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小龍蝦宴上,夜話科大未來

(2021-08-08 13:58:06) 下一個

龍蝦宴上,夜話科大未來

董立民 7754

 

中科大北門兩側各有一個小湖,像一副眼鏡,所以又叫眼鏡湖。湖邊小徑蜿蜒,綠 樹成蔭,湖中碧波蕩漾,荷花綻放。是同學們早晨起來讀英文,晚飯後散步的好地 方。 

 
一日黃昏,老CP耳朵上夾著煙卷,嘴裏念叨著:“焓,含含糊糊;熵,傷透腦筋。” 這“焓”和“熵”是熱力學名詞,上午熱力學課時剛學過。
 
CP緩步走到眼鏡湖畔,看見一群同學在湖邊指指點點。他過去一看,湖邊淺水中有 幾隻兩三寸長的水生物,長得像大龍蝦,有兩隻鉗子,隻是太小了。

安徽的小燕兄說道:“這個在我們家叫阿紅。” 旁邊的耀耀接口道:“上海叫小龍蝦, 英文叫crawfish,能吃的!但是我不吃。” 

東北姑娘魏同學也過來看了一下:“這東西啊,在我們那地方叫喇蛄。” 

 
內蒙的徐同學用懷疑的口氣跟了一句:“喇蛄,聽著像喇喇蛄,名字不咋地。這些撈 上來的生物跟食物也能沾上邊?”

 

武漢小學魁躍先弟斜了一眼:“這也能叫‘龍蝦’?我家周圍有不少湖和小溪,裏麵都 有魚。我小時候抓魚上癮,隻要找一個蚌殼打破,漏出裏麵的的肉,然後放在湖 邊。不一會,就像是開水翻鍋一樣,引來無數的魚來吃蚌肉,可輕而易舉地撈起一 整竹簍的魚。魚,吃起來過癮!這東西能擠出多大點肉?” 

 

該去教室圖書館自習了,大家議論一會兒也就散去了。隻有老CP沒走,站在湖邊琢 磨了一下,心裏想著:“老子在家,一隻田雞腿都能下二兩酒,肉少怕什麽,集少成 多。明天是周末,撈一點龍蝦,也可以改善一下同學們的生活。”想罷,快步往宿舍 走去。

 

過了一會兒,天已漸漸地黑了下來。老CP一手拎著鐵桶一手拿著手電筒回到了湖 邊,彎下腰,從水中撈起小龍蝦來。撈了好一會兒,小龍蝦才把桶裝滿了,老CP高 興地拎著桶走了。 

 

老CP一邊往宿舍走一邊想,天色已晚,先找個地方把小龍蝦藏起來,明天再說。自 己的宿舍不行,小龍蝦是活的,也有腥味,到了夜裏小龍蝦鬧騰起來,沒法睡覺 了。這時,老CP想到班長浣大哥宿舍,他宿舍帶陽台,陽台朝北,沒有直射陽光, 桶裏也有足夠的水,可保小龍蝦活到第二天。他宿舍的鄭同學晚上經常在宿舍自 習,現在應該在房間裏。 

 

老CP打定主意,來到浣大哥宿舍門口,敲了一下門。房內無人應聲,用手一推,門 沒有鎖,門被推開了。老CP進去把桶放到陽台上,隨手一帶門,急匆匆趕回教室自 習了。

 

鄭同學,杭州西湖才子,聰明伶俐,腦子反應快,想象力豐富。大家一致認為鄭同 學來科大是進錯了廟門,應該去考電影學院寫寫劇本、學學導演。鄭同學從水房回 來,發現陽台門有一條小縫,覺著奇怪。過去關門時,伸頭往陽台看了一眼,發現 陽台上多了一個鐵桶,裏麵藏著小龍蝦。心裏想著,哪裏來的?天上還真有掉餡餅 的事?臨睡覺前,同學們陸續從教室、圖書館回來了。鄭同學向班長報告了天上掉 下來小龍蝦一事。班長老浣說道:“老CP撈的,上自習時他告訴我了。” 於是吩咐鄭兄弟,明天是周末,想辦法將那桶龍蝦做熟,把大家也叫來一起開一下葷。

 

領了班長的聖旨,第二天下午,鄭同學率先回到了宿舍,正琢磨著怎麽處置這些龍 蝦,斜對門的侯公子手搖著一把紙扇,飄然而入。侯公子本姓黃,河南鄭州的一介 酸儒。別看人長得幹瘦,也曾是鄭州遊泳隊仰泳選手,時常會哼上幾句豫劇朝陽 溝。學校剛剛放過電影《桃花扇》,大家都覺著黃同學舉止頗像電影裏馮喆扮演的 侯公子。於是奉送給黃同學“侯公子”的綽號,有時簡稱公子。

 

公子進門後見到小龍蝦,問道:“這東西是哪裏來的?”

 

鄭兄弟說:“天上掉下來的。” 

 

公子道:“出家人不打誑語。” 

 

鄭兄弟回道:“老CP在眼鏡湖裏撈的,正在琢磨怎麽把它做熟了。”

 

公子接口道:“水裏的東西,應該和螃蟹差不多,蒸也行,煮也可以。”

 

鄭兄弟:“沒辦法燒,上星期,我的電爐被電工班的人搜走了。”

 

公子:“我那裏還藏著一個。" 

 

鄭兄弟說:"快拿來一用。" 

兩人把一個臉盆洗幹淨了,就用來煮小龍蝦。又等了一會兒,估摸著大家快回來 了。先把暖瓶的水倒進盆裏,燒開,再把小龍蝦放進去,片刻之間就煮開了。還有上次出去吃飯剩下的一點白酒,倒了進去,去去腥味。頓時滿屋飄香。這時隻聽得 走廊裏人聲嘈雜,有好些人往這宿舍走來。 

兩人一驚,電工們又來查電爐了?這下如何是好?頓時手忙腳亂。公子不顧文人的 形象,一個踮步擰腰,衝向房門,把身子抵在門上,伸手把門鎖上。大有一夫當關  ,萬夫莫開的架勢。與此同時,鄭兄弟迅速把滾燙的臉盆端到桌子底下,再伸出一 隻腳把熱電爐驅至床下,隨手拿起一個破紙箱擋在前麵。一邊甩著被燙紅了的雙 手,一邊想著,隻要龍蝦在,這手嗎……還真是疼!

宿舍門被推了一下,沒有推開。然後又有鑰匙插入鎖眼的動靜。公子趕快用手攥住 鎖上的轉手。鑰匙沒有轉動。就聽門外有人喊了一句,“鄭兄弟,是我。” 兩人一聽 是老浣的聲音。不是電工!真是虛驚一場。

門開了,但見老浣、建剛帶著一幫食客魚貫而入。老浣一進來就說:“我就知道這時 候龍蝦該做好了,CP到了嗎?” 就聽老CP從門外喊著衝進來:"這是我抓的龍蝦, 主人未到,你們怎麽能就開吃了呢?再說了,我們懶人國的人還沒到呢。"

等了一會,懶人國君臣也到了。大家或坐凳子,或坐床沿,正準備開吃,老浣說 道:“先別急,等一下宇浩,他說要帶瓶酒來。”

鄭兄弟說道:“我這裏已經準備了一瓶了。” 

 
又等了片刻,宇浩帶著酒,一塊來的還有河南老鄉歐兄弟。歐兄弟雖然是四專業裏 年齡最小的,入學時隻有十六歲,長的卻是玉麵長身,相貌俊朗,是個講義氣的朋 友。
 
人到齊了,大夥圍著兩大盆小龍蝦,各自拿出自己的搪瓷杯,宇浩用牙咬開瓶蓋, 給每人斟上酒。大家剛要去拿小龍蝦,準備開吃,公子開口說話:“諸位都先別動,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食不香。老浣、宇浩,你們兩人,一個班長,一個團支 書,來個開場白,給大家講一下吃龍蝦的意義,以及這次晚宴對科大未來發展方向 的衝擊,再展望一下我們今晚的聚會對國際形勢的影響。”
 
大家聽著公子的胡謅八扯,在哄笑中,十指齊動,開始了小龍蝦宴。

酒過三巡,龍蝦將盡。眾人開始海闊天空,談古論今,熱鬧非凡。談論間,老浣話鋒一轉:“前幾天體育組門口有張大字報的事,你們知道吧?”

“昨天看了,多了一些對學校提意見的大字報。怎麽忽然想起貼大字報的?文革後不 是沒人再幹這事了嗎?”宇浩接了一句。

一提起大字報的事,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起來:

“是二專業的那幫兄弟,上體育課時,餘老師教田徑,講一些起跑、途中跑的姿勢。 那幫小兄弟想打球,結果寫了一張大字報,半夜裏打著手電,偷偷地貼到體育組門 口了。給體育組提意見,要求換個老師。”

“是那個一口京片子的餘老師?”

“京片子是蘇老師,和宇浩是老鄉,河南人。那餘老師是教二專業的那位年輕一些的 老師。”

“今天誰去看過大字報了?”

“都去看了,現在老師們都加入戰團了,開始討論回京的事了。”

科大回京可是那年的熱門話題。

1968年,中蘇關係緊張,大戰一觸即發。為了保存共和國的科研力量,很多高校和 科學院的研究所都從北京疏散到全國各地。科大不幸也在被疏散的隊伍之中,幾經 輾轉,最後落戶在合肥。 

合肥是曆史名城,三國演義上麵有一段“張遼大戰逍遙津”就發生在合肥,最為合肥 人津津樂道。但是四十年前的合肥,雖貴為安徽省首府,實乃二流小城,環境閉 塞,僅有一條鐵路連接外部。鐵路至省外班車,每天至京滬各僅限一趟,於生活、 教學和科研多有不便。

一說起科大回京,大家氣氛就更熱烈了。

“回京?沒戲!記得剛入校時,省委書記萬裏來學校說過:科大回北京有什麽好,北 京高校多,哪能照顧過來。在安徽,科大就是獨一份,安徽省的招牌。科大要什 麽,我們安徽省委都會盡力辦到。”

“回京是沒戲,安徽省是不會放手的。”

“現在省委第一書記是張勁夫,他是當年籌建科大的元老,具體操辦的人。為了科大 的前途,說不定回京這事有轉機?”

“也許吧,前幾天張勁夫來科大,在全校師生大會上講起當年辦科大的事,講得激 動,熱了把棉襖一脫,袖子一挽,真是個性情中人。”

“那也不可能!張勁夫是合肥人,安徽省第一把手,先要為安徽省著想。” 

說著說著,大家又扯遠了: 

“聽說我們要安暖氣了?是省委特批的吧?”

“應該是吧,合肥在長江淮河之間,沒有烤火費,沒有省委支持,財政上哪有這筆開 支?”

“聽說合肥市批給科大一塊地,準備擴大校園呢!”

吃完小龍蝦後不久,在1980年8月30日,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修改憲法 的決議,從憲法裏取消四大的內容,即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科大那次貼 的大字報也成了絕響。

學生宿舍裏暖氣,還都是概念股,我們到了畢業時也沒有見到。擴建科大東區嘛, 畢業時遊泳池已經開始挖了。

 
 
原載【科大瞬間】第97期 2019-12-14

文圖編輯:黃劍輝, 滕春暉, 許讚華

排版編輯:俞霄

 

《科大瞬間》編輯部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陶李 8112

陳錦雄 812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163.co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ahhhh 回複 悄悄話 真是把學生慣壞了。教師宿舍沒暖氣,學生宿舍卻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