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活節重遊DC:阿靈頓公墓和櫻花節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打印 (被閱讀 次)

西方的複活節和中國的清明節離得很近,也有著相近的意義,掃墓,踏青,賞花,每年到這個節日總是蠢蠢欲動,想到戶外看一看。

今年從多倫多駕車9個小時到華盛頓特區參觀了那裏的阿靈頓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欣賞了潮汐湖畔(Tidal Basin)如夢如幻的櫻花,都正好是上次去被我們鬼使神差錯過了的地方,這次花了一整天時間一並看了,令人難忘。

阿靈頓公墓和潮汐湖隻有一河之隔,本來是計劃參觀完公墓,然後租輛單車到河對岸去賞櫻的。Capital Bikeshare (https://capitalbikeshare.com/)的app看起來很方便,我和LG都下載了一個。誰知到了那裏才意識到複活節來看櫻花的人有多多,當機立斷改成步行!

幸好平時注意走路鍛煉,這次兩條腿正經立了功。從阿靈頓公墓一口氣走過來,繞潮汐湖轉了一周再走回去,整整的5英裏(8公裏),收獲了滿眼滿心的櫻花,竟然沒覺出疲勞。

周六一大早起來在酒店用了早餐,到阿靈頓公墓的時候剛剛過8點,停車場空空的,我們選了最佳的位置把車停好。Welcome Centre的安檢進口,前麵也隻有兩三個人。我們沒有在展覽廳多停留,而是直接去遊覽車(tour tram)的櫃台買票。第一次來覺得還是坐遊覽車聽聽導遊介紹,了解一下公墓的全景比較好。

遊覽車每人收費$19.5,中間停6站,每站可以下車遊覽,然後等待下一班遊覽車,每15分鍾一趟,很方便。買票的收據要保存好,每次上車前需要出示給導遊看。

如果對公墓比較熟悉,完全可以不坐遊覽車免費自己徒步慢慢遊覽,也挺好的。我們下次如果有機會再來可能會選擇徒步,在公墓裏多花一些時間。公墓很大,徒步逛下來需要三個小時左右。

阿靈頓公墓安葬了大約40萬的美國士兵,包括一些他們的孩子。隻有兩位美國總統葬在這裏: William Howard Taft和John F. Kennedy。其他的總統都選擇埋葬在自己故鄉所在的州。

John F. Kennedy的紀念堂是遊覽車帶我們停的第一站。紀念堂本身建在坡頂,金碧輝煌,可以看出美國人民對這位英年遇刺的總統的厚愛。他的妻子Jacqueline 靜靜地躺在他的身邊,雖然名字後加了第二任丈夫Onassis的姓。

以前斷斷續續讀過一些Jacqueline的故事。她生於一個很傳統的羅馬天主教家庭,和JFK在一起的10年婚姻裏,麵對丈夫的屢屢沾花惹草,她都能默默地忍受,向世人呈現出一個童話般的令人欽羨的美國第一家庭的完美形象。

丈夫遇害後5年,她帶著年幼的兩個孩子嫁給了多年的好友希臘船王Aristotle Onassis,但一直為維護肯尼迪家族的榮譽做著畢生的努力。記得很多年前看過她寫給兒子小肯尼迪的信,告訴兒子生在肯尼迪家族要意識到身上肩負的責任,並且提到她的多年好友,後來的第二任丈夫Onassis是一位很有common sense的人,建議兒子碰到事情多向他請教。

感覺這是一位優雅智慧的西方女人,她活得有犧牲,有隱忍,但卻不虛假,非常真實;她很獨立,有使命感,有責任,但卻不失自我。

阿靈頓公墓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無名英雄紀念堂前每半小時舉行一次的士兵換崗儀式。無名英雄墓埋葬著曆次重要戰爭中犧牲的無法辨認出名字的英雄們。隨著戰爭技術成分的增長,這種無名英雄的數量越來越多。正是這些默默的無名英雄用他們年青的生命為我們換來了眼前平安美好的生活。他們也曾都是父母的兒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親。他們死後身體無法辨認,無法歸還給他們摯愛的家人,那就讓我們一起紀念他們好了。他們是上帝的孩子,是世界人民的孩子。

LG把換崗儀式的照片發了幾張給兒子,很快收到他的回信,“Just came back from work and a bit tired. I thought it was Dad carrying the gun when first seeing the pictures (剛下班有點累,猛一看照片還以為是老爸扛著槍) !”

LG被他逗樂了,說兒子有時候還挺有點小幽默的,哈哈。

回來又把現場換崗的錄像給兒子看。他說士兵走路跟Michael Jackson的moon walk有點像。確實我也是覺得換崗儀式和執勤的士兵都看起來挺卡通的。士兵戴的酷酷的大黑墨鏡和走路的姿勢怎麽感覺很象現任的美國總統拜登爺爺呢?這也許是美國人慣有的幽默或者是拜登爺爺的幽默,把原本很嚴肅的事情都能搞得逗人樂。

阿靈頓公墓還有一個重要且令人難忘的景點是阿靈頓宮(Arlington House), 它的主人是南北戰爭期間大名鼎鼎的李將軍Robert E. Lee。其實再往前推,阿靈頓宮原本是美國開國總統George Washington的住所,後來傳給曾外孫女Mary Anna Randolph Custis Lee,也就是李將軍的妻子。李將軍和Mary在這裏結婚並一起居住了三十多年。

在國內上學的時候就知道美國南北戰爭中著名的李將軍。當時學英語還讀過關於李將軍的小故事,印象很深。但從來沒想到他是美國開國總統George Washington的增外孫女婿。他的妻子Mary的父親是George Washington總統的妻子Martha Washington與第一任丈夫的孫子。

看介紹李將軍是一位非常有家庭觀念的男人,這也許是一種家庭的傳承,來自他們的先祖George Washington。Washington娶了深愛的寡婦Martha,自己一生沒有子嗣,但卻和妻子一起養育了她前麵婚姻的兩個孩子以及四個外孫女,還有幾個侄子侄女。夫妻兩位可以說是非常有大愛的人。

阿靈頓宮建在一個山坡上,可以俯瞰到Washington DC的全景。

跨過著名的Potomac River到對岸去看櫻花要經過一座大橋。大河和大橋使我聯想到法國巴黎的塞納河和亞曆山大橋。它們中間應該是有些淵源的,還沒有時間去搜索。感覺眼前DC的這條大河和大橋比巴黎的塞納河和大橋更寬更敞亮,隻是少了曆史和雕塑,正如兩座城市的比較一樣。

中文把Tidal Basin翻譯成潮汐湖,很浪漫的名字。櫻花季節更是它一年中最浪漫的時光。唯一的遺憾是我們看櫻花的時候陰了天。我們是有思想準備的,之前還預報過要下雨呢,雨傘都帶了。沒有下雨便是老天對我們的恩賜了,不能再抱怨。

沿著湖種滿了櫻花樹,據說有3800多棵。拍了很多照片,用的是手機,效果肯定不完美,但網上潮汐湖畔櫻花的照片應有盡有,根本不缺我們這幾張。

(櫻花樹下野餐的亞洲小姐妹們)

(櫻花節的入口處)

(賞櫻的人群據說每年有150萬)

(遠處的傑佛遜紀念堂門口的石階上坐滿了賞櫻的遊人)

(櫻花掩映的華盛頓紀念碑,周圍飄著成百的風箏,隻可惜手機鏡頭抓不到)

(天上忙碌的飛機和水上快樂的腳踏船)

今年看櫻花有一個特別的意義就是傑佛遜紀念堂(Jefferson Memorial)旁邊的一段湖岸由於長期下陷,複活節後政府要進行改造重建,據說需要砍掉150棵現有的櫻花樹。

專門到湖岸下陷的地方拍了幾張照片作為留念。

有一棵網紅小櫻花樹被昵稱為“Stumpy(矮墩墩)”,據說由於長期泡在水中快被淹死,但光禿禿的樹幹每年仍堅持不懈地開著花。每天都有很多過往的遊客過來跟它合影。這一次湖岸整修,它被列為重點砍伐目標。

在湖邊尋找著Stumpy,我和LG都感覺這棵是。謝謝博友小魚的糾正才知道可惜不是她!不過既然有緣就留下她永遠的影子,祝願她和Stumpy一樣在天堂快樂無憂地成長。

湖岸修複之後再種下的櫻花樹等到開花不知要經過幾年!

小魚逐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天涼好秋' 的評論 : 陰差陽錯吧。之前高速上錯過了一個路口,在GPS指引下路過一段單行施工路段,跟在一輛truck後麵,飛沙走石;終於等到雙線行駛了,趕緊超車,沒高興一分鍾,就被“按”了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魚逐夢' 的評論 : 那我們差不多是前後腳!我們也是周五過去的。一路上就覺得美國人開車都很快,怎麽竟然把加拿大人給抓住超速了,這也太不公平了:)
小魚逐夢 發表評論於
我是周六中午跟著人流往Jefferson Memorial走的路上(逆時針)與Stumpy不期而遇,純屬湊巧。
話說周五開車過來的路上,在紐約州CARROLLTON遇到埋伏,得超速告票一張。
小魚逐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天涼好秋' 的評論 : 是的,走過Jefferson Memorial不遠就是Stumpy,大概是最近水漲了,泡在水裏,周圍還加了圍欄,不能靠近,樹下有好事者獻的花環。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aopika' 的評論 : 很高興皮卡老兄欣賞我的手機隨拍!有了手機之後就再也懶得扛相機了。
laopika 發表評論於
好秋能夠驅車從多倫多開來DC,佩服!手機能拍出這麽好的效果,水平不一般!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魚逐夢' 的評論 : 另一棵小樹的照片找到了,也不象是Stumpy。我現在突然想起來了剛走過Jefferson Memorial看到很多人圍在水邊,我們沒有往前湊而是繞了過去。他們應該是在排隊跟Stumpy合影。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魚逐夢' 的評論 : 誰說我沒有往下走?我可是繞了整整一圈的:)還有一棵小樹可能是。等我加上你再鑒定一下!
小魚逐夢 發表評論於
Stumpy,就差一點兒了,你到傑弗遜紀念堂後正好沒有繼續往下走。
小魚逐夢 發表評論於
Stumpy,照片裏這棵不是她。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哈哈禾兒觀察得很仔細,我都沒有注意士兵的眼鏡腿是筆直的呢!隻是感覺他們很卡通,樣子很卡通,動作和裝束也很卡通,和我去之前腦子裏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如果還沒有去過阿靈頓公墓,非常推薦。我上次去也是沒在意就錯過了,後來聽同事說非常好這次才決定看一看的。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好秋駕車9小時去DC賞櫻花啊,我們離DC4個多小時,也隻去看過一次櫻花呢。:)還沒去過阿靈頓公墓,謝謝好秋好文介紹!看到那些換崗的士兵的照片了,他們戴的大墨鏡的眼鏡腿很有意思,是直直的一根棍子!:)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ushihandyman' 的評論 : 櫻花應該是接近尾聲了,可以想象前兩周的壯觀!不過比我預期得要好,賞櫻的人還是很多,應該是因為和我們一樣趕長周末過來。照片拍得不太理想也和陰天有關。
bushihandyman 發表評論於
照片上DC櫻花好像接近尾聲了?正旺時我去過一次,真漂亮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謝謝亮媽欣賞!主要是風景美,櫻花美。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好秋鏡頭下的DC好美!很多都是明信片的構圖啊,讚讚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