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在科大的名氣中成長

(2020-11-11 18:07:53) 下一個

【科大瞬間】第26期 | 楊著赬 8112

【導讀】

正如本文作者一樣,每個人都有一個難以忘懷的大學本科生活。大學是人生發展的重要階段,這一期間的思維從中學生以幻想為主的模式不斷向成年人沉穩為主的模式過渡,過去五光十色的憧憬逐漸化為真實具體而又充滿挑戰的起點,價值觀也在各種觀點的交鋒中逐步確立。這一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期望與彷徨交替,喜悅與焦慮共存,心智在這種錘煉中走向成熟,為未來的人生道路找到方向,甚至覓到感情歸宿和人生伴侶。

許多學術競賽中所需的競技水平可以通過集訓在短期內提升,唯獨人的心智、思維和價值觀不能通過集訓速成,必須自己走過一定的過程才能獲得真正的成長。包括科大人在內的許多事例表明,當初那些試圖越過這一成長過程的青少年,最後都在人生的某個階段補上了這一課,而補課的代價往往更大,甚至慘痛。所以踏實走好本科期間書本內和書本外的成長之路,對一生至關重要。

一黃劍輝

 

科大今年60周年校慶,總想寫點什麽以示慶賀。但說實在的,我上科大時年僅15歲,渾渾沌沌,前三年很是辛苦,常有找不到北的感覺,後來才稍微開點兒竅。所以覺得大學期間基本沒什麽亮點,反而覺得陰暗沉重,有如合肥的梅雨季節。

上科大之前,從小學習的目標就是學好數理化,早日實現現代化,也常有各種學科競賽。一天,正準備77年高考的小舅回來說,他看到地區數學競賽的光榮榜了,第一名叫陳少平,後來得知他78年考上科大了。到了80年,我們中學的第一名和地區的第一名都上了科大。80年地區第一名叫巫奕龍,他弟弟和我初中同班。科大的名氣吸引著我,於是我高考後成績還行就報了科大並有幸被錄取。

到了科大,同學們個個都是尖子,不少同學還是大城市來的,比我這從福建小縣城龍岩來的見多識廣。很多同學比我大,也比我成熟,在學習、待人處事或自律方麵都比我強。高考前,我為了考上好大學,立誌不看電影電視。考上大學了,首次離家,晚自習的時間常常放任自己去看電影。甚至有一次被我同鄉發現,在圖書館快關門時還幫我帶回了書包。我看完電影跑回去時發現書包沒了,急得要命,幸好同鄉812的張森奎告訴我是他和巫奕龍幫我拿走的。

一天突然聽說陳少平因為種種原因退學了,據說他回龍岩後被聘為老師,但他時不時曠課去參加圍棋比賽,學校怕誤人子弟隻得解聘了他。我猜想他可能和我剛上大學時一樣沒有自律,所以在社會上碰得頭破血流。最近聽了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學華人教授、麥克亞瑟天才獎獲得者Angela Duckworth寫的書Grit: The Power of Passion and Perseverance,深覺興趣和持之以恒的毅力的重要。

不久又聽說巫奕龍不想念物理,想轉校回福建師範大學念中文係,但是沒轉成。於是他退學後重新參加高考,83年考上廈門大學新聞係。我還到廈大找過他,好像是打聽到他的宿舍,但是他不在。感謝微信,和初中同學聯係上了,在群裏看到巫奕龍的弟弟,於是問他哥哥現在怎麽樣了,被告知他哥哥現在是新華社福建分社的副總編,可見科大招的學生的確是人中鳳凰。隻是那時候大家被:“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號誤導,唯數理化為上,不懂得自己喜歡什麽,最擅長什麽,都削尖腦袋要當科學家。所以我很佩服巫奕龍能夠堅持自己的興趣,哪怕離開當時名聲赫赫的科大也在所不惜。我對此深有感觸,於是總和孩子們嘮叨要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擅長的方麵,最好做的是自己既感興趣又是自己擅長的事。

說起退學,為父母一方的確極為憂慮。我笑稱受這兩位學長的影響,科大畢業後研究生上了一年半也退學回家。那時的我受出國大潮的影響,帶著對外麵世界的好奇心也申請了美國學校的研究生。拿到錄取通知和獎學金後,當時已風傳在讀研究生如果自費出國要罰巨額培養費,我於是搶在罰款政策下來之前退學。本來想在北京一邊打工,一邊辦護照和簽證。退學以後發現人一旦成了體製外的人員,要辦任何事都舉步維艱。不得已我隻好回家,把我爸媽著急得差點心髒病發作。他們一直反對我退學,認為好好念完書分配個好單位工作了就滿意了。甚至打當時很貴的長途電話來勸我不要退學。但我堅持自己已拿到錄取通知書,又有獎學金,肯定能走成。回去後,簽證材料因為我父親單位翻譯成英文後郵局以為是別的單位而錯投,遲遲等不來回音,又把我父母急個半死。幸好當時的男朋友後來我丈夫的他已在美國,回來探親並和我結婚。加上雙保險,即使被拒簽也可以辦配偶簽證出去。他回去後把中文地址標簽寄給布朗的外國學生辦事處,我於是也不管寄給我的是IAP-66表格,趕緊去廣州辦簽證。其實我是自費留學,應該用1-20表格。布朗的中國人傳說外國學生辦公室主任是台灣人,故意不給大陸學生辦F-1簽證的1-20表格。我因此後悔莫及,老琢磨怎麽換成F-1,但後來因為8乘8,這些問題都一一迎刃而解,此是後話。

寫到這裏忽然發現自己上了科大,雖然沒什麽才氣,卻沾染了科大人的恃才傲物的習氣,不太懂得感恩。科大待我不薄:1)我在科大認識了後來成為我丈夫的他。我兒子被弗吉尼亞大學錄取後我陪他去看學校,院長在歡迎錄取學生致辭時說:“大家看看你的前後左右,看仔細了,沒準兒若幹年後你的人生伴侶就是其中的某一位呢!”。聽到這,我不禁莞爾,說的可不是當年的剛上科大的我嘛!2)科大當年把好學生盡收囊中的名聲也讓我自我感覺良好,總覺得天生我才必有用,從不懂得害怕,一路勇往直前,雖然自覺有一條道一直走到黑之嫌。

近年來科大受政策傾斜影響,排名不如從前。這和科大本身是公立大學有因果關係。很高興看到事業有成的校友們積極向科大捐贈巨額,為科大吸引人才並提供體製外的可以靈活使用的資金。祝願母校花甲之後重煥青春,培養新一代英才,使中華民族能驕傲地屹立於世界之林。

文圖編輯:徐淼淼,陶李,黃劍輝

排版編輯:許讚華,俞霄

中國科大《科大瞬間》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陶李 8112
陳錦雄 812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公眾微信號:USTCMoment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科大瞬間 回複 悄悄話 歡迎大家閱讀《科大瞬間》博客,並分享體會。希望提醒大家的是,這裏不是討論美國大選政治的地方,我們也樂見華人和校友參與社會活動,服務社會。如果讀者與趙校友有不同的觀點,可以與趙校友在合適的平台進行有建設性的溝通。謝謝大家。
czhz 回複 悄悄話 rock_van 發表評論於 2020-11-12 18:40:41 科大有位趙主席,兒子沒能進藤校告哈佛,應是川粉
--------------------------------------------------------------------
老子告哈佛,耶魯,支持兒子告哥倫比亞,兒子似乎隻會在WXC跟貼控告藤校。這點出息,藤校沒看走眼。
rock_van 回複 悄悄話 o-tree 發表評論於 2020-11-11 20:23:57
據說科大川粉多,不知這位是不是也是川粉

科大有位趙主席,兒子沒能進藤校告哈佛,應是川粉
枕寒流 回複 悄悄話 找人生伴侶還是在上大學的四,五年最合適。希望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能早日解除。這疫情,搞得自由戀愛都成鏡中花了。
guangquan 回複 悄悄話 點讚科大人!
o-tree 回複 悄悄話 據說科大川粉多,不知這位是不是也是川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