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一年(51)維多利亞的悠長假期

打印 (被閱讀 次)

冬季到維多利亞來看雨,在我們的行程規劃中,一直是個若隱若現的選項。

 

回到去年春天,當一切都還隻是一份草稿時,我曾提議:孩子們長這麽大,還沒與奶奶一起過過聖誕節,不如我們把中場休息設置在維多利亞?

 

中場休息,是我與蔣先生的共識。連續一年帶著小娃打遊擊,怕是吃不消,中間得找個地方住上一兩個月,算是對一年長假的中途調整,也可當作對某地的深度遊。

 

對此提議,蔣先生是動心的。他一直覺得,婆婆的精神狀態並不好,他能陪伴老母親的日子掐指可數,那是過一天少一天了。難得這一年不需跟人在聖誕時搶機票,假期也沒有時效限製,再沒比這更合適的時機了。為此,他捧了張世界地圖,扭過來扭過去,一心想扭出一條可以把維多利亞放到中點的路線來。

 

倒是婆婆激烈反對。她說,你們出發前可以來看我,遊完了,歡迎再來。這中間繞路飛過來,算啥?這種又費時間又燒錢的敗家計劃,不批準!

 

為此,我們斟酌再三,把中場休息的區域設在了印度。

 

等我們九月到達維多利亞,婆婆又話裏話外表示:你們二三月份時,如果能來維多利亞,那就再好不過了。那時候,天氣暖和了,你們想待在我這裏,或者上島,都是不錯的選擇。

我們有點懵。往返印度的機票都訂好了,二三月份又不是什麽節假日,來維多利亞幹啥?

私底下,我們嘀咕,難道是婆婆自己感覺身體不太好,怕等不到來日方長?如果真這樣,我們自當取消印度之行,甚至取消整個行程。

直到有一次,婆婆邀完我們二三月份過來,又補充道:你們來這裏後,想待多久都行。如果膩味了,四五月份開車回安省也行。隻要天暖和了,你們就可以住到Port Dover去了。Port Dover有個家庭cottage,隻是沒暖氣,須得天氣暖和了才能去住。)

蔣先生打斷她:媽,我們計劃了要遊一整年的。來完維多利亞,我們還得接著遊啊,回什麽家?

婆婆一愣,說:哦,我隻是琢磨著,你們遊上半年大概就把錢花光了。我怕你們沒地方去。

天下父母心哪!擔心我們會把錢花光,又要照顧我們的麵子。。。我說:有我這麽省吃儉用地把著關,不用擔心。隻要不出意外,錢肯定夠花,說不定遊完一年,還能攢點兒下來呢。

婆婆就此鬆了口氣,說:那你們大膽去遊吧,不要再想著回來的事。

 

後來在日本,因為簽證等原因,去印度兩個月的計劃被擱了淺,蔣先生提議:不如咱們改道去維多利亞?我們可以租套房子,考察一下去那裏退休的可行性?

對此,我是反對的。每年暑假在維多利亞待好幾個星期,還不夠考察的嗎?如果花錢租房,不如去他心心念念的新西蘭。那也是他心目中的退休候選地,貴是貴了點,好歹是個沒去過的地方。

 

從日本一路糾結到韓國,我們最終決定,用澳大利亞取代印度。就在我盯緊前往悉尼的機票時,蔣先生病倒了。保險公司說,一旦蔣先生出了醫院的大門,我們在未來九十天內就不會有任何境外險的coverage。最好的選擇就是回家,老老實實待到境外險重新生效的那一天。

 

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我們就此來到了維多利亞。

原本兩個月的長假,也被延展成了三個月。

 

婆婆一心想讓我們與她同住。蔣先生住院期間,她不斷向我發出邀約,好像很擔心我會拒絕。我說:婆婆大人,我來自中國,幾代同堂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況且我又那麽愛省錢,巴不得跟您同住呢。是您兒子強烈反對,我嫁雞隨雞。

蔣先生的立場一貫鮮明。他說:我胡子都白了,又有老婆又有孩子,還住媽媽家,我還要不要點男人的臉麵了?

 

婆婆說,知道我的想法,她就放心了。她讓我不要為難,置身事外就行。她說,她熟悉自家兒子的脾性:吃軟不吃硬。如果勸說不成功,她會動用百試不爽的Guilt Trip。她會告訴兒子:我是個孤獨的老太婆啦,隻希望家裏多點兒人氣。難道你忍心把我一個人留在這所空空蕩蕩的大房子裏頭?難道你不打算讓我享受一下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

 

偏偏這一次,蔣先生軟硬不吃,苦肉計美人計統統靠邊站。他腦海中隻有一個中心思想:我是個成年男人,我要搬出去住!向來優柔寡斷,買隻鍵盤都能調研一個月的他,這一次辦事效率奇高,我們到達維多利亞不到一個星期,他就在Air B&B上找到了房子,且當天就帶著我們搬了過去。他對婆婆說:媽,你不用擔心。隻要我們還在維多利亞,就會每天都來拜訪,準保你煩到想要趕我們走。

如婆婆所盼,整出戲,我是局外人。不過,我也感覺到,被孩子們早晚鬧鬧哄哄包圍著的婆婆,明顯體力不支。就在我們到達的第五天,她說兒子身體還沒好透,她不想讓他在這方麵為難,因此主動幫我們在線找起了房子。

無論他們母子的心思共振是同頻還是有偏差,我想,搬出去住,是應該的。

 

休養生息

 

來維多利亞,最重要的議題,是養好身子。

一場病,讓蔣先生的體重直降三十多磅,我也跟著掉了十五磅。頭一個月,蔣先生必須拄著拐杖才能行走,每天吃大把的藥。而平常生龍活虎的我,也渾身這痛那痛,還開始失眠,仿佛之前被焦慮之毒素靜悄悄入侵了全身,此刻全麵爆發,須得找個安靜的場所,借用渾厚的內力,才能將毒慢慢逼出體外。

 

這三個月,雖然身在異鄉,我們的生活幾無旅行的痕跡,一律依照維多利亞市民的標準進行。我們用租房申請表申辦了維多利亞圖書卡,可以不受限地access各種圖書資源。又給孩子們申報了各種興趣班,譬如兒童physio,跆拳道,遊泳課,等等。每周一到周五,應婆婆的要求,我們還會把孩子們送進奶奶私塾,接受量身定製的應屆教育。

 

話說,維多利亞的社區泳池非常棒,從專業泳道到小娃喜愛的遊樂淺水池,一應俱全。更有休閑用的熱水池蒸汽室桑拿房,某些場館還配備了健身房,一站式承包了全家老少的娛樂健身需求。這類社區設施的價格非常親民,三個月的家庭卡不到三百加幣。從這個角度看,他鄉遠勝故鄉。

在孩子們沒有興趣班的下午,我們基本上都會去社區泳館消磨時間。玩著玩著,蔣大核就玩出了少年維特的煩惱。有一天回到家,他拿著老爸的電腦,偷偷查詢怎樣去牽救生員小姐姐的手。

 

Meanwhile,蔣小詩那不守規矩好出風頭的毛病,在跆拳道課堂的東亞文化前,遭遇了銅牆鐵壁。

感覺跆拳道的規則,跟我小時候接觸到的服從訓練很類似:上課時需要絕對遵從師尊權威;對老師表達感謝時,要九十度鞠躬;課堂上,沒被提問不許說話;回答問題時,學生們最常見的答案,是“Yes Sir“No Sir。。。基本上沒有自我發揮的餘地。

之前蔣小詩每次有話要說,都會旁若無人地大聲表達出來,得不到回應時,就如複讀機般,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對於這種壞習慣,教練要麽不理,要麽直接上懲戒。有一次,她得到了獎勵的小貼紙(這是課堂上每個小孩都期望得到的榮譽),因為擅自插話,教練把放進她手心的貼紙又給收了回去。蔣小詩又羞又惱又難過,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說實話,看著自己的孩子被當眾懲罰,媽媽心裏挺不是滋味。我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順從的羔羊,但也明白,社會規則無處不在,如果不知進退,不懂敬畏,隻會傷到自己。蔣小詩是個沒什麽邊界的小孩,喜怒哀樂都是原生態,父母溫和的教誨鎮她不住,能夠在鐵拳課堂上得到一種被約束的體驗,未嚐不是好事。她需要知道,集體的號令有時會比自己的意願更具優先級,她那張揚的個性,需要在適當場合懂得收斂,甚至學會臣服。

 

三個月下來,蔣小詩從純白段帶,晉級到了白底鑲黃段帶。在我看來,並不是她的武功有了多大長進,更多的,是其脾性被教練收拾得更契合跆拳道學員應有的樣子。

最後一堂訓練課上,教練蹲下身,動情說道:蔣小詩,你一天是我的學生,終生都會是我的學生。我看好你,總有一天,你會成為跆拳道黑帶高手。

蔣小詩繃著一張目不斜視的撲克臉,氣勢如虹地回答:“Thank youSir

 

說說大人們的生活吧。。。

搬到出租屋後,蔣先生租了把吉他,並報了個吉他學習班。

身體好轉了,生活就轉型成了以興趣驅動。這三個月裏,他最享受的事,就是邊彈吉他邊看橄欖球。這個冬天,他追捧了半輩子的Detriot Lions表現不俗,一鼓作氣打到了半決賽,客場對陣舊金山49人隊。

半決賽的前半場,Lions勢如破竹,以24:7領先。

蔣先生喜笑顏開,在網上搜起了超級碗(Super bowl)的門票。

作為一個通情達理的妻子,我支持他去拉斯維加斯現場觀賽。畢竟,蔣先生追了半輩子,Lions表現都沒這麽好過。而被籠罩在著名的“Layne詛咒“the Curse of Bobby Layne”)之下,Lions以後還有沒有這樣勝出的機會,也不好說。

有關這條詛咒,我覺得好笑,忍不住寫上幾筆:1958年,曾帶領Lions三次打入NFL冠軍賽的四分衛球員Layne,因為摔斷了腿而被強製轉會。對於資本的見利忘義,Layne當然很憤怒,就此對Lions下了毒咒:之後五十年,Lions休想再次打入冠軍賽!

大概Layne自己都沒料到,這條咒語不光應了驗,還遠遠超越了他給設下的五十年之限:1957年後,Lions不光成了NFC中唯一一支沒能打進超級碗的球隊,而且在今年賽季之前,總共隻贏得過一場季後賽(Playoff),稱它是橄欖球聯盟中最差勁的隊伍也不為過。

話說這超級碗的門票,我以為也就兩三千美元,湊過頭去看了看蔣先生屏幕上的黃牛票,當場就驚呆了:門票每張一萬三千美元。那還是便宜的。還有五六萬美元一張的。

那句你買吧,就說不出口了。我盤算著,如果他實在想去,我就把歐洲遊的計劃縮短半個月一個月的,也不是擠不出來。

不過,下半場形勢急轉直下,舊金山49人隊不光一鼓作氣追平了比賽,還在最後一場以三分之差淘汰了Lions

我問蔣先生:會不會有Lions的球迷在中場休息時搶購了超級碗的門票,現在悔之莫及?

蔣先生臉上的表情,又是黯然又是釋懷。他說:我相信,肯定會有這樣的人,他們肯定也正在後悔。唉,別說,那一刻,我這麽冷靜的人都很想買呢。

Whew!感謝Lions輸了這場球,感謝Layne那七八十年都沒消散的魔咒。。。(也希望蔣先生看不到這篇博客,哈。)

 

再說說我自己。因為辦了圖書卡,一個假期閱讀了十八本中文小說/散文,還追了一部大熱的電視劇《繁花》。讀後感就不多說了,不然得另起一萬字。簡單說一下《繁花》,我好像不太喜歡這部劇,感覺鬧哄哄地看了個寂寞。配角演繹的蠻精彩,譬如範總的普通話,魏總大寫的尷尬,等等,但故事的主線我就覺得牽強:感情戲上,寶總那道走不出的白月光陰影,我實在無法共情,那姑娘不夠美,行事又俗氣,兩個人也沒啥驚天動地的過去,怎能讓寶總一口氣憋了二十年,對其他人愛無能?故事的高潮部分,我更是沒法justify強總複仇的動機,不就前老板炒股失敗被撿了個屍(你拋我撿,這在股市不是很正常嗎?),喜歡的姑娘被勾引來了上海(玲子又沒嫁給寶總,強總努努力,還蠻有希望抱得美人歸),至於這樣不擇手段地對寶總趕盡殺絕嗎?也許,這就是黑暗森林的思路,不管叢林有多大,一山容不下二虎?

 

這個假期,應西島姐邀請,我們拖家帶口去她家喝了個茶,吃了頓飯。西島姐廚藝一流,藝術造詣也了得,素描畫掛了一牆,張張立體靈動,神韻兼備。我原以為,這些作品來自畫廊,一問,才知是西島姐自己畫的,驚得下巴都合不攏。一個理工科女子,筆調竟如此細膩傳神。我問:這是要學多久,才能畫這麽好?

西島姐夫驕傲地代妻作答:她近幾年才開始學著畫的。是不是很厲害?

厲害,當然厲害!

而且,有才情,有知己,西島姐是個幸福人。

 

過聖誕

 

這個聖誕節,來婆婆來講意義非凡。這不僅是多年來兒女孫輩第一次齊聚一堂的聖誕,而且,她的兩個兒子在2023年分別遭遇了生死考驗。蔣先生的經曆我不再多講,熱愛長途騎行的哥哥在一次訓練中,遭遇了嚴重車禍,連人帶車被甩出大馬路,帶著脖套在醫院躺了好多天。用醫生的話講,要不是裝備精良(這方麵哥哥從不含糊),身體素質過硬,出這樣的事故,大概率就掛了。所以,在婆婆家見麵,難兄難弟互拍肩膀,見麵辭跟排練過似地高度一致:兄弟,很高興你還活著!

 

這是一個喜氣洋洋的聖誕。婆婆大宴賓客,又烤火雞又烤牛排,還從地下室搬出了塵封多年的聖誕樹。婆婆說,她很久沒感受過這麽充沛漫溢的過節心情了。

 

總體來說,維多利亞人民對聖誕節很上心,家門口普遍裝點得很漂亮。

 

布查花園(Butchart Gardens)的聖誕彩燈展,也值得一看。

 

 

來維多利亞養老的可行性

 

這些天,另一個比較重要的議題,就是探討來維多利亞養老的可行性。

BC生活,是蔣先生的夙願。他常說,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來這裏,就跟家人講,以後會搬到西海岸來生活。之後幾十年,家人都陸陸續續搬了過來,就他一個人被留在了安省。

 

不得不說,西海岸的氣候太宜居了。十一月到二月,是維多利亞的冬天,多數時候外出時,我還穿著那雙跟隨我跑遍了日韓的夾腳拖,頂多穿雙襪子。冬靴,隻在見客時穿一下。

整個冬天,草地都是綠油油的,時常還能看到短袖短褲的少年在球場飛奔,仿佛冬天不曾來過。

 

十二月底一月初,已有花枝俏,草地上也總能看到一簇一簇的細碎紫花;二月上旬,美景街(View Street)已經開滿了櫻花。

 

也有嚴寒的日子,體感零下十幾二十度,還飄著雪花。不過,我數了一下,這樣的日子總共隻有三天。個人感覺,下雪的日子純屬意外,那一樹一樹的綠意騙不了人。

 

光看氣候,簡直非來不可。不過,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這裏物價比較貴。最直觀的是油價,每升油要比安省貴出十幾二十分;超市裏的東西也要貴出兩三成;Costco算是公允,大部分商品價格與安省持平,但其牛奶如果按升來算,也比安省貴出了7%

之前作為觀光客,我替BC人民操碎了心:東西這麽貴,你們的工資夠花嗎?在這生活了三個月,如溫水中的青蛙一般,我們慢慢適應了新的價位。是,物價貴是鐵打的事實,但采購時如果腦海中多繃根弦,該買的買,不該買的不要手欠,盡量杜絕浪費,預算並不會增加太多。至於油價,看著貴,用起來其實更省:比起大多倫多,維多利亞不過方寸之地,一箱油可以跑上兩個星期。不像在安省,去哪裏都像長途旅行,一星期加一箱油是生活標配。

 

對我來講,最大的問題,是維多利亞的亞洲群體相對較小,中超市不成氣候,正宗的中餐館也沒幾家。

不過,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

上星期我們去溫哥華拜訪哥嫂,在哥家住了幾天。臨走前,我拉蔣先生去Richmond買些涮羊肉的食材,並隨機找了家飯店,吃了頓中餐。

Richmond滿大街都是中餐廳,川魯湘徽,蘇浙粵閩,什麽菜係都能找到。我們隨機進入的餐廳,叫上海一隻鼎,是上海本邦菜。我感覺一般,能吃,談不上驚豔。蔣先生吃了幾口,卻替我不想走了,他拿起手機就在Richmond訂了一晚酒店。他說,這裏中餐館那麽多,你得卯足了勁兒多吃幾家。吃夠了,咱們再回維多利亞。

為此,他深情暢想:如果以後來維多利亞定居,我們可以每個月都來溫哥華采購,再在Richmond住一兩晚。

我的中國胃,就這樣被收買了。

 

說起退休移居,肯定繞不開房子這個話題。這三個月中,蔣先生帶我們行遍了維多利亞的大街小巷。對於未來的居住地,他有幾個剛性標準:街道要安靜優美;路邊最好不許停車;電線得埋在地下;Lot要夠大夠寬敞。。。至於房子本身,隻要結構不存在缺陷,都可以改造。

他買了張塑膠地圖,走過路過,但凡看到中意的區域,都會細細勾勒出來。這是之後幾年他會重點關注的購房區域。

 

目前來看,維多利亞的房價算是一個中性因素,不便宜,也談不上勸退。自家有套房,底氣就跟著房價上漲。記得十年前,五十萬的房子我們都嫌貴,現在看到標價一百多萬的房子,我們會說:這一套隻要1.5M,價格合理。聽口氣,好像地主家囤滿了餘糧。其實,隻是市場紅利帶來的虛幻富貴,(自住屋)房價一跌,就全成了泡影。

 

讓人屢見屢愛的維多利亞老錢區,那是隻配進去看看的。每次在裏麵兜上一圈,我們都會自覺去便利店買張彩票。這錢不算賭博,算投資。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三個月下來,我們並沒有最終決定,要不要來這邊養老。移居是一項重大決策,需從長計議。有一點蔣先生可以肯定,他說:經曆了這三個月,我確信,我已經準備好了要迎接我的退休生活了。

 

 

***

就在我收拾行李,準備再度出發時,婆婆走來跟我道謝。

 

是的,她跟我道謝。

 

婆婆說:你們在維多利亞的這些天,我把櫥櫃裏的床單被褥,還有舊衣服都拿出來整理了一遍,該洗的洗,該捐的捐。我還特意請人過來,打掃了管道,清理了地毯上的動物毛發,等等。

我微笑頷首,說:怪不得哦。我就感覺家裏氣象一新!

婆婆說:是啊。這些事,我已經想了好久,但一直沒有付諸行動。之前的我,生活一潭死水,每天隻是混混沌沌耗時間,什麽也提不起興致來做。好像活著,隻是為了等候生命最後時刻的到來。你們來維多利亞的這些天,讓我意識到,我的生活裏,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可以去期盼,去感受,我的生命還能綻發光彩。這些日子裏,我的體內好像被注入了新的活力,我願意花時間,花心思,來讓這個家變得更整潔,更宜居。我得說,為此,我可能會多活好幾年。謝謝你,親愛的,你和你的家庭的到來,給了我新的生命。

婆婆說這話時,滿臉滿眼都是真誠,笑容一如年輕時那般美麗。

 

我跟蔣先生說起此事。他亮晶晶地看著我,說:你寫了那麽多博客,記錄了那麽多有趣的事,在我看來,媽媽的這段話,才是你最有必要講給博友們聽的。

嗯,遵旨。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huan' 的評論 : 魔幻新年好,還不到八十,不過也快了~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ev' 的評論 : 謝謝Dev姐!大年初五迎財神,又是情人節,祝你龍的一年裏,錢愛雙豐收~~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L303E37ST' 的評論 : 是,歐文斯通。感覺那個年代明星雲集。梵高的生活真是充滿了苦難,我這俗人一邊讀,一邊對書中的他說:找份工作吧,找份工作吧。LOL。。。
mohuan 發表評論於
好兒媳!看來西人婆婆其實也喜歡東方式的孝順:-)
你婆婆有80歲嗎?
dev 發表評論於
喬妹新年快樂!給全家拜個晚年!龍年大吉,其樂龍龍! 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YL303E37ST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番橋' 的評論 :
《渴望生活》呀, 歐文·斯通(Irving Stone)。 大約四十年前讀過的。經你這個提醒, 要去買英文版的來讀。
番橋, 期待你多寫喲。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綠珊瑚' 的評論 : 珊瑚新年好~這幾個月我讀的一本書,題目好像叫《有一天,媽媽老了》,是韓國一對母女合著的。那個媽媽不識字,七十多歲跟孫子自學,後來寫了好幾本日記。她有很多孩子,五六七八個吧,但日記中的她,時常處於特別孤獨的狀態。
聽我婆婆這麽說,你們也這麽說,我想,我們都要對長輩多一點關心。他們的世界,可能真的很沉悶,希望和光亮很大程度來自後輩的關懷。
希望珊瑚在新的一年裏,生活充滿愛。:)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南瓜新年好!祝你新的一年文思泉湧,佳作連連。很喜歡你的孫鳳。:)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L303E37ST' 的評論 : 抱抱~謝謝你懂!維多利亞圖書館的中文書隻有兩麵貨架,選擇不是很多,我看見什麽有趣就拿什麽。有些書一般,印象比較深的有這幾本:
柴靜《看見》
莫言《酒國》
當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兒》(隻借到前三本,一套應該有七本)
嚴歌苓《少女小漁》
村上春樹《當我跑步時,我想些什麽》
六六《半句實話》
沈從文《邊城》
還有一本梵高傳記,《渴望生活》,忘了作者的名字。
另外一些,印象一般,就不羅列了,譬如孟非的《隨遇而安》之類,可讀性一般。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陳默' 的評論 : 默默新年好。我真希望自己是在新年前發了這篇文,這樣給大家拜年的時候,抄你的作業就好啦,哈哈,每次我隻會說:“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是啊,維多利亞無所事事的三個月,感覺比走天涯更有意義。婆婆現在跟我也很親,有次我跟她說,你要寵壞我啦。她說:家就是用來寵人的,我寵愛你,你才不會跑到別人家去當媳婦兒,LOL。。。很有意義的時光。
謝謝默默的關心,如上篇所言,可能我會等到遊完了才補寫下半場的遊記。咱們夏天見~
綠珊瑚 發表評論於
好感動婆婆的話和精神狀態。尤其對我這樣已進入老齡的人來講。
大核的開竅是一瞬間,你不必再為他的社交煩惱了,隻怕以後煩的是小帥哥身後烏泱泱的美女呢。
小詩一定是位黑帶美女,太可愛了。
南瓜蘇 發表評論於
好久不見,祝龍年大吉,闔家幸福安康!
YL303E37ST 發表評論於
好感動. 今年過六十了, 很懂得奶奶的那段話。
好奇番橋這三個月讀過的的中文書單?
陳默 發表評論於
番橋妹!先給你們全家賀新年:祝龍年吉祥,闔家幸福,旅途順利,萬事如意!祝你和蔣先生夫妻同心,恩愛滿滿;祝大核小詩天天開心,茁壯成長;祝奶奶健康平安,壽比南山。

終於盼到了橋妹的這篇新作,內容豐富,愛意滿滿。奶奶最後說的那段話很感人,我能感覺到她的真誠。確實,你們這三個月,給奶奶帶來滿滿的親情和活力,打破了她失去老伴後的心灰意冷、無所事事,真是功德無量的一件大好事。上天的安排讓你們有這麽好的一段休整的日子,在養好身體享受親情之後,又可以滿血複活地去走天涯看世界啦!

祝後續旅程一切順利!期待以後休整時的後續遊記。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傅江歌' 的評論 : 謝謝江歌,新年快樂!明天出發,夏天再見啦~
番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cky40' 的評論 : Lucky新年快樂!我跟蔣先生說過,我是那種做了某種選擇,就能在自己的選擇中發現無限好的那種人。來維多利亞渡過的這三個月,感覺是被命運的波瀾推動,更是哪哪都必須順心順眼。確實也挺美好的。:)
傅江歌 發表評論於
又見番橋,好高興!祝闔家新春快樂,龍年順遂!
lucky40 發表評論於
橋妹妹,過年好。讀起來感覺你們在維多利亞過了一段很溫馨的時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沒有環遊世界,但和婆婆和家人一起的時光也會成為將來很美好的記憶。祝龍年健康平安,生活更精彩,大核和小詩茁壯成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