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你有些話未說

打印 (被閱讀 次)

哲學家, 數學家, 曆史學家羅素說: 畏懼愛情就是畏懼生命, 而畏懼生命的人, 離死亡不遠了.
瞎搗鼓的加菲貓說: 愛情就像照片, 需要大量的暗房時間來培養. 
詩人呢, 總是多情, 扭腰 / 扭捏 / 扭巴地瞎吹吹愛情. 

總是覺得, Bass or Guitar or Saxophone 比他們更懂每一種愛. 絲絲清冽或粒粒飽滿的音符飄過, 所嚐皆是柔美 / 滄桑 / 和曦的滋味. 閉上眼, 一口一音節, 把情愫吃掉, 慢慢的.

然而, 我是喜歡徐誌摩《再別康橋》的, 喜歡程度較之於戴望舒的《雨巷》, 不遑多讓. 雨巷有丁香一樣的姑娘; 而康橋, 倒影在水中的彩虹, 隻有純靜.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一步步隱隱林蔭霧裏, 以為忘了的, 誰知道就藏在眼皮子後麵, 草蓬蓬, 風無語. 人世間, 情深說話未曾講, 最是沉默; 倔強的沉默, 可是爺青回?

可是, 這是一個注定張揚的時代, 是個人不是個人, 含糊其辭你好我好大家好的 Bots, 都有叨叨不完的嘮嗑, 說的 / 寫的, 已遠遠不足以表達. 於是乎, 非曬不可的視頻, 踏浪而來, 將靜音模式終結. 那些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悸動, 今安在? 早就被手機抽離. 儲存記憶的, 不再是人腦; 電子笑聲和快樂, 來自點擊, 點讚. 

美味佳肴當前, 先喂手機; 徜徉於鄉間小路, 舉起手機, 拍雲朵朵之際, 那隻狗狗花肥肥, 一溜煙兒, 跑遠了. 恨隻恨, 自己定力不夠, 不能心無旁騖地體驗細節, 誓如, 靚仔靚妹倚著稻草人喁喁情話, 被一陣魯莽的風吹斷語絲時, 什麽表情? 又誓如, 樹冠篩下的一地斑影, 圓似手袋裏折疊的畫眉鏡, 小若一顆玻璃珠子, 亮如星星, 且晃動, 且寂靜.

六月最後一個周六的黃昏, 又來到 UBC 海邊的玫瑰園, 坐了一會兒. 小徑依舊, 棚架依舊, 花海躲不開沙滾滾水皺皺; 縱然白羊與綠茵遙遙相望, 凝噎, 縱然秋水恬淡, 帆影冷清, 落霞與孤鶩, 情深依舊.

沾一身玫瑰香, 步下十幾級的小樓梯, 轉身進去 Chan Centre 聽溫哥華大都會交響樂團的演奏. 鋼琴三人聯彈 Carmen Overture, 五人聯彈 Galop Marche, 恰似琴譜散了架, 頓挫的音調在樂池裏, 伸了伸懶腰. 羅大佑將《青春無悔》, 加了歌詞 “讓流浪的足跡在荒漠裏寫下永久的回憶, 飄去飄來的筆跡是深藏激情你的心語”, 成為隻屬於三毛的《追夢人》, 如泣似訴, 漱淨寒齒. 作曲家吳昊編曲的金庸武俠主題曲集錦, 適逢金庸先生今年誕辰一百周年, 《刀劍如夢》, 《一生不醉醒》, 《世間始終你好》.

那一夜, 玫瑰不語的星空下, 在一幕幕輕裘長劍, 一騎絕塵, 吞風吻雨中, 我淚光閃閃 ---- 總覺得你有些話未說.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你的 comment, 好正式哦.
油翁 發表評論於
鈴蘭聽風,您的文字深情而優美,讓人心醉。雖然時代變遷,手機侵入生活,但音樂與詩歌永恒。您的文字讓人品味歲月靜好,感受情深之美。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

曾造訪菲兒天地, 在門口偷偷張望, 好多好多人啊! 我害羞, 沒留言就跑了. 然而, 我的心目中 ~ ~

菲兒知性, 優雅, 大度; 人美, 文字美, 圖片美, 種種的美, 成就你美好的人格.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你和他, A A 相惜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俺狗尾續貂:AP的句子很颯!:)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2024-07-09 18:37:40
前麵的海灣水好清,上圖的青春夠紅。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歡迎美麗的鈴蘭回歸!:)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青春的紅, 無邪, 浪漫; 中年沾點水波一樣清亮的紅, 讓蠅營狗苟之勾當, 頓然失色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好呀, 有話不緊不緩地說; 沒話就看海去.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有多難? 比黎曼 ζ 函數還難嗎?
邊過苟且的生活, 邊從鹹酸甜苦辣中打撈起詩和遠方, 行不?
別說, 瓊瑤的書, 看得不多, 看小說改編的電影電視劇, 更是寥寥可數, 宮鬥劇, 不看.
你呀, smart & smug.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前麵的海灣水好清,上圖的青春夠紅。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哦,三年多沒聽到你說話,感覺都好久了。現在回來了,可以慢慢說吧。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俺拜讀過的鈴蘭大作中,除了那些教人做菜煲湯的,其餘的文章中,或多或少都有徐誌摩戴望舒,當然更多的是瓊瑤的影子。:)

在俺看來,鈴蘭是讀著瓊瑤阿姨的書長大的一個“摩”女郎,難食人間煙火。讓摩女郎如何在現實的苟且中找到詩和遠方?太難了。:)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酒後真言' 的評論 :

明天沒話說, 不如飲一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lue-Crab' 的評論 : 問好藍蟹!

是的, 關了博客, 去茶館坐坐. 3+ 年了, 還是更喜歡咖啡, 杏仁奶, 檸蜜, 以及紅酒, 冰酒, 茅台. Oh Tea, 隻愛花茶, 薑棗茶. 我是不是一口氣把話都說了?
酒後真言 發表評論於
不然呢?明天沒話說 :))
Blue-Crab 發表評論於
有些話不需要說,有些話不能說 。。。(開個玩笑) 有很長時間沒看到鈴蘭的文章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