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聞,我思我想

從大陸來到美國,至今在東西方度過的時日大致各半。願以我所見所聞觸及一下東西方的文化和製度。也許能起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個人資料
溪邊愚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美國大選有幾十萬死人投票?說說我在投票站工作的經曆,要冒充可不容易?

(2020-10-05 15:44:03) 下一個

 

特朗普推文說郵寄投票將造成美國曆史上最腐敗的選舉。
 
新澤西州長菲利普·墨菲(Philip D. Murphy)上周宣布,因新冠疫情,今年11月的大選將自動給本州所有選民郵寄選票,普遍允許郵寄投票。另外已經有8個州和華盛頓特區也將采取郵寄投票的方式,估計還會有更多的州跟進。
 
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則表示這樣有利於選民舞弊。特朗普新派任的美國郵政總局局長Louis DeJoy,甚至撤換了20多位總管,還減少郵局辦公時間,取消任何加班,拆除郵箱點,並以節省開支為由撤下了很多高效郵件分揀機。
 
本文根據我在新澤西州投票站工作的經驗和從各方麵了解到的情況,談談在美國選民舞弊到底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真的會出現特朗普所說的投票舞弊嗎?
 
一、在美國,選舉真是一件大事
 
在美國,選舉監督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機製是整個選舉計票過程的每一個步驟都是在兩黨的共同監督下進行,所有選舉工作人員都是從民主黨和共和黨這兩大黨派中挑選,做任何事情必須雙方代表都在場。
 
選舉日那天,對我們工作人員來說是一個馬拉鬆工作日。投票開放時間是早上6點到晚上8點。我們必須5:10就報到,開始布置現場、設置機器。投票站的具體布置都是有要求的,比如從投票站所在建築物的大門開始就必須有明顯箭頭標示,告訴選民去哪裏投票,還必須貼出有多種語言的說明等。投票站附近也不允許有任何競選活動。
 
關鍵是計票部分。凡是與計票有關的東西都上了封條,無論是啟動投票機的鑰匙,還是作為替代機器投票的紙張選票,還是電子計票盒等。從去封條開始,所有的相關東西都不能離開兩黨的同時監督,輪流吃午餐時也必須考慮到不能某個黨派的人同時全部走開。等到一天工作結束,所有人必須在打印出的計票單上簽字後才能離開。所有資料也是必須兩個人一起送去郡計票總部,而且是警車接送。
 

新澤西州投票機是長這樣的,整個顯示選票的部分用布簾子罩起來。一個選民正在投票。(照片由作者提供。)
 
最好玩的是,我們不可以單獨與選民交談。如果哪個選民有問題,需要工作人員進到布簾子遮住的投票機裏麵去指導的話,必須兩個人同時進去。
 
是的,美國人的思維不是設法去尋找“中立”和“公正”的人,而是就讓有黨派意識的人來做,但同時必須有對立麵存在。記不記得電視上報道佛羅裏達州2000年總統選舉重新計票時,每一張選票必須得到共和黨和民主黨雙方的認可,照片上兩個帶著老花眼鏡的人同時盯著一張選票看?那次佛羅裏達的選票的確設計不合理,民主黨吃了大虧。但是,就像其他步驟一樣,選票的內容和設計都是兩黨認可的,民主黨也隻能怪自己參與選票設計的“豬隊友”了。
 
二、因為給奧馬巴捐過款,我成了投票站工作人員
 
我是大概10年前開始在投票站工作的。記得那次收到一封邀請我參加投票站工作的信,我打電話聯係,才知道必須是代表黨派的,對方是負責招聘民主黨的人。我曾經為奧巴馬捐過款。雖然自認為是無黨派人士,但因為在初選時為奧巴馬投了一票,就被自動注冊為民主黨了,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對參與投票站工作感興趣,所以就“認”下這個黨派了。每個工作人員都必須參加過培訓才能走馬上任,每兩三年還要重新培訓一次。一個選舉日的工作可得到200美金的報酬。
 
我們鎮一位白人老居民曾告訴我,這個鎮的大部分選民都是共和黨死黨(他用的詞是die hard republicans)。估計這個鎮裏肯為民主黨捐款的不多,而肯捐款的大概被認為比較可靠,我猜,我就是這樣被選上了。
 
順便科普一下,在美國,加入一個黨不需要任何批準,隻要自己願意就行了。如果說有什麽儀式的話,這個選票登記就是唯一的正規手續了。
 
每次選舉都有初選和普選。初選是每個黨派內選舉,在春季舉行。普選是初選出線的黨派候選人互相對決,選舉日是11月的第一個周二。
 
新澤西州屬於“關閉”式初選,就是初選隻能參加自己注冊的黨派選舉。如果未注冊黨派,可以參加任何一個黨派的初選,但這個投票動作也同時代表注冊黨派,工作人員在發投票卡的同時,會在選民薄黨派欄上標注。如果想換黨派,必須事先更新注冊,不能在投票時改。這種規矩的目的是不鼓勵人們故意到自己的反對黨那裏去做搗亂性質的投票。如果是“開放”式初選的州,則任何人可以參加任何黨派的投票。也有“半開放”初選的州,規矩就是介於“開放”和“封閉”之間,大家自己想象吧。
 
三、每年有幾十萬“死人”出來投票?
 
既然投票管理那麽嚴格,傳說的每年大選日從棺材裏爬出來的幾十萬選民是怎麽回事呢?其實這純粹是謠言。
 
一般選民隻會想到去登記投票,如果搬家去了外州,也隻是在新地方登記,而不會去原來的住處注銷,當然就更少有為去世的人注銷選民登記了,所以選民薄上“多餘的名單”肯定是不少的。但這不是問題,如果有人冒名頂替去投票才會是問題。
 
我在投票站工作,知道要冒充投票不容易。說起來新澤西的規則是非常寬鬆了,選民不需要出示任何證件,隻要報出的名字在選民薄上就行。但舞弊的人必須事先知道選民薄上一個可以冒名的名字,又要找對投票站,還要能夠寫出以假亂真的簽名。我目睹那麽多人一個個簽字,每個人的簽名又都是五花八門,真的很難想象能夠冒名成功的。何況,冒著坐牢的風險,也隻是多了一張票,值嗎?
 
不查證件,不對照片,那麽投票時唯一的核實步驟就是簽名了。不過我們也不負責核對簽名,這是由專門經過訓練的人事後做的。想象一下,如果我們發現來投票的人的簽名與選民薄上的看上去不像,而當事人堅持他就是那個登記的人,誰能夠說服誰呢?美國一般不會把程序設計成往死胡同裏走,而是把問題留給專家,而且是事後做。如果事後核查真的認為簽名對不上,相關人員會設法與那個選民聯係,給對方一個說明的機會。
 
投票站要做的是保證每個選民都有投票的機會。如果有問題,比如名字不在選民薄上,但來人堅持自己是這個按住址劃分的區域的選民,就讓用紙投票。紙投票不會自動計入選舉結果,最後一個個人工處理後才決定是否算合格的一票。這類有疑問的票數非常少,不會影響選舉結果。但這不代表不處理這類投票。更重要的是,這次把問題解決了,下次就能順利投票。不過,實際情況是,大部分人遇上這樣的問題會放棄投票。所以選民薄不漏掉任何人非常重要。
 
四、共和黨抓舞弊抓了幾十年,隻抓出幾十個案例
 
有關選民舞弊的研究,大大小小規模的有很多。所有的研究都證明,所謂的選民舞弊到處泛濫純屬空穴來風。
 
這裏需要說明一下犯錯誤與作弊的區別,嚴格地說,選民舞弊是指有政治目的、明知故犯的錯誤投票。因為不知情做錯事不屬於舞弊範圍。真正的舞弊,少之又少。不信,我們可以看數據。
 

2016年大選日,作者工作的投票站,還沒到投票站開放時間,投票站外已經排起隊伍來了,非常罕見。(照片由作者提供。)
 
共和黨對各種所謂“舞弊”行為抓了幾十年,最終在全國範圍內也隻有幾十個案例。其實,這裏大多數還是不小心犯錯,比如,不是公民的人,在車輛管理局申請駕照時,不小心在登記選票這一項劃了個勾,結果自己都不知道就被自動登記成選民了。
 
有一個案子倒真的是有意為之的兩地投票,還是個共和黨人。他的情況是,在A與B兩個州都有房子,也在兩地都做了選民登記,然後記錄表示他在A和B州都投票了。被起訴後,這人在法庭上的解釋是,A州是他的主要居住地,他參與A州所有的投票。在B州,他隻是參與了地方事務的投票,沒有參與過任何政治投票。
 
美國的確是選舉時會同時有地方形形色色的投票,大到要不要投資大型基建項目,小到當地某個小學要不要美化一下環境。那個人認為他在B州有房子,繳了房地產稅,就對地方事務有發言權。他說起訴他的人知道他不是選舉舞弊,起訴的目的就是殺一儆百。這個人不缺錢,誓言把官司打到底。美國打官司都是持久戰,估計現在還在那裏耗著呢。
 
但這樣的案例的確會嚇到某些有投票資格的人,怕萬一有麻煩,寧可不投票。該投票的人不敢去投票,才是對民主製度的打擊。
 
事實上有不少法官在法庭上對這類案子提出異議,認為檢察官根本就不該在這類事情上花費資源。也許最說明問題的是兩個來自共和黨的例子:
 
(1)共和黨全國律師協會2011年的一項研究發現,2000年至2010年期間,在他們研究的21個州內,因選民舞弊或其他類型的投票違規行為而被定罪的事例,不是1就是0。
 
(2)2017年5月,特朗普簽署了一個總統令:成立一個委員會調查選民舞弊。結果呢?該調查委員會一無所獲,2018年1月,又是一個總統令,解散了。
 
五、可以影響選舉結果的其他因素
 
上麵說的整個投票過程是兩黨共同監督,不容易有漏洞。但是很多州政府負責的其他與選舉有關的操作,就有可能出現黨派偏向。如果州長和州議會都控製在同一個黨派手裏,就更容易出現不公平的操作。比較常見的情況有如下幾種:
 

 
 
(1)劃分產生議員的選區時讓人口分配有利於某個黨派。這還有一個專門的詞Gerrymander(傑利蠑螈),比喻把一個選區劃分得從地圖上看像是個蜥蜴,源於1812年馬塞諸塞州選區劃分造成的視覺效果。
 

 
上圖是傑利蠑螈效果示範。如圖中左部所示,共50個區,20個區偏向綠黨,30個區偏向黃黨,需要將這50個區劃分為5個選區,每個選區產生一個代表。右部是4種不同的劃分。右部左上的劃分,每個選區選出的都是黃黨,黃5,綠0。而右部右上的劃分,居然是總體處於少數的綠黨3,多於黃黨的2。此圖形象地說明了傑利蠑螈的作用。
 
盡管傑利蠑螈最早出現於1812年,就近代來說,首先公開利用其作用的是民主黨,理由是少數族裔完全沒有代表,需要以特殊的方式為其創造條件,讓他們有自己的代表,以便能通過自己的代表發聲。這種做法很有點像現在大學實施的平權法案。後來,該實踐慢慢脫離了照顧少數族裔的宗旨,兩黨都利用傑利蠑螈為政治服務,但共和黨將其利用到了極致。
 
(2)控製選民薄名單。民主黨比較讚成鼓勵投票的方式,比如申請駕照時打個勾就自動登記選票,也讚成給服刑出獄的人比較寬鬆的恢複投票條件。而共和黨則傾向於嚴苛的選民資格核查。這樣的不同傾向,一般都被看成是為了自己黨的利益。民主黨的“鬆綁”是不是合適,見仁見智 ,不過大型鬆綁一般是通過全民公投決定。而數據表明,共和黨的做法有壓製投票的傾向。
 
比如,共和黨控製的喬治亞州某年推出嚴苛的選民資格核查,一次性就將選民薄上5萬3千人刪除或列入另冊,其中大約80%是少數族裔,被認為是民主黨的基本盤。值得一提的是,威斯康星州也曾考慮推出類似法律,但在初步調查階段,6個負責評估的退休法官中,居然有4個發現自己會因為這樣的法律而不符合投票資格。可見直接刪除這些選民實在不是那麽合理。這隻是控製選民薄的手段之一。
 
(3)故意讓某些選區的選民投票排長隊。一般都知道哪個選區的選民偏向於哪個黨。如果故意在某個選區設置極少幾個投票站,選民就不得不排長隊。出於工作、健康或任何其他原因無法承擔這樣長時間排隊的選民就隻能放棄投票了。到現在為止,排長隊投票的現象隻在共和黨控製的州的民主黨選民為主的投票站出現過,而且每一次選舉都會有這樣的現象。可見,這是共和黨一貫的手段。
 

2018年選舉日作者工作的投票站內選民排隊領取投票卡。(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工作的投票站可以看成是為選民提供了足夠的資源,一般有兩三個人等就算是“長隊”了。2018年中期選舉,出來投票的人罕見地多,超出了以往的大選年。就是這樣,一般排隊也不會超過十個人。
 
六、投票舞弊和壓製投票都是美國民主的敵人
 
這一次因為新冠疫情,很多州希望通過郵寄投票的方式來減少選民感染的風險。
 
然而,DeJoy5月份上任後采取的各種措施,使得兩三個月內郵局已經出現大量郵件積壓,這不得不讓人擔心大選選票是否能夠準時到達選民手中,又是否能夠準時被計票。
 

俄亥俄州正在撤除街上的郵箱。
 

威斯康星州大量郵箱被撤。
 
特朗普總統則是一邊毫無根據地說郵寄投票會造成大量選民舞弊,一邊又不肯撥款給郵局加強力量,並且親口公開說不撥款的目的就是為了阻礙郵寄投票。這分明是要讓2020的大選栽坑裏去。
 
至少有20個州計劃對特朗普,美國郵政總局及其新局長DeJoy提起訴訟,以求恢複郵局從前的運作方式。起訴的理由是,郵局在未先征得郵政管理委員會批準的情況下進行業務變更是違法的。尤其是現在郵局的變化將阻礙選舉,而選舉是由州和國會管理的,行政部門無權幹預。本周二,領頭起訴的華盛頓州的總檢察長宣布當日下午2點將向法院遞交訴狀。
 
敬酒不吃吃罰酒。DeJoy趕在周二2點之前宣布郵局在11月大選前將停止再做任何改變,恢複原來的運作方式。但是,他沒有說是不是要“抹去”已經做出的改變,即重新安裝被撤掉的郵箱和機器等。DeJoy是不是躲過了這些官司現在還難說,但他依然必須麵對兩個緊急聽證:本周五在參議院,下周一在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相信這兩個聽證會上他會被架在火上烤。
 
投票舞弊和壓製投票都是對民主的破壞,都不能容忍。但相比之下,選民舞弊一個案例隻是一張票,而上述的選舉壓製,一個舉措就會影響一大片,還真可能會改變選舉結果,所以危害更大。2020大選因為疫情關係郵局也成了選舉的一個重要手段。如果郵局最後真的淪為特朗普總統勝選的一個工具,那將是民主的悲哀,美國的悲哀。
 
盡管在投票站工作已經差不多十年了,每年兩次。每一次依然都被美國人的投票熱忱感動,尤其是風雨交加的2018年選舉日。那天,有拄著拐的,有抱著孩子的,有坐輪椅的,有推著助步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頂著風,冒著雨,從早到晚,不斷的人流。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說,從來沒見過這麽多人,從來沒有這麽忙過,哪怕是大選年也沒有。選民也說,這次的投票非常重要,今年是referendum(公投)。
 
希望2020是2018的重複。
 
參考資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4/nyregion/nj-vote-by-mail-election.html?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analysis/resources-voter-fraud-claims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our-work/research-reports/their-own-words-officials-refuting-false-claims-voter-fraud
https://www.cnn.com/2020/08/16/politics/dejoy-post-office-hot-seat-election-2020/index.html
https://thehill.com/homenews/house/512226-house-oversight-committee-chair-calls-on-postmaster-general-to-testify-at
https://www.cbsnews.com/news/trump-signs-executive-order-disbanding-voter-fraud-commission/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our-work/research-reports/resources-voter-fraud-claims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3/us/politics/trump-postal-service-mail-voting.html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our-work/analysis-opinion/what-extreme-gerrymander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rrymandering_in_the_United_State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at-least-20-states-plan-to-sue-the-us-postal-service-over-service-delays-threat-to-election/2020/08/18/c6ca2dc6-e166-11ea-b69b-64f7b0477ed4_story.html?hpid=hp_hp-banner-high_uspssuit-1pm%3Ahomepage%2Fstory-an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senate-will-hold-postal-service-hearing-with-dejoy-on-friday-as-mail-delay-fears-grow/2020/08/18/5f978e76-e14f-11ea-8dd2-d07812bf00f7_story.html?arc404=true&tidr=a_breakingnews&hpid=hp_no-name_hp-breaking-news%3Apage%2Fbreaking-news-bar&itid=hp_no-name_hp-breaking-news%3Apage%2Fbreaking-news-bar
本文由作者授權原創首發於“加拿大和美國必讀”公眾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5)
評論
PrimeryColor 回複 悄悄話 xiyushouma 發表評論於 2020-10-07 06:13:53

還真有 - 弗洛伊德。不過不是去投票。是先BLM.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即使是到投票站投票,也不能完全避免作弊。不承認有作弊的,就像把頭埋在沙子裏的鴕鳥。
Charges Filed Against Trans Elections Judge ‘Erika’ Bickford in Allentown, Pennsylvania — Including Tampering with Ballots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海澱網友' 的評論 :
同意你的觀點。無論是2002年左右(具體時間忘記了)在德克薩斯的選區劃分,加州的ballot harvesting, 以及上半年的佐治亞州的voting machines問題。兩黨都不易餘力的利用自己的優勢搞一些對自己有利的動作。但是都沒有傻到利用一些小技倆來搞。可是偏偏有些人就宣傳這些小伎倆。而且沒有證據。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Fun2018' 的評論 :
誰家死了人,不趕緊辦喪事? 也許真有一些人,把屍體在家停幾天,填完選票再辦喪事。再說一遍,每個county/city的vital statistics是隨時更新的。有沒有人在彌留之際,別人填選票的。可能有,但是能起多大作用?法律再嚴,也不能阻止有人犯罪。有人通過郵寄選票作弊,就把郵寄給禁了? 有人開槍殺人,是不是也把槍禁了?
海澱網友 回複 悄悄話 樓主辛苦碼字發帖,希望大家不要人身攻擊。

如果真關心美國的民主選舉,當然應該關心可能的舞弊。這和參與選舉不衝突。感謝樓主做義工。也希望樓裏的鍵盤俠,參與選舉,製止舞弊。一個可做的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裏反對ballot harvesting.

Fun2018 回複 悄悄話 扯了半天,也沒提郵寄選票作弊。當場去投票不能冒充別人,郵寄當然可以了。自己家死了人的,自己家再填寫郵寄,當然可以了。骨子裏就是個民主黨,還冒充中立。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又一個偷換概念的!對選舉投票的某些方式作弊可能性的大小有疑慮,讓你給說成什麽了!
Stareye 發表評論於 2020-10-06 12:55:44
作為美國公民,對民主選舉有熱情或者有疑慮,就應該像博主一樣去參與選舉過程。而不是在網上跟著捕風捉影閉著眼睛喊對方作弊。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作為美國公民,對民主選舉有熱情或者有疑慮,就應該像博主一樣去參與選舉過程。而不是在網上跟著捕風捉影閉著眼睛喊對方作弊。
海澱網友 回複 悄悄話 樓主兄Dei,舞弊之可能,遠遠不是您說的這幾條。您說的都是低級舞弊。

很多州(例如加州)最近(2018年左右)通過法律,允許ballot harvesting。啥意思?允許第三方機構收集選民的郵寄選票,然後去投票站用這些選票投票。這可不得了。

舞弊的可能性之一,是收集選票的機構利用選民的黨派名單,把可能支持對方的選票丟棄。例如有新聞報道,有9張軍人的郵寄選票被扔進了垃圾箱。

舞弊的可能性之二,是有的選民(尤其是本來不想投票的選民),不太在意,簽了名就算了,讓收集選票的人可以隨意填。公益機構Project Veritas有錄像證明一個ballot harvester出了錢讓選民給他一張簽了名的空白選票。

這樣的舞弊,很難抓到實證。但這對民主製度是非常現實的威脅。
not4any 回複 悄悄話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2020-10-06 09:06:12
"這就是為什麽我特別盼望國會改革議員任期,屍位素餐的老資格議員太討厭了,壓得新人冒頭的機會都沒有"
~~~~~~~~~~~~~~~~~~~~~~~~~~~~~~~~~~~~~~~~~~~~~
敝人對此頗有同感。 舉個例子,Chuck Grassley,愛荷華州聯邦參議員,現年八十七歲,比拜登還年長十歲。自1959年被選為州議員步入政壇以來已經逾六十載。你是否覺得應該請他下台讓位於年輕人?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說“主要是和平的示威”也是用的這個托詞。幾十起不是幾十張票,概念被偷換了。
雪風萬裏 發表評論於 2020-10-06 08:24:28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幾十年幾十個從統計上來已經是接近於零了.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這個支持你。我也支持大法官限製任期。並且擴充大法官人數。哈哈!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最多兩屆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風萬裏' 的評論 :
佐治亞州上半年的初選。voting machines的問題也是一大把。:-)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San Francisco of California and 11 municipalities of Maryland
===============================================================
出處?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回複雪風萬裏的評論:哈哈,你說得對,我還真沒關注我們這個選區的地方選舉,今年照樣不關注。但我知道我們選區那位當了很多年國會眾議員的民主黨人,討厭他把選區搞得一手遮天,但凡有人替代他,不論是誰,我都選。這就是為什麽我特別盼望國會改革議員任期,屍位素餐的老資格議員太討厭了,壓得新人冒頭的機會都沒有。
========================================================================
參議員現在是六年,你建議改成四年或者兩年?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Incorrect 不等於fraud .很多人第一郵遞投票, 弄錯難免.PA 就有十萬張naked ballot , 僅僅是因為裝錯信封了.事實上郵寄投票還有個好處,有紙質非電子格式記錄.對大規模舞弊更容易追查.現場投票用投票機,純電子投票數據被黑客竄改了都不知道.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雪風萬裏的評論:哈哈,你說得對,我還真沒關注我們這個選區的地方選舉,今年照樣不關注。但我知道我們選區那位當了很多年國會眾議員的民主黨人,討厭他把選區搞得一手遮天,但凡有人替代他,不論是誰,我都選。這就是為什麽我特別盼望國會改革議員任期,屍位素餐的老資格議員太討厭了,壓得新人冒頭的機會都沒有。
Ikeilly 回複 悄悄話 San Francisco of California and 11 municipalities of Maryland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11,000 NC residents mailed pre-filled voter registration with incorrect information

https://myfox8.com/news/11000-nc-residents-mailed-pre-filled-voter-registration-with-incorrect-informa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source=t.co&utm_campaign=socialflow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不要張嘴就來.那個州充許非移投票?給非移的駕照從來都不能當ID 用.坐飛機都不行更不能當投票ID .一般人誰會冒坐牢的風險去投非法票?這麽政治狂熱恐怕隻有川粉會幹.16年TX有一起綠卡投票被抓的,還投的是川普的票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有些庇護州為非移發放旅遊證件,駕照或工作ID,這樣加入投票選舉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
我下麵已經說了。有身份證明,不一定就在選民名單上?F1 也有駕照,相應的工卡。但不代表他們在選民名單上。這個問題沒有必要再說了。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回複樓下: 有不少州己經把一般居民納入選舉投票之列,這些非公民選民不需要冒充,而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投票。
=================================================================
麻煩你給出幾個州的例子。並且官方出處?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幾十年幾十個從統計上來已經是接近於零了.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以汝之矛,攻汝之盾,博主能自圓其說嗎?
博主的評論:"說有舞弊,也不知道都是哪裏來的信息。文章裏說了,共和黨查了幾十年都抓不到"
博主的文章:“共和黨對各種所謂“舞弊”行為抓了幾十年,最終在全國範圍內也隻有幾十個案例”
Ikeil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樓下: 有不少州己經把一般居民納入選舉投票之列,這些非公民選民不需要冒充,而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投票。有些庇護州為非移發放旅遊證件,駕照或工作ID,這樣加入投票選舉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嗎?我知道不少非移來美國不是要販毒,但他們的選票會弱化了美國公民的選舉權利,讓民主黨獲利。非法投票是刑事犯罪,但大家想一想,在今年以來借種族問題所進行的大大小小的抗議運動中,打砸搶燒和攻擊警察事件到處可見,但不少城市卻宣布對施暴破壞者不進行刑事起訴。這樣一來,對於相信非法投票的刑事罪指控的阻嚇力也會被極大地弱化。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風萬裏' 的評論 :
很多人選舉是屁股決定腦袋。不看候選人,隻看黨派。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不能準確收支票的大多是多年未報稅甚至沒有銀行帳戶的.隻要近兩年報過稅的好像沒誰收錯過.一個連選區共和黨推不出候選人的情況都不知道的人,恐怕真不看美國媒體至少是當地媒體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美國的法律很清楚,隻有公民才能登記為選民。任何非公民去登記,都不會被通過的。你隻能在你登記選民的製定投票站投票,投票時就算不用看ID,但都要簽字。郵寄投票也很嚴格,申請的時候要填駕照號碼在內的信息。審核之後才會寄給你。這一切過程都是在兩黨共同核實監視的,大量的選舉誌願者也投入工作。美國的成熟嚴謹的民主選舉製度值得信賴珍惜,跟著那些因為一己之私的人閉著眼睛亂喊,隻會摧毀選民對這個係統的信任。
溪邊愚人 回複 悄悄話 評論很有意思,不少讀者反反複複在說有舞弊,也不知道都是哪裏來的信息。文章裏說了,共和黨查了幾十年都抓不到,而且,2017年5月,特朗普簽署了一個總統令:成立一個委員會調查選民舞弊。結果呢?該調查委員會一無所獲,2018年1月,又是一個總統令,解散了。

看來,謠言的市場真的非常不錯。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雪風萬裏的評論:

請您讀一下以下文章,看看IRS所寄出的刺激支票是不是都正確無誤地寄出了?BTW,您是不是不在美國生活呀,這類新聞滿天飛,您卻不知道,真奇怪。

About $1.4 billion in stimulus checks sent to deceased Americans

https://www.cnbc.com/2020/06/25/1point4-billion-in-stimulus-checks-sent-to-deceased-individuals.html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xiyushouma 發表評論於 2020-10-06 07:46:45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民主黨多年來極力反對投票檢證ID, 不少民主黨州已經為非移發放身份證明文件,有一些地方選舉也把非移選票合法化,難道這些還不夠證明民主黨人在稀釋公民的選票嗎?
============================================================================
有身份證明文件,不是說這個人就在選民名單上。如果一個非法移民拿著自己的身份證明文件去投票,到了後發現自己不在選民名單上,會是什麽場景.大部分非法移民是來追求好生活的。不是來販毒的。
________

+1
溪邊愚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估計你說的是初選。初選取決於你登記的黨派,選票上隻會有你登記的那個黨派的候選人,因為初選是黨內的選舉。普選時才會兩黨候選人都有。如果是“開放”的州,則不會有這個限製。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我隻在兩個州選過。不代表所有的州。一個藍州,一個搖擺州。不是走進去拿張選票就投的。要核實住址,姓名的。 去冒充要確定要冒從的那個人沒有投過,而且不會來投。
電子投票機不是也有人說會被黑客篡改數據嗎?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Ikeilly' 的評論 :
民主黨多年來極力反對投票檢證ID, 不少民主黨州已經為非移發放身份證明文件,有一些地方選舉也把非移選票合法化,難道這些還不夠證明民主黨人在稀釋公民的選票嗎?
============================================================================
有身份證明文件,不是說這個人就在選民名單上。如果一個非法移民拿著自己的身份證明文件去投票,到了後發現自己不在選民名單上,會是什麽場景.大部分非法移民是來追求好生活的。不是來販毒的。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青字' 的評論 :
非法投票是刑事犯罪。如果是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會考慮到為這一票去犯罪值得不值得。另外, 每個county的health department都有vital data. 這個是隨時更新的(死在外州的除外)。去冒充時,有多少把握死的人還在名單上?
Ikeilly 回複 悄悄話 民主黨多年來極力反對投票檢證ID, 不少民主黨州已經為非移發放身份證明文件,有一些地方選舉也把非移選票合法化,難道這些還不夠證明民主黨人在稀釋公民的選票嗎?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建立起一個嚴謹可信的民主選舉係統很難,摧毀選民對它的信心卻很容易:隻要閉著眼睛喊對方作弊,喊多了自己也信了。希望成熟強大的美國民主不要因為這個淪為香蕉共和國的脆弱民主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非公民不能投票是法律規定的,有什麽確實證據民主黨搞非公民投票嗎?網上推特上的謠言不算
Ikeilly 回複 悄悄話 博主對美國地方的選舉製度很了解,對選舉的程序也解釋很透徹,讀文後感到受益良多,謝謝。但博主似乎有意規避了兩個最重要的觀點,我在這裏提出來,以免誤導讀者,或被有心之人利用。1/ 川普反對以疫情為借口而大規模推行郵寄選票的做法,到投票站投票行之上百年,無人質疑,而郵寄選票容易產生舞弊,這是正常人應有的常識,郵寄選票從收到選票,填寫,寄出,到郵局收集,分類,運送,到集中,點票,計算等等這麽多環節,這其中千萬家庭會出現代收、代填、代寄的情況,同時在派信和收集過程中也會出現少派,漏派,遲派和少收,漏收和遲收的情況,甚至有遺失的可能情況,當然如果是人手計票的話還會出現多計,少計,漏計的可能。以新澤西州為例,到投票站投票是使用電子按鈕做選擇,快速準確,不過新澤西州是民主黨州長,他當然會以民主黨的利益為準則。其實要解決疫情投票的困境也是很容易,增加投票站或者將投票時間延長為兩天或三天,結果準確而且避免投票人擁劑。2/ 共和黨堅持維護有投票資格的人才可以投票,換言之是公民才能有資格,但很多的州,特別是民主黨州就搞了不少非公民投票資格,其中包括,非公民的一般居民,無證居民,非法移民等等,這樣做無疑是往大選的選票灌水,這也不難解釋為什麽民主黨州大都以非移庇護州自居,它從歡迎非移中得到巨大的政治好處。這兩點博主沒有說清楚,使文章的標題又多一重障目。
青字 回複 悄悄話 讀你文章明白冒充死人投票太容易了。尤其是自己家人去逝世了,直接冒充,自己就投了兩票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美國政府對個人信息的掌握其實很強大.IRS 能把刺激支票正確寄給每個人.一樣能把選票正確郵寄到每個選民手中.說非法投票問題,川粉們還是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一般的個人誰有動機冒著坐牢的風險去非法投一票?No common sense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如果都必須去投票站投票,並且驗明選民資格,舞弊的現象一定會如愚人兄所言,難上加難。但是今年許多州的郵寄選票方式會不會造成容易施行的舞弊途徑,恐怕還是個問題。愚人兄會不會是”老革命遇到新問題”了?

我2016年投票,就與投票站工作人員交談過。我問選票上為什麽沒有共和黨國會議員的名字,隻有一名民主黨國會議員?他先說他不能看我的選票,我回答說,我還沒有填寫,是張空白的。他回答說,共和黨沒有國會議員的候選人。我不想選希拉裏和川普,隻好在州議題上畫了幾個勾。希望今年的選票不要這麽令人不解和失望。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PrimeryColor' 的評論 :

非法投票是刑事犯罪.作為個人有什麽動機會為一票去冒坐牢的風險呢?No common sense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搞了半天川粉個個都是大偵探.既然證據這麽多?金毛總統成立的專門抓選舉作弊的委員會怎麽一個案例都抓不到,不得不解散呢?你們這些川粉舉報不力啊.
luckyyycat 回複 悄悄話 當初民主黨花錢為08買票,街頭小混混1刀就可以買一票,一人可以買多票。一個小混混就掙了100多刀,被發現後自己在電視上承認的。

16 年希太跑到紐約的法拉盛,當地的華人民主黨頭頭發飯票給窮人拉選票。很多人貪小便宜迷迷糊糊就投她的票。
PrimeryColor 回複 悄悄話 4。 如果死人投的是缺席票呢? 今年人人郵寄的話,就無法查了, 或很難查。
PrimeryColor 回複 悄悄話 幾個問題沒有闡述。
1。和你一樣參加過的人,就知道投票過程。 如果要係統作弊, A黨完全可以拿到B黨的選民登記。天天收到競選廣告就知道了。所以個人信息不是問題。
2。 郵寄缺席票。
3。 非法移民。

PrimeryColor 回複 悄悄話 --我曾經為奧巴馬捐過款。雖然自認為是無黨派人士,但因為在初選時為奧巴馬投了一票,就被自動注冊為民主黨了,而我自己都不知道。--
這個是誤導。 你的投票是無計名的。 沒有人知道。 被成為民主黨, 是因為參加了民主黨初選, 無黨派就自動成為民主黨。
not4any 回複 悄悄話 本來嘛讀了博主的文章覺得很正麵很陽光,美國的民主選舉一片光明。看了下麵的一些跟帖以後就覺得心裏堵得慌。原來美國的民主隻是表麵的,本質卻是虛偽的,暗地裏居然有那麽多卑鄙齷齪的勾當,為了某一政治目的,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更為驚訝的是這些下三濫的陰謀詭計,大規模的徇私舞弊的案例竟然最後都歸結到了民主黨的身上。這哪裏還有公正可言?這平時標榜的民主是否太虛偽了?如果現實真是這樣黑暗的話,那2016年川普能衝破這假民主脫穎而出當選美國總統得克服多大的阻力啊?回過頭來審視一下坐在國會兩院裏衣冠楚楚的眾議員和參議員們,有哪幾個是公平競爭而非通過如這些跟帖所說的舞弊行徑被選上的?所有的選舉結果還有哪些是可信的?共和黨的那些議員們是否也應該像民主黨的一樣打上個問號?
石頭村 回複 悄悄話 作者說得很清楚,他所在的親身經曆的選區是共和黨主導的地方,基本上沒有作弊的行為。可是卻外推到所有的選區。但是2016年大選Michigan 重新計票第一天Detroit 的結果,還有Miami民主黨的county選舉官員的案件,說明有很多選區並不像作者所在選區那樣。我不知作者是故意混淆,還是真不知道。
Tern 回複 悄悄話 長知識了。我們這裏(麻州)記得好像不簽名,但是要主動報名字和地址,都對上了才能拿到選票。
海米冬瓜湯 回複 悄悄話 你在新澤西,知道今年5月民主黨初選時的大規模作弊嗎?包括一個副市長,一個議員在內的三位民主黨黨徒被起訴。我這是從文學城新聞裏看來的,隨便google一下就能找到英文鏈接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我們州的選舉人名單上沒有照片,也不需要ID。報出住址姓名,簽字就可以投票。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你確定非公民投票的,作弊的全國隻有幾十人,還是“幾十個案例”? 每個案例涉及多少人?如果隻把作弊的種類拿出來說事,還可以說隻有三四種作弊的可能。。。。。。。。。。。。
很多地方/議員選舉隻有幾十幾百票差距,作弊是有很大影響的。
我也不相信有大規模,有組織的作弊。前一段全國那麽多城市的騷亂搶劫不也是“小規模,沒有組織”的嗎?
tellmey 回複 悄悄話 靠搶,偷和威脅的擺明是民主黨

注冊很麻煩 回複 悄悄話 謠言變成真理,顛倒是非黑白是很可怕的事
Stareye 回複 悄悄話 讚詳實的一線科普文。那些整天跟著造謠“舞弊”的,既沒有腦子也沒有對民主精神的尊重。
雪風萬裏 回複 悄悄話 投票機器被黑怎麽辦呢?投票機也就是台特殊的電腦完全有被攻破的可能
kickok1975 回複 悄悄話 老流氓和他的支持者贏不了,就靠搶,偷和威脅
dong140 回複 悄悄話 xiyushouma 發表評論於 2020-10-05 17:16:39
大選有沒有作弊的?有,關鍵是十個八個不頂用。上千上萬個,幾乎是百分之百的露餡。有些人不易餘力的造謠,不是沒有腦子就是別有用心。+1
==============================
就是別有用心騙沒有腦子的
ZheFei 回複 悄悄話 喜歡看你的文章,都是有理有據。那些沒有絲毫證據和數據的人在這兒反駁,隻能說明他的無知。44屆總統到第45屆,是史上最大的 “downgrade" --對於此說法,我深以為然,嗬嗬。
tellmey 回複 悄悄話 今天的民主黨,不是過去的民主黨, 這次他們用過很多方法, 不依賴舞弊他們不可能贏

xiyushouma 回複 悄悄話 大選有沒有作弊的?有,關鍵是十個八個不頂用。上千上萬個,幾乎是百分之百的露餡。有些人不易餘力的造謠,不是沒有腦子就是別有用心。
想不開1 回複 悄悄話 到過加州嗎?知道很多非法的事情在這裏是”合法“的嗎?
[1]
[2]
[3]
[尾頁]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