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我與歐洲小城之緣

(2021-08-13 08:52:34) 下一個

【科大瞬間—副刊】我與歐洲小城之緣

原創 饒寧玲 803 科大瞬間 2019-12-21

第99期

我與歐洲小城之緣

饒寧玲 803

在歐洲的這些年,從求學到工作,經曆了多次跨國遷居,可我一直住在秀美迷人的小城。想來似乎有一種緣分引領著我,與這些小城依次相遇。

我從小便向往能住在桃花源般的小城,寧靜平和,安居樂業。到了歐洲,並沒有刻意的安排,隻是跟隨時間的腳步,無意間竟夢想成真。就跟大家講講我的歐洲小城故事吧。

 

1. 羅斯基勒(Roskilde),丹麥

 

初到丹麥,住在羅斯基勒。我對丹麥的最初認知,源於羅斯基勒給我的印象。仿佛一幅幅畫麵,構成一本精美的畫冊,多年之後依然精彩如初。

羅斯基勒離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約30公裏,是一座古老美麗的海濱小城。出了火車站

右拐,就到了一條石板鋪成的窄窄的步行街,叫Algade。步行街兩旁是小巧玲瓏、溫馨可愛的小商鋪,隨便逛逛不買什麽也很盡興。沿街走過半程,就到了教堂廣場。教堂廣場周末會變成一個熱鬧的集市,果蔬花卉,小吃和工藝品,各種攤點應有盡有。每到周末,三兩好友相約逛街,去購買一周的生活用品。街上幾家超市都不大,物品種類各有特色,價位也略有不同。窮學生的生活需要精打細算,我們常常會跑幾家店,挑每家最價廉物美的貨品買。那時民風淳樸,夜不閉戶,我們在一家店買了東西,裝好包放在門口,再去逛下一家店。每次買完東西,還要去集市解解饞,最後再挨家門口取了包回家,東西從來沒丟過或少過。如今世風不古,人們的習慣也改了,再那樣偷懶,恐怕東西大半會不翼而飛。

羅斯基勒大教堂建成於1275年,氣勢非凡,是最美的教堂之一。來丹麥一定要去看看,可以了解很多丹麥曆史。羅斯基勒曾是丹麥首都,大教堂裏有曆代丹麥王室的陵墓。丹麥王室是歐洲最古老的王室,從公元十世紀的國王Gorm den Gamle 延續下來。史上最輝煌的維京時代,丹麥王國統治了北歐和英國大片疆土。另一個必去的景點是位於海邊的海盜船博物館,那裏保存著一千年前的古海盜船,一定會驚豔到你。

和朋友在羅斯基勒大教堂邊

2. 代爾夫特(Delft),荷蘭

離開羅斯基勒,我來到荷蘭的代爾夫特技術大學繼續學業。一到代爾夫特,就愛上了這座位於運河邊的大學城。古樸與年輕的氣息,在她身上和諧共存。代爾夫特文化底蘊深厚,喜愛繪畫藝術的朋友一定都知道,代爾夫特是荷蘭巴洛克時代著名畫家維米爾的故鄉。同年同月出生於代爾夫特的,還有顯微鏡之父列文霍克(Leeuwen- hoek)。兩位巨匠之間的交往,或真實或想象,讓人們津津樂道。維米爾最著名的代表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收藏在海牙的Mauritshuis博物館。

對陶瓷感興趣的朋友,一定了解Delft Blue陶器。Delft Blue發展於十七世紀,從學習和模仿中國青花瓷起步。去代爾夫特,陶瓷博物館一定不要錯過。

代爾夫特技術大學是荷蘭最古老的技術大學,建於1842年。我在那兒讀完博士。在代爾夫特結識了很多同學和朋友,也得到過很多幫助,最感激的人是Ada。Ada是大學一位教授的夫人,我們相識於一次聯誼會,我倆非常投緣,一見如故。Ada有三個兒子,沒有女兒,她待我如同自己的孩子,還說我讓她感受到有女兒的開心。

一個夏日黃昏,Ada帶著我來到運河邊的一個小廣場,在旁邊的咖啡館坐下。現磨的咖啡散發著香味,我們閑聊著,等待一場露天爵士樂音樂會的開始。小廣場的人漸漸聚集,連運河的小橋上都有人站著,天色也開始暗下來。在那溫柔的夕陽下,我第一次聽到“你的心像風車” (The windmills of your mind),內心的美好無法描述。我愛上了這支曲子,後來也聽過很多不同版本的演繹,可最打動我的還是第一次在代爾夫特運河邊,那個不知名的爵士樂隊的演奏。“你的心像風車”的旋律,融合在那個黃昏的氣味和光影裏,不斷在記憶中重現,讓我重溫那一刻的美好。

離開代爾夫特,Ada和我的聯係持續了很多年。後來再也得不到她的音訊,我時常想起她。她現在該有八十歲了,願她還健在,一切安好。

代爾夫特Delft運河 (圖片來自網絡)

3. 歐登塞(Odense),丹麥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丹麥第三大城市歐登塞。稱歐登塞為小城似乎不太公平,但她具有典型的小城氣質,溫馨宜居,一切都近在咫尺。

也許大家對歐登塞不太熟悉,但如果被告知這是童話作家安徒生的故鄉,大概就會對她有一個童話般小城的想象,不再覺得陌生。的確這是個名副其實的童話之城,來過歐登塞的人都會留下這樣的印象。來歐登塞遊覽,安徒生故居和博物館,以及安徒生公園是首選之地。安徒生公園有一處雕塑取材於童話故事《野天鵝》,講的是一位公主拯救她的十一個王子兄弟們的故事。這並不是安徒生童話中最廣為人知的故事,但其中的手足之情實在令人動容。

位於歐登塞南郊的鄉村小鎮Nr. Lyndelse,是丹麥作曲家Carl Nielsen的出生地。Nielsen是一位多產作曲家,有多部交響樂,協奏曲,室內樂,歌劇和大量藝術歌曲作品。他的作品生前沒有得到應有的認可,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因指揮家伯恩斯坦介紹才得到傳播與讚賞。我個人很喜歡他的第五交響曲,如果有興趣,建議聽聽 Nielsen創作於1921年的這部代表作。或者在春天來到Nr.Lyndelse聽聽他同年創作的頌歌“菲茵島的春日(Fynsk Fora?r),你會真切感受到自己置身於音樂所描繪的田園風光之中。

另外,如果有時間,特別推薦去一下歐登塞南麵30多公裏的橡樹林城堡 (Egeskov slot.) 她的圓形雙塔非常獨特,周圍的花園和植物園也很漂亮。

從初見到現在,很多年過去,歐登塞已成為我的第二故鄉。對於我,她是幾乎可以被定義為家園的地方。

作者在安徒生故居旁

歐登塞的安徒生公園

橡樹林城堡

4. 斯文堡(Svendborg),丹麥

斯文堡位於丹麥中間的Fyn島南部。與丹麥很多城市地勢平坦不同,斯文堡城裏高低起伏,更具立體感,而且有很美的海灘、漁港和周邊小島,是丹麥最美麗的城市之一。

剛到歐登塞工作時,在斯文堡住了一段時間,住在附近的同事每天開車順路帶我上下班。多年後又在斯文堡的一家小公司工作過一陣,大多數同事都是當年的老同事和朋友,和老板也很熟。夏天遇見好天氣,又不太忙時,老板心血來潮,中午請大家吃比薩,然後下午就放假去航海,繞Fyn島一圈,大家喝喝啤酒聊聊天,特別開心。每到這時,就覺得老板很可愛,幾天前被逼得熬夜的抱怨一筆勾銷。

斯文堡城中一角

斯文堡港口(圖片來自網絡)

5. 特隆赫姆(Trondheim),挪威

特隆赫姆是挪威第四大城市,大小和歐登塞相仿。我曾在那兒工作半年,非常懷念那段時光。那時家在歐登塞,周末才趕回去,平時住在一個氛圍像家一樣溫馨的酒店裏。酒店大堂更像普通人家的飯廳,隻是大些而已。每天下午可以自己做Waffles華夫餅,大堂彌漫著甜香味。傍晚回到酒店,和同事朋友們邊做華夫餅邊談天,一天工作的疲憊頓時消散了很多。

特隆赫姆的舊港口曾經是髒亂差地帶,後來經過很成功的改造,成為非常怡人的餐飲休閑去處。酒店離公司很近,每天步行路過港口,再過兩條街就到了。我常常不知不覺慢下腳步,享受那一段路程,假裝自己是個逍遙自在的遊客。

特隆赫姆的水上木屋

6. 施塔法(Sta?fa),瑞士

過了半年,公司從特隆赫姆搬到了瑞士蘇黎世湖邊的小鎮施塔法,我開始了丹麥和瑞士之間長達三年的國際通勤。每隔一周,趕在星期五下午從蘇黎世飛回哥本哈根,星期一大早再趕頭班飛機回蘇黎世。

蘇黎世湖邊的每一個小鎮都美麗迷人,我也住過好幾個小鎮,最熟悉的還是施塔法。每天午飯後結伴去山坡散步,腳下是一片片葡萄園,從山坡一直延伸到下麵的蘇黎世湖邊。天晴時能見度高,可以看見遠處阿爾卑斯山的群峰,美不勝收。

我是個方向感很差的人,很容易迷路,但在瑞士,這從來都不是問題。隻要認準往下的方向,就可以找到湖邊,方向的疑惑頓消,豁然開朗。後來回到丹麥,沒有了第三維的參照,我辨別方向的能力頓時又回到從前

施塔法

7. 拉珀斯維爾(Rapperswil),瑞士

在瑞士工作的最後一年,住在小城拉珀斯維爾郊外一個叫Gasthaus Weinhalde的小酒店裏。酒店每一間房我都住過,每天晚餐也基本坐在餐館裏同一個位置。酒店老板和老板娘又能幹又隨和,和久住的客人相處如朋友。老板也是餐廳的主廚,聽起來好像很業餘,實際上這是一家米其林一星的餐館。那一年我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晚餐都在這家米其林餐館享用,這裏的所有菜品我都很熟悉,包括換季時更換的新菜品。如此奢侈的經曆今後不會再有。剛查了一下,這家有三百多年曆史的小酒店和餐館已經關掉了,真是可惜,讓人傷感。

拉珀斯維爾在蘇黎世湖最南端,沿湖的鐵路線到了那兒就到了盡頭。在那個小火車站車,會有一種到了天涯海角的感覺,而且這一定是人間最美的天涯海角。

拉珀斯維爾的美很難形容。在我的心目中,她是最美的小城,無與倫比。山水之美,在拉珀斯維爾如此和諧交融,美到你不想讓她改變一點一滴,因為一切都剛剛好。去過琉森的人一定會想,再美的小城也美不過琉森。也許的確如此,但拉珀斯維爾才是我的夢中之城,她給我的親切感和歸屬感是獨一無二的。曾經打算長久搬到瑞士居住,就選拉珀斯維爾城郊一處依山傍水的老木屋。這個夢想沒有實現,但我時常會惦記著下次什麽時候能回到蘇黎世湖邊,回到我的夢中之城拉珀斯維爾。

拉珀斯維爾

注: 文中所有圖片除注明外,均來自作者私人影集。

文圖編輯:許讚華,況敬雷,張家幹

排版編輯:俞霄

《科大瞬間》編委會
許讚華 803|劉揚 815
黃劍輝 815|滕春暉 8111
餘明強 9115|陳風雷 786|沈濤 822
Jay Sun 8364|吳鈞 898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公眾微信號:USTCMoment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zhirui 回複 悄悄話 歐洲城市風景看起來挺漂亮的, 可是目前的歐洲已經被難民和穆斯林搞的一塌糊塗, 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