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虎”爸教子記

(2020-08-19 14:42:53) 下一個

某日,去超市配眼鏡,坐下沒多久,隻見,候診室進來一位領著兩個男孩的年輕非裔婦女。從外表上看,他們是母子。倆兄弟一個大約六、七歲,一個四、五歲的樣子。看著兩個孩子各自笨拙地拎著個鼓鼓囊囊的超市包裝袋跟在媽媽後麵,朝著我對麵的一排椅子走去,我有點好奇,心想,哪有這樣當媽的,自己空著手,卻讓小孩子拎包?再不然,也可以找個購貨車,把包包放在裏麵推著走嘛,真是的!所以,雖然知道有點不大禮貌,但目光還是不由自主地隨著他們過去。

首先,那位當媽的坐在第一把椅子上,然後,隻見老大把他的包包輕輕放在第二把椅子腳下,屁股一歪,就慫到了椅子上。按照邏輯和順序,老二應跟在哥哥後麵,坐第三把交椅。但是,我錯了。

隻見那小老二把自己的包包一聲不響地硬塞在哥哥坐的椅子空擋裏,做哥哥的隻好一聲不響地站起來,坐到第三隻椅子上,還把自己的包包也輕輕地踢到自己的腳下。而老二,則老實不客氣地背靠著第二隻椅子,屁股朝後一翹,腳尖一顛,穩穩當當地坐在媽媽和哥哥之間。然後,把身後的包包拿出來,塞在哥哥的椅子裏,並使勁地往那邊推,看樣子,想把哥哥擠到第四隻椅子上。而哥哥,這回則不幹了。隻見他,穩穩地坐在椅子裏,低著頭,雙手緊緊地扣住椅子的底部邊沿,雙腳死死地撐著地麵,像隻鬥牛,任憑弟弟怎麽擠兌他,就是不動窩。兄弟倆這樣僵持了幾分鍾後,哥哥實在抵擋不住弟弟的強勁攻勢,乖乖地站起來,把身後椅子上弟弟的包包拿下來,輕輕地放在第二張椅子的弟弟腳下,自己重新坐回去。這時,隻見弟弟敏捷地滑下椅子,迅速拿起地上包包,又把它塞回到哥哥的椅子裏,又迅速地坐回去,又把包包繼續往哥哥那邊推。可憐的哥哥仍然像以前一樣,死死地守護著自己的地盤,也不說話。弟兄倆沉默著來回拉鋸幾次後,“stop it !”隻聽見一聲輕輕嗬斥,從媽媽那頭傳過來。

兄弟倆好像誰也沒聽見,繼續著拉鋸戰。

“I will call your father, he is here!”。媽媽拿出殺手鐧。

“Hello,,,,,,”,媽媽拿起了手機。幾分鍾過後,候診室進來了位看似拳擊運動員的非裔男人,一身短打修閑裝,一搖三晃地經直向第二隻椅子走去。

“糟了,有著這樣的老爸,小老二的屁股即使現在不被按上五個紅手印,也得被拖向牆角麵壁思過”,我想。

見到老爸來了,小老二迅速地從椅子上跳下來,並從哥哥的椅子上拿下自己的包包,老實了。小老大也麵對父親站好。

“What was happened?” 老爸威嚴地在第二隻椅子上坐下,雙手撐著膝蓋,輕聲、威嚴地問。

“I say,”哥哥象在課堂上一樣,舉起了右手,弟弟則把頭扭向別處。

“Shi,,,,,,”,老爸的食指放在嘴唇上。

哥哥閉了嘴,放下手。

“None of your business.”媽媽一伸手把哥哥拉過來,攬在懷裏。母子倆背對著父子倆。

“What was happened ,please?”老爸又重複了一遍,但沒有聽到回答。

“What was happened ?Please,,,,,,”老爸再次輕聲問,同時扳過老二的頭。老二保持沉默,並把頭扭了回去。

“Ok, say sorry to your broth, please!” 父子倆僵持了好幾分鍾,做爸的退而求次之。,

“ Say sorry to your broth, please!!!”老爸堅定地對著老二重複著,聲調沒變。

“Sorry,,,,,,”五、六分鍾後,小老二終於投降。

“Well,would you not to do it again,ok?”老爸的聲音變的好和藹,又沒有聽到回答。

“Say, ok  sir!”老爸對小老二開始進行傳統南方的禮貌教育,小老二繼續保持沉默。

 “Say, ok  sir!” 老爸堅定不移,又重複了一遍。

“Sorry!”五、六分鍾後,小老二終於又投了一次降。

“Good boy!”老爸眉開眼笑,輕輕的摸了摸弟弟的頭,又一搖三晃地出了候診室。

對麵的我,輕輕的舒了一口氣。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