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李政道的戀愛故事

(2022-04-11 19:41:41) 下一個

科大瞬間季承 第158期

1946年秋,20歲的李政道進入芝加哥大學的時候,給自己製訂了一個十年奮鬥的規劃。他暗下決心,不在學術上取得大成就,不會過早地搞戀愛、結婚。可是,十年為期,似乎太長了,所以在這一點上,他又給自己放寬了期限——25歲以後可以開始考慮。

  

李政道入學後不久,由於他有雙份獎學金,經濟上比較寬裕,便買了一輛二手小轎車。1947年夏天,他和楊振寧、淩寧開著這輛二手車去西部旅行。除了在大峽穀遇險的故事以外,李政道還記得一個有趣的細節。在出發前,楊振寧提議他們三人按比例出錢,把那部車子買下來,等到回來的時候,再由李政道一人出錢把車子買下。李政道未做過多的思考,同意這樣做。

 

李政道買車當然很受同學們的歡迎。因此,李政道便經常要滿足要好的同學們的請求充當他們的司機。其中,最有戲劇性的便是開車去看女學生。那時,去美國留學的中國女學生很少,男學生很難找女朋友,一旦聽說有新的女學生來了,便要去看看。

  

1948年聖誕節前夕,李政道的朋友黃宛請他幫忙到火車站接他的朋友淩寧的妹妹。黃宛是從中國來美國學醫的,他的朋友淩寧的妹妹叫南希·淩,是從堪薩斯州哈維埃爾來芝加哥度假的。李政道欣然從命。

  

李政道和淩寧到了火車站,發現,除了淩寧的妹妹外,一同到達的還有一位中國女學生。這位不速之客的中國女生,身材苗條,端莊秀麗,十分嫵媚漂亮。李政道見了,心裏不覺一動。人們通常說的那種“一見鍾情”、“心有靈犀一點通”、“觸電”等現象,都在李政道身上發生了。

  

那位女生姓秦,芳名惠箬,是南希的同學,她是陪南希到芝加哥來度聖誕節的。但是,人們並沒有料到,在那短暫的見麵時刻,發生“一見鍾情”的,並不止是李政道和秦惠箬二人。不知是什麽力量,南希·淩的心裏也發生了“一見鍾情”的感覺,對來接他的那位中國小夥子產生了突然性的好感,李政道當然沒有覺察到。

 

李政道接完人回到了自己居住的芝加哥大學國際學生公寓休息,可是不知道為什麽,他竟然無法入睡。他覺得今晚他的精神有點異樣。細考究去,發現是那位女生秦惠箬的身影總在自己腦海裏,拂拭不去,欲罷不能。

 

李政道對這種感覺很陌生,但又很新鮮。他暗自想:這難道就是愛的啟蒙嗎?

 

李政道抑製不住這種特別的感覺,就跑到黃宛的宿舍。黃宛對李政道說,這次南希來芝加哥度聖誕節,目的之一就是找個男朋友。他進一步說,南希對李政道的印象不錯,有意和他交朋友呢。這使李政道大出意外,因為他對南希並沒有什麽心動之感。當時李政道對黃宛說明,他的意中人是秦惠箬而不是南希。

 

此後,李政道一反他在找女朋友上的“超然態度”,也忙碌起來了。他積極地參加各項活動,對兩位姑娘表現得十分殷勤。二位姑娘很快結束了在芝加哥的度假,回哈維埃爾去了。

  

愛情的種子已經撒下,在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顆。但是,它們如何萌芽成長,情形卻大不一樣。

 

秦惠箬原籍甘肅天水,後來遷居江蘇無錫,後又遷居上海。秦惠箬在上海讀的是教會學校。在讀高三時,她聽說天主教堂的牧師在物色人選赴美國留學,她便去找這位牧師要求去美國留學。她的要求居然得到了牧師的首肯。

 

1947年7月,秦惠箬搭乘輪船赴美留學。秦惠箬的家庭出身和所受的教育,決定了在她的身上具有中西文化兩方麵的特點。這次去芝加哥度假,她雖然深為李政道的熱情而受觸動,而且在內心裏也有某種異樣的感情浮現,但她仍深藏不露,表麵上表現得很平靜。她在等待著事情的發展。

  

南希姑娘從芝加哥回哈維埃爾之後,心裏對李政道的印象,很快就變成了奔放的激情。

  

李政道在巧遇秦惠箬之後,覺得無論從哪一方麵想,秦惠箬都完全合乎自己的理想:一位東方式的姑娘,美麗、含蓄、熱情、持重。他決定向她“進攻”。這時,李政道又去征求黃宛的意見。黃宛建議他:不要猶豫,立刻行動。於是,1948年初,李政道給秦惠箬寫了第一封求愛的信。

  

秦惠箬對李政道有好感,當她接到李政道的信時,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在芝加哥,李政道等待秦惠箬的回信已如“熱鍋上的螞蟻”,甚至已經顯得身體消瘦,精神不振。這甚至引起了他的導師費米的注意,便悄悄地問楊振寧:“李政道最近瘦了許多,注意力也不集中,是不是經濟上遇到了什麽困難?”

  

其實,這個時候,李政道已經接到秦惠箬的回信,信裏雖然沒有做出什麽許諾,可是卻邀請李政道在五月去參加聖瑪麗學院舉辦的盛大舞會。這本身就是一個信號,李政道為此興奮不已。他立刻著手實施兩項計劃:一是減肥;一是學習跳舞。按說,李政道那時並不很肥胖,可是卻有“小胖子”的綽號,他覺得這對於爭取秦惠箬的愛情不利。減肥的確有了結果,這就是為什麽費米都看出來李政道消瘦了的原因。

  

至於跳舞,這對李政道說來比減肥困難更大。他的家庭雖然富裕,但他成長的環境哪裏允許他學跳舞?一向辦事認真的他,參加了亞瑟·默裏·丹斯舞蹈訓練班,認真地學起了跳舞。訓練班的6門課程他都參加,很快掌握了跳舞的基本技法,足以對付秦惠箬邀請他參加的舞會。屆時,李政道前去哈維埃爾參加聖瑪麗學院的舞會。

  

1948年夏天,李政道邀請淩寧和他妹妹南希,當然還有秦惠箬去美國西部旅行。一切準備工作都由李政道負責。李政道有汽車,然後他又購置了野營用的帳篷、吊床、毯子以及充足的食品等。

  

旅行非常完滿,李政道和秦惠箬加深了相互之間的了解,感情逐漸升華,事實上開始了他們之間的熱戀。

 

就在李政道和秦惠箬熱戀的時刻,1950年年初卻傳來了南希自殺的消息。據李政道分析,南希的自殺可能與他有關。自從南希在芝加哥遇到李政道之後,她心裏充滿了對李政道的愛慕之情,但是她的這種愛慕卻沒有得到李政道的回應。在1948年夏季,她接受李政道的邀請,和哥哥淩寧、秦惠箬一起去美國西部旅遊,那時她對李政道還抱有熱切的希望。

 

可是,旅遊結束後,她終究明白了她恐怕是一位多餘的癡情者,決心離開這個令人煩惱的世界。但是她的目的沒能達成,她被緊急送進了維其塔醫院,搶救過來。後來她嫁給了維其塔的一位中國飯店的老板。南希後來成了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動物學教授。

  

1949年11月,秦惠箬得了闌尾炎,住進了醫院。李政道得知這個消息後立即趕到維其塔去,在醫院裏精心伺候。一個月下來,秦惠箬身體康複,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李政道向秦惠箬求愛,秦惠箬也答應了李政道的請求。

  

1949年12月,李政道完成了博士論文的答辯和博士學位的外文考試,到1950年6月才拿到博士學位的證書。

 

1950年1月,費米介紹李政道去威斯康星州約克斯天文觀察站任研究員,在錢德拉斯卡手下工作。這樣,李政道就離開了芝加哥。也就在這個比較動蕩的時候,南希自殺的事情發生了。

 

南希雖然沒有死去,卻抱怨秦惠箬“偷”走了本該屬於她的李政道。秦惠箬受到很大的壓力。她改信天主教,並誠懇地忤悔自己的“罪”。於是,李政道安排了一次特別的旅行來安撫秦惠箬。在這次旅行途中,他們最後確定了結婚的具體日期,並把此決定報告給了秦惠箬的父親。

 

1950年6月,秦惠箬從聖瑪麗學院畢業,李政道和秦惠箬決定結婚,他們的婚禮在芝加哥市政府大廈舉行。然後,他們去威斯康星州的山穀裏度蜜月。

在約克斯天文台工作雖隻有8個月的時間,李政道卻做出了重要的結果。他的一篇論文將白矮星的錢德拉斯卡上限質量極限,從5.6倍太陽質量降到後來公認的1.4倍。

 

錢德拉斯卡非常推崇這一工作。但是,錢德拉斯卡學術權威作風十分嚴重,很難聽進不同意見。李政道的學術思想非常活躍,經常提出新的見解和問題,這使錢德拉斯卡不能容忍。

 

所以,他經常與李政道發生爭執,使得李政道手足無措。李政道覺得這不是他理想的繼續工作的地方。半年之後,李政道離開了約克斯天文觀察站去伯克利加州大學工作,擔任物理係的助教,做研究工作。秦惠箬則去那裏讀碩士學位。

當時正值朝鮮戰爭爆發......迫害華人事件接連發生。加州政府甚至製定了歧視華人的法律條例。李政道夫婦開始住在都朗旅館裏,但是,當他們嚐試去租房的時候,卻遇到了明顯的歧視。沒有人願意出租房子給他們,因為他們是華人。地方法律還規定,不是在美國出生的華人,不能夠在美國擁有不動產。這意味著,他們也不能買房。

 

後來,他們隻好住進了加州大學已婚學生宿舍,那是一種很小的公寓式的住宅。秦惠箬對李政道說,如果他們要組織家庭,要生兒育女,她可不願意讓他們的下一代生活在西海岸這樣歧視華人的地方。

  

1951年春季,加州大學要給李政道一個講師的位子,但是要經過忠誠宣誓,從十個人中間選擇一個。學校認為,像這樣的工作職位,再沒有別的單位會給他。但是,李政道認為這是一種政治歧視,拒絕了這個職位。

  

為了讓李政道充分發揮他的才能,秦惠箬決定放棄自己攻讀碩士學位的計劃。這樣李政道就可以選擇最適合他的工作環境。就這樣,李政道接受了費米的推薦,去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工作。

  

1951年9月,李政道和秦惠箬來到了著名學府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住進了學院的公寓,從此開始了通向諾貝爾獎的科研之路。

 

注:本文轉自《賽先生》從季承《諾貝爾獎中華風雲——李政道傳》一書節選的文章——《李政道的戀愛往事》。本文有刪節。特此鳴謝。

 

 

《科大瞬間》編輯部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黨組組長 回複 悄悄話 比楊老強得多
weibao 回複 悄悄話 閨蜜是最危險的情敵
freemanli01 回複 悄悄話 【1951年7月18日早晨,陽光燦爛,我登上駛往香港的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伯頓夫婦和政道前來話別。照相留念之後我愣頭愣腦地問政道:「你為什麽不回去為新中國工作?」他笑笑說:「我不願讓人洗腦子」我不明白腦子怎麽洗法,並不覺得有什麽可怕,也就一笑了之,乘風破浪回歸一別八年的故土了。 --- 吾寧坤 回憶 李政道送他回國的情景。】

看了吾寧坤的一滴淚,覺得李政道當年就知道有洗腦這個說法,也很神奇。吾寧坤回去也很好,學社會科學的回國也可說是一種經曆。雖然他後來在中國受到的歧視、迫害比在美國多得多,但是寫的《一滴淚》讀來印象至深,讓人佩服的他清明透徹豁達,苦難的環境不一定必然導致扭曲的心靈,還是看自己。
cowwoman 回複 悄悄話 美好的愛情和故事。
福壽裏 回複 悄悄話 甘肅人長得很有特點。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