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嘮嗑

打印 (被閱讀 次)

春節的熱鬧,如今隻在微信裏。 同學群,親友群裏的客套,比當麵說恭維話,容易多了。 Copy paste 或者轉發,讓一切更加便捷。

但曾經親密的同學,還是有說不完的話。社恐變話癆,2-3個小時都舍不得掛。一起回憶過去那快樂的時光,聊聊宿舍裏六姐妹的悲歡。六朵花兒,一半已經離婚,還有一個在路上。 哎,人生似乎總是事與願違,追求仕途的一塌糊塗,追求安穩的被離婚,……還好還好,還記得曾經要做單身貴族的願望嗎,至少一半人實現了一半。

幾十年,變形的何止是身材,認不出的又何止是容顏。最近失聯的巍,據說去澳門賭上了癮,不單輸光了媳婦家北京老房子的拆遷款,在失聯前還找瑩借了一筆錢。 瑩呀! 那個他從高一開始單戀的女神,那個他一路追到北京,用盡了全力都沒有追到的人。他是多麽的走投無路,才會去向瑩借錢呀!

除了孩子的教育,老人的健康問題,也開始進入話題。躺平這種負能量的詞,今年成了主旋律。

今年我爸在這裏過年,於是微信拜年比往年更熱鬧了些,一個我不認識的“大哥”,看起來比我爸都老,他開口就問我: 妹妹退休了嗎?這樣的微信尬聊,把我拉回到小時候,大概從上小學開始,春節最怕就是拜年和走親戚。

一怕,磕不完的頭,喊不完的“爺“,和被從來沒有認齊也沒有理清關係的親戚們問”成績如何呀?考了第幾呀“。學霸們最驕傲的時刻,是我們學渣最想逃跑的時刻。

二怕,被勸吃肉,賓客們都一邊哄騙一邊恐嚇,不吃肉長不高,不吃肉不聰明。春節期間滿桌的大魚大肉,是我最沒有東西可吃的時候。 一天還被我大姨騙吃了豬油,那天晚上,我吐出了黃膽汁,她才終於相信,我是真的不能吃,而不是被慣出來的毛病,我也因此損失了一雙特別喜歡的新皮棉靴,嘔吐出來的穢物都吐到了床頭的棉靴裏,洗不出來了。 (我天生食素,十四歲才開始沾葷。 和宗教無關,隻覺得肉有股腐爛的腥臭味。)

社恐的養成,大概就是從春節開始吧。 十來歲的時候,我決定不再和不認識不喜歡的大人們說話,管他是爺還是太爺,還是天皇老子。我低眉斜眼,概不回答,比堅貞不屈的地下黨還要守口如瓶。

再後來,工作了,也學會了跟認識不認識的人都說幾句恭維話。那時最怕被問:有男朋友了嗎? 工資多少呀?這兩個隻有錯誤答案,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現在,我是最酷的長輩(至少,自認為是),從來不問這些問題。

邵豐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可能成功的P' 的評論 : 謝謝可可,新年快樂!
可能成功的P 發表評論於
讚“最酷的長輩“!
邵豐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矽穀居士' 的評論 : 是哈,可能我們宿舍風水不好,或者說風水太好了:)
不過國內現在離婚率就是很高呀。
矽穀居士 發表評論於
“六朵花兒,一半已經離婚,還有一個在路上”。你的室友們都怎麽了?這離婚率爆表啊!
邵豐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抱抱花姐! 新年快樂! 清淨的獨享,好過熱鬧裏的孤單。
邵豐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握手菲兒, 新年好! 祝你青春永駐!
邵豐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新年好!
我父母他們在國內的話,過年還是喜歡回老家,那裏有他們的青春和回憶。年紀大了,那些老人見一麵少一麵。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還好。父母在世時,我家過年也清淨。如今更清淨。。。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是“小時候”。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我閑時候最怕去親戚家過年,覺得好無聊。

新春快樂!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可能我也社恐吧,不喜歡應酬,我媽家很多年不跟親戚走動吃飯了,平時老聯係,過節就一個電話,省事了。歲數大了,也做不動、吃不動了。新年快樂!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