通公民有同樣的權利查看這些文件,所以即使被解密,這些文件應該也是在什麽公眾可查看的地方,而不是在川普家。
shlaokl 發表評論於

川普不是搞政治的料。
無聊紐約人 發表評論於
Idado 發表評論於 2022-09-22 14:27:00
因為總統具有最高的機密權限,一般的流程約束對總統無效。
+++++++++++++++++++++++++++++++++++++++++++++++++++++
美國總統可以隨心所欲,不受法律製約?這不是獨裁嗎?!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川普和他的律師請求任命special master, 他們現在後悔了。 川普和他的律師說, 這些文件他都解密了, special master讓他們提供解密的證據,並說如果提供不了, 他要做出對司法部有利的裁決。
川普昨天又改口了, 又說那些證據是FBI誣陷他植入的, special master讓川普的律師提供FBI植入的證據。川普的律師又提供不了。 感到欣慰, 美國的司法製度, 多數法官還能獨立公平判案。即使是川普任命的法官, 也能以法律為準繩。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英文原話是: For our part, we cannot discern why [Trump] would have an individual interest in or need for any of the one-hundred documents with classification markings。 這裏的interest不是興趣的意思, 而是利益,或權利的意思。
聯邦巡回法院問這樣的問題,是個核心的問題,至今川普和他的律師沒有回答的問題。
----------------------
“就我們而言,我們無法理解原告為何會對這100份帶有機密標記的文件中的任何一份有個人興趣或需要,”上訴法院寫道,並指出機密記錄由現任政府控製,隻有在需要知道的情況下才應分享。
SnowOwl 發表評論於
川普對他的支持者了如指掌
SnowOwl 發表評論於
***youtu.be/iTACH1eVIaA
Idado 發表評論於
針對川普的毫無遮攔的嘴才多,相比之下川普算非常嚴謹了
Idado 發表評論於
別有用心的人,總是試圖誤導,仿佛川普是一個普通公民,要申請文檔解密。他們甚至根本不去碰總統記錄法,而將適用於一般民眾的通用法來判定川普。
Goodman 發表評論於
禍從口出。都是他那毫無遮攔的嘴,得罪了太多的能要他命的人。聽聽他是怎樣說白燈和南希的,太不會說話了。現在秋前一天算賬,要滿門抄斬了。
Idado 發表評論於
如果法官反對川普的解密聲明,需要有法律條文支持,而非臆想。例如他可以出示法律條文,表明總統解密必須有的過程、材料和證明。而不是讓總統自己證明。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床鋪違法亂紀的事情太多,不被繩之以法,天理難容。
Idado 發表評論於
指控和判案都要有條文依據,而非自己想象,例如解密過程。
樹沒皮怎辦 發表評論於
不言而喻, 這2個川普任命的法官, 是典型的RINO! Deep State!

---------------
這項裁決由美國第11巡回上訴法院的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做出,其中兩人是川普提名的。
tz2000 發表評論於
至少在這篇文章裏麵,法官的說法沒有對這個說法提出有意義的反駁。
如果有程序要求,那麽就應該有條文被引用出來了。
如果沒有明確的程序要求,因為解密本來就是總統的權力範圍,他做出把文件運出去的行為可以被理解為他對這些文件已經解密了。
就像你擁有你家的進入權,你打開房門讓你的客人進去的行為,就代表了你授權你客人進入的權力。

“如果你是美國的總統,你隻要說它是解密的,甚至隻要想想它就可以解密。因為你要把它送到海湖莊園或任何你要把它送到的地方。不需要什麽過程。可以有一個過程,但並不一定要有。”
Idado 發表評論於
這個案子和紐約檢察官的案子一樣,都是無中生有。而FBI查抄了很多川普的個人財產,難道不需要解釋嗎?,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黃川粉大概是舔腚吃屎太多了,腦子嚴重受損,基本上不懂人語,隻會胡言亂語。
Idado 發表評論於
因為總統具有最高的機密權限,一般的流程約束對總統無效。
Idado 發表評論於
總統如何解密文件,這不能想當然。仿佛總統需要提出申請,然後有一個比總統更高權限的人批準解密。如果沒有成法,法官檢察官都不得對總統解密流程提出約束,因為這是立法。你不能邊立法邊指控,或者邊立法邊判決。
Indignant 發表評論於
大嘴無德頻說謊,
招搖過市騙四方;
刑法豈能當兒戲,
試看董王好下場。
Indignant 發表評論於
川騙子遇到難題了。Lock him up!
seator 發表評論於
如果川普無罪,拜登政府是不是應該自動下台
相信事實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是美國的總統,你隻要說它是解密的,甚至隻要想想它就可以解密。因為你要把它送到海湖莊園或任何你要把它送到的地方。不需要什麽過程。可以有一個過程,但並不一定要有。
===
床寶寶真敢說啊
彎刀月 發表評論於
司法係統的過家家遊戲,想怎麽玩就怎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