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雜貨鋪(3)北京動物園的故事!

博文主要是懷舊文章,以及時事評論。謝謝!
打印 (被閱讀 次)

嘻哈雜貨鋪(3)

(三)北京動物園的故事!

小的時候父母帶我們去動物園,那情景在我腦海裏始終揮之不去,那時候很喜歡看動物園猴山的猴子爭食,看熊山裏狗熊敬禮的畫麵,這場景若用今天的話來形容:那就跟看動物奧運會差不太多,這在娛樂生活單調的童年,北京動物園是能給孩子們帶來歡樂,而且也是當年屈指可數的遊樂場所。所以印象深刻!

動物園位於西直門外展覽路一側(當時西直門外不遠處就是四季青公社的菜地)所以那時動物園又叫西郊公園。從小我就喜歡去西郊公園,不僅喜歡觀摩動物,並且還很喜歡喂食動物,在動物園猴山上有個橫行霸道的猴王,就像人類有國王或皇上是一樣的,那猴王的王位奪取是靠拳頭打出來的(也就是槍杆子裏麵出政權)獲勝後的那猴子便是這猴山上的皇上,它就像造反當上皇帝的朱元璋一樣,走到那都是前呼後擁,而且是妻妾成群,但凡有點姿色的母猴都是它媳婦(這就叫三宮六院)

相比之下:動物園熊山裏的黑熊,則是有些英雄氣短。說起來黑熊這家夥在荒山野嶺中那也算是一個狠角色,這玩意兒要是玩起混的發起威來,連老虎都得讓它三分,但在熊山裏它卻像“要飯“的乞丐似滴,為一口吃的仰望著遊人,並半站立著向人鞠躬作揖,這實在是太有損“熊瞎子“在江湖上的英名地位,出於對昔日“霸主“的憐憫,常常是我買一個麵包:我吃一口扔給狗熊一塊:共同分享!

這回憶就像“烙印“般印在我的腦海裏,這種溫馨的童年記憶具有沿續性,直到有一天我也可以對妞眉來眼去,並且有資格帶靚妞去“莫斯科攴廳“吃西攴的時候,也依然是初心不改!北京展覽館的北側就是老莫攴廳,而老莫的斜對麵那就是動物園的狗熊山,中間隻相隔著一個鐵欄杆,從老莫酒足飯飽出來後,我常在賀爾蒙的鼓勵鞭策下,以給狗熊喂食為誘餌,帶著靚妞找地摟抱著“親個嘴“啥的。

說起來也巧:或許是我的命中有緣,也或許是冥冥中的天意,後來我搬到了距動物園不遠的百萬莊,再到後來工作還調到了園林局,而且在園林局所屬的動物園管理處裏,有不少的同仁都是潛伏的於則成“深海~峨嵋峰“啥的,這樣我再去喂動物那就更方便啦。由於這麽多的機緣巧合,因此耳聞目睹了不少動物園裏的趣聞,所以也就引出了下麵要敘述的係列故事,北京動物園最早叫“皇家萬獸園“說起它的建園曆史,可以追溯到晚清的光緒朝代,屈指算來它已經跨過百年歲月啦。

座落在動物園內的--古香古色的暢觀樓!

先說幾句鋪墊性的題外話:當年在北京有倆個最牛氣的政府局,一個是有權有勢的北京市公安局,而另一個則是大名鼎鼎的北京市建工局,別的方麵都先姑且不談,僅憑局級單位就能財大氣粗的擁有自己的醫院,除了這兩家“牛局“之外,在全市局級單位還真找不出第三家,一個叫公安醫院,而另一個叫建工醫院。

尤其是當時的北京市建工局:那時隨便的一個工程項目,就能夠使你腰纏萬貫,相比之下北京市園林局呢?則是即沒有公安局那麽頤指氣使,也沒有建工局那樣腰纏萬貫。更沒有像建工局的小官僚那樣,有那麽多人追在屁股後麵求爺爺告奶奶。園林局有的隻是些花花草草名勝古跡,但我非常喜歡園林局並引以為傲!

首先園林局的辦公地點環境優雅(管理處都設在古建皇家園林中)晚上市內的各公園靜園之後,寧靜的皇家園林與一牆之隔的喧華鬧市仿佛就是兩個世界。僅憑這一點就連市政府都自愧不如。就以局機關大樓為例,它座落在動物園的西側,它的東側就是暢觀樓,過去是慈禧太太去頤和園途中的行宮。它的後身是中國植物學科研樓(一百多年前法國人所建的小洋樓)旁邊就是動物園熊貓館。局機關的大門與北京天文館相視而望,往西就是首都體育館和紫竹院公園,環境地點絕對number1

雖然北京市園林局的宅子這麽牛逼,但北京動物園則更牛逼,它是迄今為止中國境內規模最大,也是動物種類最全的動物園。頗為有些類似今天的“移民國家“!凡符合移民入園條件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珍貴動物,阿貓阿狗的可不行,那檔次還是留在鄉下抓個耗子看個大門啥的吧,動物園裏有簽證的主那都是從世界“各犄角旮旯“搜羅來的動物,諸如中國的大熊貓,金絲猴,丹頂鶴等,除此之外:還有來自外國的“階級兄弟“比如像非洲的大河馬,黑猩猩,還有澳洲的袋鼠,美國的犀牛、、、

動物園裏的動物-那活的就跟朝廷裏的大爺似的。而且它們還普遍都有一副好胃口。海豹吃魚,老虎吃肉,熊貓要吃竹筍,金絲猴還要吃水果,這得花多少銀子啊?北京動物園是靠國家財政撥款的單位(僅憑那點門票收入)怎能填的滿那些家夥的大肚子呢?有的動物在吃東西的時候,那嘴巴就跟大官似的還相當的刁。比如東北虎,那鮮牛肉吃起來還挑三檢四。有時候想想楊子榮的打虎上山,還有武鬆的井陽崗打虎,東北虎若是碰上楊大爺或武二爺這樣“缺乏愛心“的主,估計也就老實啦!

其實說它們是珍貴動物,那是根據“物以稀為貴“的標準,要嚴格的說起來它們原本就是流竄在不同荒郊野外的“動物盲流“而已,也就是動物界的窮人罷了,經常過著吃了上頓沒下頓的苦日子,後來多虧我黨和人民的批準,它們這才移民到皇家動物園,住上了冬暖夏涼的高擋館舍,過上了不愁吃喝的悠閑生活。

然而:就這樣盡心盡力的伺候它們,園內還有一些“白眼狼“不僅不知道感恩,並時不時的還鬧離家出走。你說這得多傷人心(你丫的跑了-伺候你的飼養員咋辦)人家那可是要被追責滴!當年參加“越獄“行動的有蟒蛇,還有隻豪豬和雲豹。那條大蟒蛇的下場比較淒慘,它活生生的疼死在了紫竹院(這個稍後再說)

而那隻雲豹去哪兒了呢?這家夥出逃後的去向就一直是撲朔迷離,耍知道它在貓科動物中也算是一個職業殺手,萬一它在外行凶傷人可怎麽辦?這讓園方非常擔憂,後來北京警方也接到了“協查通報“警方雖一番搜索但也仍然下落不明。我想它肯定不會迷戀大城市的燈紅酒綠,在它的心中肯定有一片遼闊的草原,或許多少年後這個“越獄犯“回憶起當年翻牆逃跑的行為時,在懷念起動物園裏不愁吃喝的日子時,它肯定會感慨的跟兒子說那是你爹逝去的青春,也是豹爺“夢開始的地方“!

說到這些往事就想到咱毛老爺子,那時咱偉大領袖搞了一個“第三世界“的劃分,實際上就是糾集了一幫窮叫化子,而咱家是老大(也就是丐幫的幫主)那些小弟來北京拜見大哥的時候,就算山窮水盡那也得有份見麵禮呀,可那幫窮人來咱家串門時也實在拿不出象樣的禮物,於是就給咱老爺子送來兩筐芒果(老皇上轉手就送工宣隊啦)還有一次斯裏蘭卡的總理來北京,競帶來了一隻剛出生的小象。

這隻小象送給北京動物園啦。那時首都體育館剛建成不久,就在動物園的西側和白石橋與紫竹院之間,當時為這隻小象還在新建的“首體“舉辦了一個隆重的交接儀式,在雄壯的運動員進行曲中,那小象扇著兩個大耳朵就登場啦。當時中國總理周恩來與斯裏蘭卡總理共同出席了交接儀式,小象被命名為“米度拉“!據說是象征友誼的意思,交接儀式之後這位“中斯友誼的大使“就到北京動物園上任啦!

由於小象這種特殊的身份,那麽這隻象就不再是單純意義上的象種,而是具有外交層麵上的考慮啦,在周恩來總理國際外交無小事的指示下,動物園對這位“友誼的使者“是另眼相看,不僅在生活上搞特殊化(常有胡蘿卜吃)在待遇上也非同小可(不挨打)並且還由大象飼養班的班長專門伺候它(相當於保姆)!

這種差距在大象群中引起了不滿,這種待遇不公也誘發了大象的羨慕嫉妒恨,終於有一天出事啦,那天雲南大象的飼養員有事請假,於是他委托飼養小象的班長代為照管,但這隻雲南大象又隻服從飼養它主人的命令,而不聽從“米度拉“飼養員的指揮,並拒絕為觀眾表演結果挨了一頓打,如果這頓懲罰是主人打的那問題還不大,可這是小象米度拉的保姆打的,這新仇舊恨可就湧上這畜生的心頭啦!

其實大象遠比你想像的要聰明的多也狡猾的多。再者說了野生動物無論怎樣訓化,說到底它們在骨子裏還是有野性的,這就像俗話說的:狗改不了吃屎“一樣!本性難移麻,所以當遇到大象鬧脾氣的時候,得由它的飼養員來安撫,或者由訓獸師來和它溝通談判,那天小象“米度拉“的飼養員顯然是忽略了這點。

狡猾的大象看似漫不經心的靠近飼養班長,然後它突然趁其不備用那隻大鼻子把他給卷了起來,這家夥在空中把人要夠了之後丫一甩鼻子,整個人就被它甩飛了出去。結果人當時就已不行啦,而後這廝還大大方方若無其事的吃草,這太氣人啦!可是這也無法把這罪犯扭送公安局呀,無產階級專政拿這畜生也毫無辦法呀,隻能任其逍遙法外。所以動物園在善後處理的時候,隻能對飼養員按烈士的標準處理。

其實動物世界跟人類社會一樣,動物的種類不同,愛好不同,性格不同,有的凶狠,有的狡詐,有的善於模仿人類的行為舉止(黑猩猩會對女遊客做下流動作)有的動物善於學人說話(這就是所謂的鸚鵡學舌)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鸚鵡學舌的逼真程度真的是惟妙惟肖,關鍵是那位私教鸚鵡學話的遊客就不是什麽好人,他偷偷教鸚鵡說的全是些罵人的大髒話,再說那鳥也不是什麽好鳥,那時政工幹部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叫做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這句政治術語用這鳥的身上正合適!

就這麽著:飛禽館裏的那幾隻鸚鵡便像“失足青年“一樣,跟著那位四處溜達的壞遊客就學壞啦(實現了一出溜)這種行為就像病毒傳染一樣漫衍,剛開始的時候是鸚鵡之間相互切磋,後來它們又進一步的跟遊人互罵髒話,再到後來這幾隻壞鳥競然毫無忌憚的登鼻子上臉,它們就連飼養員都敢問候啦,主子剛要對它們提出警告的時候,其中就有一隻鸚鵡便來了一句:孫子,我打你丫的!這可是館裏從未曾有過的現象,這真是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啊,沒說的進“五講四美“學習班吧!

還有那一年北京動物園引進來了二隻非洲大象,運抵到動物園的時候,已是十月份北京的深秋季節啦,這二隻非洲大象入園後不吃,不喝,也不拉,體檢後各項指標都正常,莫非它們是在想念家鄉的“相好妹子“啦?正當獸醫急得抓耳撓腮束手無策時,動物園倪主任聽到匯報後他溜溜達達的背著手就來視察啦。俗話說老將出馬一個頂倆,這話說的簡直是太對啦,老倪觀察了一會馬上就察覺到了問題的結症,於是果斷下令點火生暖氣,你們這還看不出來嗎?它這就是水土不服,象房的溫度低呀。

你還別說:倪主任的指示還真正確,這是來自赤道附近的大象啊,北京深秋季節的溫度怎能與它家鄉一樣呢?暖氣很快就使大象館舍的溫度升上來啦,非洲大象把它的大鼻子搭在熱氣管道上(似乎在做桑拿)而這時象房裏也無法呆人啦,草料的味道,大象尿騷的味道在熱氣的再加工下,那感覺就跟牲口棚似的、、、

獸醫到室外換了一口新鮮空氣,待到他再進到象房時,那場景使他頓時就楞住啦,那大象不是幾天不排便了嗎?俺們倪主任正蹲在地上給那隻大便不通的家夥掏糞呢,而此時再看那隻大象,隻見它閉著眼睛一通舒坦大發了的模樣(仿佛在享受按摩推拿一樣)你還別說在大象的身旁,還真就掏出了一堆臭哄哄的大糞。

那獸醫見狀當時就急啦說道:老倪你那爪子消毒了嗎?你就這樣去捅大象的肛門,這要是引起肛門感染怎麽辦?由感染再進一步導致動物死亡怎麽辦?如果萬一出現了這種情況是你負責?還是我負責?獸醫不由分說劈頭蓋臉的就把倪主任訓斥了一頓,其實老倪是一個心地善良的老頭子,就是工作方法簡單些。

倪主任被自己部下指名道姓的就嗬斥了一通(現在誰敢對上司這樣呀)對此這個老頭子他也不生氣,聞聽了獸醫的話後老倪反而向自己的部下承認錯誤(這樣的官員你現在到那裏去找啊)接著他對獸醫解釋道,這大便排不出來多難受啊,你看它現在這模樣是不是舒坦多啦?大耳朵都扇乎上啦,快哼哼二聲讓大夫聽聽。

倪主任的事跡還有很多,那年頭咱國家實行“計劃生育“的政策,尤其是到了逢年過節的時候,各單位的領導都得叮囑一番,特別是要強調一下“計劃生育“的重要性。春節即將要來臨啦,那天動物園剛給職工發完“雞呀鴨呀“的年貨,年終獎金也發完啦,正當大家高興的時候,倪主任也高興啊於是他來了一個即興講話,結果這下子又壞啦老倪他的那張破嘴一吐魯又惹禍啦。這又是怎麽回事呢?

原來呀:倪主任就是想囑咐大家一下,就要過年啦,同誌們要注意節約鬧革命,不要大手大腳,不要大吃大喝,要過一個革命化的春節,出門拜年的時候要注意交通安全,要時刻想著“一慢二看三通過“唉,都要給我全須全尾的活著回來,誰承想他講著講著,這話題就不知不覺的拐到了計劃生育上來啦,倪主任說:咱們動物園的老娘兒們多,所以你們呀要想著怎樣多養動物,唉:別總想著多養孩子、、、

這下子會場就像炸了鍋一樣,原來本是一個春節聯歡會,結果卻變成了一個對老倪的控訴批判會。其實說“批判會“那就是一個戲稱,大家並不是真的恨這老頭子,倪主任是一個好人(那時候的幹部比現在的官員強的不是一星半點)老倪是個“三八式“的幹部,原來是延慶縣的副縣長(區縣局是平級單位)這也就是說人家老倪本就是局級幹部,到動物園任主任那等於給人家平白無故的降職使用啦,後來老倪調到園林局任副局長後-大家還都挺想念他的。這個老頭挺有人緣。意猶未盡-止筆!

敬請關注“嘻哈雜貨鋪“的下集預告:動物園內--喜怒無常的河馬!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我小時候姑奶奶的家就住在百萬莊,每次我們去玩特別高興,因為可以順道進動物園玩。每次我也在熊山那喂狗熊,特別喜歡看他們又揮手又作揖又大笑的模樣。相比之下,國外的動物園就差遠了,溫哥華悉尼的動物園兒都是乏善可陳,沒啥動物。加州聖地亞哥的動物園還算行,不過和北京的比就差遠了。外國人對熊貓的熱愛程度好像遠遠高於中國人,大概是物以稀為貴吧。90年代初,李先念訪問加拿大,報紙上把它排在第2版,同一天頭版是歡迎中國的熊貓來。
roseice 發表評論於
我在動物園對麵住了10幾年呢,坐在樓頂就能看見動物園的樹。可惜看不見裏麵的動物。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j2009' 的評論 :
官園,阜外醫院,19路汽車,熟悉的地方--夢回故鄉。握手老鄉!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oltek' 的評論 :
滿滿的家鄉回憶--親切。謝謝你老鄉!
bj2009 發表評論於
動物園也是俺的最愛,俺住在複興門附近,每次坐19路汽車直達終點站, 6年前最後一次去。。。
Soltek 發表評論於
動物園是我小時候最最想去的地方。我幼兒園還是小學的時候學校組織去動物園看見過小象米杜拉,好像還能吹口琴呢。其實從我們家去動物園很方便,坐111路無軌電車(原來叫11路)一直到動物園總站都不用倒車。如果去中關村的二姨家或者去頤和園就得擠332路,我特別喜歡332路捷克產的車頭,那發動機的吼聲和車身的晃動,覺得特別孔武有力,所以每次都趴在司機後麵的橫杠上看他開車。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萍蹤新語' 的評論 :
萍蹤兄提筆問好!
我發現在加拿大~美國,北京海澱~西城的北京人特別多,共同的話題也特別多,謝謝你的光臨,留言中說的那個長頸鹿的肉是真的,那隻長頸鹿偷嘴吃~結果把自己的大長脖子卡住犧牲啦,大家在懷念它的同時,也分享了它的肉、、、
很喜歡你寫的遊記,長知識寫的好,繼續關注你的佳作!
萍蹤新語 發表評論於
大俠觀察人和動物的視角都很特別,原來博名也來自此地。以前從市內去西郊的托兒所都在動物園門口換車,帶親友來過無數次。旁邊有老莫北展首體天文台紫竹院,真是塊風水寶地。有一年家裏帶回過一塊肉,說是動物園老死的長頸鹿,動物園給的,不知是否真有其事。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你好,說你是北京人--這有根有據。說你是上海人--這也有根有據。那麽你到底是什麽地方的人呢?想來想去恍然大悟--這隻能是大官,是領導呀,沒錯-肯定沒有錯,向首長問好!哈,哈,哈,哈,謝謝菲兒!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無法弄你好,看了你的留言,我也頗有同感,回國的時候我也曾去了動物園,昔日的美好不見啦,不僅是動物園,北京城也變啦,昔日北京的小吃變了味道,承載著一代人記憶的工人體育館也被拆了,那根連接著家鄉情感的線斷了、、、
過去講:落葉歸根,而如今講:落地生根,北京回不去啦-真的回不去啦!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沈香小妹妹好,剛還看過台灣的電視節目,台東,花蓮那一帶搖的真嚇人,似乎大山都在晃動,慶幸的是人員傷亡不大,從電視畫麵上看,台北也受到了波及,市中心的101大樓也在晃,好在是有驚無險,上帝保佑台灣,保佑小妹!
你的那篇節氣文章寫的非常好,很認同,也很喜歡,原想談一談與你相同的觀點,無奈是太多,太多的事啦,在此為小妹點一個大讚,祝沈香小妹周日快樂!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梧桐之丘' 的評論 :
梧桐說的是,倪主任的那張破嘴,哈哈哈哈、、、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園姐好,開往頤和園的332路終點站,開往動物園的107路電車終點站,這些聽起來是那麽的親切,仿佛像又回家了一樣。二裏溝,百萬莊,官園農貿市場,園姐熟悉的這些地方,也是我當年經常出沒的地方。想家啦、、、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008:莫灰心!曆史有的時候就像~彈簧一樣,壓到了極致就會出現反彈,中國二十四史無一不是如此,別著急快啦!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綠珊瑚' 的評論 :
哈哈哈哈,珊瑚還記得小象~米度拉,那是一個遙遠的也是留有一代人記憶的年代,如今那些熟悉的地方已不見啦,家被拆的麵且全非,每次回北京都感到越來越陌生,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的建築物,總是覺得若有所失。

有一部電視劇是描述那個年代的,劇尾有一首刀郎唱的插曲--南飛的大雁,這個該死的刀郎呀,他把我給唱哭了、、、多倫多~洛杉磯來回跑,北京卻回不去啦!
百萬莊大俠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綠珊瑚' 的評論 :
珊瑚好,在北京工作~居住都如此之近的倆位北京人,沒想到在文學城相識啦--緣份!前幾年回北京辦理“熊皮“進口手續,發現我們局也不見啦,園林局已從動物園的小洋樓搬到了三環路,變得像是一個破落戶。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北京動物園,百萬莊都熟悉,百萬莊原來老在那裏換地鐵。大俠的文妙趣橫生,還記憶力超強,哈哈哈!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北京動物園的動物特懶,可能吃的太好了,工作人員太勤快了。得換地方了,擠在市中心,不如搬到郊區,地方大,動物也舒服。可好像沒這動靜,疫情前我去了,更擠了,又加了海洋館。要不是為了孩子,我一點不想進去。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讚大俠哥精彩好文!大俠哥文字很生動風趣,記憶力也超強!“ 那時咱偉大領袖搞了一個“第三世界“的劃分,實際上就是糾集了一幫窮叫化子,而咱家是老大(也就是丐幫的幫主)” 比喻很幽默!喜歡:)最近美國宣布中國已經不是第三世界國家了:)

繼續跟讀大俠哥的嘻哈雜貨鋪文章…大俠哥周末愉快!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倪主任說得急了,把動物園老娘們與多養動物聯係起來了,挨熊活該。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大俠,您講了動物園圍牆內的故事,而動物園圍牆外才是我曾經非常熟悉的地方,332路公共汽車總站就在那裏,總是聚集著一大堆望眼欲穿的人在等車。年輕的我如果要進城,就必須在動物園換公交車。如果我騎車,就會從二裏溝,百萬莊旁的林蔭道上穿行而過。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相信勝者為王的人,與動物世界裏的動物無異。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綠珊瑚 發表評論於
從幼兒園接兒子回來,他都要慢慢悠悠地在園裏玩,好多次看見飼養員牽著小象米杜拉。
還有一事,89年四二六社論發表,早上上班,發現園裏通首體的大門那兒藏了多輛軍車和兵哥哥,似乎早準備鎮壓遊行。大家議論紛紛,義憤填膺。沒人工作,都跑到白石橋那兒支持學生的遊行了。各個大學的隊伍一隊隊過來,看見路邊的警察就唱“幾度風雨幾度春秋…”,警察們也都笑著揮手,哪像現在的大白們對老百姓的行徑呀。
綠珊瑚 發表評論於
大俠,當年咱們是鄰居。園林局就從我們所大門進出。我工作的小樓對著暢觀樓。
我經常從動物園後門出去到五塔寺發幽穀之情呢。兒子的幼兒園在長頸鹿館一隅。
前些年回去,特地去荒廢的所裏看看,和保安說了一聲,進去轉轉。都破爛不堪。其實那些一排排的平房屬於文物保護屋,是皇帝去頤和園途中休息的場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