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黃昏戀:62歲大爺1天4次 確診艾滋"不後悔"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談戀愛的時候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是,一天四次。

  今年62歲的胡大爺活得很真實,幾年前妻子去世之後,胡大爺交往過好幾個對象,在戀愛過程中,他同樣體會到了真誠的愛情,甚至表示這是自己年輕時都不曾有過的心潮澎湃。

  ”你們最近有沒有發生過關係?“

  “就是上個月在大柵欄電影院,我們就,那什麽了。”胡大爺毫不避諱地回答。

  盡管被醫生告知自己確診了艾滋病,但此刻坐在醫生對麵的胡大爺卻隻是擺了擺手,告訴醫生自己不在意那些。

  “我不後悔,隻要自己年輕過就好了。”胡大爺坦然地笑了笑。

  很多人容易將老年人和“無性”掛鉤,事實上X欲是人的天性,老年人在晚年期間也需要X愛。但隨著老年性生活的增加,艾滋病的患病率也逐漸升高。老年人晚年生活過於寂寞和對艾滋病知曉程度不足是導致艾滋病的主要原因。

老年人患艾滋病的比例日漸升高

  預期壽命變長,生活水平提高,死亡率降低,生育率下降……人們越活越老,老人越來越多。人口老齡化,已經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然而,與此同時,有一個不斷壯大的群體卻常常被忽略——老年艾滋病感染者。

  在艾滋病患者中,年齡超過50歲的中老年患者的比例逐年增加。以貴州省為例,今年新報告艾滋病病例中,60歲以上老人占到了三分之一。


圖源百度

  UNIAIDS的數據顯示,2014年全球艾滋病患者約3530萬,其中老年患者有420萬人。


圖源百度

  而據統計,2012年我國老年艾滋病患者與2005年相比,增加了5倍。曾經我們以為艾滋病大多發生在年輕人群體中。隨著老年艾滋病患者不斷增多,我們逐漸意識到:老年人,離艾滋病並沒有那麽遙遠。麵對數量劇增的老年艾滋病患者,需要及時普及性安全教育知識,從源頭上減少老年艾滋病的發生。

一把年紀≠一個安全套

  老年人抵抗疾病的能力下降,在生活中容易遭受各種病菌的侵襲。如果老年人在過程中沒有使用安全套或者使用安全套的方法不正確,極易引發各種性病,甚至感染艾滋病。

  X交是艾滋病傳播的主要途徑,無論是老年人還是年輕群體,X交時都應該正確使用安全套以及做好相應的保護措施。不要誤認為戴了安全套就是萬無一失,還應避免婚外異性的X行為,男男同性的X接觸等。

  身體的這些征兆,預示著可能感染了艾滋病。

  1.發癢

  艾滋病早期造成皮膚發癢是很常見的,病菌非常容易使皮膚出現大片紅疹的狀況,這樣就會使人的皮膚健康受到極大危害,許多有過不潔行為的人出現這種症狀後以為隻是皮膚過敏什麽的,其實這很可能是艾滋病的初期症狀。

  2.出現丘疹、疣等

  感染艾滋病後,30%~50%的病毒原發性感染者伴有皮疹和黏膜濕疣,皮疹多為斑疹和丘疹,可為幾個或數百個。或者也會出現嚴重的泛發性皰疹、尖銳濕疣等。

  3.淋巴腫大

  可能會出現淋巴結腫大,2個或者2個以上的淋巴結出現腫大。

  被艾滋病毒感染需要滿足5個條件:1.接觸hiv感染者的體液;2.有活性的hiv;3.足夠量的hiv;4.hiv穿破新鮮傷口;進入血液係統。造成病毒傳播的唯一途徑是我們行為的本身,自己保護好自己是必須要做到的,不能存有僥幸心理,感染風險隻有0%和100%。

老年人如何預防

  老年人進行性生活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但不意味著老年人可以忽視性安全知識。老年人在晚年生活中注意以下事項,可以讓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1.豐富晚年生活,夫妻之間加強溝通

  老年人退休之後並不意味著娛樂活動的終結,老年人應該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多參加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充實晚年生活。老年夫妻的感情彌足珍貴,加強夫妻之間的溝通,有助於增進夫妻之間的情感,讓晚年也能感受到微妙的溫情。

  2.堅持每次正確使用安全套

  X愛對於老年人來說猶如日暮的晚霞,給老年人帶來了柔情的風景。雖然說老年人不需要擔心避孕問題,但是不正確的性行為極易導致艾滋病的發生,正確使用安全套能減少艾滋病毒的傳播,降低艾滋病的幾率。

  3.服用暴露後預防用藥

  老年人由於性安全意識不強,進行X行為時大多沒有使用安全套。安全套是阻斷性疾病傳播的第一道屏障,當第一道屏障沒有做好時,可以采用藥物的方式進行預防。當老年人在X愛過程中沒有采用安全套等保護措施,可以通過服用暴露後預防用藥來阻止艾滋病的發生。

  4.盡早檢測、知曉感染狀況

  老年人出現高危X行為後,當身體出現異常情況,應及時到相關的醫療衛生機構進行檢測與治療。若感染了性疾病,需要及時采取治療措施。不要因為羞於顏麵,逃避醫治耽誤病情。盡量做到早發現,早治療。

  5.及時診治

  生殖器官或者周圍的皮膚出現炎症,破損潰瘍的情況,應及時到正規的醫院診治,避免X交過程中出現感染的症狀,造成嚴重的性病問題。

  有限的X健康宣傳大多集中在年輕人群體中,基本上忽視老年群體,缺乏相關的X健康知識是導致艾滋病在中國老年男性中泛濫的主要原因。事實上,對老年人來說,X生活的健康質量和幸福感息息相關,想要提高幸福感,需要普及X健康知識。

相關報道:

此前看到一則讓人掉下巴的報道,浙江義烏有一位91歲老太竟然也染上了這種時髦的傳染病,據悉,這位老太喪偶已有20年,平日裏時不時會收留流浪漢,順便收取點“住宿費”,據她供述前後稀裏糊塗和3位六十多的老頭發生過關係。


不過這並非個例,結合近年來的報道,像這種上了歲數的老人感染艾滋並非隻是星星點點,隨便一搜就能搜出不少報道,五十多歲的女保姆定期與3名獨居老人發生性接觸,結果最後也被查出患有艾滋病,這些聳人聽聞的報道讓人切身感受到:

原來老年人患有艾滋的風險離我們如此之近。


武漢也曾此前被報道過有八旬老人因為經常存在不潔的性接觸導致自己不幸感染上艾滋病的悲劇,同樣給我們上了一課:

原來老年人並不像我們想象得那麽心如止水。


這種報道令人深感不解和遺憾,其實在這些報道的背後,有一個我們社會大眾忽視的話題:老人也有性需求,這並非是年輕人的專屬。

我們似乎總喜歡站在道德的高度去看待老人的性需求,認為老人就應該安守本分,一天三頓有得吃喝就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並不是他們這個年紀應該要考慮的。

然而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美國杜克大學對66到71歲老人的調查發現,對性有興趣的男性為90%,女性為50%;性學家金賽的研究指出,94%的男性和84%的女性過了60歲仍有性行為。

而我國著名的性學家潘綏銘在其著作《給“全性”留下曆史證據》中更是寫道:在中國55-61歲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達到每月3次。


這些科學研究用鐵的證據告訴了我們一個事實:老人也有生理需求,請正視和重視他們正當、合理的需求,這也是作為人類基本的權利之一。

造成這種我們常人眼中“令人不齒”亂象的背後,是老人們羞於麵對此類話題,同時自己內心對性需求無法妥善地安置,為了自我解決,老人們招數盡出。

20019年萬紹平和香港中文大學劉德輝教授做過一份調查報告,報告中顯示我國內地存在四百萬到一千萬的性工作者,部分服務價格甚至低至20元到50元每次,而她們主要的服務對象則是老人和農民工。

福建一位76歲老伯在嫖娼時被警察抓個正著,警察反問這位老伯“老伯你這麽老了,都不怕丟臉?”

老伯理直氣壯地表示“沒什麽不好意思的,就算老人也需要快樂,也需要性福”。

雖然這位老伯的做法違反了法律法規,但是卻令我們不得不正視老人背後的需求問題,我們更應該疏導而非一味地指責其為老不尊,這與年齡真的沒有什麽必然的關係。


除了通過這種非法的交易來滿足自己以外,去老年公園的相親角也成了某些老年人尋找黃昏戀,滿足自身需求的一種渠道,在一檔叫做《和陌生人說話》的節目中,62歲的胡大爺老伴去世,兒女忙於生計,自己一個人孤苦伶仃,他知道自己需要一個女人,所以他來到了北京的菖蒲河公園。

  在這個相親角,胡大爺除了想找一個老伴解決心靈上的空虛,還直言為了滿足自己的性需求,在尋找所謂黃昏戀的過程中,他陸陸續續接觸了若幹名中老年女性,他們這樣的老年人沒有年輕人的羞澀,了解清楚對方的個人情況後就直奔主題,那種愛情看重的專一和浪漫在老年人尋偶的過程中似乎體現得並不是很明顯。


如果說互聯網是年輕人的“陌陌”,那麽廣場舞則是老年人的“陌陌”,一位52歲的老漢通過跳廣場舞更是與多達50多名女性有過親密接觸,最後自己也中了招,讓人看了非常觸目驚心。


老人其實有時候並不是如我們想那般安靜,老人瘋狂起來也就沒有年輕人什麽事了,最近常有報道稱廣場舞拆散了某些家庭,尤以中老年家庭為甚,他們的社交欲望和能力令年輕人都難以望其項背,他們荒唐的背後實則是為了追求自己的性福而采取的自救行為,隻是這種行為很多時候與我們的公序良俗相抵觸,甚至與法律相違背。

  當欲望衝昏了老年人的理智時,至於是采取何種方式滿足自己,在他們的價值觀中並不是那麽重要,也沒有那麽羞於啟口。

  老人們為了滿足自己需求進而會做出某些令人辣眼睛的事,生理的需求固然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但進一步深究,老人內心的寂寞是驅使他們做出此種行為最大的動機。

  根據公開的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空巢老人人口數量已超1億人,獨居的老人也超過了2000萬人,蒼白數字的背後是數量龐大的空虛靈魂在無聲地呐喊。


而空巢老人也可被分成事實上的形態空巢和心理上的空巢。

  前者多是一些因喪偶或離婚導致的獨居,而後者則是因為老年夫妻心理和生理需求不對等產生的概念上的空巢。

  很多空巢老人麵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子女成家立業,為生計奔波,而老伴的去世又給自己帶來心理上的巨大落寂,為了緩解自己內心的空虛,這位85歲的大爺在外麵找了幾次“安慰”後卻染上了性病,其實從報道中讓人可以明顯感知到,老人固然對性有需求,但是更多的時候還是為了彌補他們那顆空蕩蕩的心靈。


韓國有部叫做

《酒神小姐》的電影,女主素英是一位65歲的性工作者,她的客戶主要都是老年人,她接客的方式比較帶有浪漫情感色彩,她在人群攢動的公園對潛在的老年客戶說:“

你想和我談個戀愛嗎?”


而她的成功率還比較高,沒有其他特殊的訣竅,僅僅就是因為她抓住了老年人寂寞空虛的靈魂,

她知道老年人要的隻是多一個人花點時間陪伴他們,至於性生活,不過是陪伴過程中錦上添花的陪襯罷了,激情過後,老年人更需要的還是持久永恒的陪伴。


老年人感染艾滋人數的明顯上升除了我們眾所周知的安全措施不到位以外,更深層次是我們整個社會忽略了老年人對性需求的頻率和程度。

  老人的這種旺盛需求有一部分原因是基於生理的本能衝動,當這種生理本能不被社會大眾,甚至都不被兒女理解時,他們隻能將這種人之常情的正當需求轉移到了地下,當“性”無法擺上台麵時,那麽就會衍生出諸多秘密,而這些秘密很多都隻能埋藏在老人的內心深處。

有人此前在微博上發起過名為

《你的父母還有性生活嗎》的調查,

85%的年輕人認為父母已經沒有了性生活,然而年輕人的這種錯覺與老人實際的生理需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其實不光是我們社會大眾,連為人子女的都不曾了解過父母對性生活的需求,可想而知,我們對這個隱秘的話題有多無知,對父母的了解有多匱乏。

有人說性是一種生命的能量,它能讓人保持活力和青春,即使是老年人得到它的滋潤,也會迸發出第二春,讓老年人的精神麵貌為之煥然一新。

社會學家孫歆雨說:“片麵地站在道德製高點指責老年人沒有多大意義,我們應該對老年人群多一些理解、關愛,同時應加大艾滋病預防的宣傳力度。”

確實,我們應該客觀和理性地對待老年人正當的性需求,這並非是“丟臉”,也不是晚節不保,更不是所謂的洪水猛獸,

我們隻有敢於正視老人的這種正當需求,家庭之間才不會因忌諱而陷入不和,堵不如疏,當把這個問題敢於拿在陽光下探討和解決,那麽我們解決此問題的思維起碼才是上了一條理性的正軌。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習大爺今年67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平時不抄黨章
思想必定彷徨
三觀一旦扭曲
肯定放鬆褲襠
DoctorXI 發表評論於
我是bruce 發表評論於 2020-11-29 22:46:31
艾滋病就是白人傳入中國的
—//
也可能是非洲兄弟和學伴學習先進性教育的時候。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自由先在性生活裏展開
fanzhou1988 發表評論於
@西溫哥華 說得好像你就在現場一樣,這要是過去茶館裏,你就是最靚的仔,評書口活一流啊~~
趙Q 發表評論於
性愛是人權,不得歧視老年人,而應該鼓勵和支持他們,人都會變老,我們都要性福
OldPortland 發表評論於
年輕的時候被壓抑的
道心通明 發表評論於
美國:年輕人性開放

中國:老年人性開放
duty 發表評論於
酒足飯飽精神好
枕邊空蕩人未老
池畔花蕊聞著香
日採四次還嫌少
風流哪懼艾滋病
鞭子抽斷萬事了
西溫哥華 發表評論於
競選 發表評論於 2020-11-29 20:20:47
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高官“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可是從來沒聽說他們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或其它性病,這是為何?

中央電視台女主持人入職體檢中性病和處女膜的檢查是極嚴格的。葉迎春當初特意去北醫二院做的假膜。我一個大學同學操刀。因為葉長的出眾,我大學同學對她的印象很深。
我是bruce 發表評論於
艾滋病就是白人傳入中國的
faseb 發表評論於
染上了也不會告訴你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可歎一炮得艾滋
偷偷摸摸拉內需
規範經營促就業
請黨開放紅燈區

若平 發表評論於
競選 發表評論於 2020-11-29 20:20:47
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高官“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可是從來沒聽說他們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或其它性病,這是為何?
---------------------------

應該知道有 - 特供
wx3000 發表評論於
競選 發表評論於 2020-11-29 20:20:47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高官“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可是從來沒聽說他們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或其它性病,這是為何?
------------

官妓和站街的健康程度不同,雞裏也是有階級區分的。
rainstorm 發表評論於
的確不需要在意。先不說現在hiv雖不可治愈但是可以抑製一些,本身潛伏期就可高達十年,沒這事兒也該掛了。
不過難處是以後再瘋狂就有麻煩。別被按估計傳播艾滋給抓住就行了。
oldpp 發表評論於
因為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吖。官越大材料越特殊。

===========================================================
競選 發表評論於 2020-11-29 20:20:47
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高官“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可是從來沒聽說他們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或其它性病,這是為何?
競選 發表評論於
周永康、薄熙來等許多高官“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可是從來沒聽說他們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或其它性病,這是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