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裏烏波爾之後,超出俄烏的衝突或許正在拉開序幕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亞速鋼鐵廠 資料圖

直新聞:馬裏烏波爾亞速鋼鐵廠的最後戰事已落幕,俄軍宣稱,有近千名烏軍據守士兵放下武器。你對此怎麽看?你對俄烏東部會戰有何觀

特約評論員 管姚:雖然俄烏都已通報,在亞速鋼鐵廠深達6層的地下隧道工事內,可能還有困守士兵在,但普遍估計人數有限,這些最後困守者是否能及時了解外部情況,恐怕都要打上問號,所以最後困守者繳槍走出隧道也隻是時間問題。這意味著俄烏衝突最激烈爭奪最持久也是死傷最慘重的局部戰事,以俄羅斯全麵掌控馬裏烏波爾劃上句號,俄方取得打響戰事以來的最大戰果。

但代價也是顯而易見的,馬裏烏波爾九成建築被毀,曾是歐洲最大鋼鐵加工基地的亞速鋼鐵廠近乎成為廢墟。戰爭之殘酷之血腥,被炸爛了的馬城與海邊的亞速鋼鐵廠,是最有說服力的見證。

就俄烏東部頓巴斯會戰,雖然雙方都聲稱軍事行動進入新階段,但戰事再度陷於膠著,雙方都無法速勝,俄烏兩軍再度形成某種拉鋸式動態平衡。俄軍裝甲洪流大規模會戰場景並未出現,烏軍在美西方軍援尤其是大型、重型武器全麵武裝下,東部抵抗也並未處下風,甚至在一些局部戰場,還有明顯進展,比如在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烏軍周二宣布已擊退俄軍進攻,重演首都基輔防衛戰一幕,此外,烏軍上周在頓涅茨河附近,也對試圖渡河的俄軍兩個戰術營實施圍殲。

就集中優勢兵力的俄軍而言,徹底拿下馬裏烏波爾,鞏固了俄軍對陸路通道的掌控,徹底貫通從克裏米亞經馬裏烏波爾到俄在烏東控製區與俄本土一線。所以俄烏東部會戰新態勢意味著,如果雙方沒有主動選擇與作為,恐怕戰事還將持久化,這無論對烏克蘭對俄羅斯乃至對外部世界,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資料圖

直新聞:一旦軍事行動化,對俄烏雙方意味著什麽,有哪些嚴重後果?

特約評論員 管姚:值得關注的是,近來交戰雙方都釋放出一些令人不安的信號,烏總統辦公室顧問也是烏克蘭談判代表團成員的波多利亞克昨天宣稱,俄烏談判已暫停,他今天再度發推強調,在俄從烏克蘭撤出全部軍隊前,停火不可能實現。烏總統另一名顧問阿萊斯托維奇 (Arestovich)昨天也在烏電視台喊話,稱澤連斯基正尋求將國家戰時狀態再延90天,此前烏總統已兩度延長各為期30天的戰時狀態,阿萊斯托維奇預判,戰事在今年秋季前不可能結束。

針對俄對烏特別軍事行動,近來俄國內主流輿論場也罕見地出現反思聲音。俄著名軍事記者尤裏·柯特尼克,上周在社交媒體發貼,就俄軍兩個裝甲營渡河失敗遭重創一戰作出分析,嚴批行動指揮官出現重大失誤,將過多裝甲車輛集中於狹小區域,等同戰場自殺行為。

而俄退役上校米哈伊爾·霍達雷諾克(Mikhail Khodarenok )周二在俄國家電視台一檔節目中更公開唱反調,指俄媒有關“烏軍已陷士氣及心理大崩潰”的分析根本不靠譜,烏方在美西方軍援下有能力再武裝100萬預備役,“坦率地說,俄軍接下來戰場態勢可能更糟糕”,他也承認俄在地緣環境上已陷“國際孤立”。當然在相關言論被美西方媒體廣泛轉載轉播後,霍達雷諾克周三已放低調門,他在國家電視台找補稱,預判烏克蘭有能力搞反攻完全是誇大其辭。

俄烏衝突已持續近三月,如果繼續打下去而且要實現俄方目標,俄軍投入到烏東的現有軍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且不說英國國防部所謂俄軍在烏戰力消耗退出已達1/3的戰損評估靠不靠譜,俄方還有沒有進一步對烏增兵的騰挪空間?如果常規常事無法取得決定性勝利,俄方會動用大殺傷武器嗎?而且俄羅斯當下麵對的外部戰略環境,顯然比軍事行動前更加凶險嚴峻,美國對北約東線增兵已常態化,北約北擴也箭在弦上。

烏克蘭就更不用說了,1000多萬國民流離失所,至少已有價值6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被毀,而澤連斯基也確認,戰爭狀態下烏政府維持運行,每月至少需70億美元,戰爭每多打一天,烏克蘭的國家戰損賬本,就會又多出一串天文數字。甚至俄烏衝突的高昂代價也並不隻是兩個交戰國在承受,飛漲的原油與天然氣價格不用說了,就在昨天,聯合國糧農組織再發警告,如果包括馬裏烏波爾在內的烏南部港口繼續被封鎖,烏克蘭糧食運不出去,不少發展中國家的口糧危機將進一步加劇。


拜登 資料圖

直新聞:美國總統拜登周四在白宮會見芬瑞兩國領導人,這兩個北約國家昨天已聯合提出加入北約的書麵申請,這又意味著什麽?

特約評論員 管姚:俄烏軍事衝突代價驚人,盡快停火止損符合兩國的根本利益,但悲催的是,能否停火止戰,並不取決於這兩個當事國的抉擇。美國戰略學界不是在叫嚷,要不惜打到隻剩最後一個烏克蘭人嗎,《華盛頓郵報》知名國際事務觀察員伊格納休斯,也在最新專欄文章中呼籲,要鎖定俄烏衝突的勝果,美國必須利用這段大國博弈的最新窗口期加速出招,加速布局。伊格納休斯在專欄標題中如此描述大國博弈新態勢:U.S. and allies up, Russia down,美西方升,俄羅斯降。

拜登在白宮會見芬瑞領導人,是他開啟總統任內亞洲首訪前的最後一場外交活動,其信號非常明確,就是要作為北約老大發號施令,全力支持兩國加入北約。

過去這一周,瑞芬兩國申請加入北約按下了快進鍵,就在兩國遞交書麵申請當天,瑞典防長周三走進五角大樓與美防長奧斯汀會晤,瑞方稱,美方已提供安全保證,在瑞入約前的過渡期,美方將有包括海軍艦艇巡航波羅的海、空軍轟炸機飛航瑞典所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陸軍與瑞軍聯合訓練等一係列行動安排。所以我還是堅持之前的判斷,盡管北約內常規軍力排第二的土耳其方麵,對北約北擴有不同意見,但土方反對隻是茶杯裏的風波,並不作數,在北約最後話事的,有且隻有美國一國。

而且在我看來,土耳其的反對也隻是姿態性的,意在爭取外交籌碼,昨天美國務卿布林肯也在華盛頓會見來訪的土耳其外長,美方顯然是要就此做工作。所以,俄羅斯注定要麵對更加抵近軍力更強成員更多的北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