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裏有個姑娘叫小芳

打印 (被閱讀 次)

女孩名字中帶“芳”字的挺多,我知道的王姓小芳就有三個,一個是電影《英雄兒女》裏的那個。姑娘苗條的身姿,娟秀的麵容,一身戎裝的英氣,都給人印象深刻。第二是我同學的妹妹,比同學小十五歲,同學說媽媽身體衰弱,又不宜大補,有老中醫建議她再生個孩子,做好月子,有可能把身子補一補。於是家裏就多了個小五。不過這個肩負重任的小芳,從未謀麵,除了和電影裏那個小芳同名沒啥別的印象。第三個是我大學老師,比我還小幾個月,當時卻已經是公派海歸了。她漂亮,家境好,又趕上國家公派出國,老公疼愛的不行,可以說是過年的祝願,萬事如意。後來夫婦二人又歸海,仍是幸福滿滿:兒女雙全,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幾個“芳”姑娘有時也會想起,但都轉瞬即逝。讓我心裏久久縈繞,揮之不去的卻是村裏那個叫小芳的姑娘,那年,聽說她十六歲。

 

當年我被所在單位“委以重任”派到農村工作一年。其實原來領導想派另一同事去。可這同事剛生了小孩,還在哺乳期,當即嚴辭拒絕。我現在都不記得發生了什麽,隻記得是我自薦代她前往的。給領導們解決了大難題,領導們自然欣喜萬分,特地命所有後勤為我準備全新的鋪蓋和其它日用品。

 

我當時剛參加工作,年紀不到20歲,白丁一個,即不是官,也沒工作經驗,說是工作,其實也就是跟著同去的工作隊長,隊員們開開會,也下地勞動勞動,充其量也就是幫個人場。對村裏那些家族之間的矛盾,村裏和外村之間因花插地造成的爭執都隻能當旁觀者並作沉思狀,一點解決辦法也貢獻不出來。就這麽著混了好些日子,有一天,下地勞動的時候認識了村裏的小芳。

 

小芳姓薑,也就是跟一邦大婦女混在一起幹活的一個小丫頭。注意到她是因為她說話聲音響,特別是一笑起來,聲音像串串銀鈴聲一樣傳得遠。那時還沒那麽多噪音汙染, 一群人在地裏邊幹活邊打鬧,這聲音可以傳出一裏地去。小芳個子不算高,可身材豐腴,均勻,每天在露天幹農活,胖嘟嘟的小臉曬得紅撲撲的,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特別可愛。下地時一般沒過門農村婦女怕曬黑都包著顏色鮮豔的頭巾,還經常穿著從城裏商店買回來的“的確良”“成衣”,而小芳卻穿著帶補丁且舊得看不出顏色衣服,在一群得花枝招展的村姑中間反倒顯得很出挑。小芳口齒伶俐,愛鬧愛笑,每每幹著幹著農活就和其她婦女們笑鬧成一團,帶隊幹活的隊長姑娘不得不吆喝著,別鬧了,快幹完早收工哈。

(照片來自網上)

 

一天我跟婦女們一快下地幹活,休息時小芳有些靦腆地走到我跟前,忽然操著我家鄉城市的方言對我說,她們都說你像那個王芳。 當地農村雖然離我住的城市隻有一百多華裏,但所用方言根本不同。小芳純熟地使用著我說的方言,跟她平時跟村裏人說話的口音有很大差別,這著實讓我吃了一驚,而且她說的話也讓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我一時語塞,不知怎麽作答。這時候身邊幹活的一個同來的女同事明白了,捂著嘴笑起來--小芳說你像《英雄兒女》裏那個王芳,同事笑得直不起腰來。前些日子跟村裏婦女幹活的時候她們對我指指點點,當時沒在意,原來是說這個哈,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照照鏡子看著自己曬得黧黑,但也健康的大臉盤,怎麽也看不出跟“王芳”哪裏相像,唯一像的可能是我為了幹活時管住密密的長發而戴的一頂男式的軍帽--這是後話,--當時聽了有點尷尬,也有一絲小小的得意,畢竟有人把我跟個漂亮演員相比較。

 

後來跟村裏婦女們聊天時得知,小芳原先也是城裏人,跟她老爸來到村裏,上麵還有一個姐姐。她老爸和姐姐都是幹農活的好手。隻是她老爸是戴著壞分子的帽子被從城裏遣送回老家的,不許幹農活,隻負責清理全村的廁所。因為老爸是“壞分子”,不能住大房子。小芳家的房子是全村最小的房子,也是唯一一座經曆八級地震卻沒倒塌的民房-這座房子在地震後倒成了村裏最高大的建築,因為其它的臨時湊合搭起來的住房都很低矮,建築材料也大都是葦席之類。

 

後來見到小芳的父親和姐姐。她父親是一個個子高高,身材健碩的老頭。低眉順眼,背有些彎,我看了,不知怎麽沒有階級立場地心裏有些心疼。小芳姐姐比小芳大不少,長得跟小芳父親更像些,人特能幹,白天下地幹完農活,晚上還挑燈夜戰織葦席增加收入,是村裏聞名的織席快手。小芳姐當時有二十大幾了,還沒定下人家。也許是因為家裏成分高,也許自己不肯將就,也許還有回城的企盼。。。

 

和小芳在一起的這短短一年轉瞬即逝。那以後幾十年過去了。這一年裏認識的人和他們的名字都久久不能忘懷。現在有時候還會在網上搜索那個村子和村裏人的消息。村名字還找得到,村裏人的名字打進搜索引擎卻似泥牛入海。後來也就放棄了。隻有小芳的影子時不時地還在眼前晃動,而且總在想,社會大環境變了,她和家人一定是回到城裏,她和姐姐一定都有了好的歸宿,畢竟她們當時還年輕。。。

l4j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不知小芳爸爸究竟是因為什麽原因被遣送回鄉的。當地人對這些好像沒啥概念,村裏人都比較溫和,村子裏隻有小芳爸爸和一個富農分子是被管製的。富農已經很老了,不怎麽下地幹活,小芳爸爸除了清理全村廁所,也沒別的什麽管製措施。小芳和她姐姐跟村民相處不錯,沒人歧視她們。可無論怎樣,我都覺得她們並不屬於那裏,她們一定會回到她們城裏的家的。但願她們現在幸福安康。
謝謝來訪,也祝你節日快樂,健康平安!
l4j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udstone' 的評論 : 相信每個人過去的日子裏都有個“小芳”。

謝謝來訪,節日快樂!
l4j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天涼好秋' 的評論 :在小芳她們村子的那一年,生活很艱苦,但的確是滿滿的美好回憶,當地人民風淳樸,大都善良,拿我們當親人一樣對待。因為時間短,也因為不知道結局,所以現在常常想起。

謝謝來訪,節日快樂!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故事感人,希望小芳有一個好生活。當年很多右派們的青春都被浪費了,是一種損失。感恩節快樂,平安是福。
budstone 發表評論於
讚, 我的村裏也有一個小芳
天涼好秋 發表評論於
生動的故事,美好的回憶!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