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億萬 美46歲華裔電商網站Zappos創始人意外去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據拉斯維加斯當地媒體報道,美國鞋類電商網站Zappos創始人、前CEO謝家華(Tony Hsieh)今天因為家中起火意外死亡,年僅46歲。謝家華父母是從中國台灣地區移民到美國,他本人出生在伊利諾伊州,在哈佛大學畢業之後曾經短暫效力於甲骨文,隨後開始了自己連續創業之旅。



他在1995年創辦了網絡廣告公司LinkExchange,隨後在1998年作價2.65億美元出售給了微軟,賺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1999年,謝家華和創業夥伴敏銳發現了通過互聯網賣鞋的創業機遇,共同創辦了鞋類電商網站Zappos。Zappos在很多方麵成為了美國電商模式的先驅,免費送貨和退貨服務最早都來自於Zappos。2009年亞馬遜斥資12億美元收購了Zappos。當時謝家華在這筆出售交易中直接獲利超過2億美元,而且亞馬遜是以全股票方式支付的這筆收購交易。

由於謝家華的堅持,Zappos在出售給亞馬遜之後,得以作為亞馬遜旗下子公司,繼續在原總部拉斯維加斯運營,保持自己的獨立企業文化,而謝家華也得以持續領導Zappos,他先後領導Zappos長達21年之久。今年8月,謝家華剛剛辭去了Zappos CEO的職位,開始了自己的提前退休生活。他目前的個人財富約在8.4億美元。

46歲的他意外去世,留給世界三雙鞋

11月28日下午,據新浪科技援引拉斯維加斯當地媒體報道,美國鞋類電商網站ZaPPos創始人、前CEO謝家華(Tony Hsieh)今天因為家中起火意外死亡,年僅46歲,令人扼腕。

  今年8月份,他剛辭去Zappos CEO的職位,打算過“退休生活”,其目前個人財富約在8.4億美元。

  原本再過十幾天,謝家華就將迎來自己的47歲生日。他於1973年12月12日出生於美國伊利諾伊州,在舊金山長大,是一名華裔美國人。謝家華是家中長子,其父母早年從中國台灣到美國定居。

  1995年,謝家華從哈佛大學獲得計算機學士學位後,曾短暫進入Oracle從事程序員工作,僅5個月之後,他於1996年年初離開了Oracle,以兩萬美元作為初始資本跟好友一起創業,創辦了LinkExchange公司,後於1998年11月,將其以價值2.65億美元的股票賣給了微軟。

  賣掉LinkExchange後,謝家華和大學同學、同樣來自台灣的林君一起,創辦了風險投資公司”冒險青蛙”,為初創企業提供啟動資本。謝家華說:”要成為一家成功的創投公司,就要像青蛙一樣有活力!”

  事實上,他從很小就展現出商業的天分,9歲時,夢想是大量繁殖和出售蚯蚓來賺取大筆財富(把蚯蚓截成兩段);讀小學期間,曾賣舊貨,做檸檬水賺錢,研究橋牌和學習國際象棋;初中時,被迫學習樂器,承包送報紙的路線,開展郵購業務,製作照片徽章賺錢(每個月200美元收入);大學期間,跟室友盤下一家瀕臨倒閉的比薩店,又在畢業時將其賣掉。

  這似乎也為他後麵的創業路徑做了鋪墊:創辦一家公司,然後把他賣掉。

  1999年的時候,他認識了比自己更年輕的創業者尼克·斯威姆(Nick Swinmurn),後者提出了一個網上賣鞋的思路。最開始,謝家華不以為然,但在收到斯威姆的一封郵件後,他給後者的網店ShoeSite

  注入了50萬美元,不過他嫌“ShoeSite”太過直白,於是更名為Zappos(根據西班牙語“鞋子”一詞Zapatos演繹而來)。6個月之後,謝家華開始同斯威姆一同經營這家公司。不久之後,謝家華進一步向Zappos追加投資1000萬美元。2000年,謝家華成為Zappos的首席執行官(CEO)。

  2009年亞馬遜斥資12億美元收購了Zappos。當時謝家華在這筆出售交易中直接獲利超過2億美元,而且亞馬遜是以全股票方式支付的這筆收購交易。

  2012年,謝家華出了一本自傳“Delivering Happiness”,中文譯名《三雙鞋》。中文書名與其在經營Zappos的理念之一相吻合。

  Zappos的成功秘訣就是給顧客帶來“無敵式用戶體驗”,美捷步被三次寫進了哈佛商學院的教案,有媒體總結了六條它的成功經驗:

  1. 豐富的產品選擇

  在Zappos的網站上,共有1200多個品牌,20多萬個款式,400多萬鞋,足以讓絕大部分的人都能買到自己喜歡的鞋,這是任何一家購物中心都無法實現的。

  2. 一雙鞋子有8個角度的照片

  從2008年開始,美捷步的每種顏色和風格的產品都有8張照片,顧客輕易就能清楚、完整地看清楚整雙鞋子,還包括了鞋子的詳細說明。

  3. 快速便捷的送貨體驗

  美捷步的倉庫通常有120萬雙鞋,而且倉庫是在美國快遞巨頭UPS的機場附近,一天24小時、一周7天運作。雖然承諾4天內送達,但客戶往往第二天就能收到他們想買的鞋。

  4. 買1雙,送3雙試穿,365天免費退換

  每一位顧客在美捷步購買一雙鞋子,會收到3雙一模一樣的鞋子,顧客可以在試穿之後,保留最合適的一雙,其他兩雙退回來,而且免郵費。而且,在365天內,如果你對鞋子有任何不滿意,你都可以無條件退換,同樣免郵費。

  5. 90天延期付款

  在美捷步買鞋,顧客最晚可以在購買後90天才付款,再加上365天免費退換貨,顧客買鞋可謂毫無心理負擔。

  6. 變態的客服

  假如你在美捷步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鞋,客服會至少為你提供3個同類網站(甚至包括競爭對手),讓你找到自己想要的鞋子。除了買鞋之外,美捷步的客服還能為顧客解決所有問題——有顧客打電話來,說很孤單想聊聊天;有顧客打電話問,明天和女生約會該穿什麽樣的衣服……想聊什麽就聊什麽,想聊多久就聊多久,通通沒有問題,最長的一次甚至聊了6個小時。

  美捷步的退貨率高達25%,再加上變態的客服,每年美捷步就要在這上麵支出近1億美元。但美捷步從不打廣告,其75%的顧客都是回頭客。這些回頭客的交易額是新客戶的15倍,維護成本卻隻有新客戶的1/6。

  到了2004年,紅杉資本再一次被謝家華的項目吸引,向Zappos注入了1000萬美元風險資金。這一年,Zappos的銷售額達到了1.84億美元,成為網上最大的鞋類銷售商。到2008年,這一數字已達到10億美元。

  CEO謝家華希望保持對公司的控製,但以紅杉資本的麥克·莫裏茨為首的投資者,擔心Zappos的現金流,他們開始對謝家華施壓:“如果業績不改善,董事會就會炒了我,然後任命一位一心看重利潤的新CEO。”

  最終,決定將Zappos賣給亞馬遜,並要求Zappos保持獨立性。

  後來,謝家華在《我為什麽賣掉了 Zappos》裏詳細闡述了來龍去脈,不妨一讀,以作緬懷,或對創業者有用:

  那是2005年夏天,我已經向 Zappos 傾注了5年心血和全部積蓄,最後總算走上正規。Zappos 在線銷售鞋類和服飾,我們和競爭對手不同的地方是,我們將公司文化放在首位,我們對自己的員工很好,為他們購買了100%的醫療保險,在他們個人的發展上 投入巨大,我們的客服不單單是傳統的呼叫中心,他們擁有更多的自由,通過這些,我們可以為客戶提供比我們的競爭對手更好的服務,更好的服務換來更忠實的用 戶,為我們帶來更少的市場開支,長期的利潤,以及快速的成長。這些方法十分奏效,到2005年,我們的銷售額為3億7000萬美元,進入全美增長最快的 500家公司。那時我們還沒有盈利,但已經接近突破點,我們的銷售額正在快速攀升。

  與此同時,我們將我們所有錢用來賣鞋子,但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賣各種東西,Zappos 成為了和 Virgin 一樣知名的品牌,我們當時計劃在2010年銷售額達到10億並上市。

  關於我們公司文化,有一件事可以證明,2005年,Amazon CEOJeff Bezos拜訪 Zappos 總部,我認為,我們是一家領先的在線鞋類銷售公司,如果將 Zappos 賣掉,我們的品牌和文化就會消失,因此,我告訴 Jeff,不管他們出什麽價錢,我們都不賣。

  四年以後,Amazon 再次登門

  四年以後,Amazon 再次登門,我的第一反應仍然是,不。2005年來,我們的銷售額穩定增長,到2008年,年銷售額已經達到10億美元,比最初計劃提前了兩年,我們現在已 經盈利,我們公司文化更加強勢,和以前一樣,我們希望獨立運作並爭取上市。然而,我們的董事們有他們的打算,盡管早期的 Zappos 主要由我自己出錢,我們後來還是從別的投資者那裏拿到數千萬美元的投資,包括來自Sequoia Capital, aSilicon Valley風險投資商的 4800萬美元。和所有投資商一樣,Sequoia 希望得到實質的回報,如果他們肯等上幾年,等經濟複蘇了,會更好,然而,經濟低迷以及信用危機使 Zappos 以及我們的投資者處境維艱。

  那時,Zappos 需要一億美金周轉資金,但我們和銀行的貸款協議要求我們每月都達到一定的銷售額和利潤,稍有偏差,銀行都可能拒絕給我們貸款,現金流問題理論上有可能把我 們壓垮,2009年初,已經沒有多少銀行甘願為我們提供上億美金的貸款了。

  這不是我們唯一的現金流問題,我們的信用額度基於我們的資產,我們可以從銀行借到相當於我們庫存量 50% 到 60% 的現金,然而我們的庫存估值並非基於我們是花多少錢進的,而是基於假如我們破產,這些庫存能收回多少錢。隨著經濟惡化,我們的庫存在貶值,意味著,即時我 們完成了銀行規定的銷售額與利潤,我們也很有可能貸不到貨款。

  這些問題和我們的經營沒有關係,但讓我們的股東感到緊張,一些董事將我們的公司文化看做我的一個社會試驗,這我並不同意。我認為擁有正確的文化是一 個公司最重要的事情,然而董事們持相反的觀點,他們認為一個公司應該將精力首先放在賺取利潤上,賺到錢之後再為員工做一些事情。董事們的意見是,我的社會 試驗可以給公司贏得很好的公共關係,卻並不能推動業務的發展。董事們要求我,或者任何別的 CEO 將更多時間用在賣鞋上,不要老想著員工的快樂感。

  從某些層次,我同情董事們的處境。然而問題是,如果我們改變目前的公司文化,從短期看,我們的財務狀況會改善,我們的銷售也不會立刻受到衝擊,但從 長遠看,我們已經創立的所有東西都會坍塌。

  2009年初,我們陷入困境,因為我們的股東背景很複雜,雖然我持大股,董事們不會強迫我實現將公司賣掉,但在我們的5人董事會中,隻有 CFO 兼 COOAlfred Lin認可我的公司文化。這意味著,假如經濟繼續惡化,董事會可以將我炒掉,另聘 CEO。雖然這種危機感並不明顯,但我感覺已經在向那個方向發展了。

  那是我和 Alfred 倍感焦慮的一段時間,但我們之前更艱難的時光都過來了,這隻是我們遇到的另一個挑戰,我們開始思考出路,我們自然不想賣掉公司,對我們來說,Zappos 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是一種使命的召喚,於是我們做出了決定,回購我們董事會成員的股權。

  那大約需要2億美元

  在尋找新投資者的時候,Amazon 找到了 Alfred 再次談到收購 Zappos 的事,雖然這對我來說不是最好的出路,但 Amazon 對於我們上次提出的,要求 Zappos 獨立運營的想法似乎更開放了一些,而且,Amazon 出的價非常高,我們對股東們的信托責任要求我們不能對這個出價置之不理。

  4月份,我飛到西雅圖,和 Jeff Bezos 談了一個小時,我給他演示了 Zappos 的公司文化,將近結束時,我談到了社會幸福感,以及我們如何更好地服務客戶和員工。

  突然,Jeff 說,你知道嗎,人們很不善於預測什麽讓他們快樂,我正在播放下一張幻燈,便說,看上去你很善於猜測下一張幻燈片是什麽樣子,那一陣過後,時間開始變得愉快 起來,很顯然,Amazon 開始認同我們的公司文化和強勢銷售。

  不過,我還是有很多擔憂,Jeff 做生意的方式和我們很不同,Amazon 靠的是低價,Zappos 卻從不在價格上競爭。如果 Amazon 接到了太多客戶電話,他們就會研究是什麽地方出了問題,或許是產品的描述讓用戶困惑,他們會解決這些問題以減少用戶的電話並繼續保持低價,而在 Zappos,我們認為,和客戶之間充滿人性和情感的溝通是我們提供服務的最佳方式。

  但和 Jeff 交談後,我認識到,我們和 Amazon 之間也有共同點,Amazon 為了客戶無不用其極,甚至犧牲短期的利潤,Zappos 擁有相同的目標,我們隻不過在如何實現方麵有不同的方法。

  我離開西雅圖的時候,確信 Amazon 會是 Zappos 更好的合作夥伴,我們的董事會希望立竿見影,而我們希望創辦一個久遠的公司並傳播快樂。同 Amazon 在一起,相信 Zappos 可以繼續建設它的文化,品牌與快樂,我們會感到自由。

  和 Amazon 的談判隨後便開始了

  Amazon 一開始希望使用現金,但在我們看來,那太像將公司賣給他們了,我們提議換股,Zappos 的股東可以拿自己的股權換取 Amazon 的股權,我們的這樁交易更像聯姻,就像夫婦兩人將銀行存款放到同一個賬戶上。

  6月,Amazon 正式提出以股權交易的方式收購 Zappos,我們的董事會7月20日投票通過。我們說服 Amazon 讓我們自己發布這個消息,於是在7月22日中午,在股票交易市場停止交易前的大約一個半小時,我們公開宣布了這一消息。我站在我們的50個高層員工前,解 釋了為什麽要這樣做,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又一次感到了公共演講時的那種緊張。

  我講了半個小時,讓他們和他們的下屬解釋,一切都不會改變,他們不會丟掉工作,Zappos 的文化還會繼續成長,不同的是,我們現在可以做一些新事情了。

  一開始,屋子的所有人都感到緊張,一些人以為我要離開公司,慢慢地,我看到人們臉上的緊張情緒在消融,他們回到了座位,叫來他們的下屬,告訴他們發 生了什麽,一個小時內,所有人都回去工作了,半路,我聽到員工們說能擁有 Amazon 的資源是多麽讓他們高興。兩天後,我將我們拉斯維加斯的團隊召集到一起,那時我們有700人,在一個會議中心,向他們回答了更多問題,人們都很興奮,我感 到似乎又踏上了新的征途。

  10月1號收購完成

  這次收購估值12億美元,我們的投資者 Sequoia 得到了2億4800萬美元,我們的新董事會成員現在包括我,Jeff,兩個 Amazon 的新成員以及另外兩個 Zappos 的舊成員。作為 CEO 我每季度向委員會報告,Zappos 需要完成一定的銷售額與利潤,和之前的董事會不同,我們新的委員會似乎理解文華的重要,事實上,Amazon 的一個派發中心最近開始嚐試 Amazon 版的 Zappos 文化,他們向為不滿意自己工作而離職的人支付2000美元。

  另一方麵,Zappos 繼續獨立運營,我們有一份文件,確認了Zappos 文化的獨特以及 Amazon 保護這種文化的職責,我們把 Amazon 看作一個巨人顧問,幫助我們實現一些東西,比如,重新設計我們的倉儲係統。

  2010年的第一季度,Zappos 淨銷售額上升了 50% ,我們新增了幾百個員工,這讓 Amazon 很高興,但也遇到了新挑戰,我注意到,午休時間,不同部門結伴出去閑逛的人沒以前那麽多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開始研究員工的關係,他們登錄自己電腦的時候,讓他們看一幅其他員工的照片,問他們對這個員工的熟悉程度,選項包括,“見麵 打過招呼”,“一塊出去閑逛”,以及“我們會成為好朋友”。我希望知道公司內部跨部門關係的情況,並計劃開一個課程,我希望更多員工成為好朋友。

  這隻是我們強化公司文化,讓員工感覺更快樂的一小部分,我們現在有接近1800名員工,我覺得,Zappos 證明了,一家公司在變大的同時未必一定迷失自己,即使在它被收購的時候。



lurenjia2014 發表評論於
億萬富翁在員工的地下室裏因火災死去,到底是怎麽回事?想不出來那個場景。
zhuniang 發表評論於
Sad!
在2020快要過去的時候,卻匆匆走了許多人,沒能看見新的一年。
願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非常聰明,有才幹的一個人,才46歲,為他難過。再次讓人感悟到所謂“人有旦夕禍福”。

安息吧。
長島阿美 發表評論於
好震驚遺憾,當你買他的自傳,被他鼓舞。 RIP
My2Centss 發表評論於
太可惜了,華人中之豪傑也。RIP........
茅山道士 發表評論於
RIP
unipeak99 發表評論於
RIP
老子說兩句 發表評論於
這也體現了現在發財的都是高級投機倒把,不管在美國還是在中國。要關心的是,鞋類設計和製造這些實體是不是賺錢了?
bullmax 發表評論於
這種死法很詭異
from中國 發表評論於
美國房子的基本都是一層兩層、臥室都有窗戶,發貨難道逃不出來嗎?估計是醉酒,有可能謀殺。
LLC 發表評論於
這個網站的鞋全是別人試穿過退回去的。
雲一片 發表評論於
意外得有點詭異啊
zjymjl 發表評論於
火勢每7秒擴大一倍,不是那麽容易逃生的
令胡衝 發表評論於


確定是意外嗎?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難道沒有火警設施。不是每個房間都要求裝的嗎?他那麽有錢不會不裝的。難道有其他原因?被捆綁了不能逃?
January2016 發表評論於
有老婆孩子嗎?誰是遺產最大受益人呢?
January2016 發表評論於
沒安裝火災報警器?進行屍檢了嗎?
63戒 發表評論於
這麽優秀的華裔, 難過, RIP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想不明白年輕健康的大活人能被火燒死, 從二樓跳下來就是了。 唉。 太可惜了! RIP!
WeThePeople 發表評論於
RIP 將東方人性溶入企業文化,這是西方投資商掌控的企業中所稀缺的
Gingerflower 發表評論於
烤箱用的時間長了,舊了,有的會自燃,要及時更換烤箱。
truth_hurts 發表評論於
據悉,他應該是感恩節去康州探望家人時發生了火災。他自己平時住拉斯維加斯。
行者陌言 發表評論於
正當年, 太可惜了! RIP!
中mei2001 發表評論於
真太可惜了!欣賞他的公司文化理念!
nyfan 發表評論於
2020 hai要帶走多少生命?!
gamlastan 發表評論於
RIP!!他是精英。早在2005年就買他家的鞋子。。當年對他的經曆印象非常深刻。46歲也隻是當今人生的一半啊。。哎。。。。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很年輕, 太可惜了.
hombre 發表評論於
太可惜了! RIP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現在男的亞裔上哈佛不容易。寫個blm不一定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