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琳湖:洪荒一水從初到暮

The Sight, The Sounds, The People
Head Out On The Road With Me
打印 (被閱讀 次)

落基山脈林中散布著數不清的冰川湖泊,瑪琳湖是眾多湖泊中麵積最大,也是世界第二大冰川湖。圍繞湖的數座山峰海拔均在三千米以上,有更為廣闊深遠的空間,兼優美壯美有之。因為大且狹長,專門有機動船遊覽。三次進入瑪琳湖,初雪、晨光、暮色,在冬日靜看山頭蕭索,寂靜空無。

與嫵媚動人的翡翠湖和端莊典雅的路易絲湖相比,大氣不拘謹的瑪琳湖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出類拔萃,大家風範不張揚,卻自在內斂,自有品格。好的風景原是讓人領悟一切原來是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垢不淨,可以壯闊到成為一種情懷,可以感化一個人的心靈,讓瑣碎的糾結豁然開朗。早晨,看湖水山峰在黎明初醒;黃昏,看她沉浸在逐漸暗下去的暮靄中,有時雲彩飛楊,有時灰紫朦朧,像記憶一條時光的河流,從初到暮,光陰柔曼。

七、山間瑪琳洪荒一水

從Jasper北麵逐漸向落基山走進,十月的風拂過,隻希望能夠知道它此刻的心情。遠遠看見山頂迷霧,猜想是下雪了。在駛入Jasper之後,整個世界就已是雪白了,迫不及待想先去瑪琳湖。初雪瑪琳湖,猶如剛從睡眠中醒來的朦朧水感,整個山水隻是不同層次的灰,蒼蒼茫茫,滲透著蕭條孤寂的冬日寒涼。

第一次素麵相見,陰霾籠罩,湖水平闊,水平線冷洌的留白,出沒於煙雨迷蒙中,無一絲聲息。

雲霧迷濛,遠山沉在雲中,湖麵空靈明淨,冬水與長天共一色。這是沒有日光的寧靜,世界也隨之靜止。

每次一進一出瑪琳湖就是100公裏,但總是控製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雲山蒼蒼,可以遠遠呼喚我來,一起靜觀雲起雲滅。第二次來到瑪琳湖,已是暮色回旋四野。黃昏青色的天空落霞飛煙,風的輕盈,雲的飄逸,都在天光水色一瞬間。天地間的我,隻是一個黃昏的看客。

這樣好的暮光,這樣好的湖水淙淙,心安若水,無一絲雜念。站在湖邊,靜待天光暗下來。暮色如水的織染,風夾著最後一抹柔黃的光影,無比寂寞卻奇跡般地撫慰人心,飽含柔情的瑪林湖那一刻靜止如同歲月凝固。

暮光暗影裏,風是清洌的。

遙山向晚,此時山水悠遠,天地有情。

別時的依稀,別時的惆悵,卻是明日的重逢。

黃昏的柔和後是夜的高深莫測。當天夜裏又下雪了,氣溫低至零下二十度。晨起再一次進來,四下寂靜,初升的光在雲間流動,光亮倒映水麵,水汽漫卷,縹緲左右,虛實掩映,交錯迷離,好似走在清晨空靈的夢裏,恍然若仙境,如隔一世。

零下十六度,薄冰履湖麵,寒氣侵襲。

真的隻能用如夢似幻來形容。煙嵐朝霧,氤氳繚繞,水色天光,本身已經是畫境般的美景極致了,是一種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境界。

雲蒸霞蔚,氤氳繚繞,彌漫在空落寂寥的樹林。

有一片平靜深藍的碧灣,還有層染的秋林。

在無聲中用呼吸去感知天地間的風景,感覺陽光一點一點地移動,感覺風,感覺雲的飄浮,感覺水波蕩漾。

麵對自然就像麵對人生,看到眼前的風景,覺得很美,但這份美是屬於我的,還是屬於風景的呢?是將自己視作風景的一部分完全沉浸其中,還是隻是透過內心去瀏覽風景?也許,在風景裏我們都隻是行旅?山巒江湖才是永恒!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紫嫣淡染' 的評論 : 謝謝!七年前秋天去過一次,這次是10月去的,下了兩場雪,沒想到雪景如此不同。
紫嫣淡染 發表評論於
夏天去過馬琳湖,但冬天的美如時光輕輕劃過留下的痕跡,清冽飄逸!拍的太美了!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hirui' 的評論 : 的確美麗,謝謝!
hangzzha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雲淡風更輕' 的評論 : 謝謝讚!落基山風景本身大氣壯觀。
zhirui 發表評論於
美麗的風景
雲淡風更輕 發表評論於
震撼壯觀,美輪美奐!拍得真好,點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