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 36.獨自跑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獨自帶女兒到處求醫

回到家過兩天看到在打針的周圍出現紅點。為盡早治好這個病,必須抓緊治療,不可能總等我先生回來一起帶孩子看病,也不可能讓一個暈車又不懂普通話的小腳老人陪我帶孩子看病。我現在才明白小孩出生後出現的一切事情隻能靠自己解決。

我鼓勵自己要咬緊牙關,要堅強,不能做小女人,沒有肩膀可靠,要獨立生活!為將來孩子的健康,為使自己不後悔,我必須毫不猶豫地果斷處理任何突發事件,準備好自己抱著孩子到處治療。

說是伯娘來照顧我坐月子,但她隻給我做飯和洗尿布。我決心和她商量白天請她給小孩喂奶、換尿布,讓我白天能睡一個整覺,晚上我自己帶。她說,所有孩子的事是我的,她不參與。

我聽後很生氣,為什麽讓她來?!說是來伺候月子,應當大人,小孩都管。如果雇月子工,一定如此。我不喜歡她的做法。但她是婆,我不敢吭聲,隻能依她。真是婆媳難處啊!

我想她為什麽這樣?是否對我生個女兒不滿,讓他們家無後了!

我完全沒有睡整覺的時間。大概每三四小時喂一次奶,因為奶質量不高,夜裏也如此。每次喂完我奶,女兒不夠吃,還要去廚房熱奶,熱水,然後給小孩換尿布。這一串事情使得我在兩次喂奶之間隻能休息一個多小時。床不夠高,我彎著腰換完尿布就直不起來了,側倒到床上躺半天才能緩過來。好幾次都痛得我眼淚直流。

我想如果有錢應再請個保姆,就可以解放了。但一想他母親來已花費不少,如果再請保姆,他一定不付,我這56元怎能支持這樣多的花費?另外全校上幹校、到大三線,隻剩下這些老弱病殘,上哪找呢?

沒錢不能請保姆隻有自己苦熬。抱小孩到處看血管瘤。我自己經常犯乳腺炎,看中醫,根本沒做月子。我的頭成天感到有冷氣在裏麵轉,很痛、腳後跟也像冰一樣凍得成天痛,心想何時能熬到頭?

產假56天就在不停地給小孩和我自己看病之中渡過了。我對丈夫說希望送伯娘回四川,把小孩送人家全托,我可以好好喘口氣休息一下,他告訴了伯娘,伯娘也知道她幫不了大忙。她又受不了北方的寒冷天氣,

那年學校的煤不夠,直到快元旦才來一點暖氣,屋內冷得要死,我們都穿著外出的大衣坐在屋裏。另外沒有什麽吃的,她在家鄉至少有新鮮小菜,這裏每天就吃冬儲大白菜,沒有時間和經濟能力經常去自由市場買食物。她回家過春節,小兒子家可殺豬,還有點肉吃。

走前我丈夫帶她到五道口買了一點她喜歡的東西送走了。她在這裏時我低聲下氣,什麽脾氣都不敢發,現在可解放了!

醫生建議去北大醫院,這又是換幾趟車才能到的地方。大夫告訴我這個短射線應當不損傷腦子,但不是幾次就能好。每周來一次爭取一年能好。大冬天我和小孩都穿得很多,她很重,還要帶著尿布、水、奶等許多東西,沒兒童車,所有時間就我一人抱著。因為汽車的擁擠,我沒有能力在車上一隻手抱小孩、另一隻手拉著小車。那個造反的年代,人們冷漠的態度,誰會讓座?!

去了幾次,實在太累。特別是不知為什麽小孩會在擁擠不堪的車上總大哭、大鬧,哭得滿臉通紅、大汗淋漓。有人罵我,怎樣當媽的!?還有人噓我,就是沒人讓座,我站著怎樣檢查她的問題?隻好讓她哭,哭累了就沒聲睡著了。好心的司機或票務員大喊給抱小孩的讓個坐,也沒人讓,就跟沒聽見一樣。

文化大革命把人們之間的關係變得非常冷漠、無情、隻管自己。這和我上中學時完全不同,那時學校教育我們要關心和幫助他人,在車上主動讓座是常識。

照射幾次之後,我已感覺筋疲力盡,實在堅持不下去了。一天我對醫生說,我住在北航,太遠了,我太累不能再來了。他說近來,北醫三院也開始用這個方法治療,雖然他們經驗不足,治療一些病人之後會改進的。我告訴醫生他們再沒經驗也比全部停掉要好。我請他寫一個信介紹她在北大醫院治療情況,供三院參考。這樣告別了這裏,改到三院。就在北航校門口,太好了,我一定堅持治療。

經過近一年的治療那紅點仍然可見,真急死人了。曾到301總醫院去做耳針針灸,我自己也學耳針治療,姐姐聽說我這個外行給女兒做針灸,堅決反對,說:弄不好耳朵會萎縮。隻好作罷。

逢人便問,到處打聽。有人說協和有新方法。我和先生抱她去了協和,果不其然,當我說了治療經曆後,他們說用幹冰來冰凍一下會好的。真好!做過之後馬上立竿見影。我想如果沒有原來那些措施是否也如此管用?

經過近三年的努力,終於可以放下心。人和時間賽跑,終於勝過了時間。作為一個母親,沒有什麽後悔的了。

女兒的血管瘤治好,紅點沒有了。但所有方法都有不完善之處,在她後來成長中表現出來。打酒精硬化劑的三塊地方不長頭發,好在是女孩有頭發蓋住,看不出來。但她的耳朵比正常人要敏感得多,開電視,我都要聽不見,她還嫌吵,特別是不能刮鍋,聽見人家刮鍋她那種受不了的樣子,我懷疑這是短射線的副作用。對於主要矛盾,這就是小巫見大巫。

當看到小孩受罪時,也曾想當時開瘤子時,一次端掉,就不會有這個受罪的孩子。如果那樣我一輩子就不會有小孩了。怎樣權衡利弊?這裏應當總結的教訓是什麽?是否不應大齡生子?

解放後在醫學方麵為減少公費醫療的開支,做了很多不科學的簡化,給社會帶來麻煩。正如專家林巧稚醫生所言,應當懷孕後馬上全麵體檢、每月作孕檢,認真遵照專家的意見,減少質量不高或殘疾兒的數量,減少社會無謂的負擔。

olive-c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綠珊瑚' 的評論 : 博主有這麽多常人體會不到的經曆,是福分。我們生來不是為了福祿壽喜。事事如願的人生實在沒多大意思。我們要體驗勇敢 寬容 -----,就必須發生相應的事情,來讓我們發現他們。
回想我自己每一次的轉彎都是在無奈痛苦中不得不做的選擇。好像這些不如意就是我的路標一樣。心裏自然而然充滿了感激。
所以,我感激我的愚鈍 感激我抱怨的我的不是,感謝他們指引我,走我該走的路。
olive-c 發表評論於
社會無謂的負擔?

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地佩服那些身體有殘疾的人,他們選擇更大的限製來體驗人生。這些人的靈魂往往都十分的強大。
綠珊瑚 發表評論於
堅強的女人命苦嗬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