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聯途中的紅衛兵”叔叔“

本隻想寫寫自家的故事,沒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許!如今決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陸盛開時,再來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離開晴隆到貴陽前,我們每天上午8點左右出發,下午5或6點左右入住接待站。平均每天步行9到10個小時左右。走完平均40公裏左右的公路裏程後休息。到安順的公路沿線,有不少近道可抄,為此,我們每天平均步行的裏程實際上隻有35公裏左右。

到安順的途中,不少公路與小路交接的地方,有岩石處都能看到落有串聯隊名稱的毛語錄和革命口號。毛語錄大多是“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爭取勝利。”“紅軍是宣傳隊,紅軍是播種機。”“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等;標語口號多是“發揚紅軍長征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誓死捍衛毛主席,將革命進行到底!”“步行光榮!乘車可恥!”,令人目不暇接。

有的小路不知道通往哪裏,這樣的小路與公路交接處都能看到箭頭提示,在有岔路的地方也有箭頭提示,多是用粉筆重重地塗抹在路邊的石頭上,有的箭頭像是墨跡,這是走在前麵的串聯隊為後來者留下的標記。這些小路有的路段會穿過小村寨,我們路過時,村寨裏總有孩子在路邊玩耍等待著,他們看到我們就伸出手跟著我們一邊走一邊叫:“紅衛兵叔叔,毛主席語錄。”其他幾位女生覺得被叫“叔叔”很滑稽,不太理睬這些大小不一的孩子。我和謝萍則特喜歡,為被叫“紅衛兵叔叔”而興奮自豪著,很快就把自己帶的毛語錄傳單發完了。其他幾位同伴看我們很有興趣當“叔叔”發傳單,到安順前,她們把自己帶的傳單全給了我倆,讓我們繼續美美地享受了幾天當“叔叔”的樂趣。

大串聯時期男女學生們頭戴草綠色軍帽、小腿上打著綁腿的行頭完全一樣,這兩幅由畫家想象出來的畫作是文革時期最時髦的著裝,那時能如此著裝串聯的隻可能是軍校師生

我們每天連續行走幾十公裏,雖然綁腿有緩解腿部長時間行走帶來的疲勞感覺,我和謝萍還是沒能得到有效的保護,因為我們的綁腿走上幾個小時後會鬆動,最終會垮下來堆在腳踝骨處。每天我們都不得不停下幾次重新打綁腿,為此我們不僅會掉隊,腿也很快酸痛起來。年長一些的五位同伴對我們較有耐心,我們停下來打綁腿的時候,她們就停下來等我們。到安順前兩天,我們不僅感覺腿酸痛難忍,腳板也開始起泡了。可我們沒有退縮,更沒有哭,而是勇敢地繼續往前走。但,我們變得不配合起來,我們不願走小路,因為小路會讓我們感覺腳更痛。不管隊長或其他幾位同伴怎麽勸說,我們就是不聽。我和謝萍開始拒絕走小路,其他五個女生沒辦法,隻好讓我們走公路,她們走小路,在小路與公路交匯處,她們會停下來等我們,她們看到我們後才會繼續往前走,我和謝萍跟著她們,對自己是否給她們帶來麻煩完全沒有意識。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