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褲子大”學渣向女生的表白

(2022-06-05 20:41:00) 下一個

【科大瞬間】“褲子大”學渣向女生的表白

第175期

李愛民807

【作者導讀】“褲子大”是中國科技大學合肥話的諧音,地球人未必知道,但是合肥人一定都曉得。此前我曾寫過1980年考入“褲子大”後艱苦學習的情況。作為一名“學渣”,當時一門心思想著千萬別掛科,爭取順順當當地畢業,找女朋友的事情根本不敢想。

1980年秋入學不久趙鋼學長幫助作者拍的校園留影。所穿工作服是作者母親下基層搞“三同”工廠發的。

那時我們“褲子大”女同學比例非常少,就全校而言估計連七分之一都不到,有的班好幾十位同學中隻有兩三位女生。我深知在這種激烈的競爭環境中,一名不折不扣的學渣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而且那時的女生比較喜歡多才多藝的男生,會寫詩的,會吹拉彈唱的比較容易得到女生青睞。會打球的也不含糊,我們同係的77級學長王曉鬆,排球打得好,就特招女生喜歡,據說就連外校的女生也會跑到我們學校看他打球。

相比之下,我啥都不行。如果搖滾先驅崔健早火幾年,沒準兒我還有點兒戲。可惜80年代初是美聲和民歌的天下,我這種隻有音量沒有韻味的嗓音完全沒有展示的機會。而且那時受歡迎的男士或者屬於日本影星高倉健那種老成持重型表情嚴肅、愛玩兒深沉的,或者屬於唐國強、朱時茂那種外表英俊型,一看就是正麵人物的那種。而我則正相反,屬於葛優、陳佩斯的角兒,看著不那麽正經,還是個話癆。如果《頑主》早幾年問世,對我或許也是利好,但是那時比現在還強調“正能量”。我是要才沒才,要型沒型,想讓女生注意,真是難於登天。

1983年秋,一個在校園最早穿西裝的“褲子大”男生,女生能看得上才怪。那套西裝據說是我姥爺1949年以前買的。

我唯一的優勢是有點兒自知之明,因此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誰是校花什麽的,我基本不關心。

大約90年代後期,褲子大校友在中科院懷柔幹部管理學院組織過一次校友活動,有幾十人,分了好幾桌。那天81級的校花蒞臨,但是到得晚了一些,她進門時原本熱鬧的飯桌頓時安靜下來,因為逆光,一開始我看不清是誰,我看著同桌幾位校友的眼神,知道來了一位超級尊貴的嘉賓。待她入座主桌後,我覺得眼熟,便壓低了聲音悄悄地問了一句:誰呀。我這一問徹底打破了寧靜,就像捅了馬蜂窩,飯桌上立刻炸了窩,有人指責我裝,有人甚至懷疑我是不是褲子大的,我成了眾矢之的。我一個勁兒的解釋,告知有他們這幫學霸在,美女怎麽可能和我有緣呢,鮮花怎麽插也插不到我這堆牛糞上。最後,大家終於原諒我這個學渣,彼此樂嗬一下,算是放我一馬。

癩蛤蟆不敢吃天鵝肉,但是不排除偶爾也有想吃天鵝肉的衝動。見到氣質優雅的女生,想套近乎的想法在所難免。多數情況我會控製,讓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但是也有一時控製不住的時候,所幸我頭腦還算清醒,實在是想入非非了,我就鬥膽給女生寫信。在我看來,萬一真的天上掉餡餅砸到我頭上,能混個女朋友,即使掛科也認了。相反如果啥都沒有,隻是自己傻癡,女朋友沒撈著,還影響順順當當畢業,那就不劃算了。現在看連找女朋友這種極具衝動的事兒,我都能冷靜地用投入產出比去衡量,如果不做投資真是虧得慌。

我絞盡腦汁把信寫完後,因為“做賊心虛”,會跑到校外的郵筒寄信。信寄出後的幾天特盼著有回信。還好科大女生都比較仁義,不會不搭理,她們會把信原封不動的退回來,稍微溫暖一點兒的還會再加幾句“不可能”之類的詞兒。還好我有顆大心髒,接到退回的信,立馬就不惦記了。

後來我覺得這種方式太麻煩,倒不是舍不得幾分錢的郵票,而是等待的時間比較沒譜。大約在四年級第二學期,我開始習慣在四牌樓的教室自習,有位學妹經常坐在我的旁邊,時間久了難免想入非非。為了盡快做個了斷,我索性把學妹約出來,直截了當地說了企圖。學妹開始一臉蒙圈,然後委婉地表示拒絕。我也知道結果就是如此,非常淡定地表達了歉意,然後徑直回到教室,整理好書包挪到另外一間教室繼續看書,好像什麽都沒發生。這是我向科大女生最後一次的表白。

現在回想,我應該感激當初被一次次的拒絕,這種經曆讓我一開始就遭受挫折,精神上受到曆練,否則在後麵的成長中再遭受打擊,沒準兒會得個抑鬱症啥的。給科大女生寫的那些信我還曾經珍藏過,雖然不是啥念想,但畢竟是曾經的青春經曆,可惜

幾次搬家找不到了。我家領導曾經看過那些信,我被她好一頓奚落,顛三倒四,詞不達意,不被女生拒絕才是不正常的事情。要不是她肯收留我,估計我會在追女生的道路上不斷地碰壁,躁動的心無處安放,悲涼地做著孤魂野鬼。

【作者補記】這篇短文寫完已經好一陣子了,忙忙叨叨忘記發了。今天是開學第一天,特貼出來分享。希望後生們可以像我一樣的厚臉皮,別把被女生拒絕特別當回事兒。沒有追求到心儀的女生,絕不意味著世界末日,千萬不要以為上帝為一位男人隻準備了一位女人(反之亦然)。在組合樂隊時,不同的配器演奏出的味道各有不同。一個男人和不同的女人組合在一起,也是這樣。不同的組合,演繹出的韻味不同,盡管音色不同,但是一樣優美動聽。我們更應該相信 “上帝為一個男人準備了不同的女人”,錯過一個,上帝還為你準備了其他的。當然,我絕不是鼓勵到處沾花惹草或不珍惜機會,隻是想說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隻要保持自信,未來生活一定是美好的。

我就是這樣的過來人。

2019年在我妹妹女兒婚禮上與我家領導合影時做的鬼臉。在我家領導麵前我永遠可以肆無忌憚的搗亂。

編輯:沈濤,劉揚

排版:許讚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