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說兩百年的美國有三千年的文化?

打印 (被閱讀 次)

當今世界,隨著技術的發展.......——算了不扯閑篇了,現在,隨著同質化競爭愈演愈烈,各路媒體也開始了內卷,有時候語不驚人死不休。像什麽“震驚”,“嚇尿了”,這都是媒體博眼球低級的手段,高級點的就得玩內涵。

比如某個自媒體寫的東西,題目巨長,看了半天,美國為啥這麽針對俄羅斯呢,因為俄羅斯是羅馬帝國的正統繼承人。這話當然挺扯的。

正經說,俄羅斯的沙皇在斯拉夫語裏倒是“凱撒”的意思,你要非說沙皇繼承了古羅馬的一點傳統,這個文字遊戲還能說得通。但問題是,這都21世紀,末代沙皇都被槍斃一百多年了,現在的俄羅斯跟羅馬傳統那真是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俄羅斯跟羅馬沒關係,這美國可是對羅馬有很深的執念。

前些年美國前總統川普訪問意大利,還說美國的曆史跟古羅馬一脈相承。當時他這句話引來了很多媒體的嘲笑,但其實,川普還真沒說錯,美國的建國理念深受古羅馬的影響,不誇張地說,美國從裏到外,很大程度上就是個北美大陸的新羅馬,那這是怎麽一回事呢?今天,咱們就來聊聊這其中的故事。
 
說到美國跟羅馬的淵源,別的不說,華盛頓的很多政府部門,從名稱到職能,就是最好的案例。

美國國會的參議院,它的名稱Senate,在拉丁文裏直接來自古羅馬的元老院Senatus。美國國會坐落於國會山上,而國會山的名字,Capitol Hill,來源於羅馬七丘之一Collis Capitolinus,是古羅馬政治中心所在的位置。美元上印著的一句話,“世界新秩序”,norvus ordo seclorum來自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牧歌》。要是一個古羅馬人穿越到現在的美國,他肯定會有滿眼的親切感。

表象之下,政府職能就更像古羅馬了,眾議院對應民主成分,相當於古羅馬的公民大會;參議院對應政治精英,相當於古羅馬的世襲貴族;總統是行政首長,相當於古羅馬的執政官。這是典型羅馬共和國時期的政治思想。作為行政首長的總統,他的任期有限製,擔任總統的人都必須服過兵役,這點跟古羅馬當年選執政官是一樣的。

政治反映了傳統道德,就拿美國國父華盛頓來說,獨立戰爭時期,華盛頓作為美軍總司令,率領大陸軍團,贏得國家獨立,建立美利堅合眾國。之後,人民推舉他為第一任總統。

在完成兩個任期、人民希望他繼續連任的時候,他明確選擇了結束任期,把權利移交給下一位總統,然後返回了農莊。

華盛頓的這些舉動人們不陌生,這體現了他克製謙遜的美德,但他這種美德是哪裏來的?總不能是說他學諸葛亮,“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也不能說人家學陶淵明隱居,他也不認識這二位。

事實上,華盛頓的這些美德其實跟古羅馬政治家一脈相承。這裏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古羅馬執政官辛辛納圖斯。

據史料記載,辛辛那圖斯年事較高時,依然在自己的小農場勞作。公元前458年,羅馬受外族侵略,同胞們呼籲辛辛那圖斯來領導國家。他臨危受命,率領軍隊擊退了意大利埃奎人的包圍。退敵16天後,辛辛那提辭職返鄉,繼續農耕生活。

他的善舉被人們頌讚為公民美德和謙遜為國的典範,在西方非常具有影響力,華盛頓的舉動就是在效仿他。辛辛納圖斯的名字,差不多就是”美好政治家“的代名詞,在俄亥俄州有個城市叫辛辛那提,它最早建立的時候其實是為了致敬華盛頓,寓意為“美國國父擁有辛辛納圖斯一般的美德”。

美國國父們對古羅馬的推崇不僅如此。美國贏得獨立戰爭之後,有一段時間在爭論,新的國家到底應該是一個鬆散的邦聯呢?還是一個有中央政府的聯邦,要知道,聯邦這個概念在當時還是聞所未聞,也正因為如此,美國獨立戰爭結束之後好幾年才有憲法。

這段時間,漢密爾頓等人寫了《聯邦黨人文集》,以闡述聯邦政府到底是怎麽回事,聯邦政府比邦聯好在哪裏,這個《聯邦黨人文集》算是對美國憲法有重大貢獻,它的曆史地位一點都不比《獨立宣言》低,而漢密爾頓也因此,成為了公認的美國國父之一。

在寫這個《聯邦黨人文集》的時候,漢密爾頓還在擔任美國的財政部長,一個政府高官親自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這有點說不過去,所以他用了個筆名,叫普布利烏斯。

這普布利烏斯是古羅馬的一個執政官,以親民的政治立場而著稱,他後來也是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被其他的當權派處以死刑。漢密爾頓拿普布利烏斯當筆名,其實用意是非常明顯的,他想說自己永遠站在民眾的立場上,不管當權派怎麽看,他始終要為民眾發聲,而聯邦製政府,正是順應民意的最佳政府組織形式。

當然,後來美國的確走上了聯邦製的道路,這也的確是當時民眾普遍的呼聲,漢密爾頓的這個筆名,體現的就是美國政治中的民主元素,而這個元素,就是來自古羅馬政治的傳統。

當然,說一千道一萬,美國的政治生活有這麽濃厚的古羅馬傳統,本質上可以追溯到啟蒙運動。啟蒙運動的核心就在於承認“人人平等”,在這個基礎上構建社會契約,而美國政體的構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啟蒙運動的影響。

那麽,往回看,啟蒙運動受什麽影響呢?答案是文藝複興。這文藝複興,字麵意思就是“複興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光輝傳統”,於是,羅馬傳統就這麽一路被繼承下來,直到在美利堅合眾國發揚光大,也就不那麽奇怪了。

說到文藝複興,就不得不提一位古羅馬的政治家和文學家,他叫西塞羅。西塞羅的政治生涯以悲劇告終,他自己是古羅馬共和政體的捍衛者,後來一直跟凱撒對著幹,凱撒死了以後他也死於非命,甚至據說他的頭骨被當成酒杯,讓凱撒的繼任人安東尼一直欣賞。這樣的結局真的是太悲慘了。

但西塞羅在從政之餘,寫了很多關於政治法律的著作,對很多表象之下的根本問題做了思考。他的這些著作在文藝複興的時候被後人重新發現,後來成了啟蒙運動時那些思想家們想法的重要來源。

比如說,什麽是法律,公正的法律應該有什麽特點?西塞羅認為公正的法律應該是“符合人的自然天性”,而不是製定出來的,由此推論,好的法律是基於公正判例的自然法,這樣的思想對後世的美國法律影響至深。直到現在,美國的司法係統仍然非常強調判例的作用,它的思想源頭,就是古羅馬的西塞羅。

再比如說,一個好的政體應該是什麽樣子的?在西塞羅的設想中,單一的共和,或者民主,都有各自的問題。所以,好的政體應該融合共和,民主這些因素,事實上,羅馬人也正是這麽做的。

在羅馬帝國滅亡之後,因為有西塞羅的著作留存,後世才得以看到古羅馬政治體製的樣貌,而文章開頭提到的美國政治體製,國會,總統和司法係統各司其職,當年美國國父們在設計這套製度的時候,參考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西塞羅記載的,理想的古羅馬政治體製。

所以,從國家製度的深層來講,說美國是羅馬的繼承人,這還真沒說錯。很多評論家談到現在的美國,會說這是“新羅馬”,這除了在講美國的強大一如當時古羅馬的強大之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在暗示美國的政治體製跟古羅馬一脈相承的關係。

這裏多說一句,國內有些曆史愛好者會把美國稱為“羅八”,也就是說它無論是表象還是內核,是第八個繼承羅馬精髓的政體。至於前七個是什麽,歡迎在留言中補充。

講到這裏,至少不難得出結論,首先,說到跟古羅馬的關係,美國不知道比俄羅斯高到哪裏去了。其次,美國和古羅馬的關係千絲萬縷,川普說的話有理有據,比那些媒體記者小編不知道高到哪裏去了。

所以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麽呢?“你們這些媒體啊,有一點好,看到點什麽,跑的比誰都快,但是寫出來的東西呢,......”——後麵我就不說了,懂的應該可以全文背誦的吧。

 

 

作者:三喵先生 

----------------------------------------------------------------

推薦博文:

理想爆雷時,請記住湖邊一件美好的事

sandstone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ustness' 的評論 : 有道理。
sandstone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wang28' 的評論 : 感謝認同!
sandstone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efox01' 的評論 : 謝謝!
sandstone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hniu'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Justness 發表評論於
人是文化的載體,這群人走到那裏成為主流,也攜帶文化帶到那裏。
cwang28 發表評論於
再也同意不過了!
Firefox01 發表評論於
思想傳承,角度新穎,讚!
ahniu 發表評論於
頂。
共和製度,羅馬傳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