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兩橋走天下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個人資料
三步兩橋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拉森國家公園:家門口那顆璀璨的明珠

(2020-08-23 08:36:10) 下一個

清晨5點,天還沒有亮,當我準時抵達集合地點時,同行的夥伴們都已經裝好車就坐車內,隻等我的到來了。

這天應該是我記憶中灣區最熱的一天了。淩晨起床後,隻是稍稍收拾了一下出行的東西,就已經是一身大汗了。好在我們要去的拉森火山國家公園(Lassen Volcanic NP)氣溫會很舒適,白天最高氣溫攝氏28度。

灣區及其周圍有許多世界級的景點,在我的旅行計劃裏,我一直都把它們留在最後,留在我年邁時的旅行計劃中。世事無常,就像楊安澤說的那樣:“不幸的是,未來就是今天,疫情加速了所有事情的發展。” 因為疫情,我不得不取消今年原有的旅行計劃,不再能遠行,提前執行我的老年旅行計劃,開始玩味家門口的明珠。

從灣區出發,經過大約5個小時的車程後,我們順利抵達今天的第一個景點:Burney Falls 。

Burney Falls, 被西奧多·羅斯福總統稱之為“世界第八奇跡”, 瀑布的水全來自於地下泉水,一年四季,即使在最幹旱的季節裏,每天的流量也幾乎恒定。 1954年,被宣布為美國國家自然地標。

繞著Burney Falls 上上下下走一圈,大約一英裏,等我們玩爽了離開時,看到路邊排著長長的車隊等著進停車場。我們不由的慶幸,還好我們到的早,不然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找到停車位。

離開了Burney Falls,我們前往今天的第二個景點:煤渣錐(Cinder Cone)。

煤渣錐的全名是Cinder Cone and the Fantastic Lava Beds at Lassen,中文直譯也許是:拉森煤渣錐和神奇的熔岩床。

多年前去冰島旅行,在參觀當地火山熔岩場時,導遊說,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圓頂在舊金山。我聽得下巴差點掉下來。家門口有這樣的世界之最,我竟然不知道。

原來導遊說的舊金山火山圓頂就是拉森鋒(Lassen Peak),而拉森煤渣錐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煤渣錐之一。

整座拉森煤渣錐高2000英尺,直徑2英裏,位於拉森鋒的北部,遠遠望去構成一排壯觀的圓頂。

在煤渣錐的停車場休整片刻,吃完自帶的午餐後,我們開始攀登頂峰。

根據AllTrails,這個Trail 的記錄是: 長4.8英裏,登高 1043英尺。

傍晚,我們來到Manzanita Lake Campground。這是拉森公園裏三個Campground中條件最好的,有小賣部,有付費淋浴設施。我們在這裏預訂了一晚營地。據說,其中也有部分營地不需要預訂,可以先到先得。

終於又回到了熟悉而又思念的露營生活,即使不能再去穿越非洲,不能再去走絲綢之路,在這裏露營一宿過把癮也不錯。

Manzanita Lake的傍晚。

Manzanita Lake的清晨。

早餐後我們離開了營地,按計劃上午去攀登拉森峰(Lassen Peak),下午去遊覽邦帕斯地獄(Bumpass Hell)。剛一上路,天空就開始飄起了雨點,雨伴著閃電越下越大,道路也變得模糊了。為安全起見,路上來回車輛都紛紛靠邊停了下來。

冒著雷雨上山顯然是不明智的。於是,我們改變了計劃,決定上午遊覽邦帕斯地獄,下午再去登拉森峰。

拉森火山國家公園的地熱區之所以被稱為“邦帕斯地獄”,是為了紀念一位早期定居者Kendall Vanhook Bumpass。 1860年,Bumpass發現了該地的地熱特征。1865年,他帶領一位報業編輯一起參加該地時,不幸被嚴重燙傷了腿,最終被截肢。

來到邦帕斯地獄,拍上幾張照片,假裝又去了一趟新西蘭的地熱之都羅托魯瓦。

趁著午後雨停的間隙,我們決定搶登拉森峰。

拉森峰,是一個熔岩穹頂,海拔3187米(10457英尺),體積為2.3立方公裏,被認為是地球上最大的熔岩穹頂。至今乃是一座活火山,最後一次噴發在1914~1917 年間。

1907年, 西奧多·羅斯福在宣布此建立了拉森國家紀念碑,後擴建為拉森火山國家公園。

拉森峰在沉寂了27000年後,於1914年5月30日開始活躍噴出大量蒸汽,直到1915年5月14日開始噴出熔岩。

新噴發的熔岩像牙膏一樣擠出地麵,越堆越高,凝固成更高的山峰,還形成了一個神奇的“火神之眼”(Vulcan’s Eye)。

山腳下的Lake Helen 。

網上查了一下,這是Clark's Nutcracker,傳播鬆樹種的高手。

這片斜坡令我想起,我們在尼加拉瓜,背著滑板,頂著大風登上活火山,然後從山頂坐著滑板滑向山腳,所做的一次“死前的瘋狂”。顯然這片斜坡也合適嚐試做這樣的活動。(詳情請見:【探索中美洲】(14)尼加拉瓜:死前的瘋狂,滑下活火山

105歲的熔岩,稱其嶄新也為不過。

山頂上沒有融化的雪。

登上頂峰不算太難,要站穩拍張照片卻很不容易,山頂上的風實在太大了。

擔心會下雨,我們沒敢在山頂逗留太久,拍完照片趕緊下山。

天漸漸放晴,不同的光線下,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

我們6點回到山腳下的停車場,為一路上沒有遇到雷雨而感到慶幸。

返程途中滿天紅霞。我又一次感歎道:闖南走北這麽多年,我還是最喜歡咱們的加州。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三步兩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天隨人意' 的評論 : 我是一周前從灣區出發去的Lassen的,這個周末因為山火,據說前往Lassen的路已經被封了。2020年真是個多災的年份。。。
天隨人意 回複 悄悄話 沒看見什麽霧霾。這幾天連俄勒岡南部都沒有藍天了
三步兩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田野maomao' 的評論 : 嗬嗬,謝謝鼓勵。大疫當前,不怕長皺紋,就怕沒肌肉。肌肉可以抗病毒呢:-)
田野maomao 回複 悄悄話 好漂亮的風景和馬甲線!
三步兩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謝謝迪兒到訪。這幾天我們灣區不僅氣溫高,大火使得空氣非常糟糕,門窗都不能開,可能隨時會收到撤離令了。
迪兒 回複 悄悄話 身材真棒,露腰的裝扮很好看。這些天太熱了,今天去爬山,一步一喘,幾乎沒有遇見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