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裏有什麽“江習鬥”?不過都是習大的奴才

不慚報國無長策, 唯好含飴弄外孫。 向晚幾杯醇白酒, 老妻風韻尚猶存!
打印 (被閱讀 次)

    台灣《自由財經》發表文章《反習勢力大反撲 新四人幫將接管中共?》,7月18號,中國流亡大亨郭文貴又爆新料,江澤民、曾慶紅、王岐山、韓正等反習勢力已經大集結,對習近平展開全麵反撲,而習近平身體狀況不佳,恐撐不過20大,以曾慶紅為首的“新四人幫”,極有可能將成為中共的實質掌權者。他認為,習近平在未來兩年之內將受到嚴峻挑戰,很可能失去權力被整下台。

    從各方麵分析判斷,郭文貴利用海外輿論喜歡渲染江習鬥,把什麽都塞進中共內鬥這樣一個大筐的特點,投其所好,製造出這麽一個大神話。我們不是不能說中共內鬥,而是要有分析,有明確的分析論證,起碼有著基本的論據支撐,能夠自圓其說。

    郭文貴的說法,總的來講,應該與事實不符。首先習的領導地位不可動搖,說“對習近平展開全麵反撲”,危言聳聽,言過其實了。習近平的權力基礎,已經深入黨政軍,特別是軍隊已被其牢牢控製,掌握了中共最高絕對權力,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看熱鬧的不嫌事大,郭文貴有恃無恐,已經看準了海外輿論的胃口,說習近平來日不多,這話在海外很有市場。

    第二,所謂的江習鬥應該也是子虛烏有。海外輿論特別喜歡“江習鬥”的說法,應該是受了法x功媒體的影響。法x功媒體痛恨江澤民,認為他禍國殃民,因此宣稱凡是中共現任的領導人,不論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以抓捕江澤民為最高責任;中共的政局永遠處於抓捕江澤民的前夜,創造出這樣一種政治神話,當然這是與事實豪不相幹的臆測。

    凡是從中國出來,稍微有些政治常識的人都清楚,江澤民與習近平一個第三代領導人,一個是第五代領導人,他們都是中共的領袖,具有承先啟後的血脈關係,彼此政治利益相關,沒有權力爭奪的強烈動機,不可能視若仇敵,水火不容。沒有江澤民點頭,習近平不可能被提拔到今天這個位置;沒有習近平的忠心維護,江澤民及其全家早就被政治風波和輿論波及,不會到今天江澤民家族還固若金湯,受到輿論上、政治上特別保護。

    事實上,習近平能夠達到今天這個權力的頂峰,其實主要還是得到了昔日太上皇江澤民的鼎力支持,才能掃清道路,取得核心地位,擁有了在黨內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沒有江澤民,憑習近平自己的能力和實力,是不可能幹倒周徐令薄,進而取得反腐重大進展,令所有各派係大佬,所有元老俯首稱臣,從而獲得空前的權勢。而習近平報答江澤民的恩情,江家利益得到徹底的保障,成為反腐的真空地帶,都是有跡可循的。這與鄧小平生前不惜出賣多年忠心耿耿的楊家將,掃清障礙助江澤民掌牢軍權,並進而終身掌握絕對權力的戲碼一樣,無非是希望自己身後,自家家庭子孫仍然受到保護,不會被未來執政者反攻倒算,陷入不測之禍。而這一點,也被法x功團體視為禁忌,否定江澤民在中共政治中的決定性影響,宣稱胡錦濤、習近平就是石頭縫裏蹦出來的,天生神力,大權在握;江澤民處心積慮,想搞垮這幾個中共領袖,因而被視為眼中釘,必欲抓之而後快。總之,對江澤民的偏見,造成了法x功乃至海外輿論對中共政局的誤讀誤判。

    江澤民的垂簾聽政最終結束於2017年底與2018年初,以習近平調空軍乙曉光掌控的中部戰區40萬野戰軍,進入北京為標誌。從各方麵情況看,這個調兵的大動作應該是江習事先協調好的大動作。因為在此之前,江澤民的軍中心腹賈廷安上將已然退休,平安著陸;掌控8341部隊的警衛局第一書記由喜貴上將也已離職,中央警衛局最終門戶大開,迎接野戰軍進城。其餘的親密心腹周小川、孟建柱等都得到了最後的安置。江澤民已年逾九旬,再也無力控製局麵,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一輩子掌權,總的有個最後的了結,習近平已然羽翼豐滿,早退下來,最終交權習近平,時機成熟,不能再拖了。

    我們可以看出,海外媒體宣揚“江習鬥”是很乏味與沒有想象力的政治口號,是不了解真實情況,缺乏判斷力的借口。從另一個角度講,鑒於江澤民自從1989年掌權,並於2002年開始垂簾聽政,一直到十九大的2017年,光黨代會就開了七界,所有當今政治勢力派別,都是江澤民提拔的,都處於江澤民門下,不論江係上海幫,或是曾慶紅係,還是王岐山的黨羽,甚至包括團派,廣義上都屬於江澤民人馬,不屬於江澤民總派係的其他勢力早已死光絕跡。說習近平抓江派,隻不過是一種托詞,看似那麽回事,實際上都是無稽之談,因此我們說“江習鬥”實際上就是無中生有的事,不過是為了填補海外輿論的想象而已。

    所以我們分析當前的中共內鬥,應該視其為各派係之間的爭鬥,是習近平下屬各派之間的內鬥,他們都應視習近平為共主,其目標無非是搞掉對立派係,爭取最高領袖習近平賦予更大的權力,獲得習近平的最大信任。

    目前中共高層政治派係,也是繼承了以前江澤民垂簾聽政的體製,演變發展而來。主要有三個,習近平之江新軍,王岐山派係,以及曾慶紅的第三種勢力。對此,限於篇幅,我想在下篇文章再展開論述。

一唯 發表評論於
習權鬥拚命無人敢惹,但習能力有限,用的是老辦法,形勢下行,最後累死。
shenyang1966 發表評論於
這才是明白人!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感覺博主是體製內出來的,說話靠譜。


江郎山閑話 發表評論於
官場複雜,中國的官場更複雜。謝謝博主的分析。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團派在低穀。“習近平之江新軍,王岐山派係,以及曾慶紅的第三種勢力。” 習的勢力獨大。
小酒蟲 發表評論於
說的非常對,那些誤導的人,都是騙子,雜誌,傻子。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