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什麽對蔡英文的“兩國論”靜默?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蔡英文“雙十講話”拋出“堅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互不隸屬”的言論後,北京的反應和1999年李登輝提出“特殊兩國論”後大為不同。北京的靜默是不是山雨欲來前的詭異表現?

在分析習可能采取的懲罰措施前,不妨回顧李登輝當年提出"特殊兩國論"後大陸官方的連串動作以作鏡鑒。1999年7月9日,李接受德國之聲采訪,首將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簡稱"特殊兩國論"。采訪發表後,大陸怒不可竭,7月12日,國台辦發言人批李登輝公然分裂中國,是在玩火。同一天,海協會長汪道涵、外交部發言人也分別發表談話痛批李。本來汪隨後有訪台計劃,被江澤民取消,被取消的赴台的還有國台辦官員,海協、海基兩會交流對話機製也在2000年3站台灣總統大選前停止。7月18日,江親自上陣,同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通話,指在台灣問題上,中國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如果出現搞"台灣獨立"和外國勢力幹涉中國統一的情況,絕不會坐視不管。

美國施壓"特殊兩國論"

北京的憤怒和行動讓克林頓政府感受事態嚴峻性,美方同時對李登輝在發表此番言論前沒有通報也表相當不滿,施壓台當局,要求其"全麵澄清"立場。兩月後的9月11日,克林頓終出麵對"特殊兩個論"表態,在與江澤民會談時,明確表達較負麵意見。美國輿論亦不支持李登輝此提法,例如紐時發表社論要李放棄"兩國論",以"緩和目前兩岸爆炸易燃的局麵"。美國的施壓特別是克林頓的表態,加上台灣內部尤其是執政的國民黨的反彈,李登輝原打算讓"特殊兩國論"入憲的想法不得不放棄,他本人也在隨後辭去國民黨主席。

曆史總有某種參考價值。盡管20年前的中國遠不如現今強大,但北京采取的強硬舉動,尤其是最高領導人的親自交涉,迫使華盛頓不得不重視中方立場,從而由美國總統出麵為事態降溫,讓台灣意識到按"兩國論"劇本走下去,可能有不測後果。今天的中國,國力大增,整體民族主義的氛圍也更強烈,官方的戰狼外交早已蔓延民間。而對這兩個時段的領導人江和習來說,無論他們在個人稟賦及治國理念和策略上有多少差異,有一點是相同的,即二人都是民族主義者,有著一般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節,在此情況下,隻有國台辦官員發一通嚴厲譴責"兩國論"的談話,而無進一步的動作,顯得異常冷靜,確實讓外界特別是台灣社會產生習近平在醞釀一場風暴的感覺。

客座評論:習近平的“和統”就是“武統”

當然,如今美中關係和20年前迥然有別。就美國當前的抗中氣氛言,不論蔡英文在發表"兩國論"前是否知會了華盛頓,拜登政府不大可能像當年克林頓政府那樣來處理此事。人們看到,除了白宮發言人發表一番不痛不癢的言辭有所回應外,拜登政府並無其他官員再涉此事。白宮的表現也讓人覺得有些不尋常。

北京不會無視"兩國論"

北京最後什麽事都不會做,就好像蔡的"兩國論"沒提出過嗎?這種可能性應該是不存在的。因為在北京的研判裏,蔡是比李登輝和陳水扁更頑固的"台獨"領導人,不管蔡提出"兩國論"的動機何在,通過幾年的觀察,北京已完全不寄望她會放棄台獨建國的執著,這樣來看,在蔡的"四個堅持"出來後,北京勢必要阻嚇,否則,會被蔡和民進黨政府看成對台獨的無可奈何,從而在北京看來,蔡會更加膽大妄為地在台獨之路上走得更遠,甚至公然宣布台灣建國。

過去10多日,習所以尚未為此事與拜登通話,一可能是因為現在兩國關係不好,習不想給人留下他有求於拜登的印象,習會讓他的外交團隊去同拜登政府交涉,他本人肯定不會專門就此打電話給拜登,如果要通話,也是在雙方談妥後,兩人再象征性地通話表態,而且這隻是通話內容之一。二是習目前要處理的要務不是蔡英文的"兩國論"問題,而是下月舉行的六中全會。六全出台第三個曆史決議,這是給習的曆史定位,也是未來的新時代一係列大政方針的合法性所在。他非常看重這個曆史決議,必須按照他的意思去做,馬虎不得。

長平觀察:北京何時攻打台灣?

因此,在六中全會前,習很可能不想其他問題幹擾文件的討論和會議的準備,要一心一意把這個事情做好,把會開好。在六全通過曆史決議後,若中美雙方就管理台獨談崩,拜登不肯出麵管束蔡英文,習屆時對台灣祭出重手也就是大概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