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難道是我們的本性嗎?

我旅經這紅塵,因著一株帶露的白蓮,而停留了片刻 。。。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喜歡看電影,中國的,外國的,古典的,現代的,各種類型的片子看了不少。記得看過一部美國的西部片,片名叫《日落黃沙》。

影片的開頭,有一幫劫匪化裝成軍人,雄赳赳氣昂昂地走進了一家銀行的大門。轉眼一個蒙太奇,鏡頭搖到了銀行外麵的小鎮上,隻見一群小孩趴在地上,他們中有年齡大一點的,也有很小的,有男孩,有女孩。他們捉了一隻活蠍子,把它放進了一個螞蟻窩中,看著這隻蠍子被無數隻黃裏透紅的螞蟻慢慢吞噬,所有孩子們的眼睛裏都閃爍著興奮。最後,當蠍子差不多已經快死去的時候,他們拿起一把幹草,蓋在螞蟻窩上,點燃,然後期待地注視著。伴隨著青煙,一陣陣劈劈啪啪的聲音傳出,剛才還如波濤般洶湧著淹沒蠍子的螞蟻們,轉眼間都化為烏有。與此同時,搶劫銀行的匪徒們,與早已埋伏在銀行周圍的一眾賞金獵人之間,也展開了一場火爆的槍戰,其暴力程度,更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就是殺戮,我們人類從文明的最初就揮之不去的習氣。在我自己的親身經曆中,也有過這樣的一幕。那一年,我隻有五六歲,跟著一幫大一點的孩子們到處撒野。記得大孩子們找到了一個野貓的窩巢,野貓媽媽被趕跑了,他們還抓住了幾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他們把這幾隻小貓拎出來,丟進了一個落葉堆裏,然後就點起了火。可憐的幾隻小貓咪,連爬都不會,就被活生生地殘殺了。

我當時年幼,隻是覺得心裏不忍,轉頭跑掉了,不敢去麵對那幾個正在生死線上掙紮的鮮活的性命。慢慢年齡大了,經曆了更多的事,但是那一幕慘劇,在我腦海裏還是會時常出現。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人性到底是本善還是本惡?

這當然是一個很有爭議的問題,回答是和回答非的都有,回答兩者皆是,或是兩者皆非的也不少。我以前寫《我們眼中的善和惡》的時候,也有過論述。我的看法是,我們的人性,和動物的獸性,在出生的那一霎其實是沒有什麽分別的。不過,不管是人性還和獸性,都是世間有情的覺性表現,既有自我生存,自我保護的一麵;也有親情真摯,相互關愛,渴望超越的一麵。在這個世界,特別是人性的世界,並不隻是遵循叢林法則,也有一些高尚的,超越生命的東西,會藏在每一個人的心裏。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人的人性,都是一模一樣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關於生命的理解,和對待暴力的態度。有些人,認為暴力就是勇敢,就是和天鬥,和地鬥,和人鬥的大無畏精神。我自己的看法是有些不同的,我覺得勇氣和暴力是有天壤之別的。對待弱勢的態度,和對待強權的抗爭,其實都是我們對命運和自我的挑戰,和暴虐的手段是沒有必然聯係的。

基督教關於暴力的詮釋是這樣的。人之初,性本惡,但是,耶穌基督以自己的血,洗清了所有人的罪。所以,在耶穌基督被釘上十字架以後,所有的人,再也沒有了原罪。但是,為什麽這世上還是會有這麽多的殘忍和殺戮,以及人性的墮落呢?

佛家的理解,有一些不同,它的基本觀點是,善和惡是相對的,重要的不是善和惡本身,而是那個衡量善惡的標準。在淨土或是天堂,連說一句謊言都是惡;而在地獄之中,相互殘殺之餘,沒有趕盡殺絕,殺人誅心,就已經是善了。大家都經曆過不同的製度,其實稍微比較一下,就會感覺到那些善惡標準的不同,以及在不同標準下的善和惡的具體表現。

而在一個沒有明確的善惡標準的社會,由於對惡的行為不加以約束,那麽,就會出現沒有最惡,隻有更惡的狀況。典型的例子,就是文革,這樣的慘劇,其實離我們並不遙遠。不僅如此,在這樣的沒有懲惡揚善的環境下,在痛苦中掙紮的人們,往往更渴望看到的,竟是別人的痛苦。關於這一點,我們以後可以展開來多討論一下。

未完待續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至於說迷與不迷,我覺得這兩者是一體的,都是空性的自顯現。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自由兄考慮得總是非常深入,我昨天在走廊貼了一篇類似的文章,自由兄要不去提提意見 :)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全球戰略' 的評論 : 網友好思考!首先,我們來看一看什麽是公平。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公平嗎?在幾千年前,是的。恩怨分明,睚眥必報是公平嗎?在無政府的社會,是的。

但是,人類社會到底還是在不斷進步的。法律,法規,人人平等的概念在現代社會形成了主流。在大多數的歐洲國家,廢除了死刑,原因當然是多方麵的。其中主要的一個因素是,他們的觀念是人的性命是神賦的,我們人類自己,是沒有資格剝奪的。這個觀點談不上對錯,隻不過是一種信念。對被暴力犯罪殺害的人是否公平呢?我想,剝奪一個人的自由,和剝奪一個人的生命,都是對人的最大的懲罰,隻不過一個是精神上的,一個是生理上的。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另一方麵,又有不迷的部分,兩部分糾纏不清,世界就複雜了 :)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其實無論佛教還是基督教,一個基本結論就是,人生而為人,都是迷了“本性”了。
所以耶穌說,你們誰為我丟掉自己的魂(這其實是假魂),就可以得回自己的魂(這是真本性)
和佛教說的一樣,丟掉自己的五蘊假我,就明心見本性了。
全球戰略 發表評論於
問題很好!但抽象討論,意義不大。落實到實踐上:是否應廢除死刑?在歐盟,死刑已被廢除。想象一下,被暴力犯罪殺害的人的家屬要和其他納稅人一樣養活判無期徒刑的謀殺犯,直到他們老死在條件很好的歐洲監獄。這,公平嗎?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哈哈哈,王妃好激烈。祝周末愉快!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梔子花開2020' 的評論 : 捂住耳朵眼睛,姑且相信人本善,也是一個方法,至少可以把握住自己的心。隻不過,這個世間的人性,不管我們的反應如何,總還是會有不同的表現。祝周末愉快!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以暴製暴,弱肉強食,本能,沒有開化的本能吧!
梔子花開2020 發表評論於
前一段時間大火的韓劇《魷魚遊戲》據說也很暴力,最後贏家朋友和敵人都沒有了,即便贏了又有什麽意義呢?沒法理解!本人膽兒小不怎麽關注過於暴力的東西,捂住耳朵眼睛姑且相信人本善吧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多謝五湖兄分享!我不能肯定大善或者大惡是否為天生的;不過,我同意五湖兄的觀點,普通人的善惡可能和成長有關。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牟山雁' 的評論 : 張兄說得好!我也是覺得教化可以改變人性,不過,一個社會的整體價值觀和法規,有著更重要的影響力。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說得非常好!我自己的看法是,人性是一個綜合體,有善的一麵,也有惡的一麵,主要是看它的發展。我記得以前有一個關於人性的實驗,讓同班的同學們,一部分扮演肆虐者,另一部分扮演受虐者。結果,那一部分扮演肆虐者的,真的在短短的十幾天內,性格大變,暴力傾向嚴重。從那以後,這樣的實驗,就被禁止了。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玩如此這麽殘暴的遊戲,拍這種題材的電影。我相信大善或者大惡是天生的,普通人的善惡可能和成長有關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平等兄好文。先秦諸子也討論人性善惡,孟子說善,荀子說惡,告子說非善非惡,也有人說有的善有的惡,但多數認為環境、教化可以改變人性,與基督教說法不同。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暴力肯定是惡,是不善良的升級版。但是暴力不是人性,是惡膨脹到一定程度,崩裂、釋放出來的巨大的邪惡。所以暴力的是極少數人,也是禍根,遭人痛恨的。每個人都得管控自己內心的惡,不要讓它膨脹到爆。:)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下一篇的調子更有些低沉,隻不過總還是有希望的 :)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林兄說得非常好,我非常讚同!一個良好的環境對於人性的影響,真的是不可低估的。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1

太讚同了!

期待續。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人性中善惡同在,如果不充實人性中的善、限製人性中的惡,人會無限放大人性惡的一麵,最後必然走到無所不為、無惡不作的地步。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我有時候會想,豺狼虎豹,它們是本性善良的嗎?被它們所捕食的獵物,它們的本性,有沒有惡的一麵。抑或是,它們都隻是遵循自己的天性,無所謂善,也無所謂惡,就像我們普羅大眾一樣。但是,我堅信一點,我們都是有覺性的。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小樹,祝周末愉快!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的,即便如此,也還是有本性善良的一群。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最後一段很觸及人心~~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