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食用無限極產品後 1年內被3次下病危通知書(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無限極經銷商楊秀玲、蘇董蓮對我說過最多的話就是——‘你要是買一萬塊錢產品,我就是你的恩人;但你要是買一千塊錢,我就是你的仇人’。當時,我隻認為她們是想要我多買點保健品,沒想到最後真的成了我的‘仇人’。”

12月13日下午,浙江杭州天氣晴朗,但因服用無限極產品,身體出現問題的單親媽媽方湘鈺被病痛折磨得有些憔悴,她獨自躺在杭州蕭山第一人民醫院住院樓的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還必須時刻戴著呼吸機。盡管如此,方湘鈺仍能半開玩笑地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的采訪。

就在過去一年裏,因為心肺功能嚴重受損,方湘鈺經曆了三次住院搶救、被醫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11歲兒子無人照顧,欠下巨額治療費……在和《國際金融報》記者談起過往發生的種種時,方湘鈺難掩內心的痛楚和懊悔。在她看來,上述“噩夢”都始於她在楊秀玲的推薦下,吃了無限極產品。

(image)
1

因爬山結識無限極經銷商

方湘鈺本是陝西人,嫁到杭州後,在兒子一歲時離了婚,隨後獨自在杭州撫養兒子。由於她從小就患有哮喘呼吸道係統疾病,因而平時常會選擇爬山鍛煉身體。也正因為爬山,方湘鈺認識了楊秀玲。不曾想到,這一場相識竟讓方湘鈺原本的生活就此改變。

據方湘鈺描述,楊秀玲有一間“無限極工作室”,專賣無限極產品,對治療哮喘等疾病有良好的效果。當楊秀玲得知其患有哮喘後,就和她聊起了無限極產品,最開始,方湘鈺不以為意,雙方隻留了手機號、加了微信就匆匆分開。此後,隨著兩人通過微信溝通逐漸熟絡,楊秀玲就開始多次向方湘鈺推薦使用無限極產品,並邀請方湘鈺到其工作室參觀。

2018年11月26日,被說服的方湘鈺來到楊秀玲在鎮上的無限極工作室參觀體驗,當時自稱是楊秀玲上級的指導老師蘇董蓮也在。楊秀玲和蘇董蓮稱,不少糖尿病、風濕、哮喘患者在使用無限極產品後康複,並勸說方湘鈺隻要按時吃無限極產品,一定也能治好哮喘。

哮喘病纏身,又加上楊秀玲和蘇董蓮的極力勸說,方湘鈺辦了一張498元的無限極會員卡,又購買了1500元的產品,即“無限極增健口服液、無限極靈芝皇膠囊、無限極牌鈣片、無限極牌常欣衛口服液、無限極潤和津露果汁飲料濃漿”。不過,方湘鈺也留了個心,隻支付了1000元,並稱病情好轉後再支付餘下的500元。

(image)

(image)

“我也知道無限極是保健品,不能治病,但當時還是昏了頭,事後想著就當提高免疫力了。”但令方湘鈺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體狀況非但沒有因為吃無限級產品好轉,反而開始惡化。

2018年12月12日左右,食用無限極產品才半個月,方湘鈺開始出現拉肚子、呼吸困難、耳鳴、心悸、困乏無力等不良反應。在察覺到身體不適後,方湘鈺很快詢問楊秀玲和蘇董蓮是否需要調整劑量,但對方告知不用減量,最好加量吃。於是,方湘鈺開始按照對方的說法加大服用劑量。

2018年12月20日,方湘鈺幾乎已將購買的產品吃完,但不良反應並沒有減輕,反而逐漸加重。據其描述,當時,她的臉和腳都開始浮腫,並伴隨著心悸、心跳加快和呼吸困難。

彼時,蘇董蓮還在勸說方湘鈺繼續食用無限極產品,並多次拒絕送方湘鈺去醫院,還上門勸說其繼續購買產品,表示如果不接著吃就會前功盡棄,每月至少要吃1萬元的無限極產品,連吃三至五個月才會有效果。《國際金融報》記者通過蘇董蓮發給方湘鈺的聊天截屏注意到,蘇董蓮稱,“產品吃下有反應是好事,絕對不會吃壞了,一個月至兩個月是最難受的,過了這段時間就會慢慢的輕鬆。”

(image)

(image)

當記者追問其在出現不良反應時有無服用醫院開的藥時,方湘鈺表示,自從開始吃無限極產品後,就沒有繼續吃藥,原因是楊秀玲和蘇董蓮稱醫院的藥和無限極產品不能同時服用。

2

三次病危、兩度協商

在出現嚴重不良反應且沒有就醫的情況下,方湘鈺在2018年12月24日因呼吸困難被緊急送往蕭山區第一人民醫院搶救,醫院當時出具了病危(重)通知單,顯示心肺功能嚴重受損,難以恢複。

“當時,經過呼吸機、氧氣、激素和大量抗生素藥物的全力救治,我才脫離生命危險,還住院半個月,出院回家後也是活動受限。”方湘鈺回憶起第一次病危時仍心有餘悸,“雖然我曾經有哮喘和支氣管擴張病的病史,但平時身體還是很好的,接送孩子上學的同時,還可以打點零工補貼家用。自從吃了無限極產品後,哮喘病複發並加重,甚至出現了其他疾病,每天需要靠吸呼機的氧氣和每月3000多元的藥物才能維持生活。”

據稱,方湘鈺第一次病危後,就向無限極方麵投訴了此事。當時,無限極總部派了上海分公司一位名叫呂曉偉的工作人員負責處理。不過,呂曉偉也是經銷商,並非無極限公司內部人員。最後,呂曉偉出麵跟楊秀玲和蘇董蓮進行溝通調解協商,認定這兩人在銷售中存在虛假宣傳,誇大療效,在服用後出現不良反應還讓加大服用劑量方麵存在過錯,需要賠償方湘鈺1萬元,不過要想拿到這個賠償,方湘鈺需要簽一個收據。

方湘鈺提供的收據內容顯示:“因吃無限極產品導致本人住院所產生的費用一萬元整由負責方楊秀玲、蘇董蓮兩人共同承擔,今雙方協商達成一致,以後身體有問題與楊秀玲和蘇董蓮和無極限公司無關。”這份收據的日期為2019年1月17日。

(image)
“當時,我欠下了很多治療費,借款人在催債,況且我又一個人拉扯孩子,經濟拮據。為了先拿到1萬元,我無奈同意簽下收據。”方湘鈺表示,她其實並不認同收據中“和無限極公司無關”的說辭,認為無極限讓她簽下該收據的目的是想撇清責任。

自第一次被下病危通知後,方湘鈺稱,一直是靠呼吸機和氧氣以及中西藥陸續在治療。時隔大半年後,其病情再次惡化。2019年11月7日,方湘鈺因呼吸衰竭再次入院搶救,經無創呼吸機、高頻氧療以及激素和抗生素藥物等治療後,於2019年11月19日出院。

(image)

方湘鈺告訴記者,從2018年12月24日被送急診搶救入院治療到至2019年11月28日為止,因住院(包括吸氧,醫藥費)總共花費10多萬元,若再加上在家請護工費、營養費、誤工費,共計近30萬元。

可就在計算完這大半年來的賬後不久,方湘鈺又躺進了病房。

12月1日,方湘鈺再次進醫院進行搶救,同時被下發了一年來第三次病危(重)通知書。根據方湘鈺提供的醫院診斷證明書,方湘鈺被診斷出支氣管擴張伴感染、支氣管哮喘急性發作、阻塞性肺氣腫、慢性肺源性心髒病、心功能不全、呼吸衰竭。醫院給出的治療意見為:患者反複支擴感染,呼吸衰竭,無創呼吸機應用,建議肺移植。

(image)

最近一次的醫院診斷說明,方湘鈺提供

(image)

最近一次的病危(重)通知單,方湘鈺提供
 

方湘鈺認為,其病情加重的禍根就是聽信無限極經銷商吃了無限極的產品,無限極經銷商也存在產品虛假宣傳、誇大療效以及不專業指導服用的問題。

(image)

據稱,今年1月24日,方湘鈺再次打電話給無限極總部反應情況,並與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員約定1月25號下午和經銷商代表溝通調解此事的補償方案。按照方湘鈺的說法,後經無限極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員和經銷商代表溝通調解,認定經銷商存在虛假宣傳,誇大療效,超大劑量指導服用等過錯,讓經銷商賠償醫藥費、營養費、護工費等共10萬元。

不過,方湘鈺稱,在溝通過程中,無限極公司一直不承認自己的過錯,而是把責任全部推給了經銷商。由於此事給其帶來的傷害並非10萬元所能彌補,她沒有同意這個賠償方案。

自此之後,無限極公司沒有再進一步主動聯係方湘鈺溝通此事,並開始對方湘鈺冷漠處理,“找各種理由推卸責任,一拖再拖,態度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也不再提起之前溝通說要補償我的10萬元。”方湘鈺表示。

方湘鈺稱,目前楊秀玲的無限極工作室已經“人去樓空”。

3

無限極:一直尋求妥善處理

12月13日晚間,《國際金融報》記者撥打了經銷商楊秀玲和蘇董蓮的電話,但均未有人接聽。

隨後,記者撥通了呂曉偉電話,對方表示自己以前也是經銷商,但因為此事已經身心疲憊,去做其他生意了。至於何時不再做無限極,呂曉偉沒有回答。關於目前無限極是否與方湘鈺仍在溝通中,以及是否有了結果,他表示並不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據呂曉偉稱,當時,公司督促他去解決相關問題,他自己拿出1萬元給了方湘鈺。這和方湘鈺的說法並不一致。方湘鈺表示,1萬元是楊秀玲、蘇董蓮所給。關於這一點,《國際金融報》記者尚未得到楊、蘇兩人回應。

而就方湘鈺提到的10萬元相關協議書,呂曉偉稱,當時,恰逢無限極陝西事件被曝出,因此公司想盡早平息方湘鈺一事,但方湘鈺沒有同意。呂曉偉還提到,彼時方湘鈺索要的金額較大。至於此後進一步的事情,呂曉偉表示“不要再問”。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2019年1月份,在方湘鈺和無限極經銷商首度協商解決問題期間,認證為“幼童疑因無限極致心肌損害事件當事人”的田淑平在今日頭條上爆料,在其3歲女兒被診斷為幽門螺杆菌感染後的服藥期間,結識了無限極某指導老師樊某(一名無限極陝西經銷商),並在後者推薦下給孩子每日大量服用8種無限極產品。但是,田淑平女兒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而且還在加重,被多家醫院診斷為因“藥物蓄積,濫用藥物”導致患有佝僂病、肝損害、心肌損害等病症。

這一事情曾遭立案調查。此後,無限極公開承認,公司存在經銷商管理製度不完善、主體責任不明確,對經銷商誇大、虛假宣傳行為查處不力,對私自製售、傳播、使用誇大、虛假宣傳違規資料的行為監管薄弱,同時對消費者的投訴處理方式單一、人文關懷不足等問題,並稱教訓深刻。

那麽,在方湘鈺這一事件中,經銷商是否存在誇大、虛假宣傳行為?

12月13日,無限極方麵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稱:“公司已關注到方女士的相關情況,自2019年1月以來,公司已與方女士進行了多次溝通,針對方女士多次變化的訴求,公司一直尋求妥善處理。”無限極方麵還表示,本著尊重事實、不回避問題、維護消費者權益的態度,公司第一時間敦促經銷商溝通,並積極推動和促進事件的處理。

但關於經銷商是否存在問題以及無限極有無針對涉事經銷商進行核查等,截至記者發稿前,無限極方麵並未給出回應,僅表示“將就此事後續同記者進一步溝通”。

4

律師:企業有培訓和監督經銷商義務

無限極是李錦記健康產品集團旗下成員,成立於1992年。官網顯示,無限極是一家從事中草藥健康產品研發、生產、銷售及服務的現代化大型企業。

天眼查顯示,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有3條曾因產品責任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的法律訴訟信息,2條曾因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的法律訴訟信息,均發生在2014年-2019年間。

在這5項訴訟中,有2項原告撤回起訴,另外3項訴訟中,原告稱因使用了無限極銷售或生產的產品,身體受到傷害。不過,判決書顯示,由於原告訴求證據不足、原告不能證明無限極提供的產品存在缺陷等原因,無限極沒有受到處罰。

去年底,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保健食品生產經營企業電話營銷行為管理的公告》,指出保健食品經營者以電話形式進行保健食品營銷和宣傳時,應當真實、合法,不得作虛假或者誤導性宣傳等。今年1月8日,包括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在內的13個部門在全國範圍內啟動了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的“百日行動”。

無限極方麵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今年響應“百日行動”,公司展開自查自糾,推出了專項整改“十項措施”和針對誇大虛假宣傳的“十二個嚴禁”,在各方麵都加強了對經銷商的管理力度。

一位不願具名的法律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企業對旗下經銷商以及直銷員有培訓和監督的義務。一旦經銷商出現問題,企業也需根據相應的過錯承擔一定責任。

不過,有醫藥領域人士向記者指出,在很多保健品的維權案件中,消費者往往需要證明身體狀況和所服用產品有直接關係,但相應的取證難度較大。

之前的權健案例上,就有一位相關方麵律師向記者表示,“當事人缺乏證據,小孩原本也用了其他醫療手段,所以很難認定權健有什麽責任。”

方湘鈺也告訴記者,她曾經希望給自己治療的醫生開一個身體之所以突然惡化的原因診斷說明,但醫生以“身體的狀況是複雜的”等類似原因拒絕了她。

上述不願具名的法律人士告訴記者,方湘鈺的遭遇並非個例。在其研究的近兩百個消費過保健品受害人的案例中,消費者的共同之處在於:很容易聽信保健品能包治百病的虛假宣傳。她直言,保健品市場日益繁榮,在消費者對“保健品”存在較高的心理預期,而法律對受害人保護的不夠完善、對企業的處罰力度不足的背景下,整個行業亂象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