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封城之下:一個剛退燒的武漢人這樣說…(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20年1月23日10時起,武漢“封城”。

在大多數武漢人生命中,這是第一次關於“封城”的記憶;在大多數中國人記憶裏,這恐怕也是第一次直麵“封城”二字。

(image)

工作人員正在捆綁柵欄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在武漢江漢路步行街上,隻有零星幾家店鋪開著門,少有路人經過;武漢天河機場、漢口火車站、公交車總站、地鐵口,廣播裏播放著停運通知,退票處不時有旅客辦理退票,有些戴著口罩推著行李箱的旅客,本來計劃著回家過年,“封城令”後,他們站在火車站門口,望著圍起來的柵欄發呆……

紅星新聞記者采訪了幾位或是身在武漢、或是心在武漢的人們,講述他們此刻的故事。

一個身在武漢的襄陽人:

我一個人在這裏,剛給家人打了電話報平安

“武漢封城的消息是真的,我可能過年回不來了。”這是29歲的襄陽男子宋先生得知武漢“封城”後,給母親在電話裏說的第一句話。

上午10時許,紅星新聞記者撥打宋先生的電話,一直占線。40多分鍾後,終於撥通。“剛才在給我媽打電話,報平安。”宋先生說,“爸媽都在襄陽。我一個人在武漢。他們擔心我的身體,叮囑我出門一定要戴口罩,穿暖和點,別感冒。”

(image)

武漢地鐵關閉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所幸宋先生目前一切正常,沒有發熱、咳嗽等症狀。早晨8點,他一起床就用家裏的溫度計給自己測體溫,36.5℃。測體溫,近來已成為宋先生的日常,“每天都要測”。這個新習慣並未讓這個青年人的情緒平添緊張,“測體溫之前,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近日,宋先生供職的銀行開始測體溫,“進門時,用紅外線測量儀測體溫,每個科室也發了一個。我自己家裏也有溫度計”。

8點20分,宋先生去了趟超市,“本來沒打算在武漢過年,所以很多東西都沒準備”。昔日繁華的武漢街頭,已人跡寥寥。大部門小店都陸續關門了,隻有超市開著。很快,他接到科室領導微信通知,今天的上班取消了。一路上,人們幾乎都戴著口罩。

如果沒有這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此時,他應該正聽著黃家駒的《光輝歲月》收拾行囊。晚上8點,一列高鐵會把他載回一別數月的襄陽,他就能吃到爸媽親手包的豬肉蘿卜餃子。

“之前擔心的是,火車站人多、列車比較封閉,怕被感染。但沒想到會封城。開始聽說時還不太相信。”宋先生坦言:“後來在網上看了一些消息後,還是比較能理解。”

宋先生供職的銀行給全單位職工發放了醫用外科口罩。“每人一包,大家都戴上了,”宋先生回憶,“都比較謹慎吧,也願意戴。”

兩年多前,宋先生從襄陽來到武漢。一路上,鱗次櫛比的高樓和車流讓他過目難忘。新的生活剛剛開始,他不確定自己的未來是否會一直和這座城市有關,“感覺留在武漢的機會不太多,因為這裏的競爭和生活壓力比較大”。

真正讓宋先生對這座城市有歸屬感,是來武漢一年半後,他轉正了,“開心呀,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父母”。彼時他完全沒料到,一年後,他會和許多漂在武漢的異鄉人一樣,見證這座城市和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戰鬥。

而這,並未讓他萌生去意,“我還會繼續在這裏,這應該隻是一個階段性的事件”。

當紅星新聞記者問及宋先生接下來的春節如何自處時,他笑道:“減少出門,一般會在家裏,應該不會和朋友聚餐了,就刷刷網頁吧。”

一個剛退燒的武漢人:

下樓遛狗也不會去了,我隻想在家不發燒就好

從19日發現自己發燒開始,武漢網友餃子就沒有再去上班,“單位從很早就開始搜集員工的體溫信息,每天我們都要報備兩次體溫情況”。

發燒後,餃子開始在家自行隔離。因為CT顯示心肺正常,所以餃子沒有被當作疑似感染者收治。

(image)


武漢青年路,路上的行人和車輛很少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3日淩晨3點,餃子看到了手機上關於武漢“封城”的消息。“我把媽媽叫醒,告訴她封城了,她很淡定,但我很害怕。”這幾天,因為發燒,餃子每天都奔走在家和醫院兩點。餃子用自己的手機打車軟件試了一下,從武漢市第七人民醫院到武漢市洪山區中醫醫院,預估車費18元,顯示:“排隊12人,預計等待51分鍾。”

23日,“封城”消息下達的一大早,餃子步行去醫院打針,餃子的媽媽去了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食材,“漲價了,媽媽買了一點菜苔和西紅柿17元,主要是菜苔漲價了,從3元漲到了6元。”從醫院回來的路上,餃子觀察了一下這座熟悉的城市,路上基本看不到出租車了,隻有私家車呼嘯而過,打開手機叫車軟件,等待時間越來越長,但路上依然有老年人沒戴口罩,或吸煙或遛狗。

在打針之後,餃子退燒了,這個好消息並沒有讓餃子開心太久,“我剛剛收到消息,我的表哥被診斷為肺炎……獨自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家裏有父母妻兒,不敢回家”。

退燒之後的餃子,打算這個春節不出門,“連下樓遛狗我也不會去了,讓狗狗在家裏的廁所解決問題,我現在隻想在家裏不發燒就好”。說著,餃子又給紅星新聞記者發來一張她的寵物微信群裏的聊天截圖,大家正在討論著關於“武漢加油站要停業”的謠言……

一個普通的武漢市民:

除了采購物品盡量不出門,口罩也沒有漲價

1月23日,武漢市民胡先生站在自家陽台上,看見附近店鋪相繼關門,來往車輛呼嘯而過。他明顯感到街上已空蕩蕩,往年在舉家團年時才會呈現的場景,今年提早了兩天。

(image)


江漢路步行街,少有行人路過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9歲的胡先生大學畢業來到武漢工作定居,隨後將父母接過來住,一家人近幾年都在武漢過年。胡先生說,發生疫情後,公司在19日給全體員工分發口罩並要求他們必須戴著,還通知將提前一天放假。

21日傍晚6時許,看到有關“勤洗手”的相關宣傳後,胡先生決定去購買洗手液和板藍根。他來到家附近的超市,發現顧客比往年同期少了一些,其中半數人都戴上了口罩,大家交談、行動也透露著謹慎,“在櫃台挑東西,大家會自覺隔開一點,超市工作人員也沒有像往常一樣擁上來推銷”。

接著,胡先生去了四家藥房,他在備忘錄裏仔細記錄著:“葉麻店、創業街周邊藥店的口罩、酒精均已脫銷,工作人員表示明天會有貨到……板藍根、白醋之類物品仍然有充足在售貨物;感冒類藥品即將售罄;洗手液銷量驚人。”

23日上午,有關武漢“封城”的消息鋪天蓋地,眼看著家中口罩所剩無幾,胡先生在網上下單了兩百多個口罩。抱著一絲希望,他還跑去樓下的三個藥房,發現口罩已補貨,並告訴身邊人:“光穀大道地鐵站C出口這家藥店還有大量口罩在售,沒有漲價,但他們七點關門。”

胡先生告訴紅星新聞,現在全家人除了采購物品盡量不會出門,日用品、藥品也可以在周邊超市、藥店購買。

一位武漢的前媒體人:

急救人員上車出診那一瞬間,我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得到“封城”的消息,是淩晨5點多,王先生發現手機上有多個未接來電,都是媒體的小夥伴們打來的。

第一反應,他打開手機在網上買了些蔬菜、水果,菜品還算齊全,幾乎沒有斷貨的,雖然送貨時間隻能選擇23日下午5點之後。

當了十幾年記者,這次雖沒有采訪任務,但他還是想一探究竟。

上午10點,武漢的封城令生效。王先生去了第一站——陸軍總醫院,也是武漢市新型肺炎定點治療醫院。發熱門診被安排在了院外,幾名保安手持體溫測量儀,把守在進院的幾個通道。他站了幾分鍾,進出的人也就兩三人。

(image)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10點20分,陸軍總醫院門口的公交站,有五六名乘客在等車。人們帶著口罩,互相保持距離,望著車行的方向,一輛613路公交車駛來。按照相關規定,武漢的地鐵、公交10點停運,這或許是停運前最後一班613路。人們陸續上了車,司乘均戴著口罩,其他與平時無異。街上的人不多,路過一個果蔬店,人們陸續拎著大包小包出來。

11點,王先生趕到了另一個定點醫院,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同濟天佑醫院。急診室外,一輛急救車送來了病人,兩名醫護人員穿著白色連體防護服,戴著口罩和防護眼罩。另外幾位醫護人員穿著藍色後係式防護服。

一位醫護人員告訴王先生,一周多之前,他們已經這般全副武裝,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沒幾分鍾,救護車拉響警報,載著這些醫護人員,奔赴下一個需要他們的地方。他們關上車門的一瞬間,王先生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進入門診大廳,有醫護人員在門口測量體溫,就醫的病人並不多。一樓的兒科門口,僅有兩三名患者在排隊,這與之前擁擠的情況完全不同。

路上的車輛很少,武漢貌似從未有過這樣的空曠。但有一段路,四五個車道全被堵死,行駛非常緩慢。堵車的路段超過五六百米,原來是前方加油站排隊加油的車堵住了車道。加油站所有加油機均開通,等待加油的人們從車裏探出頭,張望著……

11點18分,王先生收到了武漢石油公號的通知,稱春節期間武漢地區所有加油站將正常營業。

一個要途經武漢回家的人:

爸爸,我掉頭回北京了……

作為一個落戶在武漢的孝感人,湖北也是小程的家鄉,即便得知已經“封城”,但對團圓的渴望驅使著他回家。

1月23日中午11時,小程來到北京西站,手邊的行李箱中裝了滿滿一袋口罩,從醫用護理口罩到N95口罩,應有盡有。除了口罩,免洗洗手液也必不可少,光是這兩樣東西便占了行李箱的半壁江山。

(image)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2日,小程用了三個小時收拾行李,一些衣物來來回回放進去又拿出來,就是不知道應該拿什麽衣服,才能盡可能少接觸病毒。

進入北京西站大廳,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帶上了口罩,人們顯得慎重而小心。小程乘坐的這趟高鐵,終點站就是武漢。上車以後,他發現僅自己所在這一截車廂的上座率仍然有80%以上。整個車廂內,大概90%以上的人都帶上了口罩,坐在小程身邊的一位小哥甚至帶上了兩層。

路上,單位領導打電話讓小程征求一下家裏人的意見,就說今年在北京過年了,也提醒家人注意防護。經過一番心理鬥爭,小程最後跟家裏打了電話:“爸爸,不用來接我,我掉頭回北京……”沒有太多解釋,父親非常痛快地答應了。

在鄭州站,小程買了調頭返回北京的車票。轟隆隆的聲音依舊,和來時一樣的風景從他的另一側掠過,車廂廣播傳來了新年的背景音樂……

紅星新聞記者 藍婧 沈杏怡 彭莉 羅丹妮 嚴雨程

編輯 張莉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周8皮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7:25:17
因為要節能所以內循環。對新鮮冷空氣加溫顯然要比對已加溫的”舊”空氣耗油或耗電。酒店如此,飛機客艙也是如此——因為乘客以休息為主,二氧化碳濃度稍高一點兒也沒關係。定時少量補充艙外空氣即可。隻有架駛艙的空氣是實時外循環——保障駕駛員的注意力。
---------------------
不懂不要胡說八道,所有酒店無論哪個星級,其客房通風係統的進氣口必須連接直接抽取新鮮空氣的新風係統,其排氣必須連到煙霧及蒸汽排放係統徹底排放掉。為了節能搞內循環?有沒有搞錯啊,再黑心的酒店也不敢這麽幹好嗎,一方麵空氣淨化的成本遠高於空氣加熱的成本,另一方麵,隻要有一位住客得了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甚至哪怕抽個煙,那全酒店的住客不都遭殃啦。至於飛機上之所以50%的空氣內循環,是因為高空缺氧和空氣稀薄,無法靠抽取新鮮空氣滿足全部呼吸需求。
垢房者 發表評論於
還是要像當官的那樣多幾套房,以後自我隔離也方便
周8皮 發表評論於
樓下theriver1 解釋得不對。
因為要節能所以內循環。對新鮮冷空氣加溫顯然要比對已加溫的”舊”空氣耗油或耗電。酒店如此,飛機客艙也是如此——因為乘客以休息為主,二氧化碳濃度稍高一點兒也沒關係。定時少量補充艙外空氣即可。隻有架駛艙的空氣是實時外循環——保障駕駛員的注意力。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喪事一定要辦成喜事。歲月依然靜好,韭菜依然深愛著鐮刀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人生的一種經曆,很寶貴, 將被記入曆史!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佚名未名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4:32:24
不評判住酒店的行為,但...酒店的通風係統都是管道連著的。
--------------------------
你恰恰講到要點上了。酒店的通風係統都是外循環的,就象汽車的外循環通風一樣。這是酒店達標的一項重要指標。隻有飛機裏的空氣是部分內循環的(因為高空缺氧,一半來自機艙內的循環空氣,所以飛機裏很容易傳播)當年正是因為非典病毒在不通風的空間裏最容易傳染和駐留,而住家公寓幾乎都沒有通風設備,所以當年非典毒王們傳染最多的地方除了醫院就是住家的公寓大樓。
WWTP 發表評論於
千萬千萬控製住了,不然沒法回國了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現在是太平年代 ,怎麽弄得人心惶惶,好像戰爭年代走難一樣可怕。美帝的原子彈還沒有落到頭上,領導們就不見了。
DumbGoose 發表評論於
一城有難,應該全國支援。僅就物資而言,武漢地界內人口過千萬,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包括醫藥衛生用品在內的物資消耗會有多麽大。

全國支援,中央政府應該是責無旁貸的組織者和協調者。

要想有效地組織和協調,最有效的做法之一,是成立一個臨時的辦公室或者小組,臨時地專門負責這件事情。但是,還沒有聽說有這樣一個臨時辦公室或者小組成立。

佚名未名 發表評論於
不評判住酒店的行為,但“他隻要一個人呆在酒店房間裏不出來,吃飯靠送外賣或親人遞送,就能做到完全隔離。”是不對的。酒店的通風係統都是管道連著的。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最搞笑的是樓下讀書行路的建議:“自己住家裏,讓家庭成員住酒店或者住到親戚朋友家。” 怎麽保證家庭成員就都是健康的?萬一有潛伏期呢?非常時期,親戚朋友敢收留肺炎病人的家屬嗎?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3:26:47
樓下的意思是可以禍害酒店裏的人? 正確的做法是去市政府,如果不幫你解決醫院床位問題就不走。
-----------------------
你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理論上“肺炎確診患者到哪裏都是禍害人”,現在的問題是在哪裏禍害最少的選擇。醫院沒條件當然就不給住院,患者當然隻能選擇住酒店或家裏。你以為住家裏就害人少嗎?中國的住家都是公寓樓,非典毒王們傳染最多的地方除了醫院就是住家的公寓樓,非典時期隻要一個大樓有一人傳染,全樓的人都要被隔離(禁止外出,吃飯有專人送外賣)!相比之下,非典時期凡是把自己關在酒店房間裏的人,傳染的人群相對要少得多,畢竟麵對麵接觸的人要少得多。
pop4 發表評論於
“正確的做法是去市政府,如果不幫你解決醫院床位問題就不走”

直接抓起來單獨關牢,尋釁滋事。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正確的做法是去市政府,如果不幫你解決醫院床位問題就不走。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樓下的意思是可以禍害酒店裏的人?
0101011 發表評論於
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2:14:12
“我剛剛收到消息,我的表哥被診斷為肺炎……獨自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家裏有父母妻兒,不敢回家"

這怎麽可以呢?酒店不是傳染麵積更大嗎?我的天哪。
............
一百個死三個,運氣不會那麽差吧。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XiaoL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2:25:28
被診斷為肺炎不住醫院住酒店?
---------------------
你沒看相關新聞嗎?所有發燒病房的床位都滿了,肺炎確診患者隻有出現互相呼吸困難的情況才會被接收,否則就被要求回家“自我隔離”。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2:56:00
住酒店??八成沒告訴酒店吧。正確的方式是自己住家裏,讓其他家庭成員住酒店或者住到親戚朋友家。
-----------------------
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人家父母妻兒全住在一起的家庭經濟條件會好嗎?全家住酒店和自己一個人住酒店,費用一樣嗎?人家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裏,與住在家裏相比,哪個更接近住院的效果?
神迷 發表評論於
春節時刻,真是很淒涼的感覺
lzh0007 發表評論於
沒有武漢人的武漢如此美麗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住酒店??八成沒告訴酒店吧。正確的方式是自己住家裏,讓其他家庭成員住酒店或者住到親戚朋友家。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2020-01-23 12:14:12
“我剛剛收到消息,我的表哥被診斷為肺炎……獨自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家裏有父母妻兒,不敢回家"
這怎麽可以呢?酒店不是傳染麵積更大嗎?我的天哪。
-------------------------------
你表哥做得完全正確。他隻要一個人呆在酒店房間裏不出來,吃飯靠送外賣或親人遞送,就能做到完全隔離。他如果住在家裏,就很容易把自己的父母妻兒全染上,除非親人都搬到外麵住。
duty 發表評論於
得看是什麽肺炎,按常情大部分患重感冒和肺炎的患者不是武漢新病毒肺炎。
XiaoL 發表評論於
被診斷為肺炎不住醫院住酒店?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我剛剛收到消息,我的表哥被診斷為肺炎……獨自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家裏有父母妻兒,不敢回家"

這怎麽可以呢?酒店不是傳染麵積更大嗎?我的天哪。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Disease and medical treatment are scientific category, there is no need to be sentimental and there is absolutely no need to make rumor and spread it. Blaming government? Oh, give me a break, Did the Government want it happened? Did the government want it to be out of control? Use your butt to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