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 家裏的教室

打印 (被閱讀 次)

夢 - 家裏的教室 

父母去世以後,我經常夢見不在我身邊的家人,所謂經常,每周至少一次。我對此不反感,這說明家人在思念我。但是我很少夢見我媽媽。 

我小時候,我們父母住在一間16平米的房間,那是我們家居住全部麵積。還有鄰居一家四口住9平米房間的。那時的人怎麽就生活過來了呢我現在回國,同學都住百平米的單元房,還有住四百平米的單房。 

我覺得一個四口之家住百平米就足夠了,真沒必要住很大的房子,除非你經常開爬梯。可是爬梯挺累人啊。能住大房子的人都是經商,經商多累啊,外加開爬梯就透支身體了 

正因為我家房子小,我們最大的夢想就是住大房子。所以,每逢上班坐公車時,就看路邊的房子,農民的民宅挺好看的。我喜歡房子。 

對房子的渴望就印在我腦子裏了,所以,我經常夢我們一家四口住很大很漂亮的房子。有一次,房子漂亮的程度超過我的想象,整個建築就巨大的山洞,裏麵牆壁都是藍紫色的,還有嵌入頂部的燈光。夢裏我就想,誰造的養得起這房子呢? 

我6月29日的夢是這樣的。我在睡午覺,聽見家裏人聲喧嘩。意識裏,那是我父母在開爬梯。我家有一間像教室一樣大的屋子,我爸爸建議說,讓鄰居到咱們家開爬梯吧。有的爬梯是我父母張羅,有的根本不包括我父母,就是鄰居借用我家的場地。所以,人嘈雜的情況我習以為常了。 

參加爬梯的人有些會帶著幼兒來玩,有些幼兒亂跑,就跑到我的臥室。我聽孩子們咿咿呀呀進來,又咿咿呀呀出去。後來我覺得我睡夠了,起床了,卻無論如何起不來。我大聲喊誰給我拿一杯水啊!沒人聽見,連我自己都聽不見。我更努力地喊。一位年輕的母親跑來,端來一杯水,卻喂不到我的嘴裏,全部倒在我的臉上。她又跑出去,拿另一杯水喂我,還是沒有成功,全部倒枕頭上了。 

我終於醒了,起床,去找我父母。我到走廊,然後進入到那間教室一樣大的房間,想看看來參加爬梯的人們。但是我沒有見到一個人,房間散落著小板凳和一些玩具。我從教室的另一扇門出去,就進入一個長長的走廊,走廊邊上都是教室。原來我家是和學校連起來的。學校也沒有人。可是我還能聽到人聲鼎沸。 

我醒了,真醒了。原來我在午睡,由於氣溫高,家裏開著窗。街上有鄰居聊天,還有小孩在街上玩滑板和嬉鬧 

tug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蘇蘇:夢裏有夢,甘甘很有些浪漫主義情懷。你的文字和思維方式常常讓我想起莊子的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 飛翔著,又高又飄又自在,美哉!

甘甘:我很奇怪,為啥小編把這貼提到首頁,也許小編和蘇蘇感覺一樣。我覺得有些夢值得記一筆,不然就忘記了。

蘇蘇:風水上講究聚風籠氣,房子太大,就散氣了,尤其是臥室,最忌諱過大。你看紫荊城裏的皇上臥室,都是不太大的。那可都是風水先生仔細測量計算過的。

甘甘:雖然不懂風水,但是風水提到房子過大會散氣,我就高興了。這樣住在小房子裏感覺理所應當。蘇蘇好!
tug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油翁:夢想與現實交錯,房子猶如心靈的歸宿。這篇文章讓人回憶起家的溫馨。未來的大房子也許即將實現,加油!-許多文章。

甘甘:謝謝油翁評論。回憶過去,就是年紀大了,歲月都到哪裏去了?在夢裏?
tug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愛梔子花' 的評論 :
梔子花:我從小跟外公外婆相依為命,他們去世很多年後,我都經常夢到跟他們在一起。經常夢到外公要給我錢,我不要。我給外公錢,怎麽沒把荷包裏的錢都給他呢?

甘甘:我深信,你夢到誰,誰就是在想你,而不是你想他。你外公外婆太思念你了。
南瓜蘇 發表評論於
夢裏有夢,甘甘很有些浪漫主義情懷。你的文字和思維方式常常讓我想起莊子的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

飛翔著,又高又飄又自在,美哉!
南瓜蘇 發表評論於
風水上講究聚風籠氣,房子太大,就散氣了,尤其是臥室,最忌諱過大。你看紫荊城裏的皇上臥室,都是不太大的。那可都是風水先生仔細測量計算過的。
油翁 發表評論於
夢想與現實交錯,房子猶如心靈的歸宿。這篇文章讓人回憶起家的溫馨。未來的大房子也許即將實現,加油!-許多文章。
我愛梔子花 發表評論於
我從小跟外公外婆相依為命,他們去世很多年後,我都經常夢到跟他們在一起。經常夢到外公要給我錢,我不要。我給外公錢,怎麽沒把荷包裏的錢都給他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