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降李升 點燃了華爾街繼續在中國賺大錢的微光?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陳昭南觀點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右)。   圖:達誌影像/美聯社(資料照)

美媒“華爾街日報”於5月16日刊出〈李克強走出習近平陰影,努力修複中國經濟〉,該報導指稱,在中國經濟放緩之際,一度被邊緣化的總理力促國家主席回調那些部分導致了這一局麵的政策。這議題經由網絡大量傳播,成了政論節目最熱熟的話題。

該報導還論述說:“多年來,作為中國政壇二把手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一直被國家主席習近平邊緣化。如今,李克強正憑藉自身影響力重新活躍起來,成為中國政府高層近十年未見的一股潛在製衡力量。”據政府官員和接近決策層的顧問稱,在中國陷入近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困境之際,李克強正在發揮作用,力促習近平回調一些引導中國遠離西式資本主義並部分導致中國經濟放緩的措施。

其實,此一論調,完全反映了華爾街對中國經濟開放的一種深切期待。習近平把老美在中國賺大錢的路都封死了,尤其是華爾街之狼們對習近平都恨得牙癢癢的。

“習降李升”從此中國就與國際共存相安無事了嗎?

多家媒體因而引申習近平地位正在被取代的認知,甚至連《人民日報》近日曾以較大篇幅刊登李克強在國務院相關會議的講話,但同一天卻沒有關於習近平的任何報導,都被外界過度解讀,成為熱議話題。更有一些傳聞直接喊出,如果李克強掌控中共政權,中國不會像現在這樣。李克強要好於習近平,甚至要求李克強取代習近平。

然後18日,“中央社”又發出一篇有關“習降李升”的報導指出:久被視為“弱勢總理”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來突然成為焦點,起因是中共黨內“習降李升”傳言近來在中國內外甚囂塵上,各種內容不一而足,根源則與中國麵臨的經濟及外交困境有關。

儘管這麽多傳聞中都搭配上某些地方政府親李表現的舉證,看起來似乎都言之鑿鑿,但究竟是否真正代表李克強在中共黨內地位明顯提升,甚至達到“習降李升”的地步,或僅是憑著個人意願而過度解讀,恐怕仍有極大爭論。隻是,所有報導也都認為,在中國內外處境未獲改善前,習近平乃至於整個中共的聲望折損及執政壓力,始終存在。也就是說,逼臨20大的日子越接近,權力鬥爭的風暴傳聞也就越加頻仍。

“自由亞洲電台”5月17日對此一議題的專訪的旅美時事評論人士郭寶勝就這樣解讀,中國的疫情清零政策已導致民怨沸騰。因此,民眾把希望寄託在李克強身上。他說,現在有人把李克強的講話貼到牆上,無非是想給民眾留下希望,郭寶勝有點無奈地說:“他就給你一個希望所在,對他們體製還是有利的。李克強畢竟也是中共高層官員,當你感到絕望的時候,該給你一點期盼。所以習近平也給李克強露麵的機會,就像當年毛澤東給周恩來露麵、講話的機會。”

“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才是中共唯一原力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顧問餘茂春受訪時也指出,中國人民與中共政權不是一個概念,必須清楚的區分開來應對。餘茂春特別提到“在中國,這些傳聞無論真假,都會經常在中共黨內的派別權力鬥爭中被當作武器攻擊對方”。當整個中共政權在中國造成災難時,餘茂春斷言“中共政權通常需要傳播一個謠言,讓民眾寄希望於一個更好的人出現,以企圖挽救中國共產黨的形象”。

無獨有偶,中共新華社在5月15日發布消息稱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新時代離退休幹部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簡稱《意見》)。該《意見》要求“離退休幹部黨員”嚴守紀律規矩,不得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傳播政治性的負麵言論等。對此文件,多數媒體判斷係針對離退的前高層領導而來。

引人側目的文字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要強化政治引領,組織引導離退休幹部黨員深入學習新時代黨的創新理論,自覺踐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深刻領悟“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確保離退休幹部黨員繼續聽黨話、跟黨走。

通觀全文,無非是再一次“重複”強調幾年來所曾提示的習氏八股口號,最後加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做收,基本上就是了無新意。

前領導要“聽黨話、跟黨走、不妄議大政方針”

倒是中共中央組織部負責人於5月15日以《答記者問》所做的“詳細說明”中可以看出更深層的意思。根據“德國之聲”報導〈中共規範離退休幹部“聽黨話、跟黨走、不妄議大政方針”〉中有自承的這樣一段話:負責人指出,目前的離退休幹部黨建工作運行機製方麵,“體製不夠健全、職責邊界不夠清晰、運行機製不夠順暢”,這些問題都需要再加強和改進。因此,在“確保離退休幹部黨員繼續聽黨話、跟黨走”精神指引下:

要引導離退休幹部黨員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大是大非麵前“旗幟鮮明、立場堅定,對黨忠誠、聽黨指揮、為黨盡責”。

此外,關於嚴明紀律規矩,《意見》要求離退休幹部黨員嚴守紀律,特別是擔任過領導職務的幹部黨員,“不得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傳播政治性的負麵言論,不得參與非法社會組織活動,不得利用原職權或職務影響為自己和他人謀取利益”。

這份文件的公開與“習降李升”的諸多傳聞同步出現,應該顯示兩種可能的狀況。

一個是習近平在內外交迫的巨大壓力下,不得不放軟身段向元老級天王巨星們尋求支持;

其二則是元老級領導們已經無法忍受習近平的瘋狂之舉,在政治態度上頻頻大發牢騷並日益集體倒向反習勢力。

如果是後者,習近平的第三次連任似乎就真的很不樂觀了。

習近平會落到“溫水煮青蛙”的窘境嗎?

任教於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華裔教授夏明在一次專訪中指出,這份《意見》的出台反映了習近平目前遭遇的困境。他表示“習近平的困境就在於,他的許多做法遭到黨內抵製,中國社會民間情緒,也在給黨內施加壓力。”

夏明教授認為,習近平當前麵臨這麽多的危機,其個人威信和連任合法性都受到很大的損害。許多人對他表達不滿,其未來可謂充滿不確定性。他進一步認為“麵對這麽多的危機,如果習不能找到一個合理的一攬子方案,能說服黨內的話,他也可能把個人集權走向更軍事化、暴力化的方向。雖然他可能進入第三任,但從民心、合法性、和黨內的製度支持來說,習近平已經完全喪失掉了。”

在這當口下,堅持疫情清零政策猶然不可樂觀,像在玩大風吹一般,軍管的上海解封有名無實,即使已經有許多人都爭先恐後擠著要“潤”(RUN)之夭夭逃離上海,但絕大多數人仍被封禁在有限空間的小區內嗷嗷待哺;北京城內則變本加厲日趨嚴峻。據18日最新消息,北京持續嚴格管控疫情,幾乎每天都有新增的地鐵站被封站,至今已累計超過100個地鐵站關閉。截至發稿當日,全市共有高風險地區15個,中風險地區32個。

法媒“法廣”5月17日午間報導,為防控疫情,北京部分大專院校實行封閉式管理,北京大學萬柳宿舍區意外傳出15日當晚連夜“建牆”,隔開學生宿舍與教職工區;此與引致大量學生不滿,因此群起聚集抗議,不斷高呼“先把牆拆了”、“不能建牆”。



北京疫情嚴峻,傳北京大學萬柳校區連夜築牆引發學生不滿聚集抗議。 圖:Simon Sun推特(資料照)

北大築起柏林圍牆 是“六四”再臨的先兆嗎?

報導指出,北大萬柳校區的教職員和家屬可以自由出入,學生卻被迫隻能留在校區內且不能叫外賣,雖然兩者之間還有共用的餐廳和休息場所,卻已讓北大學生難以忍受。

這次事件,主要是校方在沒有徵求學生意見和發出書麵公告下,即逕行臨時築牆將學生阻絕開來。報導中提到,北大副校長陳寶劍當晚手持擴音器與學生對話,做出了一些承諾與讓步。這是北京大學罕見爆發學生大規模抗議,引發外界關注,但是微博等社群平台已刪除相關消息和影片。

因為先前的“六四事件”,北大學生學生的集體抗議行動,應該是中國政府眼中高度敏感的的一種非同尋常的反抗行為。事後北京大學官方拒絕承認有學生示威,隻說是學生表達了訴求。微博上有人讚賞北京大學的學生抗議重現了1989六四時為民主自由示威精神灰燼重燃,但此類PO文全都迅速遭到刪除。一名學生告訴法新社記者說,“我們隻能按政府說的做,讓他們拿走所有的自由。”

最後結果,被諷喻為“柏林圍牆”的北大這道隔離牆是否有如學生之願而被拆除,其實也依然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