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持槍保衛豪宅的美國人怎麽管理社區(上)

打印 (被閱讀 次)

近幾天麥律師夫婦持槍保衛自己古董房的照片和視頻在全球瘋傳,恐怕點擊已經達到幾千萬之多。我其實還有一篇寫了一半的文章,在今年元月底和二月初寫的,因為中美疫情而擱置。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把各種法律弄清楚,因為事情很複雜。現在覺得推出文章更重要,印證了我猶太導師的博士後老板,潛在諾貝爾獎得主Jeff Gordon,所給予的忠告:你如果不能馬上完成一項活,它可能永遠都不會完成。所以我隻好憑記憶,以意識流的方式完成此文,還是根據當時寫文章的語氣描述如下。

我以前文章的題目是《看非富即貴的美國人怎麽管理社區》,因為這裏藏龍臥虎,去世某位都是總統表弟或駐外大使之類,現更改文章標題應景。另外,關於麥律師刊頭的古董房,那高屋頂的穹隆壁畫記者的照片還沒有展現。放此照片的目的是欠一下舊金山灣區的科技新貴們,他們花費千萬美元都享受不了這古董房。

大家期待的小區年會終於開場了,我們從封閉的雷克街背麵走去,經過那個帶鎖的門,便到了我們北麵的一條街。就是我剛來美國時住的公寓的那條街,讀過我以前博文的讀者知道,我從那條街到現在的住宅走了28年的時光。

我們的會議被安排在私立的New City School(新城學校)的地下室進行, 一個設計得很有曆史感的學校。這個學校以前是我們小區的孩子們上學的女校Marry Institute, 學校名字取自華大創始人William Greenleaf Eliot的早逝女兒Mary Rhodes Eliot。Mary Institute是弗吉尼亞Appalachian山脈以西最為古老的女子學校,小區的富商將它從城裏的Lucas place遷到離這裏近的地方。Mary Institute於1937年西遷,在林伯格大道旁與Country Day School(CDS) 合並成為現在MICDS (Marry Institute and Saint Louis Country Day School)。Mary Institute西遷後在原址建成Luthern高中,最後變成隻有小學的新城學校。

MICDS是聖路易斯著名的私立學校,從幼兒園到高中畢業,以保守的old money著稱。她是出過共和黨參議員和華大校長的丹佛斯家族的大本營,那裏還有他家捐資興建的丹佛斯教堂。這次事件的主角麥律師就是從CDS畢業的,他自己成為富得流油的律師,但是他爸爸是位醫生。在隨後的文中你們可以看出麥律師肯定不是民主黨,他自己也是生長在保守的環境裏,網上假新聞太多。這次被要求下台的聖路易斯市長Lyda Krewson女士則剛好住在新城學校對麵的Town house裏麵,旁邊就是聖市著名的典雅住宅街道Westminster。

在小區的元月28日開會前,小區的董事就開始張羅,我曾在兩天內連續收到董事丹尼的電話,我很明白這是為了修改小區的章程的事,他們明顯是來拉票的。我很少接電話,但還是在年會的前一天給董事回了電話。因為我沒有細讀寄到我家的材料,所以我給董事的回話是個有彈性的說法,我說作為戶主我們是支持董事的工作的,看了材料後再做投票的決定。丹尼很肯定地說:“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幾乎就是競選的語言。

我後來在回憶這次小區年會時直接稱之為“風暴”,因為我這樣記錄:“上月的一個晚上坐在私立小學的地下室的小區年會的爭吵,還在我的耳邊響著”。

麥律師很早到場,與他的死黨傑瑞一家坐在一起。我們為了避免可能的尷尬或誤解而下意思地沒有選擇坐在他們桌子的旁邊,基本可以肯定與麥律師坐一起的都是傾向於同情他的,很多次傑瑞太太努力為麥律師辯護。但是我們都來的比較早,麥律師專門到我們桌子與我們寒暄。我問他為什麽他太太今天沒有來,麥律師說她覺得這種場合會令她傷感,所以她想在家裏擁有安靜,我對去年大家群毆他們的印象深刻。

當時還是武漢爆發新冠疫情的初期,大家在桌上閑聊時,我告訴他們我們正好來自武漢。旁邊資深的退休律師彼得不斷問我新冠到底有多麽可怕,美國當時剛報道病例。我對彼得說,你感染新冠的機率比在我們典雅社區中彈的可能性還低,當時我是多麽輕看這次疫情在美國的傳播。就是這位彼得律師,在隨後的麥律師做完陳述或發言後,站起身說:“馬克,你別瞎扯了,別糊弄不懂法律的人。我作為律師可以肯定,你說的不對”。

正式開會時每人都從信封中取出程序表,共有17條,逐項展開。開始就是三位現任董事分別發言,每年都有位為執行董事,負責日常事務。董事每人的任期都是三年,因為他們是錯開的,所以每年都會有一位退休,另外從居民中選舉一位擔任新董事。選舉過程經過群眾提名,被提名人肯首,然後大家都以鼓掌的形式接受通過。第二和第三項為歡迎新住戶和向去世的住戶表示哀悼,接下來是分別感謝那些為小區財務、道路、綠化和保安做出貢獻的自願者。這次還展示了一些照片,征求意見,像是否需要修理勞損的路麵以及費用,也討論道路全部翻修等大工程項目的可行性。

通過了去年的財務報表後,就由董事匯報麥律師去年對小區訴訟案的進展,小區在以此訴訟案為主體的總法律花費高達6.5萬美金,今年還會預算花4萬美元。這位董事似乎是律師出身,將事情陳述得很清楚,結論是麥律師告小區董事的案件從聖路易斯市到密蘇裏州的法庭都以失敗告終。但是麥律師不服,今年還會告,所以小區的額外預算還在那裏。(待續)

這周一,我又回到周日示威者在市長家門口的抗議處,就在新城學校對麵。那位信誓旦旦跟我說過,她們的塗漆將是永久性的,現在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街區完全恢複了昔日的寧靜,隻是有輛警車在那裏停著。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就事論事^*^' 的評論 : 這是完整的句子,表達的很清楚:“ 現在覺得推出文章更重要,印證了我猶太導師的博士後老板,潛在諾貝爾獎得主Jeff Gordon,所給予的忠告:你如果不能馬上完成一項活,它可能永遠都不會完成。”
就事論事^*^ 發表評論於
“ 我猶太導師的博士後老板,潛在諾貝爾獎得主Jeff Gordon”, 是說你導師的博士後老板,還是你自己的?
HenryCharles 發表評論於
Interesting.
登錄後才可評論.