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絕症

最美好的事,都是沒有原因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鄭重聲明:文章係原創首發,文責自負

本文參與貓妖聯合征文【博】

1

隻看了一眼,尹然就注意到了隆子有一個同款的朝天鼻,但與自己不同的是,視頻裏的隆子並未流露出半點自卑和羞怯。

真的嗎?這麽年輕的女孩確診了癌症晚期?尹然停留在隆子的頻道上,看樣貌隆子跟尹然年紀差不多,彎彎的眉毛,笑起來會露出細密的小白牙,右邊嘴角還有一個小小的美人痣。朝天鼻安心地長在隆子的臉上,很是泰然自若。不得不承認,雖然是癌症晚期患者,隆子的整體狀態比尹然好出太多。

在第一個視頻裏,隆子描述了自己生病的經曆:上課好好的,忽然劇烈地咳嗽。低頭一看,一手的血,隆子跑去洗手間,趴在馬桶上又咳了一馬桶的血。她立刻去醫院做X光檢測,一通大咳,把小診室的房間牆壁都弄得一塌糊塗。一個星期後,校醫院安排她做活檢並被確診為肺癌晚期,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肝髒和骨頭。尹然覺得隆子挺有意思的,都癌症晚期了,還把自己的病情講得跟脫口秀一樣。尤其是最後那句:“護士姐姐抱著我大哭,看我傻傻地發呆。護士姐姐說,你不要裝堅強了,趕緊哭吧。於是我也哭了,因為這種情況不哭不應景啊。”

說完隆子模仿自己最喜歡的脫口秀明星聳肩攤手,露出一個憨厚而無奈的微笑。尹然都給逗樂了,如此幽默樂觀的女孩竟會得癌症,還是晚期。

臨結束隆子切換了一個鏡頭,用明亮的笑容對著觀眾:“我希望通過我的方式,鼓勵視頻前的你,想做什麽就做,人生沒有重來,貪婪有何不可?” 感動和感概瞬間襲來。

尹然太需要隆子的這份勇氣了。從小朝天鼻是尹然過不去的坎,那是臉正中又長出的一個醜陋島嶼,恣意的鼻孔放大著尹然青春期的自厭和自卑。說話時尹然喜歡自覺不自覺地用手捂住鼻子,自拍時尹然必須側過臉選好角度。到了大學,尹然已然學會化妝和P圖,但是依舊很含羞,不敢大笑,不敢站在公眾場合說話,更別提跟暗戀多年的陳君表達心意。

尹然關注點讚轉發了隆子,並在朋友圈裏強力推薦了這位美好堅強的UP主,且將那句“人生沒有重來,貪婪有何不可”作為了自己的簽名。

尹然的電腦裏收集了很多款美麗的鼻型,有水滴鼻,小翹鼻,藝術鼻,希臘鼻。她認真比較過圖片上那些鼻子的細微差別。最喜歡的是那種微微上翹,帶點兒俏皮感的鼻子。但是尹然又是個怕痛的膽小鬼,熬到大學快畢業都下不了挨刀子的決心。

這是看臉的時代,美貌對於女性就如同金錢對於男性。你可以沒有,但結果就是做什麽事情都比別人累,美貌會給女人帶來很多隱性的福利,越是缺乏就越是讓人不甘心。網絡上有很多人分享整容的經曆,有人整了幾十次,幾百次,最極端的情況是終身無法停止整容,明明五官比例已經嚴重失調變形,當事人還是覺得需要再整一次,顯然這已經不是視覺問題而是心理問題了。

對於尹然,美貌對她意味著苦苦等候的愛情,如果不是陳君愛上了室友舟舟,尹然也許永遠都隻是默默渴望,而沒有行動的勇氣。

陳君和尹然從小學開始就同校同年級,兩家人住在同一棟樓裏,節假日大人們常會聚在一起吃飯打牌,大人們無聊起來會拿他們開玩笑,說兩家人關係這麽好應該給孩子訂個娃娃親什麽的。玩笑說得多了,尹然看陳君的眼神裏帶著小星星。

陳君高大帥氣,性格溫和,唯一的缺點是太有女生緣,而且都是漂亮女孩子先追的他。在陳君的女粉絲團裏,論性格尹然不夠潑辣大膽; 論外貌,尹然不夠嬌豔動人; 但尹然的存在如一朵解語花,能得到陳君的信任和友誼---每當陳君失戀或是感情出現危機,尹然會像是好姐妹一樣從女性角度為陳君分析對策提供技術支持。

隻是尹然並不甘心隻當陳君的紅顏知己,她堅信阻礙自己進階的原因就在於家傳的朝天鼻。

 

2

心理學家說,推動人生改變的兩大動力,一個是荷爾蒙,一個是憤怒。

尹然本科所在的中文係,漂亮姑娘實在太多,可愛、清純、禦姐、清冷、溫柔……每天被這麽些鶯鶯燕燕刺激著,因刻意比較帶來的外貌焦慮,每天都在尹然心裏滋生出嫉妒、無奈和絕望。

大四畢業在即,尹然過生日,邀請了同學室友一起到學校附近K歌。陳君恰好失戀,借機也來湊趣。大家在K歌廳嘻嘻哈哈邊唱邊聊,從中學到大學彼此的故事和改變,聊了個通宵。

臨別,陳君問尹然:“舟舟有男朋友了嗎?”

尹然一愣,眼前浮現出舟舟纖細蒼白,搖搖晃晃的病西施模樣。一晚上也沒見到陳君跟舟舟說幾句話啊,尹然不得不佩服舟舟是個手段高明的綠茶。對於陳君的問題,尹然立刻發出警告:“舟舟很多男生追的,你可別掉坑裏!”

陳君顯得更加好奇,但終於沒再說什麽,那天道別後陳君忽然從尹然的世界裏消失了。

尹然被陳君這般對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每次都幾乎是因為陳君有了新的戀情。尹然每天還是忍不住查看陳君的社交賬號,有時他明明在線,也閱讀了自己的留言,但是就是不回複。從陳君新換的頭像,尹然能感到他眼裏有光,直覺他的生活裏一定又有了愛。尹然不安地等待著,忍受著那些孤獨不安的夜晚,那種想哭卻哭不出來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陳君來寢室接舟舟出去看學校的露天電影。一段短暫的沉默後,尹然裝作驚喜的樣子:“祝賀你們,你們好般配!”

“舟舟還擔心你會不高興呢,不讓我告訴你,” 陳君本來一直偷窺尹然的臉色,此刻放下心來,接著說:“ 我知道你會為我們高興的,對吧?”然後他滔滔不絕地講述他們相愛的經過,但這一次尹然卻一點好奇心都沒有,甚至感到心涼,陳君竟可以無視她到這樣的地步。

當舟舟和陳君手挽著手下樓,尹然偷偷地跟在他們身後。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這樣做,又到底能對他們做什麽,她像隻流浪狗遠遠地看著那對甜蜜的戀人坐在電影廠的台階上相依相偎。她看見他們從電影院漫步出來,在學校噴泉邊的彩燈下相吻,水聲喧嘩,舟舟用45度角仰起的下巴仰望陳君,精致的鼻子鉤住了他的深情。那真是一副讓人傷心欲絕的畫麵。

夜談會裏,室友們熱切地拷問舟舟,像是一群沒吃過豬肉的窮苦人。

吻啦......舟舟倒是不害羞,甜甜地說。

真的嗎?吻男生是什麽感覺啊?上鋪的把頭探下來,求知欲旺盛。

暈暈的,甜甜的......舟舟的聲音越說越低。

尹然用被子蒙住頭臉,好像耳朵裏鑽進了蜜蜂。什麽漂亮的身體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都是騙人的。如果自己有舟舟那樣筆直精致的鼻子,還需要當什麽紅顏知己?

更讓人生氣的是舟舟情場得意不說,還獲得了學校為數不多的留校資格。舟舟的朋友圈換了頭像,勝利女王一樣精心打扮過,黑長直的頭發,花色的茶歇裙,胸口V領下麵一大片雪白起伏的胸脯。尹然和幾個人聚在教學樓後麵的板凳邊有聲有色地描繪著教務主任斜睨舟舟的猥瑣。人人都在抱怨憑什麽長得漂亮就能躺贏,美女們隻要拋個媚眼就能得到超過預期的照顧和權利。

“我要整容!”尹然揮了揮拳頭,像一個要參加革命的五四青年。大家都笑了,以為她跟過去一樣隻敢說說。

在等待麵診的美容院大廳,隆子的視頻像上天推來的漂流瓶。彈幕上滑動著滿屏的加油,密密麻麻的祝福和鼓勵,那種為生命喝彩,為頑強加油的共振衝擊著尹然。看著隆子高原陽光般熾熱的笑容,陳君和舟舟相依相偎的背影沒有那麽刺痛了,變美是需要代價的,怕痛解決不了問題。

 

3

尹然沒有立刻開始找工作,而是瞞著家裏做好隆鼻手術的安排,來個先斬後奏。為了省錢對手術價格精打細算。恰好網上有人推薦一家醫院有做異體骨的,宣傳很不錯,尹然最終選擇了去這家醫院做鼻子。手術時打了麻醉,幾乎毫無感覺,康複期靠著吃止痛藥也慢慢過去。尹然看見鼻子立體了不少,心中暗暗高興。家裏看出了尹然的異樣。爸爸和奶奶都有一款朝天鼻,甚至覺得這是家族的印記,無奈尹然自己偷偷去做了手術,隻能聽之任之了。

尹然對陳君說近期需要專心學習考研不能見麵,隻等傷口徹底愈合後好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但隨著鼻子不斷恢複,尹然卻開始察覺到鼻子的異樣,差不多半年的時候,鼻頭開始攣縮上翹。上網一查,解釋這是因為異體骨被吸收,裏麵鼻頭支架已經不足以支撐住皮膚瘢痕的拉力,慢慢的鼻子開始變形,鼻小柱向左側傾斜,鼻頭支架整個都塌陷了。

鼻子塌陷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一如尹然坍塌的心情。過去就算朝天鼻不好看,她還是能夠出門見人。現在的鼻子像是被撞壞了一角的奶油蛋糕,別說求職應聘,不戴口罩都沒法出門。

她依舊喜歡去隆子的視頻打卡,期盼獲得一些熱力和能量,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隆子已經坐擁數十萬粉絲。每次出鏡,就算是去醫院化療輸液的過程,隆子始終都是妝容精美,精神飽滿。隆子上傳的日常視頻,分享的健身照,有在操場上跑步的,也有在健身房鍛煉力量的。旅行,健身和約會每一個畫麵都修飾得完美,她跟其它網紅一樣喜歡展示自己的美麗和幸福。

網絡是個修羅場,隨著隆子越來越紅,加油喝彩中也有了越來越多的聲音開始質疑隆子的氣色太好,麵容飽滿,頭發也沒掉......根本不像是個癌症晚期病人。隆子則一笑了之,用她的話就是她既沒有籌款也沒有做廣告,粉絲大可來去自由。

現在尹然已經不太喜歡看隆子的春風得意,尹然覺得隆子越來越像個脫口秀演員,這年頭網絡造假太容易了,一個病人的日常怎麽可能這麽風輕雲淡?如果真得的是絕症,一定會每天焦慮不安,到處尋醫問藥。就向自己這樣,鼻子出了問題就拚命希望能夠把它治好,哪裏還會有時間曬幸福?

反扣在桌上的電話響起,尹然煩悶地拿起來,一看是陳君。

陳君的頭像是一個綠色的透視剪影,輪廓很好看,挺直的鼻梁,陽光的笑容。尹然的拇指在接聽鍵上方猶豫著,因為是視頻邀請,尹然沒敢接,不想讓陳君看見自己鼻尖塌縮像被撞壞了一角的蛋糕。

電話唱完了整首《往後餘生》。尹然才撥了語音回去。陳君的聲音帶著笑意 :“ 牛牛,我還以為你睡了呢。“ 尹然小學時候有個外號叫“牛魔王”,但如今知道這個外號的隻有陳君一個。

“哦?”尹然沒心情多說話,一手按住鼻子。

“牛牛,你什麽時候有時間,我們見麵聊聊?”

“這個.....現在還說不準,我打算考研呢,很忙......你有什麽事嗎?”

“舟舟,還不是因為舟舟!她.....” 陳君好像忽然不知道要怎麽說話了。

“怎麽啦,跟舟舟吵架了?” 尹然對於陳君隻在失戀或是感情出現危機的時候, 來找自己聊天解惑心有不滿。這到底是一種難得的信任還是一種利用?

“舟舟最近老是跟我賭氣,動不動就不愛理人。我看見她喝水吃飯老是被嗆著,多叨念了幾句。結果她就生氣了,說我控製欲太強,老是想管她。牛牛,你評評理,我勸她關心她怎麽就成控製欲太強了?”

尹然撇嘴:“嗬嗬,你是撒狗糧吧?”

“不是啊,真不是,我就是搞不清你們女生怎麽想的,你們女生有時候真是難伺候!”

“什麽叫我們女生難伺候啊?你可別一棒子打死一船人,世界上多少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誰讓你挑個愛作的?舟舟很漂亮,漂亮女孩就愛作啊,你別慣她的脾氣,越慣她越作!”

“不能慣.....所以你的意思是讓我不要哄著她?” 陳君認真地問。

“我什麽也沒說,你別跟舟舟去告狀。”

“不會不會,你是我的紅粉軍師,我信你。但我特別擔心舟舟的身體,你們是室友,你過去有沒有注意到她走路總是輕飄飄的,容易摔倒?我看她的腿上有很多淤青。”

尹然打了個哈欠:“剛剛你說她喝水都被嗆到,這次你說她容易摔倒,舟舟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你也別太緊張了吧。”

“我真的很擔心,她有時候說話顫抖,麵部肌肉抽搐跳動,眼睛出現複視的情況,看遠處會有重影。”

“那就去醫院看看唄。”

“去過了,醫生說她可能是內雙斜。但情況比較複雜,還不好說具體原因是什麽。網上說這種情況可能是腦積水導致眼球內斜,反正我越看越不放心......你如果有懂醫的朋友,也幫我問問,舟舟這些症狀會不會是什麽大病?”

“嗯,可惜我沒什麽學醫的朋友,不過你放心,舟舟才多大年級啊,不會有什麽大病的!” 尹然強忍著鼻子裏傳來的作嘔的腐臭味道,又安慰了陳君幾句,便掛了電話。

但陳君憂心忡忡的語氣終究還是讓尹然的心情一落千丈:“沒病裝病,真是個賤人!” 一股邪火穿心而起,她狠狠將手邊的鏡子砸向地上,鏡子嘩啦一聲裂了幾塊。

 

4

沒有了鏡子,尹然不洗臉,不吃辛辣食物,不出門,不敢情緒波動。為了早日把鼻子徹底修複,尹然每天都在網上挨個兒翻看整容失敗的帖子,然後一個個發私信問人家好些了嗎,遇到有人做了第二次第三次修複整容的,她會多問幾句,包括價格和醫院的口碑。

她翻看一個美容院的廣告帖時,發現貼出的專家照片就是給自己做了失敗整容的庸醫,這家夥換了一個地方竟然當上了副院長!尹然胸口鬱積起團團怒火,她反複發表負評,提醒大家不要上庸醫的當 。可是平台機器人總是刪除了尹然的咒罵,甚至順便將尹然的用戶名和帖子都給封了。

就在尹然憤怒無處釋放的時候,恰好一個推送又把她帶到了隆子的頻道。

尹然看見隆子表演了幾個一氣嗬成的投籃動作,氣不打一處來,這根本就不像是病人該有的模樣嘛。尹然反複研究視頻中她的每一個微表情,每一句陳述,尹然也閱讀她給粉絲們留言中的每句話,推斷她的語氣和意圖。隆子的故事非常煽情,她熱愛生活的樣子過於用力,說她是在演戲也不是沒有可能,自己就是個大傻瓜。

尹然給隆子留言:“小公舉,你沒有騙人,對吧?你是真的,對吧!”

隆子的回答是給所有人的,她說:“你印象中的癌症晚期患者是什麽樣的?是瘦骨嶙峋,形如枯槁?還是麵如土色,四肢無力?你們想看到一個怎樣的絕症患者?是起不來床,還是疼得眼歪嘴斜,隻能靠打杜冷丁才能熬過去?我希望你們不要對癌症病人有偏見,也有像我這樣不募捐,不賣慘的人。”

但隆子的解釋並沒有效果,她可以是個堅強的病人,但那些回避掉的真相,那些切掉的鏡頭,那些省略的病情和感受,誰能證明隆子不是個流量騙子?短短半年就能獲得了10萬粉絲的關注,這是一個普通博主靠健身照片不可能完成的美夢。

尹然大概是腦子壞了,她把對於庸醫騙人的怒火全都轉接到隆子這裏。她跑去隆子的帖子後麵激烈反駁,她認為隆子要麽是在演戲,要麽是在裝病,但兩者的目的都是為了博取流量和周圍人的同情。網絡看不到尹然的傷口,幾個正義的ID給尹然開批鬥會:“隆子確診癌症晚期,你怎麽敢質疑她,你還有人性嗎?”

維護隆子的鐵粉開始反擊,他們抓住尹然說的“小公舉”三個字不放,開始人肉尹然,尹然的父母,學校和個人照片,最可怕的是將尹然整容失敗的求助帖都翻了出來,有人留言給尹然:“肥婆,別拿你的鼻孔瞪我!”

但暴力永遠喚起的是更加暴力,質疑派的反擊也越來越強:“不能有負麵評論,真是玻璃心。裝逼還不讓人說。” 質疑隆子的病情的聲音開始出現,一個癌症晚期患者為什麽如此精力充沛?鐵粉們宣稱要一個一個的追究,要一個一個曝光反對派的嘴臉。

隔著屏幕尹然也能聞到濃濃的火藥味,有人組建了專門黑隆子的聊天群,要拉尹然入群,群裏有人還有人還製作和散播她的遺照,隆子的視頻畫麵上如坦克過境。正反雙方密集地投擲彈幕,白色的蠕蟲般的句子碾壓著背景中的隆子,一輪又一輪不分日夜。

每天尹然都在群裏積極運送彈藥,誰讓隆子的鐵粉曝光了自己整容的照片?在她眼裏隆子越來越像宮鬥劇中的小主,傲嬌得滿臉掛著委屈。尹然根本不在乎網上誰是誰非,真正讓尹然煩惱的是鼻子。馬上就要做隆鼻的修複手術了,現在有了宣泄焦慮和鬱悶的目標,日子多少也好過了一些。

 

 

5

再接到陳君的電話已經是3個星期後,他問:“牛牛,給你打了幾次電話,你都沒接,最近還好嗎?”

“不好意思,在圖書館學習呢,把電話靜音了。”尹然謊話說得很順溜。

“你有時間嗎,如果現在不方便,我晚一些再打給你。”

“你想問什麽就快說吧。” 尹然這些天總是在美容院跑麵診,說話難免不方便,不如現在聽聽陳君到底要說什麽。

“最近舟舟跟你聯係了嗎?

“沒有,你們又怎麽啦?”

“是嗎?從昨天開始她就把我給拉黑了。”

“這脾氣,你慘了,嗬嗬!”

“這不能怪她,舟舟是因為病了才這樣。”

“她怎麽啦?”

“上次跟你聊天後,我托人把舟舟的症狀描述給了學醫的朋友,讓他幫我查查。他問舟舟家裏有沒有類似症狀的人,舟舟說她爸爸就是這樣,當時他們家一直以為她爸爸的狀況是車禍導致的。我就把舟舟的話轉述給學醫的朋友,沒想到今天他給我發了一堆英文文獻,鄭重其事地告訴我,要做好心理準備。他說舟舟可能是遺傳性脊髓小腦共濟失調,這是種罕見病,而且是治不好的絕症。”

“絕症?這年頭,絕症還真容易得,你確定?”

“就是不敢確定啊,我跟舟舟商量要去大醫院做複診,不知道怎麽搞的她忽然很生氣,還讓我不要再管她的事。還把我拉黑了。牛牛,你幫我從女生角度想想,舟舟到底是怎麽想的,她為什麽要拉黑我?”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要是有個這樣的關心人的男友應該會笑醒。”

“對啊,她到底什麽意思?過去一生氣就不愛理人也就算了,這次我都沒機會解釋就直接把我拉黑,她到底要幹嘛?”

聽見陳君語無倫次,尹然心裏酸溜溜的,可是一想到舟舟可能得了絕症,又讓尹然的心情大好。

做修複手術的前一夜,尹然爬起來又躺下,即希望時間快一點,又希望黎明永遠別來,與她同樣睡不著的是隆子。

午夜,隆子推出一期視頻回擊揶揄自己有小肚腩的高中男生,視頻中說最討厭這種物化女性的男生,永遠隻知道要求女性瓜子臉,A4腰,取悅男性,永遠看不到女性堅強的忍耐的精神力量。此視頻一出,大票的粉絲蜜蜂一樣圍攻和曝光“不懂事”的小屁孩,男生不得已隻能刪號退網。尹然卻越看越是有氣,男粉絲說的是真話啊,隆子就是有小肚腩,為什麽就不能說?都是隆子太沒有氣量。這是最後一根稻草,尹然取關刪除拉黑了隆子。

前往美容醫院的路上,尹然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孤勇者,醫院大樓裏谘詢、掛號、繳費的人絡繹不絕,電梯都擠滿了人。為了美,女人真敢對自己下狠手。

候診室裏尹然看見很多打扮時髦,頭發靚麗的年輕女孩,跟尹然一樣焦慮不安地等待著醫生的召喚。有的似乎已經做過好幾次整容,無論是眼睛鼻子,下巴,還是大腿小腿都在視頻或是卡通片裏見過。尹然做了最後一次麵診,簽了文件,交好錢。

進入手術室,護士給尹然帶上麵罩,讓尹然吸氣,尹然剛想說,這東西沒反應啊,就完全睡死過去。下一秒睜眼的時候就已經迷迷糊糊的躺在病房,尹然的喉嚨又幹又渴。兩個小時後,他們給尹然喝粥,粥順著喉嚨下去,吞咽的時候好像有刀在割尹然。尹然看了看鏡子,鼻子帶著鼻甲板沒有任何感覺,眼圈下麵都是黑黑的,眼睛也特別腫,鼻子裏塞了膨脹海綿,悶悶的感覺很不舒服。

第四天,護士清理傷口,拉出鼻子裏塞的長蛇般的紗布,好像還連著撕下了肉非常痛,滿鼻子都是碘酒藥水的氣味,尹然的臉腫得像是被馬蜂蟄過,除了耐心等待傷口愈合消腫,什麽也幹不了。第五天拔了管子,可能是因為體質的問題,尹然的愈合期比預計的要長。手腳也不靈活。天黑了尹然戴著口罩和帽子出去散步,聽說多運動,會消腫的比較快吧。術後六天拆線的時候,尹然拍了一張照片,對於這個術後效果尹然比較滿意的,這回鼻子是實打實的挺了好看了,而且應該不用擔心會有後遺症的發生。

 

6

當尹然從隆鼻的手術中逐步康複,她望著鏡中的自己,好像獲得了一次重生。

一條推送發到了尹然的手機上,標題寫著“大家還記得隆子嗎,她今天去世了。”

尹然一驚,以為是假新聞,忙去重新搜到隆子的頻道。尹然翻看下方的留言,才知道上次刪除男網友後隻是一個開端,此後,事態進一步惡化,直到一發不可收拾。

尹然逐條翻看記錄,有了第一個被拉黑刪除的質疑者就有第二個,然後是第三個和第四個,越來越多的人冒出來,謾罵隆子是在裝病,無盡的網暴撲麵而來,從長相到身材,有些網友把能攻擊角度攻擊了個遍。其實隆子私下裏找到第一位被集中網暴的網友進行了誠懇的道歉,也得到了對方的原諒。他甚至很詫異後續居然會引發那麽大規模的對隆子的攻擊和網暴。

麵對這種鋪天蓋地的質疑聲,隆子不得不找出了醫院開的診斷病例,來證明自己真的是個肺癌晚期患者。甚至,她還邀請了自己的主治醫生,專門錄了一期視頻來從科學的角度講解自己的症狀。

但此時裝病與否已經不是重點,“正義方”和“質疑方”已經完全失衡,陰陽怪氣的“醫學奇跡”刷了滿屏彈幕。惡意的言論完全覆蓋了曾經那些為她加油打氣的暖心話語。

在她生命最後的日子裏,網絡暴力巨蟒一樣將她吞噬,彈幕中除了惡意的死亡詛咒,就是譏諷和謾罵,她的視頻被改成了黑白色,刷了滿屏的R.I.P.。

反複的病情,以及無法控製的網絡暴力,最終成為了壓垮隆子的稻草。她不斷辯護,晚上會從噩夢中尖叫著醒來,哭喊著“你們為什麽要這樣對我。” 在她人生的最後幾個月裏,她在網絡上被人罵,被P遺照,照顧她的媽媽也一直看著她的微博和那些評論,上麵全都是質疑她裝病的咒罵。

12月8日,隆子在社交網絡上留下了最後一句話——

“很多事情都是沒輪到自己頭上,所以能在旁邊為虎作倀,叫嚷熏天。”

幾天之後,隆子離世的消息傳來。一直喧囂的網絡異常安靜了,像是午後的墳墓。

 

7

12月的陽光白晃晃地灑落在尹然的大衣上,她坐在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前,雙手捧著咖啡望著對麵的陳君。

這是一個期盼已久的下午,一年不見,陳君的眉宇間有了細微的變化,他穿著灰藍色的風衣,顯得沉穩了很多。陳君還是聽說了尹然整容的經過,他瞪著尹然看了好半天,表情困惑:“牛牛,你本來就很好看,為啥要修鼻子啊,整容疼不疼?”

“當然痛,特別痛。” 尹然苦笑。

“傻丫頭,你這是圖什麽呢?”

“當然是為了喜歡的人啊......”尹然看著陳君不以為然的模樣,又把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舟舟呢,她現在怎樣了?”

“她確診了,是企鵝病,這種病到後來就是全身肌無力,癱瘓在床。她說她的父親最後的十年就是這樣非常痛苦。”

“可是.....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現在的醫療條件這麽好,也許有藥可治呢?”

“她會嚐試一些藥物,但是不報太大的希望。現在她的心思都在工作和賺錢上,她說她想給她母親留下一些保障。我都不敢相信她這樣嬌弱的女孩會有如此的冷靜和果斷。”

“那你們怎麽打算?”尹然很謹慎地控製自己的語調,不讓它過於輕快。

“我們好好談了幾次,她堅持要分手,她說她這個病不能結婚不能生孩子,所以她不願意跟我再談下去,我想她是怕拖累我。”

“哈,真沒想到!”尹然脫口而出。

“我也沒想到,我一直以為舟舟很柔弱很任性,沒想到她是個這麽硬氣的女孩。”

“要不要幫她捐一些錢,好歹我們能幫她做點什麽。”

“我也這樣問過她,她說不要,她堅持保留自己的隱私......” 陳君將目光從窗外晃動的梧桐葉上移回來,不易察覺地歎了口氣:“ 她怕別人說她是騙子,怕連最後的尊嚴也留不住了。”

尹然猛然想起了隆子。隆子作為一個病人活得積極而精彩有什麽錯呢?網絡虛虛實實,她作為癌症病人的同時又帶著網紅的身份,她的言語態度就變成了公眾觀察的目標。哪怕隆子從沒有要求募捐,更沒有試圖喚起大家的可憐,但她確實是因為癌症患者的身份獲得了大量的粉絲和關注。當粉絲之間發生矛盾,隆子生硬的反擊態度直接導致了網絡惡意的反噬。即便隆子後期通過各種方法都是為了自證病情的真實性,但鍵盤俠們在意的不是真相,而是發泄憤怒。他們毫無節製地攻擊隆子就是那種用生病來博眼球的心機女,把她等同於利用粉絲謀求人氣的網絡騙子。從某種意義上說,自己也曾在隆子的身上發泄不滿和憤怒,如果隆子不當網紅,安心養病也許能夠多活幾年,可惜她對於網絡上的善意過於信任。

但是一切都已成為過去,隆子的視頻依舊記錄下她最希望留下的美好,就算那不是全部真實的,如今誰又會去追究?

暮色降臨,冬天的街道更顯蕭疏。

“我該走了,舟舟住院了,我想盡可能地多去陪陪她。”陳君喝完最後一口咖啡說道。

“帶我跟舟舟問好吧,我還是不敢相信,舟舟那麽漂亮,那麽優秀,那麽受歡迎,怎麽可能會得絕症呢?”

“舟舟跟我說,她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帶著這個遺傳病,但她曾經希望不會發作,希望能夠瞞過去。這也許就是她比別的女孩更早熟的原因。”

“她完全可以早說啊,她得了絕症,我們平時會多照顧她一些。”

“誰知道呢?” 陳君起身穿上大衣,忽然拋下一句:“弄不好會成為又一個隆子,同情和嫉妒之間的界限到底是什麽?”

尹然望著陳君的背影推門而出,消瘦的身影消失在街口,心裏掂量著那個想說卻沒有說出口的心意,本以為整容了就有了核武器,卻沒想到又被陳君漠視了。不過陳爸爸陳媽應該不會舍得讓兒子娶一個臥病在床的妻子的,尹然如此想著,又鬆了一口氣。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望沙' 的評論 : 問好沙沙,我最近也常常在想靈魂和身體哪個更重要,後來我發現還是身體更重要,因為身體是我們唯一真正擁有的,而靈魂隻是無數碎片的排列組合。健康太重要,直接影響到人的精神狀態。
望沙 發表評論於
感人的故事,又有作者的許多思考,絕境就是一麵鏡子,照出每個人另一麵,可是照出來又有什麽用呢?活著的人健康是最大的成就,條件再好的人曇花一現的生命,也沒有爭取幸福時間。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問好水沫,謝謝來讀,備受鼓勵。妒嫉人皆有之,在網絡上更會產生不斷放大的漣漪效應。祝才女周末愉快:)
水沫 發表評論於
行雲流水,引人入勝,星雨這篇小說有深度,觸及了人性中嫉妒產生的惡以及網絡暴力的可怕~~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混跡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評論 : 問好蘑菇姐姐,謝謝你的鼓勵和留言,很開心。

你提出女主是一個渴望愛的受害者,我非常認同。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很多人的惡意首先來自對於自己的厭惡,但隻是外化了這種感受,變為對他人的攻擊性,網暴是最容易轉嫁憎惡的。
混跡花草中的灰蘑菇 發表評論於
星雨又一篇佳作!昨天就看見在城頭,隻是進不來,最近文學城係統問題多多。星雨對故事發展的把握總是很棒,描寫細膩卻不會累贅,故事引人入勝。我對女主更多的是憐憫,而不是恨。她原本也隻是一個渴望愛的女孩,也是這個社會的受害者呢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問好麥姐,祝周末愉快,最近寫的都是暗黑係的故事,人間實苦啊。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梧桐之丘' 的評論 : 謝謝梧桐之丘留言點評,女主始終沒意識到自己的惡,反而因為內心的惡而看誰都是扭曲的,希望我寫出了這種可怕又可恨的心理。這樣的人就算改變外形也不配得到真愛。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雨清明' 的評論 : 謝謝小雨的鼓勵和點評,你說的太好了。隆子在網絡上是真人真事,網絡暴力是一種巨大邪惡的力量,但是身在其中的人們並不自知,那些鍵盤俠隨隨便便敲下的字可能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也可以成為蝴蝶效應引發一場海嘯摧毀別人的人生。
麥姐 發表評論於
星雨的小說一向寫得細膩,這篇很犀利,網絡暴力太可怕。祝星雨周末愉快!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故事引人入勝,人物心理刻畫細致入微,一個人一種生活態度,這是我們真實的人生。讀幾段,就能感受到作者抽絲剝繭剖析朝天鼻孔年輕愛美暗戀悶騷型女孩的文字細膩,且恰到好處。讚!
小雨清明 發表評論於
如雨小說視角選的真好,女主平時也不是多壞對邪惡的人,隻是因為一時生活不順,需要宣泄,而隆子不幸,成了她發泄的靶子。所以隆子死後,她也隻是僅有刹那的悔意,然後就忘記了。網絡的可怕之處就是可以把一群不相識,卻心理相似的人匯集到一處,讓人性的陰暗,在這裏發揮到極致。如雨的小說,讓人體會到,在網絡時代,我們既要想會保護自己,也要學會不去傷害他人。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好,謝謝來讀,也謝謝你一貫的支持和鼓勵。

菲兒的頭像還是迷人的海景呢,秋天看海別有一番滋味:)
星如雨8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問好沈香,謝謝留言鼓勵。
這是一篇主題征文,正好想起前年的一段真實的網暴事件,惡化問題的是粉絲和鍵盤俠之間的激烈爭鬥,可惜中彈的隻有“隆子”。
天氣慢慢也變涼了,順祝秋安!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1

如雨精彩演繹。真是悲劇!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星如雨好!讀完了這篇小說、心情很沉重,淚目了…隆子和丹丹都是好女孩,命運總是做弄人。讚星如雨好小說!寫得很好,引人入勝!謝謝星如雨分享!祝星如雨周五愉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