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很美,但我想去美國!

聽植物學家講述在世界各地野外探險的故事,講述美國的故事
打印 (被閱讀 次)

德國很美,但不屬於我

筆者在德國留學5年,獲得博士學位後,來到美國。兩天前,兒子突然對我說:“I have just realized that we came to the US 20 years ago, in May of 2002.”是的,時光飛逝,從德國來美國後,轉眼已經20年了。

 

來美之後,就打算寫一篇題目為“德國很美,但不屬於我”的文章,但一直未能動筆。必須承認,德國和歐洲許多國家都非常美麗。同時,總是慶幸自己和家人能夠來到美國。華人留學生去歐洲的原因和經曆多種多樣,但來到美國的原因幾乎沒什麽區別:更包容的社會心態、更好的發展機會、更寬鬆的移民政策。

 

在545歲的美因茨Mainz大學留學時與植物分類研究所的同事合影(坐著差不多有筆者高的那位是筆者導師,C4教授Joachim Kadereit)

 

來聽聽5位從德國移民美國、1位從中國移民德國和12位從中國或日本移民美國的

朋友怎麽說。這些話題,由‘聖村的故事’群的一個名叫“中國遊客大鬧巴黎”的視頻引起,該視頻述說國內遊客在巴黎的一些不文明習慣。這些非常有趣的討論涉及歐洲、德國、中國與美國在種族歧視、移民政策和發展機會方麵的比較。

 

歐洲、德國、美國、中國的比較

 

曉波:

我去過很多次歐洲,巴黎去了二次,從中國人剛開門旅遊到疫情前,從北邊挪威到南部西西裏,我們都去過。我自己沒有見到這些,倒是在歐洲經曆歐洲人的不文明與搶劫。可以看我寫挪威人怎麽歧視亞洲人的(www.haiwai.com/blog/p/462407),他們認為racial profile是工作有效性的保障,隻是當事人心裏會不舒服。這種事情我們在德國的火車上也經曆過,他們不查德國人的證件,專查亞裔,太太則與他們力爭;我則向德國人解釋,這在美國是不被允許的。德國人好玩的地方是,有理時說英文,無理時說德語。我們現正在準備再次去歐洲,看看這視頻還是蠻好玩。

 

gongga shan:

有趣的故事。華人/亞洲人在世界各地中的地位,還是在美帝最高。

 

美因河在此匯入萊茵河,也許這是Mainz這座城市的由來(“Z”為26個字母之尾)

 

Tony:

所以啊,中國人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要知道外族很可能會根據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來判斷整個民族!

 

不愛吃魚:

心底最深處的歧視到處都有,美國的製度保障了至少表麵上遮蓋一下。不覺得被歧視也隻是自我假想。

 

gongga shan:

歐洲人確實有些歧視亞洲人,沒有大多數美國人的開放心理。西歐好一些,東歐原來的社會主義“兄弟國家”更歧視亞洲人(他們也最看不起華人)。所以,我們在德國呆了5年後,一到美國聖路易斯,就感覺 woaalmost heaven(幾乎是天堂!)。這句話在我心中很多年,也計劃用在我的自傳中。

 

mfxin:

謝謝你的信息,更珍惜美國這塊土地了。

 

不愛吃魚

他們看我們,就像某些華人看越南人一樣,蠻夷小國,我乃天朝正統。

 

Qingping:

說來說去,美國歧視其實沒那麽糟糕。我的剛果非裔朋友跟我講,她自己感覺美國這裏即便大家說再不好,也比很多的地方好。

 

曉波:

歐洲華人的生活品質與美國華人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主要是到美國來本身就不容易。美國是很多歐洲留學生的終點站,這位植物學家到了美國就把兒子培養到哈佛,自己也做研究員,穿得衣衫襤褸隻是假象。

 

我在美國也帶不少中餐館裏長大的孩子,他們裏麵的好幾位去讀MIT和聖路易斯的華大(Washington University),這是那些在西班牙的溫州裔雜貨店老板的後代不可想像的未來。我與他們都聊過,他們後代的絕大多數都是跟隨父母打工,好多人連大學都不讀。

 

楊華:

@曉波?你說的好真實。

 

Meng:

@曉波?我可以作證,群主在美因茨Mainz 是我們的華人領袖,衣冠楚楚。

 

gongga shan:

@Meng?其實一直都是衣衫襤褸。“華人領袖”,隻是為大家服務而已。

 

Hope Bai:

本來美國就是移民國家,都是外來種族,除印地安土著外。大熔爐!不過是早遲踏上這片自由土地。不同時期的移民對美國社會都做了重大貢獻!但是早期移民的確為美國建國做了偉大貢獻,製定了立國的憲法。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Lincoln's later speech said "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be perished from earth"。幾世紀來,美國人珍視先賢立下的憲法關於人權基本觀念。不同民族在大熔爐中還算和睦相處。我30踏多年前,來到這一自由國度,雖然那時很窮,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確經過多年努力奮鬥,算是圓了美國夢!但是現在,社會已經極度分裂 ,對亞裔的歧視引起的暴力攻擊,越來越嚴重!我們不要以為美國社會表麵比歐洲好,西歐人對亞裔特別是華人的歧視,可能還沒有到嚴重暴力攻擊的程度。亞裔,特別是華人,應該團結去爭取真正的平等!

 

gongga shan:

奧巴馬當選總統時,我跟我們植物園老主任Peter Raven聊天,他說,你想象一下,在德國的土耳其人當選德國總理的可能性有多大?德美兩國、美歐在種族平等方麵差異確實不小。歐洲國家裏,英國是這方麵最好的。美英幾乎沒差異。

 

Jason於1999年在美因茨華人春節聯歡晚會上給大家講故事

 

TT:

有幸在德國生活幾年,在對移民的包容與機會方麵有同樣的感受,所以及時離開了德國。

 

不愛吃魚:

英國還是相對保守的。我在倫敦周圍的一個小城市出差,晚上去當地飯館吃飯,明顯感覺到人們有點不適應看見我。diversity 很重要。在美帝的飯館裏吃飯就融洽多了。

 

Qingping:

到底美國這裏是個melting pot(熔爐)!

 

不愛吃魚:

是滴。我知道很多在德國的華人朋友最終選擇落戶美國了。歐洲還是人種不夠雜。

 

Caren:

@gongga shan?歐洲包括德國以前都不是移民國家,所以他們認為外國留學生都應該學業結束後返回其母國。我記得當年留德期間,每次應邀到德國人家裏做客時,他們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從哪裏來?什麽時候回去?”而在美國,除了印地安人外,大家都是移民,所以看到移民長住是常事,不足為奇。我來美國後,從來沒有人問我何時回母國。但在Covid-19 pandemic期間,前總統川普抗疫不力,反而甩鍋給我們華裔,煽動仇恨亞裔,對亞裔的殺傷力極大。

 

不愛吃魚:

以前認識一位瑞典帥哥,金發碧眼,在實驗室裏整天被美國妹子圍觀。開會時眾星捧月地被圍在中間。那種沒有混過的長相在美國太罕見了。

 

Michelle:

我見過從冰島來的小夥子姑娘們,那簡直就像是晶瑩剔透的小兒人啊。

 

Qingping:

冰島的人漂亮還極熱心。

 

不愛吃魚:

@Caren?我也被美國人問過啥時候回去?為啥要留在我們美國?我直接回答這裏風景好啊,我愛蒙大拿(Montana)。 我都覺得自己好機智。

 

TT:

為啥要留?可否回答“與你一樣”?

 

gongga shan:

在美國可以搖杆很硬地這樣回答。

 

TT:

好!我還沒被問過。

 

Caren:

我是80年代在西德留學的。那時中國留學生極少,如同大熊貓一般稀有。我第一次在德國坐火車,搞不清楚地方快車和歐洲城市快車的區別,上錯了車。坐在我對麵的一位德國男士,得知我是中國留學生,第一次乘火車外出,買了普通快車的票,卻登上了特快車。他彬彬有禮的和列車員解釋原由,把我送到下一站的站台上,交待我等後麵一班的普通快車。我至今很感激這位好心人。

 

TT:

德國人接受教育好,絕大多數是彬彬有禮的。

 

Caren:

@TT?是。像川普那樣說粗話的人很少。也許和我們打交道的德國人水平比較高。

 

TT:

是的,就看到那幾年德國人不待見他們這暴發戶老鄉(川普)。

 

gongga shan:

我是非常感激自己在德國的機會和經曆,認識了很多友好的德國人。但我感到非常幸運,來到了美國。

 

TT:

同感。

 

5歲去德國,9歲來美,29歲時Jason聯合創辦的公司APLD在紐約上市。美國給了他機會!

 

Caren:

@gongga shan?確實,美國的機會比較多些。記得我在美因茨(Mainz)遇到一位來自美國的華人博士後。他說:“海外留學生,若沒有在美國留學過,不能算留學生。” 受他這番話的刺激,我在德國獲得博士學位後,便來了美國做博士後。

 

TT:

嗯。在德國的第三年(2000),我從德國慕尼黑輾轉來美國新奧爾良開會,是第一次來美國。來之前想著,應該給老婆孩子買點兒小禮物帶回去。來看了一周之後,感覺應該是家人一起來美國生活,而不是帶禮物的小事。於是,當時買禮物的錢省下了後,舉家來到美國了。

 

gongga shan:

這有意思。

 

Ostar:

我科大讀研究生,六4之後校園上演勝利大逃亡,當然最想去美國,我也如此;陰差陽錯上錯車來到德國,從零開始學德語的最初幾年總以為還要去美國的,結果30年過去了隻去美國旅遊一次,德語說、寫問題不大之後便井底之蛙般喜歡德國,住美因茨。

 

gongga shan:

@Ostar?謝謝分享。群裏有好幾位你科大校友。德國確實是個美麗的國家。

 

TT:

@Ostar?其實,留在德國,生活很好啊。當時,好多人離開,也是因為看不到能留下的希望。

 

gongga shan:

@TT?對,這是一個重要原因

 

Ostar:

很多在德國留學去了美國,反之寥寥無幾。

 

林海:

中國沒有種族問題。我認為是因為種族非常單一。中國人的種族意識其實很強。

 

曉波:

@林海?也有,漢人歧視新J的白人。

 

gongga shan:

在國內土生的白人(比如新J人)地位低。

 

mio:

從學伴事件看到的是反向歧視。。。

 

林海:

歐洲如果和美國一樣種族混雜,種族衝突可能比美國還要嚴重多了。

 

gongga shan:

漢人歧視漢人,城市人歧視農村人,大城市人歧視小城市人,沿海人歧視內地人,富人歧視窮人,有權有勢人歧視老百姓。。。這幾年網上充斥著的國人對非洲黑人的歧視,在美國簡直就是重罪。

 

不愛吃魚:

還加一條,官大歧視官小的,官大一級壓死人。

 

Wei

@gongga shan?沒有比天朝歧視更嚴重的地方。再說,天朝的歧視都是明目張膽,毫無顧忌。

 

Xiangqin

我離開中國二十多年了,在日本生活五年,在美國生活快二十年了,總覺得在中國受到的歧視比在國外受到的歧視隻多不少。記得在北京工作時,一個辦公室的北京人每天都提醒我“你們外地人。。。”。身為中國人,不知戶口製度算不算一種對外地人的歧視?

-----------

 

結束語

以上討論未必全麵,但有一定的代表性。希望這個世界越來越友好、越來越包容!

 

類似的話題,參看聖村好友、大作家雅美之途的大作:“從歐洲看美國,越看越喜歡”(https://mp.weixin.qq.com/s/2tcGc2arvK-h18tPuEt3dA)。

 

致謝  謝謝群友們參與討論!

 

 

----------

Mainz

乃遷 發表評論於
在德國住了三年,還參與編輯《萊茵通信》,後來到美國,如今在美東定居。應該建一個留德後赴美定居的小群。
feit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西岸-影' 的評論 : 謝謝評論。估計您沒在聖路易斯呆過吧?加州我也隻是短時間訪問過2次。實在不喜歡加州的擁擠。哈哈!房價高,是另一個原因
西岸-影 發表評論於
美國人的社會聯係相比世界上不同國家社會中是最少的,這是”美國人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人”的說法的由來。美國人客觀上流動性極大,曆史上的數據是美國人平均每五年搬一次家,主要是因為工作因素。
這讓美國人較少關注周圍,不管閑事,難以形成那種老的社區的形態,這就給外來移民更寬鬆的生存環境。如果到了聖路易斯都感到是天堂,不妨來加州看看,尤其是北加州,完全會是不同的感覺。加州的人文環境與美國任何其他州都不同,很多外州人第一次來加州的感覺是到了外國。
加州是全世界的移民天堂,尤其是對華人,沒有之一。在加州,即使是白人,很多也是第一代加州移民,因為高收入而從其他州過來的,而一般來講,一旦過來就不再離開。更何況白人群體在加州已經屬於少數族裔,隻不過是最大而已。
加州瘋狂的利用距離中國近的因素,不論州長還是舊金山市長都突出過與中國的聯係,因此中國的經濟對加州的影響是明顯的,對華人的地位也就產生影響。
baladirk 發表評論於
沒有細看。寫得好,耐讀。謝謝喜歡美國。我老婆有時也感慨地謝謝我把全家帶來美國。咱們大家都要珍惜,貢獻自己所能。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黑人們及美國的原住民們,在美國爭取平權已有百年歷史,其它後來的有色人種,搭上了平權的順風車。
z老蔫_北美 發表評論於
來美國三十多年了。成功不成功?我覺得,應該從同齡層、相近層次,相近起點來看。如此,我還算成功的。大家的話,覺得都很對頭,話都很“近”。到美國來讀書、工作、生活,是最好的路。這是最大的成功。可以想自己想的(當然是相對而言)。此點最為可貴。現今世界上,能如此的地方真不多。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在獨立日談愛美國,應景!今早和朋友談誰最愛美國,當然是我們用腳投票的新移民,而不是祖祖輩輩居住在美國的極端白左和AOC之流,他們恨不得拆了美國,毀了憲法。德國確實很美,德國人多有素質,但讓我們絕大多數海外華人愛德國,有難度。
Helloooo 發表評論於
我在多倫多基本沒有感覺種族不平等的問題,去美國南部佛州迪士尼附近度假村時就感覺一些白人看人的眼光有些異樣,不知他們從哪裏來,可能是東歐的。但在美國大部分時間還是很好,人們都很熱情有禮貌。
北美平民2015 發表評論於

嗬嗬,美國在狂走下坡路。以後的人就去加拿大吧,福利社會混混。
verfechten1 發表評論於
再說一個:美國現在經常有亞裔被襲事件,德國沒有。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歐洲曆史有兩千年,傳統早就行成了。美洲印第安人沒有成行社會製度,更無法歧視更高級的文明。外來人都想Fit in,美國容易些,其他地方根基牢固,想紮進去不容易被接受。

tobyd_媽媽07 發表評論於
好文章!
verfechten1 發表評論於
十年前德國基民盟的政客還可以正式地宣稱要小孩,不要印度人。現在再這樣講,大家會覺得他腦子壞掉了。但德國現在也正走向另一個極端。雖然每年人口在增長,但是實際增長的是難民的數量,流出的是以德語為母語的本國人。
iask 發表評論於
Xiangqin:

我離開中國二十多年了,在日本生活五年,在美國生活快二十年了,總覺得在中國受到的歧視比在國外受到的歧視隻多不少。記得在北京工作時,一個辦公室的北京人每天都提醒我“你們外地人。。。”。身為中國人,不知戶口製度算不算一種對外地人的歧視?
=====================================================================
+100
iask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微信上有人傳閱,但馬上就被和諧掉了。 牆國真是神經質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