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往事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對紫薇花一直有求心理陰影麵積。

小時候,我非常頑劣,帶著一幫小夥伴們,上樹下河摸魚捉鳥,追狗攆雞,那份一呼百應的氣勢,曾讓小夥伴們崇拜得獻上幾雙膝蓋。

特別是每到紫薇花開,嬸嬸家的門前的紫薇花,一簇簇開得非常鮮豔。我會在花開最美的時候,辣手摧花,然後把花串成一幅幅花的門簾,用花編織成圖案,成為我童年最美的發現。

但好景不長,在堂哥娶親後有了改變。

新過門的俊俏嫂子,成了天生愛美的我的偶像。

我每天像一個小跟班,形影不離地跟著新嫂子身旁邊。即使堂哥哥買了很多我喜歡吃的糖果,好吃到長出蛀牙,我的嫂子,也不分他耶。

轉機在又到做花簾時,堂哥哥非常神秘地告訴我,摘紫薇花,當心以後找老公是滿臉麻斑。不信你可問嫂子。

嫂子非常肯定地點點頭,

從那以後,我見了紫薇花樹都繞道走。

每天都在擔憂到時會出現一個麻臉老公。沉浸在擔憂中的我,也沒心思去纏著新嫂子了。

後來,我離開家鄉去了很遠的地方上學。而我找老公的長相,會不會是麻臉已完全不在意。但記憶中的紫薇花一直在心間,未曾淡去?

 

 

七星茶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efox01' 的評論 : 謝謝鼓勵,我繼續努力碼字。
Firefox01 發表評論於
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