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莊老師,潘老師和我

(2021-08-12 15:41:24) 下一個

白大偉 814, 8110

以下文章來自“思想的遠行,作者白大偉”

幾周前我大學同班同學發了篇文章,講與研究生導師莊老師的情誼。這讓我躍躍欲試,也想寫寫莊老師。可惜莊老師並不是我的研究生導師,我的研究生導師是易老師。
但現在要湊熱鬧,我必須寫莊老師,而且我與莊老師也是情深誼長。易老師呢,我以後慢慢寫,那可是我的嫡親老師。至於潘老師是誰,容我慢慢道來。

中間是當年的莊老師,很時髦,其他是我同學

話說那年,也就是公元1986年,我大學畢業,當然我的同班同學也都大學畢業。這是廢話,但似乎也是富有詩意的一句話!那一年不知為什麽,科大獨出心裁,說是不用考研了,學習成績還行就可以直接讀研,當然還得有學校或研究所要才行。我的分數還行,但並非被人追被人搶的那種,需要稍稍做點努力。

我這人到目前為止,學東西還算是隨心所欲。哈哈,這是吹牛,其實不少是受社會影響。我這人興趣太廣泛,很容易隨社會影響而波動,自己還以為是隨心所欲呢。

高考那時因為物理時髦,自己物理也不錯,所以就學了物理,而且還必須是近代物理,所以就進了科大四係。入學不久就發現有問題,一方麵我不喜歡實驗,另一方麵我又有了新的興趣。這是看金觀濤等人編寫的“走向未來”叢書所受的影響,比如那本有名的

《GEB——一條永恒的金帶》,講音樂家巴赫、數學家哥德爾及畫家埃舍爾之間的關聯。

叢書中有一本是羅馬俱樂部做的東西,講人口問題,用的是係統動力學工具,不像那本GEB講音樂美術數學關係的,雖然有趣但不是一門學科。係統動力學是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實驗室開創的,我對這個感興趣,通俗易懂,比物理容易懂,感覺有用又有趣。讀著讀著就對錢學森的控製論也有了興趣,對經濟也感興趣,因為隻有十係有類似的課程,我就轉到十係了。

十係叫係統科學與管理科學係,但這一年大多是自動化課程,實驗課還要裝電視機,比物理實驗還讓我提不起興趣。我對這種工程技術的東西一竅不通,頗為沮喪。但對控製論、隨機過程之類的課還是挺感興趣的。總的來說,非常不滿意,大部分時間躲在圖書館裏,看經濟的書,也到書店買經濟類書,主要是波蘭匈牙利那些東歐國家的書。

我有點記不清,是不是在那時還是稍後一段時間讀了匈牙利經濟學家科爾內的短缺經濟學,波蘭經濟學家蘭格的東西,但肯定是類似的東西。反正不務正業跌跌撞撞算是畢業了,成績不那麽出類拔萃,所以這時我就要努努力了。

我去找莊老師,要跟他學管理科學。莊老師也答應了,所以莊老師應該是我的導師。但這時候某研究所來人“搶我了”。哎喲,終於被搶了。我說某研究所,是因為不想把自己的曆史資料公布於眾。這個所來的劉老師跟我聊,問我將來想幹嘛?我不知怎麽就說到麻省理工學院的係統動力學研究室。劉老師馬上就說他們那有個潘教授,目前在麻省理工學院,勸我就跟他,以後去MIT讀。哇,我心潮澎湃了,那不就是“走向未來”叢書裏係統動力學的地方嗎?所以我辜負了莊老師,告別我的母校走了。我對莊老師心裏感到非常對不起。莊老師是上海人,看相片就可以看到他的儒雅。不過,真是不好意思,那個潘教授也是上海人,哈哈,而且也是非常有魅力。大個頭,禿頭禿得像蔣,我在圖書館裏瀏覽他在IEEE上發表的文章,大概也是以貌取人了。

我去了那個研究所,滿懷希望,但非常遺憾,潘老師沒有從美國回來,我也就沒能去MIT,當然即便他回來,我能不能去MIT也另當別論。

我原以為潘老師永遠是一個海市蜃樓的影子了,沒想到幾年以後,我在普林斯頓學習期間與潘老師不期而遇。那時他退休了,與兒子一起住普林斯頓一帶,我們經常見麵,受益良多。

在那個研究所期間,我跟了易老師,湖北人,非常好的老師。至今我們還經常在微信上問好聊天。

至於莊老師,我最後一次見他是在青島。他兼任青島大學管理係主任,1988年夏天,他請北大厲以寧教授和他的研究生一起講課,我也去了。

我在一篇文章裏寫到:

二零零八年, 我第二次來到青島。算起來, 離第一次來這裏正好相隔了二十年! 那時, 我已經從紐約轉到倫敦工作。當出租車從青島機場裏開出來, 在霧中向市區駛去的時候, 我忽然想到, 我用這二十年的時間, 就是繞著地球轉了一圈。

二十年前的那個夏天, 我到青島大學參加一個青島大學管理係莊老師請來的北大經濟學講習班, 老師是厲以寧和他的學生們。學習的內容早忘記了, 隻記得結識了一個從上海交大來的小沈。他和我年紀相仿, 又都剛收到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誌趣相投, 我們倆經常到大海裏去遊泳, 一路上談著將來到太平洋彼岸後的一切。有一次我們采了很多海帶, 拿回學校放在屋頂上曬著, 可惜走的那天匆忙之中我們都忘了帶走這些海帶了。


這個小沈,後來再也沒有他的消息,我甚至不記得他的模樣。我以為是著名的沈南鵬,但人家說不是。

回憶這麽多。得知莊老師八十多歲了,身體有小恙,祝他早日康複。我的老師易老師,潘老師都八十多歲了,祝他們身體健康。

文圖編輯:張家幹, 黃劍輝, 劉揚
排版編輯:俞霄, 吳鈞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